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一章 画中迷雾 1
寻而不得2018-09-07 20:343,759

  1

  叮铃铃,叮铃铃,一串清脆的车铃声在身后响起,我扭头回看,童生正奋力地蹬着脚踏车朝我赶来,身体前倾,屁股离座,一只手还不停地往外挥舞,想扇走身边树上飘下的梧桐种子。美院梧桐道两旁种满了法国梧桐,这梧桐的确让人又爱又恨,爱的是它的浪漫和绿荫,恨的是每到春天那飘的到处都是的让人鼻孔发痒的长毛种子。我停下脚步,站定等他。

  “这都夏天了,还这么多毛,烦都烦死。”童生到我身边停下车,单脚着地不耐烦地说到。

  “是你心里太毛躁了,才会嫌烦,多大点事啊。”我笑着回他。

  “你又是直研,又是开画展,肯定不烦,我们这毕业找工作忙七忙八的,不烦才怪。”童生没好气地说着。

  “你工作找怎么样?”

  “找到一家动漫公司,已经实习一个月了,现在看来还不错,主要是老板懂行。对了,说到这里刚好有事情找你呢。”说完,童生在身后的背包翻出一张名片递给我。

  “这是?”我接过名片,一头雾水。

  “我们老板,说是前两天来看过你的画展,想买你一幅画,听说我们是一个学校的,就托我来约你见个面。”童生解释到。

  “还有这么好的事?”听了他的话,我一下就来了精神。

  “说你运气好,你还不相信,我告诉你啊,这老板贼有钱,到时候别手软,狠狠宰他一笔。对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回头帮你约时间。”

  “后天吧,这两天画展还是走不开身。”

  “好,那我就约后天了。你现在是要去画展吗?上后座,我带你。”他朝车后座歪了歪头示意我上车。

  “不坐,先不去展馆,我要到校门口接我姐,她说今天要来看我的展。”说到我姐,心里就开始出现她的样子,心里一阵温暖。

  “好吧,那等会美术馆见。”说完,他就踮脚上车,骑出几米远后忽然又回头朝我嚷嚷:“到时候卖了好价钱,别忘了请我吃饭。”

  沿着梧桐道,没过几分钟就到了美院校门,隔很远就看到姐姐和一个个子高高的男人在侧门站着有说有笑。男人的面相有点熟,但是却说不上来在哪里见过。姐姐也看到了我,笑着朝我招手,我一边挥手回应,一边小跑着朝他们赶去。

  “怎么这么早啊,这位是?”我小喘着问到。

  “这是吴华,我高中同学。”姐姐笑着回答:“今天刚好赶上上海的高中同学聚会,听说你开个人毕业画展,就说要跟来见识见识,刚好也给你拉点人气,看你平时那闷样,估计也没多少人给你捧场。”

  “同学聚会这么巧啊,会不会耽误你们时间啊姐?”我朝吴华微微点头示意。

  “不会不会,告诉你实话吧,同学会太闷,我们是找你这个借口才逃出来的。走吧,带你姐逛逛美院。”姐姐说完就挽着我的胳膊拉我往校园走去。

  我的姐姐叫林思月,对于我来说她是一个最特殊的存在。在我的回忆里,几乎没有母亲的半点信息,后来才断断续续地听说,是因为受不了父亲的坏脾气和隔三差五的出海不着家,在我3岁多的时候带着嫁妆离家出走了。而父亲在我的印象里就是脾气大,不是那种一直的坏脾气,只是有些时候会发泄式的突然爆发,那种猛然的暴燥,才真的让人心都会发抖。等读到了初中,慢慢进入叛逆期,我也会偶尔顶撞他,每次他要打我时,我就会跑出家躲在海边,直到父亲消气后姐姐才又把我找回。

  那时的我每天最希望的就是父亲能够去出海捕鱼,最好是出远洋,这样家里就只剩我和姐姐,对于我来说,那就是最美好的时光。当时姐姐已经在读大学,虽然回一趟家不容易,但是每周她都会坚持回来过周末,我知道她是为了陪我。

  每个周末的晚上她都会和我聊天,有时候在海边,有时候在屋顶,大多数时候都是带着爽朗的笑声,但是有那么几次,她会忽然安静下来,默不作声地盯着远处的海,当我好奇地转过身看她时,我看到了月光和海面的粼波在她漂亮深邃的眸里倒影闪烁——姐姐哭了。那时我才意识到,原来孤独和苦涩包裹的并不止是我一人。

  就在我刚读初中的时候,父亲出了他人生最后一个远洋就再也没有回来,确切的说,那一整艘远洋渔船都没有回来。岸上的人一直联系不上,时间久了,大家都说船应该是海上出了事。这样的事情,几乎东海的每个渔民家庭都会遇到,所以也就没有大动干戈,亲戚们只是帮忙象征性地办了场丧事。丧事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我几乎没掉眼泪。

  我从未真正恐惧过死亡,对于当时的我而言,死亡就是此岸到彼岸的过程,就是换个地方,换种方式漂泊而已。就像父亲,我并不认为他是真正死去,我觉得他就像一条鱼,只是在海洋中换了个角落游着,过着属于他的另一种生活。

