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明镜如许
八步偏偏2017-08-26 11:5111,556

  “……明家大少爷?”

  许心湖直直盯着万世。

  “对呀,明大少没有和你说过吗?”万世不管这些,只想急着说下去,“明大少其实是小镜少爷两岁的弟弟,镜少爷才是名正言顺的明家大少来的。”

  许心湖的一双眼睛又直直盯向一语不发的明总管,反观明总管一副欲言又止。

  明老爷知道许心湖此刻满心的无法相信,于是叹口气,才说道:“这件事的确是真的,镜儿是我的长子,整整长如许一年。”见许心湖还是满眼的不明白,明老爷娓娓道来:

  “我夫人娘家本是塞北一带,那里天寒地冻,夫人一直体弱多病,嫁到诸州来之后,天气适宜,才将病养好了些。后来生了一个儿子,取名镜。”说到这里,明老爷和明总管不由四目相对,各有隐词,老爷继续说道,“镜儿生下来白白胖胖,谁知不满周月,生了大病,夫人不离床畔从旁照料,一个病人照料另一个病人,谁也劝不动。就这样,镜儿的病好了,夫人却又病倒了。夫人病好转之后,过了一年生下第二个儿子,承袭长子明镜,取名如许。”

  “……明镜……如许……”许心湖自言自语。

  “镜儿出生后,气虚体弱,没有抱出门一次过,外人只知道明家小少爷生下来就是个病秧。我夫人身体不好,当时见到镜儿的状况,我劝夫人不要再生二子,但是夫人对我说,镜儿很小,生下一个弟弟来,陪伴镜儿,纵使以后父母不在身边,两兄弟也不会孤单单的。”说到这里,明老爷眼眶不由地泛起微红,“当时我就知道,夫人是怕她不能陪伴镜儿长大……镜儿出生一年后如许出生,天降大雨三日不停,夫人更因此病了半年,所以如许出生时便已备受关注,甚至被称作‘魔星’……渐渐地,取而代之,越来越多人知道明家出了一个‘魔星’,而自打会走路就没有出过房门的镜儿就渐渐被外界忽略。”

  听到这里,许心湖突然想起明总管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从懂事起就不再是小孩子了。”

  “镜儿身体越来越不好,每逢下雨潮湿就会生病,我和夫人很担心,于是询问四方大夫,最后听说有方外高人可以修炼治病,可是夫人不想镜儿离开身边,所以这个打算就作罢。后来的镜儿,一病再病,连生辰宴席都渐渐不能参加。而如许就越来越调皮,越来越不乖,开始捉弄府内的管家下人,甚至往来宾客。”

  “听起来很像明大少作风。”万世笑笑。

  “……如许不是那样的。”

  ……

  众人随着声音看过去,正看到座中一直不怎么想讲话的明总管淡淡地说着:“如许不是不乖,他捉弄下人,是因为下人总是说我两兄弟……”

  许心湖定定地等着他说下去。

  明总管看着众人继续说着:“下人们私下会说,哥哥是个病秧,弟弟是个魔星,就像是来讨债的。为哥哥担心为弟弟操心,夫人的身体才总不见好转。”明总管顿了顿,继续说道,“大家都在关注母亲,渐渐的,我三餐仿佛都是苦药,而最常见到的就是如许,那段时间陪伴我最多的也是如许。如许每次来找我,都会哭哭闹闹,说又有人在说我们的坏话,要不就是又打破了父亲的古玩。但那时的如许,就已经知道故意打破东西可以推脱给下人了,我对他说这样做是不行的。”说到这里,明总管想想都不觉露出一丝无奈。

  明老爷也是记得:“于是镜儿便代如许挨骂,镜儿每次都说因为喜欢古玩所以让如许拿来看看,手一抖就摔到地上。”

  明总管语气祥和:“谁叫我是如许的哥哥。”

