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醋坛子!
冯玺午2017-09-13 22:443,317

  我的墨大男神,你说个话,吱个声好不好,这样让我自己去意会,会出大事的好不好!

  秦墨眼睛翻都懒得翻,这女鬼表现是不错,是按照他吩咐的话来做的,回去可以适当嘉赏,但是,谁给她的胆子用这样的话调戏他?

  叶剑白?

  一直被女鬼搂在怀里的韩煜仍然昏迷不醒,无力地任由她动手动脚。

  眼看秦墨不打算管这件事,我只能先开口。

  “女鬼,你想的也太美了!想要得到他,先真的能打过我再说,谁说我准备了东西也打不过你,没有真正动手,谁知道花落谁家!”

  音落,我直接无所不用其极将秦墨给我准备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对女鬼甩了过去,既然秦墨不缺钱,也不打算收拾这烂摊子,那就用他的东西吧!

  反正是他买,也不用我管!

  好吧,我承认我是故意这样说的,就是为了获得秦墨的好感,在他面前刷对我的好感程度,这样以后有什么事情他也能对我宽容一点,最重要的是,他不会再那么吃韩煜的醋了是不是?

  毕竟我维护他,跟维护韩煜比起来更甚。

  果然,秦墨闻言眸底掀过一丝波澜后,唇角的笑转为了些许温柔,心情好了一些,私下给女鬼一个眼神,让她对我下手点到为止,若有伤损,后果自负!

  女鬼暗自颤了下,心底腹诽不已,但却什么都不敢说,能被国师大人挑上,出这次任务,是她攒了几百年的福气,这次回去她就能在墨域捞个一官半职了。

  在女鬼应对众多符咒和朱砂的时候,我借着掩护,一个俯冲对她的腰部刺了过去。

  女鬼反应极快,一边慢条斯理应对众暗器,一边腰部灵敏一闪,唇瓣溢出一声娇笑。

  我眸光一闪,在她扭动腰肢之际,突然转变桃木剑势,对着她的腿部刺了过去,女鬼立刻躲闪。

  我瞅准时机,左手举起朱砂枪对着她的胸口射了过去。

  女鬼眸光微变,脸庞闪过一丝惊讶,手上不自觉地将韩煜扔到了一边,只是还是用绸带缠着他的腰身,让他逃离不了她的掌控。

  我见状,一咬牙,对着绸缎射过去一枪朱砂,但绸缎碰到朱砂,却没有一点变化,显然朱砂对它没有一点损害。

  怎么可能呢?

  女鬼露出得意的笑容,我唇瓣微抿,皱眉不止。

  按常理说鬼物使用的武器都是阴物,怎么可能会没用呢?如果朱砂都没用了,那桃木剑肯定刺不断那条绸缎 ,怎么办?别告诉我,就只能这样僵着了。

  迅速调动大脑,我脚步一转故意对着韩煜大喊,转移她的注意力。

  “韩煜,你怎么醒了?快,把绸缎解开!”

  女鬼微愣,猜测到是计策,但还是下意识抬起头看过去。

  我赶紧从背包里拿了一大袋朱砂,打开口对着空中甩了过去,顿时红沙漫天飞舞,每一个角落都落满了朱砂。

  秦墨瞬间满脸黑线,轻松上前把我搂到怀里,掌心锁鞭显形,对着空中一甩,把女鬼逼退到了三米之外,转身抱着我站到了入口处。

  女鬼躲避不及,匆忙往后退了两步,想要收回绸缎,却发现哪都沾上了朱砂,浑身上下灼疼的厉害,一时眸底有些幽怨,用力地甩了一下绸缎,带动地上的韩煜撞到了周围的墙壁上。

  她可是记得国师大人吩咐了要好好招待这个小白脸,现在既然国师大人已经被逼得出手,她就速战速决吧!

  “嘭!”

  一声巨大的碰撞声在墓室内回荡,光听声音都能感觉到有多疼。

  趁着这边我被秦墨抱在怀里,女鬼又在韩煜脖颈间留下两个暧昧的唇印,化作一团黑雾离开。

  “小姑娘,算你的男人厉害,这次先放过你,下次再让我撞到你,绝对要你好看!”

  听着那结结实实的碰撞声,和女鬼的警告声,我挤了一下眼睛,从秦墨怀里钻出来,环视周围。

  女鬼已经不见了,墓室里的血池也变为干涸,受伤不轻的韩煜姿势极为不雅地趴在地上,白嫩的脸蛋上灰尘遍布。

  我推开秦墨,想要过去扶韩煜,却被秦墨死死地拽住了胳膊,眸光寒冽地紧盯着我,意味无穷。

  我被盯得莫名心虚,知道他是顾虑我还开着直播,才没有将想要说的话说出来,可是我真不是有意这样去救他的啊,我实在是打不过啊!

  他也不出手,总不至于我也要被那女鬼整一下吧!

