第二节 西江府邸似芙蓉,处处皆是触心景
西江月2017-09-14 11:317,413

  夏日的烈阳已经消散,这是八年后的秋,比往日时光不老,仍旧闪烁在那西江江畔,那羞涩了的散去的叶色,那柔和了的秀美的云彩,那微风和煦吹拂那江岸的细草,柳枝摇摆平野无际,饱览天高云清的幽景,自我与心也一起放晴,大江东流的壮阔景象,仍旧浩荡而带点风情,风穿过的街市,清凉慰藉,那雄伟壮观的建筑群体,独特性的建筑方式,是西江村特有的象征,最有可说的是西江府邸,威严高大,井然有序,全院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别具一格,木雕 石雕 砖雕 牌匾,有后花园 假山,流水,亭台,树木,字画,装饰物等等…钟鼓馔玉………无不体现出那种文艺书香世家的气息,也积累了几十年来的深厚蕴含,也养育了祖辈代代西江氏的人们。

  正直深秋,天气稍凉了些许,比起那烈夏更为舒适,顺心。西江府宅还是一贯的的风采,门前茂密的柳树,桐树,而那喳的鸟儿总是在那嬉戏追赶,或许飞来飞往的在传递爱意,那排排垂柳下,清晨,晚暮,依稀都有那人在捶衣,不时的和邻里议论言语,大声 小声,快了 慢了 指着 看着,笑着 ,细听着,惊奇着…………来来回回的客船,轻松的摇摆,慢慢的,轻轻的,不时的看着,船浆拨弄着柔景的绿水,微风吹拂江岸上的脆草,桅杆高竖的小船在停泊着,是不是荡起涟漪, 碧青的古石板,整整排排,喧嚣的闹市,来来往往……望那桥头的路人,看那树下的孩童,听那商人的叫喊,酒楼的琴声,笛声,欢乐声……那不经意间迎面流进心头的烈酒的气味,一阵辛辣之感顿由心生,羊肉,狗肉,猪肉,煎饼,馒头,糖葫芦,水果的清香……混合着,参杂着,种种弥漫之气,一并涌上心头,稚子浑玩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自由欢快,大步流星,身至其中……独享此乐趣也!

  蓦然回首,以匆匆多年,昔日的少年,已经时间的流淌,得到了许多,快乐时而悲了些许,自由而又束了许多,或许那是一件很平淡自然的事,就像当我发现明明自己与你珍重的,难忘的感情却在这样平淡自然中悄悄消逝时,现实的偶然是不曾避免,难断的情意怎能割舍,情意断时难易断,不敌往事留恋,你我都不哀伤叹息,不会挽留,只会淡淡一笑,然后各自向不同的方向,潇洒离去………而那违心的只有我!

  在那葱郁茂盛的庞大而又历经沧桑的泪雨梨花树下,四枝招展,如同村头江上的百年的松树,

  枝繁叶茂庇佑着西江村的百姓,也是象征性的寓意,也代表着人们的愿望和心愿。在那后花园的大院里,泪雨梨花树分次种在了两边,中间鹅卵石铺垫成形的石路,不多不少只能一人走之,而他人只梨花能紧随其后,在那葱郁的泪雨梨花树下,石路两旁,都分别筑有两座闲亭布置于此,不仅是观赏专用,实为躲身延事之用,大可不必的商人闲谈,西江叹也不是处处能及,处处动身执行,以此为准,假借游玩之由再此休憩罢了。亦是孩童顽皮之所,亦是早春园中的观赏之景,西江府邸之大,承载着深厚着积淀,那排排泪雨梨花树被滋润着,被精心的园匠工定期的修剪,时至果熟时分,西江月在那梨花树下,抬着头不停歇的望着果子,西江月总是提前品味一番,硕大的,亮丽的,酥脆的果子……

  这个好,这个好 快去帮我摘下来啊! 还有那个 那个树枝下的果子,年少风发的西江府的公子哥急促而又着急慌忙的喊着,手指指着树上的果子。一旁的侍从陌春手忙脚乱的一边看着果子一边使劲的往上爬,紧密的梨树叶可真是一种暂时而又持续的折磨,

  “公子 公子”是不是这果 快来看啊!服侍的陌春可了劲的叫唤,嘴中不停的深喘着粗气。

  可那机灵天真的西江月一溜烟的又往那处的泪雨梨花树下跑去,实为快哉啊!快要被那梨花树迷了头脑的陌春却仍在那树上,焦急的摘着初始的果子?

