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限制级画面!
冯玺午2017-09-12 16:273,210

  韩煜一蹦一跳地跟在一旁,竭尽全力不发出任何声音,以免惊动什么不得了的大东西,再来一次女鬼,他可吃不消。

  因为今晚的收入已经超出我心里预估的关系,我已经对接下来的直播内容已经要求不是很高了,对秦墨准备了什么亮点也不如之前担心,只要平平淡淡混过去就行。

  但偏偏,怪就怪我把帖子写的太渗人,秦墨看见那个帖子了,甚是配合,真的整了一只喝血的女鬼在里面,还是只恶鬼!

  刚走到乱葬岗,就发生了异变。

  走过小道,踏进乱葬岗,比人高的野草在我腿边掠过,一道微凉的寒风在我的后脖颈吹过,我下意识拽住秦墨的衣摆,跳向前面,往旁边一看,韩煜不见了。

  “韩煜呢?”

  努力克制着自己声音不颤抖,我假装镇定地询问秦墨,环顾四周,方圆百米之内黑漆漆,一只鬼的痕迹也没有,更别说韩煜,他去哪了?

  这下可好,同意今晚韩煜来绝对是最大的错误,他简直就是一个吸鬼神体嘛!

  但凡只要是只鬼,都想抓他,真是。

  可我刚扫视了一遍,收回视线落到秦墨身上,却发现原本他应该站着的地方,换成了一只无头的野鬼,而我刚刚抓着的衣摆,是他的骨头。

  “啊!啊!”

  我顿时崩溃了,失声叫了出来,同一时间,手上动作比大脑反应还快,将随手拿着的桃木剑刺了过去。

  刚刺过去,发现被一股极大的力道握住,想要跟我争夺桃木剑的归属。

  我瞬间心揪了,这鬼尼玛怎么这么嚣张,敢碰桃木剑,得比刚才那只鬼厉害多少倍,不会跟秦墨一样的等级吧?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得逞,双手用上,使尽吃奶的力气争夺,我右脚一个高抬腿往他裆部踢去,刚要踹到之时,额间突然滑过一道清凉的感觉,眼前的景象慢慢变幻,又成了秦墨。

  而我的脚已经蹬在了他的下半身,还好他往旁边躲了一下,仅踹到了腿部,不然他下半辈子的幸福生活都结束了。

  “你是傻吗?幻境都不知道?不知道夜晚不能回头么?更别说是这种情况!”

  “我……”

  我是自知理亏,埋着头任由他说,一句也不反驳,尼玛,我一时真忘了是你安排的嘛!

  再说你安排的能不能提前给打个招呼,真是吓死人了!还以为是真的呢!

  只是看着我踹到他腿了,他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眉头都没蹙,更别说喊疼了,内心一阵打击。

  变态!

  他怎么能就这么厉害呢?!

  唉,还有,我以为不往后面看,往旁边看就行了,哪里想到只要头转,就算回头了呀,以后长教训了。

  秦墨批评了我一会之后,也没有再冷言冷语,而是贴心地将我刚刚被震惊到,让给他的桃木剑递回了我手心。

  “韩煜被那只女鬼抓去献祭了,我们快走吧,晚了他就要被整死了。”

  “是,男神!”

  重新拿好桃木剑,我乖巧地跟在他身边,快步往墓室赶去。

  直播间里的观众们已经被我和秦墨的相处模式萌到了。

  “哇哇哇!夜表哥也太暖心了吧!好暖好暖,好霸道,好霸道,我简直要沉浸在里面无法自拔了!”

  “我的夜主播在表哥面前好可爱哦!瞧瞧被教训的时候,一声不吭,真像一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我敢打赌,夜主播在学校里绝对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

  “啊啊!好喜欢主播跟夜表哥的相处模式,太有爱了!要不是我知道两人是兄妹,我都感觉吃了一大波狗粮!”

  我自然不知道他们这时在感慨些什么,一路像飞一样跑到墓室里,看见四周点着八盏油灯的宽阔空间里,韩煜正在被女鬼绑在一张石桌上,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女鬼脱得差不多,只剩下一条内裤,我不禁整张脸都红了,眼角一抽一抽,神情很是丰富。

  秦墨实在是太腹黑了!真是得罪谁,都别得罪他!