  双手合十,对秦墨讨了个好,我先去把韩煜扶起来,尽快结束直播,有什么话等直播关了再说。

  而我也知道时间不能再拖了,否则秦墨不定做出什么事。

  但谁知,我刚要走到韩煜身边,秦墨几个大步从我身边走了过去,一把将韩煜拉了起来,提溜在手心,大步离开。

  我赶紧对着他笑了笑,拿起手机切换镜头。

  “好了,观众朋友,由于小韩嘉宾受伤的关系,我要去先给他治疗了,废话不多说,大家要是对我这次的直播感兴趣的话,请点击右上角的关注哦!无论我什么时候开直播,你们都能够收到消息。”

  “好啦!今天的直播先到这里,我就下了,爱你们,么么哒!嗯,对了,感谢各位土豪的礼物,我见各位之前说想要附身符,今天打赏的土豪们事后都将会有限得到购买护身符的机会哦,毕竟制作材料昂贵,我不能给你们免费,只能给你们打八折哦!好了,各位观众们再见!”

  匆匆关闭直播,我赶紧往墓室外跑去,秦墨没有走远,站在乱葬岗面前等着我,估计是担心我害怕,或者出什么意外。

  嗯,当然,这都是我自恋,想来他不应该会是那么贴心的鬼,也许是着急要跟我算账呢!

  “关了?”

  “嗯。”

  刚走到近前,就听到他冷冽的声音响起,刺在我心里,冻得我一颤。

  “那个什么,墨男神,你告诉我你为什么生气呀?这样也好让我能对症解释是不是?”

  说起来他太龟毛了,我还一时真get不到他在意的点,细数起来,好像每做一件事情,他都有可能生气呀!

  “你说呢?”

  我擦,男神,咱能别这样打哑谜行不?

  “好吧,不管是我哪做错了,我都认了,对不起,男神,我保证没有下次了!您放心吧!”

  秦墨唇角经受不住崩裂了一下,“你连哪做错了都不知道,怎么保证没有下次?”

  嘿,说是这么说,我也知道是这个理,但是只要先哄好他,什么事都不着急,等他心情好了,我也可以慢慢问。

  “男神请指教!”

  秦墨被我这副乖巧的样子弄得没脾气了,静立审视着我,估计没想到我还能这么耍赖、没脸皮,沉默了一会后,把韩煜扔在一边,冷语。

  “你居然为了一个陌生男人浪费那么多上品朱砂,你当我站在旁边是摆设么,嗯?”

  我暗自擦了擦心底的汗,果然是吃醋,瞧这醋坛子,我是该开心好呢,还是就如此接受好呢?

  您不喜欢,您直接出手呀!我也很累的好不好!仔细回味一下刚才战斗的过程,我是腰又酸、背又疼,各种不熟练,差点出错,还好最后有惊无险,否则指不定我还会受点伤呢。

  不知道要是我被打到了,他会不会出手?

  “我错了,男神,我只是一时黔驴技穷,想不到其他方法,只能先那样了。”

  “嗯,你的脑袋够管用的,想出来的都是跟常人不一样的想法。”

  我:“……”

  “呵呵,好啦,男神,您别生气了,我保证再也不会给其他男人一个眼神!帮其他男人做一件事,嗯,这个,工作得除外吧?我要挣钱。”

  说到这的时候,我抬起头期颐地看向他,希望他不要那么无情,直接打断我,要包养我,让我乖乖在家待着,毕竟他那么有钱,他的黑卡也已经给了我不是?

  不过,还好……在这点上面,他还算是一个有良知的男人,没有限制我的自由,也没有用这种方式侮辱我。

  相反,给足了我尊重和自由的空间,也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哥,居然能调教的这么好,三观好正!

  “嗯,一般正常的交流我都能接受,当然建立在他没有对你图谋不轨的基础上,你的工作我自然也不会干涉,希望你记住这次教训,否则他就是接近你男人的下场,而且这只是最轻的,我还不想让你见识到我真正的能力。”

  “嗯嗯,好的!多谢男神宽宏大量!”

  说是如此,其实我哪里没见识到他真正的能力啊!窥一斑就已经能推测到他的实力有多强大了,我岂敢放肆,要不是这样,他以为我会这么温顺?

  “嗯。”

  我这么听话,连一点反抗的意思也没有,秦墨想以冷漠来让我长记性,反而进行不下去了,又沉凝了一会后,随手一挥,招来几个小鬼,将韩煜搬着不知道抬哪去了。

  我看了两眼不敢问,不过想来他也不会再把他怎么招,也不用太过担心,跟在秦墨身边离开君王坟,我就先回金碧花园了,当然,是他开车带我回去的。

  话说,他不是说要搬棺材么?怎么也没见他拿,不过这种事他肯定不会忘,也就不用我提醒了。

继续阅读:016 情侣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师鬼夫来直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