  “陌春,快来啊 陌春”快过来帮我摘果子,兴致盎然的神情,透露处一颗童真的模样,西江月一下跳了起来,心想着要摘下那果子,雪白稚嫩的手指,来回的抓着,伸着,胳膊肘也抡了起来,就那个 ,就那个……

  “快来 快来 这个大 比那个要大的多啊 !” 西江月对着陌春的大声有力的喊着。陌春一手拿着两个果子,一手紧紧的抓着泪雨梨花树,头四下探着,东张西望,不知所措的应声答道“好好 公子别心急啊 我 我下了这树马上就去,快来看 这些梨儿多么大 看着就想尝上一口 ”刚说完,西江月可是着了些急

  再不来 再不来 以后就不要跟着我了 哼 !看你来不来,公子哥急了火,耍了些性子。

  这下更急了,陌春心里乱了阵脚,一手拿着那梨果子,一手有要迅疾的下树,这只手抓着那树枝,头转过往下探着 看着,脚踩些那树干,不停地摇晃着,身体不敢使猛劲,慢慢的转了身,脚尖慢慢的往下试踩着,把那果子一把用手使劲的捂在了自己身上,挪动着,那泪雨梨花树叶,也遮挡着陌春的视野,整个树叶包围了起来,只敢小心翼翼的紧紧地抓着树枝,陌春尝试性的呼喊着……

  “公子 公子,你在哪儿 我这就来了 这就来了 等我” 陌春仰着头,大声的对着那深深的树叶,那葱郁的绿色,可事情就是这么一瞬间,不知拿来的一阵疾风,吹着那泪雨梨花树,吹着那藏在里面的陌春,这是从陌春的头顶上方,不知为何物,也不知是怎么怪事,急速的从上面掉落下来,是不是风沙,是不是棉絮,是不是树皮是不是小虫子已不是那么重要,恍惚之间落在了陌春的眼里,狠狠地 非常准确,快速的把陌春的眼睛迷住,陌春如同雷电般的闭上了双眼,那一阵隐隐痛楚,无人能感受,灼烧的痛感,刮骨的割痛,顷刻之间,可是这时间,陌春那紧紧抓住的树枝的手啊也如同飞射的箭头转向了自己的眼睛,贴了上去,焦躁的揉着,眨着眼睛,脸上露出了痛苦的面容,,陌春的眼睛红了起来,泪水也润湿了眼眶,可那痛不止这些算是完了,手中捂着的大梨果子,两脚实实得踩在了树干上,虽不能致其折断,稳定的现在梨花树上实属不易,看时迟,落其快,陌春来了个大翻身,一头仰后就落了下去,从那葱郁的梨花叶中露出形来,陌春的脊背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手中梨儿也狠狠的落在了地上,酥脆的香梨,炸开来了果皮,里面是香甜爽口的果肉,散落在地上,不断的翻滚出去,离开了那紧紧捂在身上地方,回到了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地上…… 紧接着,只随着一声啊 啊 的 惨号声,身边的尘土轻轻地飞扬起来,四处散去,又好像带来一阵风儿,从陌春的身旁吹过,脸上有多了层泥土的颜色,侵湿在了受了刺激的眼睛边,落在了上面尘土也在慢慢扩去,那深深地 长长的哀嚎怕是最为惊心,不仅让自己快快的出现,也惊到了正在看果子的西江月,一下子把目光移到了陌春的身上,只听那悲痛声音,西江月一下子紧起了眉头,严肃了许多,急匆匆的小步的跑了过去……

  “看着躺在地上的陌春不由得疑惑,你这好生摘那果子,却怎的落了下来,快看看 还能否走动,西江月疑惑的问着,目光如炬的看着陌春,……。

  没事 没事 意外罢了 不小心的掉了下来,怪我不才,如同无事的快速的站了起来,打了打身上的泥灰,整理了下自己的妆容,

  陌春强颜做乐的手摸着背脊紧迫着说着。

  快去看看那大夫吧 看那伤了,上点药,以免日后加剧,!西江月认真的脸蛋,真情的表情很专心的对着跟从陌春说着……。

  要不我帮你拿,我那有府上上等的药,你看哪有不适,及时的贴上,西江月一直看着满脸泥色陌春

  陌春这时更急了,听了这番言语,实是又些感触又有欣慰。

  不。 不 。 不用 就这点事,还能伤着我,‘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陌春放开了四肢作了些小幅度的动作,在公子的面前摆动着,转着身体,看着脸上露出些许笑容的西江月。