  在韩煜躺着的石桌下方,是一个圆形的血池,里面赤红的鲜血咕咚咕咚冒着泡,热气腾腾,空气里散发着一股浓郁呕人的血腥味。

  跟昨天来这里时的景象完全不一样,不过跟我帖子上形容的画面简直是现场还原。

  看着女鬼那阴冷的红舌舔到韩煜胸口上的小樱桃,我惊奇地发现韩煜的面颊竟然是红的,神态享受,似是陷入了一种奇异的幻境里,立刻举起朱砂枪,对她打了过去。

  女鬼早有准备,也不知道秦墨从哪整过来的,太像回事了,不像之前那只女鬼单纯,随手一挥,十来只无头小鬼出现,挡住了我这几发朱砂枪,道行可见一斑。

  然后,继续有条不紊地继续进行调戏。

  我一看急了,双手用枪射杀小鬼,余光瞟到秦墨身上,想让他出手救人,没想到视线落到他身上,惊得我牙差点酸了。

  幽暗诡异的灯光下,秦墨天人之姿地站在一边,眸光颇感兴致地盯着韩煜和女鬼,唇角勾着玩味的笑,整个人想要表达的意思呼之欲出,跃然纸上。

  只嫌女鬼下手不够重,发生的事情不够刺激,还好镜头没有对着他,否则他的光辉形象全破坏了!

  啊!我怎么忘了他是一个心眼比针还小,吃醋能吃到太平洋的大爷呢?要让他出手救他的情敌,那不是比登天还难!

  韩煜实在太倒霉了!

  俗话说,演戏要演全套,已经看透事情真相的我,在内心给韩煜默默比了个十字,不再期望秦墨,专注打起小鬼来!

  这种数量不是很多,道行微薄的小鬼,对我来说,练手刚刚好,像这样的绝佳练习机会不多,为了能早点在秦墨面前抬起头来,有点地位,我必须得好好珍惜这次机会,认真练习!争取迅速掌握其中的技巧。

  此时,直播间里的观众眼睁睁看着这场活人鬼春宫,已经惊得目瞪口呆,不少人还有了反应。

  因为这只女鬼除了眸色比较恐怖外,姿色与身材都是上上等,除去她惨白的脸色,和鬼的身份不说,绝对是一等一的美人。

  如瀑的青丝之下,姣好的脸庞闭月羞花,明眸皓齿、我见犹怜,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裹着一件红色的露肩嫁衣,上好的绸缎,无可挑剔的绣花,举手投足间,里面的春光若隐若现,煞是勾人。

  连不少妹子都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太撩人了,有没有,她们都还是黄花闺女,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有没有!

  而她们有了一会反应之后,就是在心疼鲜嫩可口的小韩鲜肉同学,她们的小鲜肉啊!她们还没能染指到,就要被女鬼侵犯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主播小姐姐,你快加油啊!干倒小鬼,救出小韩鲜肉同学!

  这会,已经没有人怀疑之前我中午发布的帖子是假的了,完全被眼前这一幕幕超现实的场景惊呆,不停地刷鼓励加油的话,礼物一个接一个刷不停!

  当然,也有人注意到半天秦墨没动手,只在旁边看着我,不禁纷纷猜测,是不是他有意在锻炼我,想要给我表现的机会。

  我真是有口难言啊!各位大哥大姐们,你们把秦墨想的也太善良了好吗?

  他要是那么好心的人,一会我直播吃小鬼!

  一共耗了六发子弹,戳中了十几剑后,十几个小鬼才被我完全消灭掉,擦了擦额头的汗,我几步跳跃到石桌面前挑衅女鬼,心中更多的是对朱砂的心疼。

  一定要省着用,省着用啊!都是钱,都是钱啊!一次演练就要花这么多,以后还得了,绝对不能这么败家!

  女鬼反应很快,或者说她等我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一把轻松地将韩煜拦腰抱起,飞身落到一旁的地面上,浅浅盈笑着看向我。

  “小姑娘,你这是在做什么?这不是你送来给我的供品么?怎么,想出尔反尔了?你若是出尔反尔的话,我可也是会反悔昨晚的承诺哦!你想好了吗?”

  去你的供品,本姑娘根本没想带他来好嘛!您这台词背得太好了!咳咳。

  “他不是我给你的供品,他只是我的同学,今晚无意遇上,你最好趁早放了他,我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呵呵~”女鬼顿时发出如银铃般的笑声,巧笑倩兮,眸波流转间风情诱人,长长的锦袖一甩,掩唇。

  “小姑娘,你也太好笑了,像你这样的道行,在我面前连一个过场都走不下,你信吗?即使你今日准备了东西,也如昨晚一般不是我的对手,除非,除非是你身边那位帅哥,啧啧,瞧瞧这身段,这脸蛋……”

  “小姑娘,你要是愿意把他也献给我的话,我可以考虑金盆洗手哦!~”

  什么?

  我简直被她的话惊呆了,疑惑地看向秦墨,怎么回事,这不是他安排好的吗?怎么他安排的女鬼还这么胆大,敢调戏他?还是说为了场景逼真些?

  盯着秦墨依旧一副云起不惊的模样,我凝噎。

继续阅读:015 醋坛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师鬼夫来直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