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有什么冤屈
冯玺午2017-09-10 16:063,247

  没想到那书上写的真的这么管用,那上面还写开启阴阳眼的时间,与血量的多少有关,我可得抓紧时间了,别一会血用完了,鬼还没抓完呢,这就尴尬了。

  得意地看了一眼秦墨,来不及跟他深层次得瑟,我从背包里抽出两把朱砂枪,握在手心往女鬼-韩煜走了过去。

  “喂,那个女鬼,你有何冤屈,快快道来,只要我能做到的事情,都帮你如愿,但如果你不肯老实配合的话,执意要待在我朋友身边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直播间里的众观众们,顿时被我酥到了,在公屏上狂刷队形!

  “主播好帅!”

  “主播好帅!”……

  “哇哇,我要被主播迷死了!来个小礼物刷一波!”

  “夜色正好”送给主播一个“爱的皮卡丘”!

  “阿阿狸”送给主播一个“爱的皮卡丘”!……

  韩煜一脸迷惑,不解地看着我,“夜主播,怎么了?你在跟谁说话,什么女鬼,待在我身边?”

  我抽了抽眉,真的很不想跟他说这件事,以免他知道他背上有只女鬼,受到惊吓,不受控制地乱动,惹怒了女鬼。

  “没事,练练台词。”

  “喔。”

  韩煜依旧一脸迷茫,但不知我脸上的神情表现得太云淡风轻,还是怎么,他真的信了。

  我撇了撇唇,专注地盯着女鬼。

  此时,在他背上的那只女鬼咧开那张沾满了血迹的血盆大嘴,一笑,鄙视地回视我。

  “做梦,想得美!一个小丫头片子,还想让我屈服?”

  说罢,猩红的嘴往韩煜的耳朵舔去,韩煜只感觉耳后一凉,不知道什么东西,下意识伸手要去摸。

  “停,别动!”

  “嘭!”

  我立刻大喝一声,按动了手上的朱砂枪,对她的眼睛射了过去。

  韩煜被我的吼声吓了一跳,手抬到一半真就没动了。

  女鬼失神地盯着我,不可思议地捂上被朱砂正好打穿的眼睛,发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嘶吼!周身红色的怨气滔天弥漫。

  她没想到我下手竟然会如此果断,一声招呼不带打的,跟那些名门正道完全不一样!

  “啊!啊!啊!”

  她的眼睛!她就这么一个眼睛了!居然毁在了这个小丫头片子的手上!

  想她身经百战,遇过无数大佬,还是第一次被伤得如此重,而且对象还只是一个不懂世事的小丫头,这着实伤她的自尊!

  她已经快晋级到恶鬼的道行,怎么能被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伤了魂体!

  并且这朱砂不知道从哪整过来的,品质居然如此好,受到的伤根本一时半会好不了!这个野丫头,她一定要让她好看!

  “啊!你个小丫头片子,居然敢真的对我动手!呵呵!你不是想救你朋友吗?我现在就吃了他,看你怎么救他!”

  无尽的怒火燃烧之下,女鬼巨大的血口直接朝韩煜的脑袋咬了过去,眼看她长长的舌头要钻到他脑袋里吸脑髓,我又扔出了几张符,向女鬼不停地打朱砂。

  符咒两张贴在韩煜的身上,剩余三张往女鬼的身上扔去,朱砂则是到处乱打,慌忙之中,能打到哪算哪。

  其实我也没想到我刚才的反应会那么快,看到我真的打中了,我还有点诧异,在心中默默佩服了一下自己,枪法居然这么准。

  此刻,连射了十几枪后,看见有一张符成功贴到了韩煜身上,还有一张符和几枪射到了女鬼身上,女鬼疼痛地离开了韩煜身上,滚落到地上,我立刻在地上连翻了一个滚,靠近韩煜,把他拉到了一边,趁热打铁,往女鬼身上又扔了几张符咒。

  秦墨看得眉头直跳,她知道这些符咒有多大的用处么?就这么随便乱用?一张就足够这个女鬼永世不得超生。

  即使韩煜再傻,他也知道此刻发生什么事了,看着胸前的符咒,深呼吸试探地问我。

  “主播,我刚刚身上是不是有鬼?”

  这还用问吗?我懒地把眼神分给他,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让他通过自己的手机直接看,我两步走到已经彻底被制服的女鬼面前,冷问。

  “怎么样,现在还愿意屈服吗?”

  而直播间内的观众们已经被我刚才那一套连招,惊懵了。

  “卧槽!特技啊,这是!刚才那是枪吗?是不是,主播那是违禁物品啊,你怎么可以用枪呢!”