  “怎么样 没事吧 ”西江月看着那暖心的公子,硬是动着身体,心里非常愉快和一种欢快。

  那就好,那就好 没事就行了 那你还能摘果子吗 !西江月天真的笑脸有流露了出来,快看那有好几个又大又圆的果子,咱们把它摘下来,西江月向前走了走,看了看四周,对着年前陌春轻声的说道“然后,我们去梦景园,偷偷的吃了,跟着我,肯给没有问题,父亲母亲,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此时前往这地”。

  “没事没事,走走 ,我真的好好的,我们悄悄地去吧,以免惊动了老爷和夫人,”

  陌春很激昂的说着,‘走,快走 那棵梨花树,快去摘吧! ’ 陌春像是忘了刚才的“痛快的事”

  西江月指着那亭子边的梨花树,便转身急切切的跑了过去,

  看着那机灵活泼的西江月公子起身而去,陌春,松了松身体,不由得弯了下腰板,连忙用手去摸了摸脊背,慢慢的揉了揉,脸上一脸茫然的痛楚,……。

  “来啊 来啊 陌春”公子西江月又小声腔的喊着。

  陌春顿时起了劲儿,看着前去的西江月公子,一下子又变得“精神”了起来,

  将就的硬要挺着腰板,来了,陌春心中的喜悦洋溢在那已经伤了的脸上,心中只想着为公子做事,不想那些痛苦,便起身朝着那亭子方向急切切的走去。

  “发生了什么事儿 怎么听的有人叫喊啊,出了什么事吗” ? 西江叹稳重而又平和的说道……

  “陌春顿时惊愕起来,听到了老爷的声音,原先的将就挺着身体的他,现在变的更加的直了,表情茫然,紧忙的转了过身”。

  对着西江叹老爷,弯了下腰板,随及而来的疼痛感紧接心疼在了心上,表现在了以朝下去的脸上,应声的客气的说着,

  “禀告老爷,少爷与我再此玩闹,少爷看那泪雨梨花果树正是将要成熟时节,便看有没有适合吃食的果子,前来采摘一起品尝,这不刚要去摘,看那着急的西江月公子陌春不急不慌的平声的说道,也故意的隐去了前时出现意外的事情”

  老爷身边的服从也紧紧地跟着来到这里,只看着那陌春自己呆呆的身体略有些倾斜的站在那里……

  可陌春不知,刚才他的模样已被西江叹老爷尽收眼底,他那已经疼痛的不好发声的样子,缓慢的步子,已经暴露出来,只是西江叹大概知道个轻重是否,而那西江月天真无邪的样子,一颗童心,哪管那么的表面现象,也没有多心去考虑罢了。

  西江叹老爷朝着陌春慢慢的走了过去,看着那满树的丰收的梨果,不禁的说了一句话“泪雨梨花树正茂,一年一年似春朝。府中上下不得闲,亦是满园金属秋色”,好啊 好啊 我西江府邸定会昌荣,实为欢快,豪迈之气。

  老爷又是感什么慨,吟什么诗呢? 紧跟着而来的是富贵贤惠的西夫人。“这几日还真没看到老爷如此痛快,如此笑颜,想必有什么乐事。西夫人明显的加快了脚步,边走边喜悦的说着,唯恐错过这桩美事。”

  西江叹来到的陌春的旁边,看着那美味可口的果子,不时的面带微笑,

  “一下子又转过头来,这梨花果子这时可是成熟,能食否?

  西江叹老爷略带疑惑的对着陌春问道。”

  那早就把头低了下去了的,心中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不得不弯着腰板的陌春更显的很滑稽可笑了些。

  陌春慢慢的抬着,慢慢的伸直了腰板,那红了的眼眶周围,已经有了些风干尘土,满脸的泥土色,衣服头饰上也布满了一层颜色,实为一中较为和谐的美感。

  “哎呀 ,这时什么情况,怎么这般不堪,出了什么大事情,西江叹原有嘴角上扬的笑脸一下变得走着紊乱有些惊诧了些。”

  这时对目看过,脸上不由得洋溢着似笑非笑的面容。

  正是个尴尬而有点滑稽的瞬间,真是哭笑不得啊!

