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扎纸店
冯玺午2017-09-14 18:063,289

  大哥,你能别每次都撞到枪口上,少说两句吧,你不知道祸从口出吗?

  隔着空气,我都能感觉到从秦墨身上传来的低温,颤颤抖了一下,我不用想,都能预知到今晚韩煜的经历有多酸爽!

  “谢谢,你快走吧!”

  磕磕巴巴说了这么一句,我赶紧头也不回走了,像是后面有恶狗在追赶。

  韩煜莫名其妙,但也不在意,反正今晚他还会和我一起出席直播。

  脚步轻快踏出去,他突兀脚一拐,扭到了筋,跪在了地上,两个膝盖磕得生疼。

  还好他平时课余喜欢打篮球,运动方面不算太差,反应及时调整了下姿势,否则现在他就是趴在地上了,那样更丢脸!

  忍着脚踝与膝盖传来的疼痛,韩煜忍耐着额头溢出的冷汗站了起来,满脸疑惑。

  他什么时候这么粗枝大叶了,连路也不会走了?不可能啊!难道刚才心情有点好,所以得意忘形了?

  不至于吧,他也不觉得他刚才有多么特别的开心啊,只是有点兴奋而已!

  我因为快速赶路,不知道后面发生了这件事,走到女生宿舍的走廊上,我挑了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对身旁小声低语。

  “墨男神,我刚才在学校门口真不是故意的,主要是你太优秀了,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若我宣布我跟你是情侣,那大家肯定都会以为我是被你包养了,傍大款!”

  事实好像确实是这样?我可不就是相当于被他包养了嘛?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让我如此坚决地在她们面前误导我们的关系,是因为……“

  我还没说完,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

  “音音,你一个人在这神神叨叨说什么呢?我听说你钓了个帅哥,人呢?听说还是个富二代?开着玛莎拉蒂?”

  “可以啊,音音,真人不露相啊!”

  我僵硬着身体转过身看向兴高采烈朝我走过来的小霜,额头青筋忍不住直跳。

  消息传的还真快啊,她在宿舍里都听说我这件事了。

  但是我的小霜,你也太会挑时间了吧!能不能再迟一点,或者早一点来也行啊!我差点就把矛盾都解决了!

  还有你说的那个富二代,现在就在我身边啊!

  小霜穿了一身白色体恤,和牛仔短裤,逆天的大长腿露在外面一摇一摆,方便晚上直播跳舞,一身热辣装扮既性感,又不失清纯。

  三两步走到我身边,她仿佛没注意到我幽怨的神情,和直眨的右眼,拍了拍我的肩,眼神在我身上上下打量。

  “这身裙子是那个土豪给你买的吗?眼光不错,很衬你的气质!”

  呼,还好,我深松了口气,小霜关键时刻没掉链子,夸秦墨嘛!可劲夸,使劲夸,怎么得劲怎么来!

  “嗯嗯,那是,我表哥的眼光那可是数一数二的!”

  得,刚说完,我头皮就发麻了,把自己绕进去了,感觉到周身的冷气又下降了点,我赶紧转移话题。

  “啊,小霜,我们先去上课吧!何仙姑的课应该快开始了吧!”

  何仙姑是我的古中文老师,长得很美,富有古代韵味,放在古代绝对是位标准的美人!但她格外严厉,上她的课,连被发现走神都会被记名。

  “我下来就是去上课的,刚好我给你带了课本,喏,自己拿着。”

  我感激地涕泪横流,“谢谢小霜!你最好了!”

  小霜眉一挑,把书扔给我,左胳膊勾到我的肩上。

  “既然这样,那你好好跟我说说你那个富二代金主,他人怎么样?”

  我擦!“那是我表哥!表……咳,这个,我们先去上课吧!”

  想逃一样往教室走去,我实在是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了,真是越抹越黑,就这样吧!

  而就在我正准备放弃治疗的时候,一脸沮丧地趴在桌子上,耳边又响起了秦墨磁性低沉诱惑的声音。

  “下课后,你去宿舍收拾一下必须的东西,从今晚开始搬到我那里住了。”

  “呃……”

  我很不想同意,可想到刚才的事,惊觉自己理亏,只能咬着笔尖,点了点头。

  反正总得搬过去,也不差这两天,话说,他跟我说话,是不是代表他不生气了?

  想了想,在纸上写下“你还生气吗?”五个字的繁体字,我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回应。

  “呵呵。”

  耳边响起他一声浅笑,略带戏谑。

  我虽然听得有些不乐意,耳垂发红,羞躁不已,但还是比刚才心神更稳定了一些,知道他不生气了。

  “下不为例!”

