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杀神
晴川2017-11-12 22:122,893

  在一个我们曾经见过的雪白的山洞里,叶青玄已经收到了闪动的警报声:“3号实验品咤生化异常。”

  一道光在空中投射出一串串字符,基本上都是生化指标,肌电极弱,脑电不正常。

  叶青玄指示:“检测血液中化学元素。”

  素霓感觉手腕微微刺痛,他也不敢看,只皱皱眉。

  叶青玄那边已经收到“泮库溴铵约五毫克”,叶青玄半张着嘴:“不可能啊……”不能吧?血液里有肌松剂,也应该是野外植物中毒啊,没道理是化学合成药品啊。

  电脑轻柔的声音:“青龙舰队舰长请求通话。”

  叶青玄明白了:“接通。”

  阎开明客气内敛带着职业性温和而淡定的微笑:“青玄,一向可好?”

  叶青玄问:“谢谢,有事?”

  阎开明微微叹口气:“抓到一个带手环的,素霓,手环标的是咤。”

  叶青玄笑:“是我的,出了什么事?”

  阎开明面无表情地:“3A级危险实验品,你都没公示一下?他打死了我儿子泽宇。”

  叶青玄愣了一下:“啊,糟糕。”

  糟糕了。

  叶青玄按下开关,吩咐查询泽宇,屏幕上立刻显示“D级实验品。”下面的介绍叶青玄就没看,松手,微笑:“D级实验品,我照价赔偿。”

  阎开明温和地笑了:“如果,咤死了,需要赔多少钱?”

  叶青玄尴尬地:“啊……”然后明白了:“对不起,不过,他为什么会杀了泽宇?”

  阎开明道:“你应该看到他的状态了,我还没来得及问。那重要吗?”好比两条狗互咬,谁先咬谁一口重要吗?总之你的狗咬死了我的狗,你得赔,是不?我要求打死你的狗也正当,尤其是,我抓到你的狗的情况下。

  阎开明温和地:“你考虑一下我上次的提议,如何?”

  叶青玄道:“技术上是实现不了,不是我不同意。你想要的东西,不如去找工程部门比较容易实现。生物工程是有局限性的。”

  阎开明笑笑:“我们都知道你的能力,和你的立场。我养了泽宇很多年,不能用当初的购买价来赔偿。如果你要这样赔,我就把咤杀了,赔你个成本价,如何?”

  叶青玄不安地:“你要什么?”

  阎开明道:“把这个咤赔给我吧。如果你不舍得,赔我一个相同等级的。”

  叶青玄愣一会儿:“呃?等下,听我解释,我不做生物武器,这个,这个是个意外,我没有其他的,而且……”

  阎开明微笑:“那,我得再想想要点什么了,你也想想。”

  在叶青玄的“喂喂”声中,通话结束。

  叶青玄无奈地叹口气:“看起来只能让小家伙自救了。”小小手环里当然不可能有解毒药。叶青玄在查找资料。

  阎开明终于站起来,慢慢走到瘫软在地的素霓面前:“咤。”

  素霓闭着眼睛,心想“扎你妈啊?”

  阎开明微笑:“你的手环,实时传送你的生理状态。所以,我知道你醒着。我想,刚才的通话你都听到。你就是实验品咤。当然,泽宇是D级,你是A级,你比较值钱。如果叶青玄没别的值钱的东西赔我,你考虑一下,留在我这儿,还是死。”

  素霓的眼皮动了两下,既然人家知道他醒着,他当然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抖了两下,硬是没睁开。

  阎开明淡淡地:“别怕,眼皮是最先麻痹,最后恢复的。安静地休息一会儿,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谈,好吗?”

  素霓的心跳微微加速,血压有点升,阎开明扬扬眉,这大约是很生气的意思吧?这样看来,叶青玄没向小朋友宣布过所有权啊。

  阎开明问:“你见过叶青玄吗?”

  素霓大脑里一片混沌,叶青玄?没听说过。我特么光知道我跟正常孩子不太一样,我爹看起来也觉得我跟正常孩子不一样。老家伙经常一脸嫌弃地看着我,怎么?我不是我爹的儿子?石燕品是什么东西?听着不象好话啊!好象能论斤卖的东西,难道是奴隶?