  “什么另老爷开心的事” 夫人正从那五彩斑斓的鹅卵石铺平的小道走去,在那直通闲亭的靠近那梨花树旁的的路段停了下来,跨了下步子,用手轻轻柔柔的一边提着自己的裙装,绾了一下衣角,身后的侍女们,以在那干燥,略有裂痕的土地上,连忙的上前伸出手去,迎着夫人的胳膊向上熟练的有力度的拖着,后面的则迎着夫人的脚步,弯下腰来,一双小巧而又节奏的手儿,不急不躁的在后面抬起那精良丝线制成的裙摆,稳重端庄的颜色实为惊艳,侍女把那靓丽裙摆放在手中,怕是沾了些泥水和碎石,之后,便看着老爷走向前去。

  跳着,正想爬上那梨花树,西江月紧紧的盯着那梨果子,一边急惶惶的使了好大的力气那肉嘟嘟的红嫩小手狠狠抱在了梨花树的枝干上,无奈的蹬着那小短腿,

  “一 二 一 二 给自己打着口号, 似乎带了些节奏感觉,一蹦一跳。”

  在那微风细吹摇摇摆摆的梨花叶也似乎跟上了韵律,一阵哗哗唦唦的声音,唯独好像从那棵树中不停了散发出天真烂漫的色彩,环绕在那梨花树头。

  “阿春,和少爷这劳作的摘的果子怎么还没见到,怎么听的一声大叫,怕是惊动了半个西江府,怕是出了些事,快快说来,看你这般脸色,不难想的出啊!西江叹老爷看着那陌春直言问道。

  哎 对 你摘的梨子果儿有没有 让我也来和夫人一同尝尝看’西江叹神情轻松满面红光一丝笑脸涌露出来。

  “月儿 月儿 在干嘛呢 快来娘亲这,夫人朝着招了招手,又连忙起身去向西江月公子的所处的梨花树下,来着自己健康快乐而又聪颖的儿子,心中的母爱渗透了身体的每个部位,对他无微不至的关爱,是西江叹老爷无法相提比美的,夫人深爱而又感到自己欣慰,有了月儿,便有了新的前程。”

  陌春这是心中更是不安逸,这是才大转弯的缓过神来 ,

  “对的 梨 对 那梨呢 ? ,那红了的眼睛不停地打转,着急的寻找着东西,左看地上,右看着有没有梨儿 ,刚才那两个梨果子,怎得不见了踪迹,心急如焚,就想那被热水烫了的蚂蚁,手心手背额头,更是急出了些汗来,不由得感到有些损了颜面,那垂了下去额头,仅剩的余光看着,相对着的老爷,又似看非看瞄了一眼,在那夫人身旁的陌春的姐姐陌秋,像是一个落魄的乞丐,像是泡进水了的禽鸡” ‘失了神 ,落了魄’。

  “月儿,又带着阿春前来自己摘梨吃,却怎么没有父亲和娘亲的份呢!”被夫人硬是说服了回来的西江月公子被西江叹老爷一下子问住了。

  “父亲,娘亲,月儿怎是这缺失败德之人呢?刚刚采摘两个的梨果子,正好是月儿送个娘亲,父亲的果子,亦是月儿费了一番力气,准是这树上最大的果子。”西江月撅着那小嘴角,睁大了眼睛,指着那泪雨梨花树,心中自信心,虚荣心已被牢牢占据,就差那果子呈上,给老爷夫人一惊喜……

  来以满足和显示西江月的童雉之气。意外总是发生在惊喜之前,……。

  趁着谈话之际,陌春四下搜寻,又不得膝盖微蜷缩了下来,

  “在那 在那,陌春心中免得多了些滋润,可走近一眼望去,心中如同落水的石子,原来飘飘荡荡的的掉落着,刹那间,千斤重压在了心底,万念俱灰,那是那散了样子的两个梨,果肉算是脱离了本体,加上那泥土的搅拌,深深的粘连在一起,就是那过季的果子糜烂的模样,简直无法和原来相比,陌春心情沉重,两眼也没有了昔日的光彩。”

  陌春,手中捧着那梨果,便朝着西江叹老爷走去。

  “老爷,老爷,这就在这了,陌春委屈的哀叹声说着,

  前些时辰,公子看那两点梨花果子,便命我前去采,可知那梨花枝繁叶茂,密不透风的似个油纸伞,正是那摘下时,疑是那阵风做闹,迷住了眼睛,手往眼睛的边缘摸了下,闭了闭眼,”