  “这说到底该怪我自己,看到夫人的状况,夫人还时常挂念两兄弟,尤其身体不好的镜儿。当时我心烦意乱,加上真的以为镜儿时常给我惹麻烦打破东西,总是责骂,最后,我也不想见到镜儿以后变成夫人这个样子,便把心一横,决定将镜儿送到天山派跟随武林高人学艺强身。”明老爷说到这里,眼底满是不舍。

  “要是我出去一趟可以健康地站在你们面前,母亲一定会开心,也会渐渐好起来。”明总管顺着明老爷继续说。

  “不,镜儿,我原本是这么想,后来才发觉我这决定是错的……”明老爷叹了口气,“镜儿离开之后,如许变本加厉,不服管教,加之后来夫人病情没有好转,没过几年便离我而去——那时开始,我才发现,如许早已性情大变,不再是那个会调皮会哭着找哥哥的如许……”

  许心湖这时想起了一个人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于是她对明总管说道:“‘住在哪里选择不了,吃穿选择不了,做什么选择不了,他对他的父母说,他可以按照他们的安排做到他们希望的那样;但是他对自己的弟弟说,如果他有哪吒半点的傲气,早已刮骨还父、割肉还母,和他们断绝关系;后来他父母将他送到一个很远的地方,临行前他又哭哭啼啼地告诉弟弟,他的父母很快会去接他的’……”

  听到这些,明老爷愣住,就连明总管都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她:“……为什么你会知道?”

  许心湖用另一种复杂的眼神回应着明总管:“明少爷这样说过。”

  明总管突然无话可说。

  明老爷缓缓点点头,迟疑地说道:“原来如此……没想到我当时的一个决定,竟然令得镜儿生了这么大的怨恨……”

  “不,那是我刚听到的时候,一时冲动受到打击才胡乱说的,不过是书上看来的戏词。”明总管解释道。

  明老爷释怀地摇摇头,“你们没有错,那是我的错。现在我总算明白,为什么在如许小时候去傅府寿宴看那出哪吒脑海的戏时,会那么胡闹打翻东西还举动反常地扔果盘到戏台上了;我想我也明白为什么如许那几年里都没笑过哭过了;更加明白之后的如许为什么总是终日游手好闲了……我也明白了,为什么之后的镜儿也不愿意再下山回家了……”

  “不是的,”明总管解释道,“在天山派的日子闲云野鹤,其实几年过去,早已过惯。我第一次下山就是祭奠母亲,其后年年都是如此,远离尘嚣的生活已经是我全部,我也是听闻父亲和如许这些年过的平安多彩,才安心习武。”

  傅七夕在一旁听着听着,不由得想说两句:“莫怪小弟多嘴,其实这层隔阂既已形成,要拆开它,并不是件容易事。我也是在明兄最终假装被下毒昏迷前的某夜在酒楼听明兄说起,才知道原来明兄还有一个兄弟,而这个人就是明总管。这件事,我向我娘求证,才知道我娘没有告诉过我们的原因:从那个哥哥出生的那日起,就背着病包的包袱,虽然从未听本人提及,但是我想,就像明兄从来没有喜欢过‘魔星’这个称呼一样,明兄的这位哥哥的心中一定不会开心。离开这样的人群,或许才是这位兄长的意愿,这样就过了十几年,这位兄长渐渐淡忘了那人群里的一切,然后那人群也渐渐淡忘了这位兄长。取而代之的,是伴随明兄长大的‘魔星’。”

  “那么明少爷又怎么会事隔多年,反是要将兄长绑在身边?”许心湖不明白。

  “这恐怕最清楚的就是阿錾了。”傅七夕看了看阿錾。

  阿錾从提到这兄弟俩开始,面色就一直沉沉的,如今才是终于开口:“呃我、我……我本来就无亲无故,快混成乞丐了,少爷故意把我捡回来,给我第一份工作,也是最长的一份工作,就是帮他找到一个人并跟在他身边,这个人就是我现在的师父——也就是镜少爷。开始我觉得可能不行,可是少爷告诉我,只要摆出自己的身世就可以了。后来师父见我身世可怜,果然真的收我在身边,于是我就在天山做了养马这份工。就这样,一过就几年。在这几年中,我不只照顾师父,也发现了师父的一些事……”阿錾顿了顿,说道:

  “师父武功高强,心性淡然,感觉像个仙人多过凡人,但是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直到有次向少爷报告,少爷说,师父身上没有人的味道。”

  ——没有人的味道?这算什么形容……

  “经少爷提醒,我才明白那不对劲的地方就是师父好像没有喜怒哀乐的表情来着……其实师父每年都会去夫人的坟上上坟,可是像是刻意避开老爷和少爷似的,师父都是选日落后去上坟,就这样,少爷和师父十几年没有见过面。这件事少爷一直都是知道的,不过少爷没有再提过。直到五年前,师父因为和万世小姐比武伤了手筋,从此只要运力就会手抖个不停,我见师父常常说着没事背地里却总是一个人发呆。我那时很后悔,收了少爷的钱来照顾师父,却照顾成这样……后来师父决定下山,我便跟随师父来到江南。”

  “然后就遇到如许了。”明老爷接道。

  “少爷见到我们,二话不说就叫五六个大汉打了我一顿,也不给我讲话的机会,还要打的我残废为止。师父看不过去阻止他们,和少爷理论,少爷却说我收了钱办不好事情,还几年没有音信,少爷的钱几年间早就用完了,那些钱,当下的师父和我也还不起,我一时慌了,只有拼命向少爷求情,愿意做牛做马抵偿。”

  “不用说,你的师父也就跟着进了府。”许心湖听明白了。

  “开始的时候还没有进府,但师父为人信守承诺,所以是自愿陪我在少爷府上做事补偿三年的。但是少爷说见他会功夫,怕他以后越主犯错了难以教训,于是就签了一份约书。那书约条件奇怪,少爷说要是他如果违反条件,就要永远在府里做牛做马。师父于是就签下了名字。”阿錾补充道,“我当时觉得这真的是很多余。此前少爷没有告诉过我师父是少爷的兄弟,只是给我一笔钱然后让我上山照顾这个人,我在山上那几年也见不到少爷我怎么知道一下山少爷就变了个人如此对我?我当时对少爷出尔反尔很恨。”

  阿錾嘴里说着恨,面上却抹上一层忧郁,“当师父在书约之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明镜’之后,师父才看到少爷签下的名字是‘明如许’,我当时只是好奇他们的姓居然一样,但是我怎么都不会忘记,当时再抬头去看师父的表情……师父一脸惊讶地看着少爷的名字……”阿錾看着明镜,慢慢说着,“如果前几天不是老爷和师父因为少爷的离开而当面说出来,我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想出原因。”

  许心湖平静了些:“那这一纸书约,无疑是明少爷赢了。”

  一时没有人说话。

  许久,万世才不甘愿地埋怨道:“以镜少爷的个性,是绝不会违背明大少的,明大少在这三年里时常故意要激怒镜少爷,镜少爷都没有半点要反驳的意思,可是——只有那么一次,就是为嫂嫂!”

  许心湖突然顿时明白了许多事,她好像脑海里正在整理它们,不由得自言自语起来:“原来傅少爷说的‘一箭双雕’原来是指这件事,明少爷所谓的‘互相牵绊’也是指这些……所以才会不断借由我来为难明总管,所以明少爷觉得我和明总管是一类人,所以才会令我们不断互相制约,直到时机和条件足够……一次爆发。”许心湖看上去像是陷入了一团愁云之中,“……所以才会说,这门亲事,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就是在等这样的机会……等了三年……”

  万世不满道:“明大少太坏了!”

  一时间,房中无人讲话,傅七夕看看各人表情,最终还是笑嘻嘻打破了这沉默局面:“啊、呃、嘿嘿~反正现在一切归于正轨,也算是件好事吧?至于明兄……虽然明兄做事有点极端……但大家不要计较了……啊……”

  这本是傅七夕拿来做结论搪塞大家的话,谁知却引来了许心湖一丝微乱的眼神,她突然问傅七夕:“那个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到底是怎样的理由必须这样对待别人?到底是怎样才算满意?现在这样就是满意?!”

