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腥风血雨
归心2017-08-21 17:063,142

  “那你喜欢小滕子吗?”邹氏看着曹操问道。曹操放下饭碗,咧着嘴说:“当然喜欢,小滕子在我心中就是个大英雄,他在国家危难之际,带着废太子躲入民间,含辛茹苦抚养长大,跟太子一起面对重重险阻,教导太子为人处世,最终将太子扶持上帝位,又孤身一人毫不畏惧的面对数千叛军,最终以凌然大意退了敌军……”曹操如数家珍一般滔滔不绝的说着小滕子的英勇事迹。

  邹氏突然打断了曹操的话,问道:“那你知道,小滕子是谁吗?”曹操被这一问,问的顿时语塞,支支吾吾的说:“小滕子--嗯--就是小滕子。”这时候邹氏看向曹腾的灵位,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祖父就是故事里的小滕子。”这句话一出,曹操突然收起笑脸,沉默不语,邹氏看着曹操脸色变的越来越白。邹氏心有不忍,但又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此时邹氏突然在曹操身上感觉到一股“邪”,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是让自己浑身不舒服的感觉。邹氏拍拍曹操的后背,离开了祠堂。

  曹操的脑海里正在仔细的搜索着关于爷爷的一切,可是由于时间久远,并且那时候曹操还太小,根本记不住太多的事情。曹操只记得爷爷是一个很慈祥,很可爱的老头,没想到爷爷就是小滕子。此时此刻在曹操心中升腾出一个伟大的形象,一个曹操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人,侠士或者是英雄,总之这个人成了曹操此时心中不可侵犯的神灵。

  曹操目视着曹腾的灵位,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就在此时,曹府祠堂西侧墙外的街道上。在茫茫夜色中,一个身影跌跌撞撞的躲到了一个墙角处。

  此时洛阳城皇宫,被万千火炬照的如同白昼一般,汉阳宫院子当中,无数的甲士林立其中,各个手持长矛,腰挎战刀,目光凶煞。在甲士中间被围出一块空地,几个宦官模样的人站在空地一侧,另一侧的地上躺着无数鲜血淋漓,血肉模糊的尸体,从服装打扮来看应该都是太学生,在这些尸体中,有一个老人,虽然此刻全身上下已经全是血污,但依旧可以看出他的双目依旧如同生的时候一般,精光四射,他的面容依旧坚韧不屈,看得出此人即使死的时候也是慷慨就义。而这位老者就是名满天下的大儒,当朝太傅陈蕃。一世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陈蕃,与宦官集团斗了半辈子,最终竟然被王甫,曹节两个大太监活活毒打至死。

  今天早些时候,曹节,王甫当时宫中势力最强盛的两个太监,听说窦太后和大将军窦武联合士人要清君侧,铲除所有阉党。曹节,王甫在危难之际,只得挟持年仅12岁的皇帝(汉灵帝)刘宏。假传诏命,诬陷窦氏谋反,要篡位。下令羽林军和近卫军为保护陛下安慰尽数出击,剿灭反臣。

  老司徒胡广在一帮宦官的包围下,哆哆嗦嗦的写下诏书。

  陈蕃听说此事之后,气愤填膺,带领众太学生冲进皇宫,要解救圣上,结果刚到汉阳宫就被手握重兵的王甫,曹节尽数剿杀于汉阳宫。不仅如此,曹节又带着五百羽林军冲入太学,见人就杀,无数太学生惨遭屠杀。而此时此刻出现在曹府祠堂西侧院外的人就是从太学中逃出来的学生,何颙。

  何颙大腿被砍了一刀,此时血流不止,疼痛难忍,只得靠在墙角稍微休息。何颙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条,简单的包扎一下伤口,暂时止住鲜血。此时喧嚣声离何颙越来越近,何颙只得勉强起身,但是疼痛难忍,又一屁股坐了回去,尝试几次,何颙满头汗水,坐在那里无奈的摇摇头,全无血色的面庞苦笑一声,“看来我何颙大限已到。”

  “还没呢。”一个声音从何颙身旁传来,何颙紧张的左右查看,并没有人。那声音又传来,“在下面了。”何颙低头一看,一个眉清目秀,神采奕奕的小脑袋正看着自己。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曹操。曹操在祠堂里听到外面有动静,就爬到自己打造的“狗洞”探查,正好看到了唉声叹气的何颙。

  曹操在内心正义感的驱使下,把何颙带到了自己家躲藏。两人靠在墙上,曹操正要开口询问,何颙立刻抬手阻止,这时喧嚣声已经来到了墙外,“给我好好的搜,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不久喧嚣声远了,何颙拱手道:“多谢,小义士出手相救,感激不尽。”曹操摆摆手说:“帮助人是应该的,这是我爸爸说的。”曹操打量着何颙,身穿青色长袍,头戴皮牟,惊奇的说:“你是太学生?!”

