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魂王,轮转
陈瑜洛阳2018-09-07 21:472,127

  “魂将军,不认得我?还不让开?”

  我扶着面色好很多却还是昏迷的阿清,入王城时被现任魂将军带将士围了起来

  “殿下恕罪,臣魂奉命领殿下见王上,请殿下配合”

  魂将军不让分毫,他面上的铁面具让人看了直冒冷汗,半分也不逊色于神界的刑王

  五十几个魂兵将我和阿清围了个密不透风,还真是生怕我不去

  我扶了扶阿清,他清醒了不少能够自己走了

  我挑挑眉,冷声道:“哼,魂将军领路吧”

  第一日回宫就重兵相见,我可不认为这事件好事,只是现下阿清在,我也不好大打出手

  千年前的魂王宫与千年后没有多大不同,不过是更多了分戾气

  古老的铁骑般的城墙从来都不会是任何一个孩童的乐园,透过一道道青石路,苍白的巍峨宫门就可以看见我毫无生气的童年

  天界的每一任刑王,战神皆是魂族所出,魂族的斗场每一天都血流成河,在那里待久了你会觉得,夕阳之所以耀眼是因为被鲜血染成的

  尽管如此,贵族们还是选择将自己的孩子一个个送进来

  能出来的,都成了神界的尊者,不能出来的就再也出不来了

  高大的殿前只站着一个小小的神君:“殿下,王上只让您一个人进去”

  魂将军带着魂兵离开了,他知道我和阿清都不可能逃了

  “阿清,你等等我,我一会儿就来找你”现在不是同一个小小的神君摆架子的时候

  阿清看着我虚弱的笑笑:“小心”

  他同意了,我大步踏入殿内,心里总有些翼翼地

  这个男人,他带着天生的刹气,深邃的眼眸深处有着尊者的神气,活了几千万年的人没有一丝疲惫感,像个铁人

  这个就是我的父亲,魂族的王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谁都不说话,他就像在看着一个闯了祸又倔气的孩子

  “明天去斗场”

  多么简单明了,没有开头,直奔主题

  我轻笑:“我拒绝”

  我不能走,我若走了明日便是阿清的忌日

  “不去?孤便杀了那个男人”

  这大约是第一次有人忤逆他的意思,我勾勾唇:“你即便不杀,他也活不了多久”

  他似乎在笑,凌烈的刹气掩盖整座大殿

  “比起你的生母,你更像孤。冷血”

  “不,我可不远不及你”我冷笑,不打算浪费时间,转头就走

  “那个男人你救不了他”他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无意回答,若是一千年前我会因为他的出现欣喜若狂,很讽刺的是,现在的我并不是这样想的

  “孤能救他”他妥协了,一个千万年来杀伐决断的上古鬼灵之王,为了他的女儿妥协了?声音里似乎带着一丝无意的苍老

  我以为我听错了,转头看向他的脸,他还是那样眼神坚定的看着我

  于是我做了一件愚昧至极的事,相信他

  “孤可以救他,但你什么时候从斗场出来,孤就什么时候救他”他道

  “好”我答应你,只要能救阿清

  “继承王位”

  他突然说出这四个字,我不知所措地惊慌的抬头望向那双深渊般的眼

  没有人知道我有多么讨厌这个位置,因为它,我失去曾经拥有的一切,现在还要面对它

  我下意识地想去逃避,继承王位就代表着放弃阿清

  “为什么是我”

  这么多的兄弟姐妹,为什么偏偏是我,当他封我为储的一刻我就很想知道,他从未见过我,不是吗?

  “……”

  原来王都是这么可怕的,四个字就将他人判了刑,这么说我除了听他的话还有得选择吗?

  “好”

  如果是每个人都有软肋,那么我的软肋便是你了,阿清

  “不,不可以”

  阿清冲进来,对着“父王”大喊很是激动,连守门神君都措不及防忙拉住他

  那双想拉我的令人温暖流连忘返的手就这样生生拽了回去,失力跌在地上

  “放肆”

  我低吼一声,守门神君因为骂他吓得跪在地上

  我望向阿清:“我与父王说话何时轮到你”

  阿清整个身子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我:“阿阴,你说…什么?”

  阿阴你为什么?这样?

  阿清对不起,我再也不能拉你的手了,我多害怕失去你

  如果让我选择我只要你好好活着,这个世上除了他大概没有人能救你了,我怎么能看着你死呢?

  我感觉到一股甜腥味从喉中涌出来:“滚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

  “哈哈哈”阿清突然大笑,谁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妖,终究还是妖,怎可与神相提并论呢!”

  他扶着墙站起来,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直径走出去

  只是一眼便让透头不过气来,从来不缺人的王位偏偏选择了我,可我却只有一个阿清啊

  我想说:不是这样的,你我只有夫妻,并无妖神

  话到唇边却成了:“送他去客房,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

  我抬头看着那不可一世的父王:“你也一样”

  无论妖神,最无法预见到的,是相遇;最无法说出口的是告别,因为我们不知道,哪一眼便成了诀别

  那一日后,我踏入斗场心里骤然响起一句话:凡王位继承着皆不得与人魂结合

  浓浓的血腥味在我的胸前燃烧,一具具的身体在我面前倒下,兵戈的声响如同秒钟在耳畔长鸣,而我却什么也听不见了

  在我的心底只有一个声音:阿清你要活下去

  轰!

  鲜红的血与赤色斜阳一起溅在脸上,最后一个人倒了下来

  上万具尸体堆积如山,脚下的血水淹没了膝盖

  他们说那一天,未来的魂王仅用了一日便血洗整个斗场,方圆千里好似一片血海

  血海里站着一个瘦骨嶙峋的女子

  我从斗场出来的那一天手上多了一把长剑,名唤魄魅

  魂王之剑—魄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笙玖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笙玖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