  “嗯嗯。”

  连连答应,我感觉我已经把自己的节操扔到了天边,忘得一干二净。

  将纸上的话抹掉,我突然想起秦墨能隐身,让别人看不见他,还能单独给我传话,那考试的时候,岂不是能让他帮忙抄抄答案,让我过考?

  要知道我一个成绩不上不下的,想要百分百保持每门不挂科很难的呀!尤其未来一段时间我可能都不会好好学习,那就更虚无缥缈了。

  秦墨在一旁凝视着我的侧颜,看见我一个人撇着唇一会笑,一会贼兮兮地眯起眼,在纸上显现了一段话。

  “你在想什么?”

  凑,回过神的我吓地赶紧把草稿纸盖上,尼玛,秦大爷你会说话直接说话就行了,还玩什么写纸条,你这突兀地出现这么一段话,被人看见了会出事的好不好!

  “我在想怎么让你帮我考试作弊。”

  诚实在纸上写上这么一段话,秦墨在旁边看得脸色都变了。

  “这我不会插手,天道酬勤,学识靠自身,若你来学校只是玩玩而已,那我劝你不如早日跟我成婚。”

  “哈哈,墨男神,我跟你开玩笑的!我一定好好学习!”

  瞬息在纸上写下一段话求饶,我内心刚勾画出来的美好蓝图破碎了,不同意就不同意嘛!这厮怎么在学习的问题上异常严肃啊!他上辈子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是国子监的导师?

  看他之前那身装扮也不像啊!

  正走神呢,我脑袋突然被推了一下,凉凉的温度让我一下清醒,不敢怨念地瞪他,只默默认真听课。

  为何我招惹了一个还能监督我上课的祖宗?

  一连上了两堂必修课,下课,我收拾好书本,跟小霜提前打了声招呼,急匆匆往宿舍走去,不是我着急,而是秦墨催的紧啊!

  回到宿舍,我四下翻开看了一遍,发现我的东西还真少,除了一个老爸给我买的笔记本,书本,还有几件衣服外,基本没什么东西,哦,还有我家的全家福!

  将这些都放进背包里,我把跟小霜借的两百块钱塞进她柜子里后,拿起背包离开。

  小霜也是隔三差五出去,住在外面,所以我还真没有什么悲春伤秋的感觉,毕竟白天上课还是能看见。

  一直到我离开学校,我都没碰见小霜,上了秦墨的玛莎拉蒂,我感觉我的脑洞又开始活跃了。

  “墨男神,你这么厉害,是不是会瞬移,或者会飞啊!话说你那么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是不是就用的这种技能,那你每次何必那么麻烦,直接带着我一起飞就好啦?”

  秦墨被我这一段话完全颠覆了我在他心中的形象,有些抽搐地偏过头,用看智障人士的目光看着我。

  “如果你想唐突地出现在某些人面前,我可以满足你。”

  “呃,哈哈。”

  这么一说,我也发现有点不妥,但这还真不怪我,我第一次遇见鬼物,没经验,内心的好奇掩饰不住。

  当然这事,估计有经验的还真不多。

  机智选择缄默不言,我看着窗外的景色来回变幻,微闭上眼睛小憩。

  “到了。”

  “嗯?”

  我轻哼了一声,睁开眼睛看向窗外,心间一跳,居然是市中心有名的一家扎纸店,他来这干嘛?难道他想通要放过我,扎两个纸人了?

  看我一直没动静,他微挑眉。

  “下来,挑选东西,晚上要用。”

  “唔……好。”

  原来是我误会了,我就说他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他要是这么好说话,早在中午就放过我了。

  那他打算买什么东西,晚上用,让我防身的?

  进入扎纸店,里面空间很宽敞,分两个大长间,里面的纸人、纸花很栩栩如生,若不是眼睛没画,那真的就跟一个真人站在你面前一样,瘆的慌。

  我刚大概扫视了一遍,一个扎着头巾的老婆婆从里间走了出来,苍老褶皱的容颜,眉心点了一个梅花妆,右手上戴了一个编制的红绳,说出来的声音却并不老,充满了生机。

  “两位有何贵干?”

  秦墨把他需要的东西写在一张纸上递给了她,“照这个拿一百份,半个小时,能准备好吗?”

  闻言,老婆婆抬起眸,看了他一眼,又垂下眸子。

  “无需半个小时,一刻钟即可,两位稍等。”

  说完,老婆婆又走了进去,店外面一个人没有,她一点也不担心我们会偷盗她的东西,或者偷她的钱。

  想来在扎纸店放肆的也不多,要是你惹恼了她,她大可扎一个纸人,写个咒语,让你生不如死。

继续阅读:010 道门神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师鬼夫来直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