  傅七夕被许心湖问得突然楞了一下,然后当他回过神来,他又一句话不说只端起茶来喝了一口,直到将茶杯放稳,他才难得正经地看着众人说道:

  “我和我妹妹与明兄十岁就认识,尤其是我和明兄,大家都知道我是明兄的狐朋狗友,我们玩在一起十年,别人认识了十年玩在一起十年是怎样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现在站在这里,是和你们一样——没有办法说出口我真的了解明兄这个人。”

  “如果你们一定要听,我只能告诉你们我所了解的明兄是个什么样的人。”傅七夕继续说下去,“在我和妹妹的世界里,是不怎么喜欢这世道的,娘,你放心,这还不算是厌世……游手好闲度日,反正不知道可以做什么,明天该怎么样还是会怎么样,我找不到理由可以认真对待。明兄对我和妹妹来说,是个比我更糟糕的人,不过他至少有一个优点,不会坐以待毙,任生任死。”

  “人言本可畏,但如果你有照过镜子,清清楚楚看过自己的样子,就不会为人言所撼动,这种胆子并不是人人有吧?如果一定要说,那明兄就是在人前谄媚人后口舌的人群里长大的,与其说是厌恶这些人,不如说是厌恶这个环境和这个和他们每天做着一样的事的自己;至少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每一次做着这样的事,我就像是被刀杀过一次一样,但是这样死来死去,日子会比较好过。这样的日子,如果想要找点快乐,就只有自己找点无聊的事,于是开始捉弄人,于是渐渐变得麻木,一切都顺其自然。但是这些,是明兄改变了我和妹妹,当然,也有他自己。”

  “明兄应该是没有忘过,自己的哥哥是怎么被送走的。他那么小都知道人们在背后是怎么议论这对兄弟的,也知道可以用打破老爷心爱的古玩之类的方法来陷害别人,怎么想到害到了自己哥哥身上。虽然这个只不过是明老爷决定送走大儿子的原因之一,但是明兄恐怕早都记在心里。可是哥哥离开,之后母亲也离开,很快明兄大概就发现,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没有可以逃避的方法,既然是这样,就不用躲躲藏藏了。很多年后,明兄借机总算能把十几年没见过的哥哥绑在身边,那唯一要做的,就是留下他。明兄起初也许也想过,三年的相处,也许会改变这个哥哥让他接受这个家,可是这个哥哥闲云野鹤习惯了,怨恨早就没磨掉,剩下的就只是一味的想离开。既然留不住,明兄大概就必须改变方法了。可是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直到明老爷和许老爷相遇,凭地造出一张婚约。明兄大概也等得不耐烦了,那么就这个机会吧,赌来赌去反正不是赢就是输,顶多再过回这样的生活,活在一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只要能够赚钱那么做什么怎么做又有什么区别的人群里。明兄不是厌倦了这里,他只是恐怕从来没有喜欢过。至于愿不愿意,喜不喜欢,我想对于明兄也没有什么意义。”

  众人一语不发,耐心听着。

  “可是以前的明兄也有幼稚的时候,总是故意打破老爷带回来的古玩,是希望被骂一骂,就像骂哥哥一样,可是老爷从来不骂,对明兄也没有要求过什么,只是顺着他。明兄也明白,老爷并不是不生气,只是每次这都会让老爷想到镜少,实在骂不出口,所以明兄大概也知道,老爷早就悔不当初。老爷渐渐对镜少不闻不问也不去看他,估计也是因为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镜少早已不想回来,局面至此,没有可以转换和执着的余地。”

  明老爷皱眉点头。

  “可是明兄也明白,明家家大业大,不容马虎,明兄常常暗中插手,也是看不过老爷操劳。明总管在位之后,作法干练,明兄在观察中,知道明总管即便留下来继承老爷事业,本就比明兄更适合。家中金山银山,父亲从没骂过半句,又刚刚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要什么有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就是对明兄的结论。如果说有什么人愿意注意到明兄而不是因为这些有的没的,那就是心湖。”