  素霓确实有点激动了,人家是渔猎部落堂堂小王子啊!忽然间变成有价格的东西了!虽然那人说他很值钱,但是再值钱也是能交易的啊!大爷是王子啊,大爷的生命是无价的,倾国倾城都不一定换,忽然间不对了,原来人家拿二百两黄金什么的也能换。

  阎开明见他没反应,就当他没见过。微微扬下下巴,示意侍从把素霓拖下去关起来。

  叶青玄手指点着屏幕上一个点,喃喃:“好象是这里吧,微电流刺激一下。”

  素霓当然有点害怕,毕竟人家给他的选项,一个是留在这儿,回不了家,一个是死。但是应该还不至于吓得他发疯。然而就在他听到舰上士兵向他走来时,忽然间感到无比恐惧,那种感觉比面对巨兽更可怕,他记得当他闻到黑豹的味道时,感觉到的只是兴奋与微弱的害怕。

  素霓就象忽然间看到了极端可怕妖怪一样,忽然间瞪大眼睛,面目扭曲,发出一声可怕的惨叫声,然后整个人跳起来!

  阎开明一愣,当然,只要素霓能睁开眼睛,肌松剂就失效了。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他抬头去看屏幕上素霓的状态记录,记录已不再同步更新。阎开明顿时明白这是叶青玄出手了。当即伸手一按磁力束缚,直接按到最强档。

  素霓正跳起来双雷贯耳给抓他的士兵一个暴击。

  只听“噗嚓”一声,素霓觉得不是他在用力打,而是手上的手铐猛地把他的手腕拉到一起。夹在两手中间,那士兵的脑袋就象西瓜一样被砸碎,血浆喷了素霓一脸。

  一片惊叫声中,素霓的声音特别尖厉,一声又一声,疯了一样地尖叫。

  这孩子被吓坏了,他的眼前一片血红,想伸手擦擦,结果两只手上全是殷红的血与灰白的脑浆。素霓再次尖叫。

  阎开明轻声:“你杀了神!”

  素霓并不明白杀了神与杀了人有什么区别,但是不管是神是人,这句话却让他清醒过来,那双被血染红的眼睛瞪住阎开明:“是你杀了他!”

  阎开明当然明白,他扣下最强磁力键,巨大的磁力帮素霓击碎了他手下的脑袋。

  如果真的有法官的话,大约不会判素霓故意杀人,应该是重大过失的误伤。然而,对于阎开明来说,这就是一只狗把人咬死了。

  阎开明看着素霓平静地:“杀了他!”

  这三个字,好象开启了素霓的狂暴模式。

  素霓狂叫一声,试图分开双手,这只让他的双手被手铐勒出两道血印。十几个红点已经落在他胸前,素霓猛地跳起来,闪开,再闪再闪,因为在室内,十几只枪瞄着他,被他这样跳来跳去地,竟没一个人敢开枪。素霓猛地加速,一只脚就上墙了,这个控制室是圆形的墙壁,素霓奔跑迅速之快,让他直接在墙上跑了一圈,然后一个空翻,扑到阎开明的后背上。素霓的两只手,正好勒住他脖子。虽然素霓个子太小,但是从空中落下之势,还是勒得阎开明差点昏倒。小朋友并没有试图用胳膊勒紧他脖子,而是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他的喉咙:“我能捏断你的气管,你信不信?”

  阎开明当然信。

  其实以他们的技术,捏断气管也不一定会死,但是何必冒这个险呢?

  阎开明伸手制止手下:“别开枪!”然后问素霓:“你想怎么样?”

  素霓怒吼:“送我回去!放我走!”

  阎开明点头:“返航。”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既然他已经知道素霓是谁的,既然他死了一个神仙手下,这事没完。

  头鱼沉默。

  神仙杀了他儿子。

  可能,素霓也有过错吧。

  不过,就象杀条狗一样,用不着问原因。

  人类之于神仙,本来就是狗一样的存在。平民之于首领,也不过就是狗一样的存在。习惯就好。

  头鱼慢慢站起来,习惯就好。

  召集手下,整理庭院,修葺房屋。

  咽下泪水,忘了伤痛。

继续阅读:第5章 渎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千年前有神经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