  “楼上的,我告诉你,那是朱砂,不是枪,放心吧,主播怎么可能用枪呢!还有她刚才用的符咒也是中级符咒,主播小小年纪,画符的手法居然如此高,真是让我佩服啊!”

  “哇哇哇,那就是传说中的符啊,看起来好神奇!主播你卖我一个好不好!以后在外面走夜路,我再也不怕了!”

  “同上,我也想要一个护身符,主播你说多少钱!在一千以内我都买了!”

  “上面的滚!符咒都是我的,先来后到懂不懂!”……

  也有默不作声,直接用实际行动表示的,大手一挥,打赏了两顶皇冠,一千块钱到手,可惜我看不见!只能待会再说了!

  女鬼在地上滚了半天后,忍受着身上多数被朱砂灼伤的痛苦,抬起头看向我。

  “我服了,我服了,仙子你有什么话直说,我知道的我都回答。”

  仙子?听到这一称呼我一愣,没想到在这一行里,对于女子的称呼这么好听啊!

  骄傲的心微微飘,我冷着脸继续看着她,以防万一,我还用朱砂枪指着她脑袋。

  女鬼简直无语了,小仙子,我是真的已经服了,你看不出来吗?你用这么多的符咒贴在我身上,我想骗你来个反水也不可能呀!

  但她此刻没有埋怨的份,只能老实配合,早知道今晚她绝对不出来。

  “你有什么冤屈?”

  看着她这么恶心的鬼体,想来她生前肯定遭受了很大的痛苦。

  女鬼一愣,没想到我的开场白是这个,她还以为我会直接把她灭了。

  “我……”

  犹豫了一下,她不知往空中哪个方向看了一眼,哽咽道。

  “我生前其实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跟绝大多数女人一样,结完婚专心勤俭持家,我的丈夫也很爱我,可是我一直怀不上宝宝,不知是什么原因,为此,我对我的丈夫也很愧疚,每天都想着法哄他开心。”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我最爱的丈夫跟另一个女人躺在床上,说着他每天在我的饮食中添加绝育药,早已让我丧失了做一个母亲的权利,他只是想免费让我做他保姆,不想让那个女人劳累,我听了实在忍受不了,跑了出去。”

  “由于太失魂落魄,在十字路口转弯的时候,被横冲过来的大货车碾死,死状凄惨。”

  “我的冤屈啊,其实我也没什么冤屈,仇我也早自己报了,你听说过三年前的分尸案么?那就是我做的。”

  我愕然,对她的遭遇不甚唏嘘,直播面前的观众也一时陷入了沉静。

  当时那个分尸案确实惊动了一时,不少人都人心惶惶,出门小心翼翼,生怕碰上那个变态杀人狂。

  没想到是眼前这个女鬼做的,难怪那件案子一直到现在都是悬案,不过现在也有结果了。

  通过直播公布出来,是可以作为法律证据的,相信过不了多久,警方那边就会有所行动。

  看来人啊,平日里真不能做亏心事,否则会有报应。

  “那你都报了仇,为什么还不离开,继续留在人世作恶!”

  她轻笑,“因为那个男人死的时候,都抱着那个女人,我不甘心啊,不甘心啊!他既然不爱我,当初为什么还要追求我!跟我结婚!我活该当他的玩物吗?!”

  “自那刻起,我就发誓要让别人成为我的玩物!我才是他们世界的主宰。”

  我紧紧盯着她,她已经丧失了基本的人性,三观都扭曲,也难怪,如果她但凡心理还正常一些,报完仇之后,也已经该回地府报到了,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那你想对我的朋友做什么?”

  她停顿了一秒,从地上咬着牙直起了一点身子,一直游离的目光终于收了回来,落在韩煜的身上。

  “今天是我的祭日,他刚好路过我死亡的路口,我一时兴起,就跟他来了。”

  “呵呵。”

  秦墨冷笑一声,右手一挥,一条黑色的锁鞭落在她刚直起的背上,将她又打趴在了地上。

  女鬼瞬间如遭了雷击般痛苦不堪地抽搐起来,左右翻滚,看起来比刚才被朱砂打中还难以忍受。

  看见他的手段,我心中骇然,不自觉咽了一下口水。

  直播间前的观众们也微愕,这个霸道总裁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厉害啊!难道他才是今晚的大Boss!难怪主播今晚敢又回到这里。

  “鬼话连篇!你确定不是为了晋级恶鬼么?”

  看见女鬼疼痛得无以复加,秦墨眼睛眨都不眨,一双寒眸似能穿透人心,掌心隐隐约约闪现着一条锁鞭,上下浮动。

  女鬼忍受着从魂魄里传来的疼痛,看着他的锁鞭,凄惨哭喊!

继续阅读:013 夜表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师鬼夫来直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