  西江叹老爷公子月下夫人,还有侍从和丫鬟目光如炬笔直的看了过去。

  哪知那不知何物,猝不及防的正朝我眼睛落去,全身上下,一股热流,本能的去揉是,嗖的一下,和那梨果一同摔了个稀碎, 噹 的一声来了个人仰马翻……天崩地裂。

  一阵嘻哈笑声,很轻松且很得意的基底,很随和而又很清扬的欢笑,那陌秋更是看着陌春那番姿态也捂着嘴巴,纤细的肩膀也上下抖动了起来。一旁无所知情的西江月公子也露出那没有长齐全的两排牙齿,声音短且清,神情乐且闪烁着迷离……

  满头蓬松,发簪以快要掉落,那想是被赭石加上胭脂的水墨颜色的涂满眼眶的眼睛,如同老翁类似的腰啊!已经成了常态,现在的怕是不能挺直身板,“洒满”那扬土的泥黄色的脸上怕是更风干了许多,已经成了颗粒小块,又被那鲜果子打湿的双手,像是刚活泥巴的孩童的手,两手拿着那难以启齿的果子,实为“触目惊情”难以忘却实为悲哀之情景冥冥之中的辅了些喜感。

  逗得西江家人更是合不拢嘴,陌春也慢慢放松了下来,释然的缓了一口气……

  过了些时辰,夫人看他这般不堪,便叫着陌秋前去搀扶着陌春,去书房拿着上等的药水,快去擦了擦,免得起了后患,

  去吧,快去呀,西江叹随和着。

  西江月更是才摸清了原由,张着肉肉的嘴巴,紧盯着那双注目的眼睛,神奇而又懵懂的看着,一把上前拉住陌春,

  就拽着向那门院中走去,陌春见此情形,加快了脚步,在那西江叹老爷和夫人面前行了下礼数,陌秋紧跟其后,一同去了那书房……

  “来啊,快去看那梨花果子,挑选着可食的果子,摘了些,送到书房里来,西江叹满面春风得意之情的说道。”

  “择日,便可来个大丰收,西江府邸上下,便可一同享用,品尝那西江府宅特有的果子。”

  侍从和丫鬟们交头接耳的连忙叫好,不由得心中滋味一番。

  侍从丫鬟们便起身动了起来,去后房去拿那采梨的工具。

  西江叹老爷便转过身来,对着面色红润,嘴中说着‘月儿可真顽皮’的西江夫人,

  说道 回吧,‘我们等着便是,’说罢,

  用手打着礼貌的手法,故意让着夫人走在了前面,一起去了那书房去。

  这些果子可是让我儿先享受,看他这几天都打探着摘果子,可没费了心力啊!夫人轻声细语的从口中说道。

  那是当然,月儿还是挺聪慧,可不能亏欠了月儿,西江叹老爷隐隐的笑着,背着手悠闲自得,乐悠悠的走着……

  最为奇妙的是那 布局,位置,景观,构造,……。绝对算的上是西江府邸的最为显著性的园林之景,在这里不仅是印在心中的风景,更是那难以忘却的记忆。

  街道上的槐树绽放了它的芳香,那一刻你恰巧走过,你走进了我的心里。虽是少年,但相遇总是带了些风情万种,或许你就是现在的绝非偶然。

  前世多少不经意的回首 ,成就了今生美丽的邂逅 。

  若友人深交之后便是陌路 ,离别最终代替往日的拥有。

  身边的人总会离去,我也习惯了些不挽留 。

  谁能将风轻云淡化为一缕青烟……

  我在怀念昨夜的酒 ,

  是谁又和我欲醉还休 。

  如果桃源的光阴渐渐消瘦 ,

  请莫问虚度了年华几秋 ?

  如果爱你只是孤独的借口 ,

  没有结果却还傻傻守候 。

  我也想牵着幸福的衣袖 ,

  一路上紧拽着不轻易放手 ,

  只是命运不能任我们左右 。

  多少千回百转空余欲诉还休 ,

  到底你能陪我走多久 !

  陌上几许风弦我们一起弹奏

  烟火人生有多少快乐自由 ,

  我在祈祷着……

  不让悲伤刺痛你的眼眸 ,

  不让痛苦浸入你的心房 。

  哪怕不能够陪你青丝到白头 ,

  你是否能停下脚步,

  等着爱说出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江月冷醉清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江月冷醉清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