  那天晚上我记得非常清楚,姐姐抱着我说:“不要恨老爸,他一个人也很不容易。”说完她就不说话了,只是感觉她抱的我更紧了,好像生怕我会突然飞走一样。就这样相互拥抱着,我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拥抱是这样一种让人着迷的感觉,当时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其他的想法,只想时间能够过的慢一些,再慢一些。很长一段沉默后,姐姐看着我的眼睛,说出了我一生中听到过最动听的话:“姐姐永远都会和你在一起。”

  那天之后,姐姐就不顾我的反对,从大学辍学回了家,专心的照顾我。而我从那天起也开始强迫自己振作起来,因为我知道我必须为姐姐的那句话做点什么。

  “小辰,那几个姑娘好像在谈论你耶。”姐姐打趣的声音把我拉了回来,我抬起头,看到姐姐说的是左前方与我们迎面走来的几个女生,她们大都往我这边看过来,不时还偷笑着打闹几句。看她们来的方向应该是刚从美术馆出来,刚出来就遇到画展的作者,谈论几句也倒没什么。

  “是大一大二的学妹啦,我一个都不认识。”我赶忙解释,然后顺便转移话题:“前面右转就是,快到了。”

  姐姐挽着我的胳膊更紧了,同时转身对一直不紧不慢跟着我俩的吴华说笑到:“跟紧点,不要只顾着看年轻姑娘。”

  吴华无可奈何地笑着冲我们摇了摇头。看着身边的姐姐和他熟络地聊天说笑,他们俩平时应该就有很频繁的来往吧!这样想着,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即为姐姐现在乐观开朗的状态感到开心,同时心中又泛起一种难以道明的苦涩。

  美院的美术馆,是一个扇形结构的纯白色建筑,在我眼里并没有多少艺术感,或者说是平时看的太多,审美疲劳了吧。这里平日会承办一些当代艺术家巡展和艺术交流活动,但是每到毕业季的时候,则会腾出来作为毕业生的毕业作品展馆,不过一般都是一些评选优秀作品的联展。当我收到学校通知要在这里举办为期一周的个人毕业画展时,我还是很惊讶的。还记得庄老师当时伸出双手对我兴奋地说到:“学校这么多年来,能做个人毕业画展的,加你不到10个哦,思辰啊,你可是给我长脸了!”

  进到展馆内,看展的人并没有想象中的多,大多都是一些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也是,一个毫无名气的毕业生画展,那会有多少专业人士来关注,我心里苦笑自嘲着。看着我进馆,庄老师一边和我打招呼,一边拉着几个和他年纪相仿的人朝我走来。

  “我们自己逛逛,你忙你的事情吧,不用陪我们。”看到有人叫我,姐姐拍拍我的胳膊和我小声说到,同时朝吴华打了个眼神,两个人就走开了。

  庄老师向我引荐了几位他的老同学和朋友,其中竟然有两人还开了画廊,这点让我有了一些小小的惊喜和期待,觉得前些日子的辛苦筹备倒没有白费,刚进馆时因为观众零散而起的失落感也瞬间一扫而空。

  客气地送走庄老师和他的朋友后,我在馆门口找了把椅子坐下休息,这些天不分昼夜地选作品,做企划筹备,写邀请函,现场装饰什么的,的确把我累的够呛。

  个展的日子定下之后,我把能想到的人几乎都邀请了。当然除了一个人,确切地说,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是她的样子却似乎每个细节都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因为,那时我是凭着记忆来画她肖像的,来来回回画了好多遍才成稿,而她的那副肖像也是我这次毕业画展展出的一副作品。选作品的时候,我也是纠结了很久要不要放进来,最后我还是把它挂在了里展厅的最角落,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想与别人分享这幅肖像。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朝里展厅走去。

  我站在外展厅和里展厅连接通道的门下,朝里看去,搜索着姐姐的身影,姐姐正在仔细看一副风景画,那副画是以我们东海渔村的老屋为背景的,也许勾起了姐姐的一些回忆吧。姐姐似乎并没有对那副肖像画太在意,这也让我稍稍地舒了口气,同时也为没有给姐姐画一副肖像来参展而感到一丝内疚。

  目光转向展厅的里角,却发现吴华正站那副肖像画前认真地看着,而且看的还不是一般的仔细,他一会儿用手摸着下巴,一会又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大小的纸张上下比对。因为离得较远,又是侧面,所以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从他的行动和姿态来看,应该是对这幅画很是在意。

  这时,姐姐看了一圈回到了吴华的身边,和他说了些什么,应该是在问他怎么一直盯着一副画看之类的,之后就拉着他去看其他作品,吴华时不时还若有所思地回头去看那副肖像。

  大约半个小时后,姐姐拉着吴华走出了展厅。

  “看到我们老屋的那副画了吗?”我迎上去,笑着问到。

  “看到了,突然间好怀念啊!”姐姐半眯着眼睛对我说:“小辰,什么时候我们回趟东海吧!”

  “暑假就要到了,要不抽个暑假的周末吧。”我回答道。

  因为还要招呼展厅的事情,我就没有送姐姐和吴华出校门,送别的时候,总感觉吴华有什么话要问我,但是又好像有什么不确定,所以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目送着他们离开,看着姐姐开心的样子,还有他们时不时碰在一起的胳膊,一股酸酸的感觉又在我心中翻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