  许心湖面无表情。

  “明兄的赌注是下在心湖身上的,心湖就显得至关重要。可是心湖是个怪人,明兄实际上是没有接触过的,所以每每心湖越被打击越勇敢面对,直呼其名教训一番,甚至在胁迫下还要正面挑战,这让明兄的确有点离谱。心湖可能从来不觉得明兄做过什么好事,但是有些事我想现在是个合适的机会说出来……为了让明总管留下来,明兄选择破坏赌约,让明镜成为明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气走心湖,虽然是必须的,但也是明兄在掌控火候,因为如果太早气走,明总管这条线就会断。气的心湖返回苏州那一次,可以说是明兄在试探到底火候到了没有,得出的结论明兄很满意,因为那是明总管第一次做出明兄没有吩咐过的事,也就是明总管第一次多管闲事。但心湖的个性使得明兄做了很多不必要的事,换句话说,心湖莫名中成了明兄的镜子。”

  “按道理说,只要继续发展下去,让明总管和心湖连成一线,是最好的赌本;相反地,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在这三个月里,心湖没有和明总管互相制约,所以这当中至关重要的催化,就落在明兄身上。当明兄第一次和心湖正面争论这件事时,明兄就已猜到,事情可能不会按照最好的情况发展,因为心湖的眼神和话语都在告诉明兄,她对明兄的恨意远远盖过别的东西,那么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心湖的心思将在接下来的这三个月里全部用在和明兄对抗的上面,如果是这样,明兄必须改变棋路,用各种条件达到捉弄心湖的目的,又着大把机会想让心湖怎样心湖就会变得怎样,那么最后只能自己制约心湖来达到间接制约明总管的目的。那时的明兄,听到心湖说绝对不会对自己动心,才稍稍放心,谁又知道,明兄当时的警告竟然成了对三个月后的预言。”

  提起这件事,众人都看向许心湖,当时在那阁楼上的人,应该都不会忘记许心湖那苍白失神的脸,和明如许那春风得意的笑容……可是只要想到这两个人当时对望的模样,万世就莫名又一阵揪心。

  “明兄的这面镜子不断在打破明兄的袖手旁观:明兄把自己的扇子作为赌约的凭证给了心湖,等于是叫心湖在诸州城里畅通无阻,只是心湖并不懂得利用,像后来猜心夜宴那一次,若非万世妹妹拿出来用,心湖估计永远都不会派上用场,可是派不上用场对明兄来说也没什么,一方面知道心湖在城里遭人话柄步步为艰,一方面却在帮心湖开路,当时的心湖却并不知道。后来万世妹妹来到明府,暗中捉弄心湖,明兄大可坐山观虎,却凭地跑到心湖房间里去睡,与其说做给父亲看的,不如说是帮助心湖摆脱万世每天清早的纠缠,这件事上,明兄的确是多管闲事了。”

  “许老爷和崔复的那件事,明兄帮了一把迟老爷和迟公子了解彼此的想法,也触发了万世和心湖的争吵,可是这件事,契机开始于崔复回绝白先生的那封信被明兄放在了桌面上给白先生看,到时就算心湖不出现,白先生也不会放过万世,万世的爆发是无法避免,那么和心湖的矛盾必然会到台面上来,那么明总管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这三个人的心思,自然就会彼此传达到。其实以万世的性格,明兄知道是个冲动派的小姑娘,心湖又不真的记仇,这样的两个人,迟早都会变成朋友,而最重要的,明总管的心意就会由万世传达给心湖。明兄之后故意晚几天回诸州,让万世和心湖相处磨合,恐怕也是给她们制造机会互相理解,顺便也给心湖出个难题,这严格说来也算明兄在让心湖学会应付真实世界里的人群。许老爷的事情解决,心湖自然最后会感激到明兄的身上,毫无意外,这件事大大加进两个人的关系,甚至可以说,从这时起,明兄可以很肯定,心湖对明兄的敌意已经被完全消除,剩下的是心湖自己发现自己早已不排斥明兄这一点。”