  何颙拄着剑勉强起身,说:“没想到,恩公小小年纪竟认得太学生。”曹操呵呵一笑说:“我在太学少读班学习。”何颙一听左右看看,这宅院,富丽堂皇,甚是宏大,问道:“不知令尊是何人?看你家如此富足,定非寻常百姓家。”曹操挠挠头说:“我爸爸是曹嵩。”

  “司隶校尉曹嵩?”

  “对呀。”何颙突然哈哈大笑说:“没想到你竟然是曹腾的孙子,哎,也是世事弄人呀。”曹操立刻说:“我爷爷是大英雄,我是他孙子我很光荣。”何颙一听收起笑容说:“嗯,是呀,若天下宦官都像你爷爷一般,大汉就不会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了。”曹操一听问道:“你认识我爷爷。”

  何颙回答说:“未曾谋面,但听陈蕃。”何颙说到陈蕃二字突然叹了口气说:“可怜太傅大人七十岁高龄竟被阉党活活毒打致死。”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曹操看着眼前的七尺大汉竟然跟小孩一样痛哭流涕。心里也不是滋味:“你别哭了,我娘去世的时候我也哭了好久,但时间长了也就过去了,我爹说凡事要向前看。”何颙被曹操这个小孩一安慰,心里也好受了一些,说:“小恩公所言极是,我应该保全性命,卧薪尝胆,他日定要铲除阉党,为大人和同窗们报仇血恨。”

  曹操拍拍他的胳膊说:“这就对了,我很看好你。”何颙打量着眼前的曹操说:“你爷爷是个好人,虽然也是宦官,但是却忠君为国,我记得当初太傅大人带我去参加曹腾的葬礼,我还很疑惑,为何要去参加一个宦官的葬礼,大人告诉我曹腾虽为宦官,却多次举荐士人中的有德之人,真心为皇帝为国家着想。当我到了葬礼上,我被惊得目瞪口呆,因为来参加你爷爷葬礼的竟然有一百五十多名士人,而且还是三公(东汉最高官职)亲自带领着而来。却没有一个宦官前来吊唁,当时我就对你祖父充满了敬意,人的出身无法选择,但如何走下去却可以选择。”

  曹操脑海里也模糊的回忆起爷爷死后的情景,只记得来了好多的人,但当时曹操年纪幼小,根本还不知道来的都是什么人。曹操听着何颙的讲述,有点听不太懂就问道:“你的意思是我爷爷很厉害是吧?”何颙笑笑说:“对,就是这个意思。”旋即又叹了口气说:“如今大汉江河日下,灾祸连年,乱世降至呀。”又看看曹操,心里想起了曹腾,双手把着曹操的肩膀说:“安天下必是你等少年郎。”

  曹操呵呵一笑说:“虽然不太明白,但你应该是在夸我,对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何颙说:“先逃出洛阳城。”曹操说:“你这全身血迹怎么逃的出去,你等我一下。”

  半晌之后,曹操拿着下人的衣服跑了回来,说道:“换上这个。”何颙一看,心想穿下人的衣服却是容易逃跑。立马脱了血衣,换上曹操拿来的破衣服。曹操指了指何颙头上的帽子,“还有这个,也摘了。”何颙立马说:“君子死不免冠。”

  “你刚才还说,要给你朋友报仇,命没了,啥都做不了了,你还在乎这繁文缛节。”曹操没好气的说。

  何颙叹了口气,心想这关键时刻我竟然还不如一个孩子,想到这拿下了头上的皮牟。何颙看看天色说:“天马上就要亮了,我不能再久留。”说着把腰间佩剑双手拿给曹操说:“此是太傅陈蕃大人佩剑,就送给小义士吧,我相信你不会辜负此剑。”曹操赶忙把剑往何颙怀里推,说:“这么贵重的物品我不能要。”

  “我现在是亡命之徒,穿着下人衣服,手里还拿着如此贵重的宝剑,一定被人怀疑,所以此剑就当是小恩公代我保管。”

  曹操挠挠头,说“那好吧,我就为你保管。”曹操接过宝剑,拔出来一看,此剑精铁打造,造型古朴,剑柄上还刻着陈蕃的表字“仲举”,剑身在月光下发出幽幽的绿色光芒。曹操家也有许多刀剑,却没有一把赶得上此剑。

  何颙此时已经站在了墙头上,对曹操拱拱手手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见。”说着翻身而去。不久消失在茫茫的黑暗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英雄曹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英雄曹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