  “我想心湖应该是见过的,明兄会站在一个地方发呆,比如书房,比如湖心畔。以前明兄又想不通的问题就会对着湖心畔发呆,或者不想面对的要躲开的时候,也会去那里。明总管能够在那里进出自如,也并不是因为出于安全的巡逻,而是因为他们是兄弟的关系。明兄既然也有想要躲开的时候,说明明兄还没有到无所畏惧的麻木地步。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不想做这样那样的事,可是想来想去也只能得到一个结论——那是不得不做的事,比如伤害心湖,比如激怒明总管,比如打破现有的一切平衡。他也会犹豫会矛盾,就像在问母亲,可不可以这样做。”

  许心湖突然眉头一锁,双眼一闭:这样的画面出现过多少次,被她撞见过多少次,她都不记得,她只记得每次见到那样的那个人的表情,她心头都有一阵莫名的哀伤涌上来……

  傅七夕继续说道:

  “把该还的还给明总管,明兄是不会心软停止的。发着呆的明兄,长梳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了,她精于世事,看得懂明兄的境遇……喜欢和不喜欢没有区别,厌恶和不厌恶没有区别,所以下毒,是在当时给明兄上了最好的一课,够胆去打破一个原本的平衡;明兄曾经被长梳看到过软弱的一面,不,倒不如说,他佩服着勇敢的长梳,如果可以,打破一个平衡又算得了什么。其实长梳姑娘一直都知道心湖是个好人,但是她也明白明兄的处境,所以明白那份矛盾和迟疑,想要改变现状,她就要确实地推明兄一把,不给明兄只停留在等待的机会,所以长梳才会话语对心湖都刻薄到底。”

  “比如明总管,始终都是被动和沉默的,好像永远不会主动做些什么,其实倒不如说是根本不懂要怎么去主动去做些什么,被动到已经完全安于现状,安心地看着别人开心就可以了的地步,但是这样就不会有改变。明兄改变不了的东西,如果明总管可以改变,也是明兄所愿。而这十几年间明总管改变不了的事情,明兄决定要改变。”

  “比如妙允姑娘,在明府做下人快一年了,没有离开,说明她还没有可以改变的方法,很多事也许都还没有想通,所以明兄明知道她的身份特殊,还是把她丢在四面埋伏的明府里,让她受欺负,让她看清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让她明白逃避现实和面对现实的区别是什么。”

  “比如万世,很多人都不理解万世,觉得她无理取闹,但是至少我想步劲峯至少是能够理解她的。步劲峯曾经和万世比武,知道她的吐纳是有病之身,后来这般那般,并不是为虎作伥,只是他明白,万世的日子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别人是在追着时间跑,而万世是被时间追着跑。她急躁冲动,急于求成,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应对一个她害怕的东西——未来。我妹妹这些年从没停止帮万世看医书寻找方法,可是万世总是好像从没在意这些事。不得不说,万世何尝不是等于默默接受了现状。虽然她喜欢明镜五年,但是仔细想想万世从没说过要和总管成家之类的,万世这般追随,多半是因为过意不去明镜的手伤,这是一个她改变不了的伤,当她看到明镜看着自己的手的样子时,她应该很能理解那种绝望的意味。所以她只能尽可能围绕在他身边让他分心。有时万世总是逼着明总管出手,我想也是因为万世想要让明总管明白,即使是受过伤无法还原,他也还是最厉害的,可惜明总管不是看不到这些,他只是在沉默中淡淡地接受这一切,一如接受这些年在外一样。”

  座中没有人说话,只听得到万世的抽泣声。

  “比如我妹妹,她从十年前就心仪了明兄,穿和他一样颜色的衣服,佩戴和他一样的玉佩,连个性都渐渐变得和他一样冷漠,甚至到了最后,只能接受他一个人。可是已经到了这样的境界,却为什么还是不能畅快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只是每次都在旁边模仿他,或者静静看他?与其说是迈不出打破平衡的这一步,倒不如说是走不出自己的自卑世界。因为没有人是完美的,所以每个人都需要一面镜子,照出自己看不到的自己,明兄是我妹妹的镜子,照出她所有的畏惧:孤单,害怕人群,无法接受人群,也没有办法相信人,最后连自己也被否定。这沉默,只能让我妹妹永远停留在自己的角落,什么都无法改变。可是心湖出现后,我妹妹封闭的心住进了一个敌人,她不得不表达出来她有多不喜欢这个敌人。说带敌意的话,做带敌意的事,连下盘棋都满是敌意,至少我许多年没有见过我妹妹这样认真对待一个人。我妹妹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旁观者,选她做这个赌约的担保人,就是明兄看中她的心意,了解我妹妹的个性,知道她一定会冷眼旁观,即使是可以帮助心湖的部分,也不会出手。而明兄一昏倒,逼得我妹妹不得不出手相帮,因为她和心湖有着一样的心意——最大的敌人,通常也是最互通心意的。明兄的境况,逼得我妹妹将自己的想法一股脑都告诉心湖,最后甚至在送赌金的时候和心湖对峙。”

  “再比如明老爷,虽然明明是一家人,每次明老爷都开开心心地回家,对明兄又十分放纵,但是明老爷自从明兄开始乱摔老爷买回来的古玩开始就每次都越买越多,越买越名贵,而且无论明兄怎么对待那些古玩,明老爷都只可惜不曾责骂。明兄即便再愚蠢,都看得出这是老爷自己对歉疚的抒发。而且这些年,老爷越来越常跑在外,不怎么回来,外出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去的地方也越来越远,反而回来之后,对明兄在诸州的所作为所一概不过问,明兄越做的过分,老爷就越是不去在意,明兄再迟钝,也猜到这是明老爷当作是惩罚自己责骂过他的哥哥的报应。可是明老爷表面嘻嘻哈哈,心里满是愧疚,最后连真心地面对明兄都成了问题。这样的貌合神离两父子的幸福生活,明兄大概是快过不下去了……默然地接受明镜在外不会再回来这个现实,明老爷也无力去改变了。”

  “或者比如小弟我,习惯了花名在外没心没肺地酒肉生活,要我认真起来是天大的难事。对人对事,我这些年的态度就是不动心则不痛心,我不想像我父亲一样,终日为了兄弟情谊两肋插刀,或者为了一次被背叛就痛不欲生。与其最后连累到自己,倒不如什么都不做。世态炎凉每天在看,貌合神离每天在演……天长日久,与其说我不能再对人真心相待,倒不如说是已经再没有人愿意相信我会真心待人。不过我习惯了,也并不在乎这一点。无论是看上我的钱,还是看上我的长相,或者我的家世,我都不在意,因为没有认真的必要。我连自己也放任了,自然没有在意别人的必要。所以唯一能让我认真起来的,就只有在赌桌上赢光明兄所有的银两这件事。对我来说明兄是个和我完全不同的人,却也是个和我很相似的人——相似的是我们都不愿被看到内心,不同的是明兄藏的比我好,至少我已经被他看得清清楚楚。但是明知道我不喜欢介入别人的事,明兄还是将我卷进他的棋局,这对我来说其实有点勉强。心湖是一个有趣的人,无论多么不喜欢她,也无法让人真的忍心下手……当然,除了明兄做得到。在去猜心甲子都的那一夜,明兄故意不出现,本是借我的宴会让万世煽风点火设局给心湖,在这件事的态度上,我完全是看好戏。谁知道后来从一个胖子的魔~爪~里救下心湖,还觉得这样不够安全,干脆把她送回明府。那天夜里,明兄问我把心湖留在那里吩咐人看着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带回来,我的确是回答不出来。总是在做没有必要做的事,把自己也连累进去,我和明兄又有什么区别?那天之后,我想来想去,我现在这样都是明兄害得——以前在赌坊找到长梳来管理明府是这样,后来在街上捡了个被打断腿的病鬼是这样,不厌其烦地作弄那些阳奉阴违的人时也是这样,在赌桌酒楼给明兄收集商业消息的时候还是这样,最后连只想看她好戏的心湖也是这样了……所以本来大可草草了事的猜心姑娘和七七姑娘的赌局,我也不想随它去了,反倒自己把自己真的卷进去,认真地在躲避,啊,不是,在处理。本来已经懒得改变的事,也慢慢在改变,至少猜心姑娘离开诸州的那个晚上,我看到她的笑容时,好像觉得真心对待一件事一个人,并没那么糟糕了。”

  傅七夕说到这里,看看大家,始终没有人说过一句话,各个都在用沉静的目光看着他。

  然后傅七夕转头看着许心湖,继续说道:

  “至于心湖,本不该牵连进来,最后却成了明兄的镜子。就像是注定要和明兄作对一样,在意明兄的一举一动,即使他什么都不做,也会觉得是他在作怪,也因为这样,心湖才很容易掉进明兄的圈套里。天真单纯,充满了少女的幻想,相信一切美好的事物——只是这些,就可以让心湖开心起来。心湖的眼睛黑白分明,看到黑的就是黑的,看到白的就是白的,再无其他,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盲点,才会有那么多看不清楚。在这样的心湖看来,明兄简直就是最极端的一面镜子,黑的不再是黑的,白的也不再是白的,习惯了黑白分明的心湖,是绝对无法接受明兄这样人的世界的。直到在和明兄的牵扯当中,即使自己已经触摸到那盲点以外的东西,却也还是不愿意自己去接受这些连自己的信念都快要支持不住的想法:自己的天真世界在这个人面前倒塌,所谓的梦幻在这个人面前变成愚蠢,最在意的信念都变成这个人完全不曾在乎的,甚至是连自己都在否定的无法相信的这样一个人最后都不得不去深信不疑。越对明兄好奇,越接近明兄,心湖就将自己照的更加清楚,甚至将自己二十年的信念都要推翻。全部摧毁之后,明兄令得心湖建立起一个全新的信念——如果可以,永远都不要看的太清楚;当一定想要看清楚,就用别人的眼睛去看个清楚。”

  “在这三个月里,明兄彻底改变了心湖,但是心湖却也预期之外的开始改变明兄……不断做着多余的事,不断多管闲事。不管是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在心湖的旁边,明兄都时刻地准备好要捉弄心湖,却也同时准备好帮助心湖。这三个月,心湖,如果你仔细回想,无论何时,在你身边出现的人,是不是都有明兄?心湖在矛盾时,在焦虑无法改变的事时,是不是都有一个人在背后狠狠向前推了你一把,逼你非要做出一个选择?而逼得你必须正面面对所有不想面对的问题的人,是不是也是他?明兄很清楚地从你身上看到这些自己,所以时时都在警告你提醒你,可是你的投入让明兄矛盾重重,或者说,明兄根本无法等同回报。明兄很清楚这点,也清楚自己做的决定是不能再更改的,错过这个机会,恐怕不知再等到何年何月,所以如果说明兄做的最错的事是什么,那就是自己对心湖你比自己预期的还要细腻。心湖这样的认真,明兄始料不及,更没想到会因为这样的心湖而犹豫不决。所以明兄只有在连自己都变得心软之前,做出个决定。你们果然是莫名的契合,都是一样不肯低头,不肯认输。”

  傅七夕淡淡看着许心湖,而许心湖早已双手捂嘴无声无息地泪流满面……

  ——……

  这一时间,许心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

  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不去回忆……

  再也控制不住深深封印在心底的那一切顷刻的释放……

  整颗心好沉好沉,空荡荡的;

  只有脑海里,满是一个人的画面和影子。

  ……

  傅七夕叹了口气,甩了甩扇子,说了句:

  ——“‘与其等待改变,不如我来改变。’,这就是明兄想对我们说的。”

  而这,也就是明如许唯一的留言。

继续阅读:第四十六章 结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公如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