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之 镜
寻而不得2018-09-10 08:125,707

  楚易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像往常一样,擦了擦摆在客厅角落妻子的相片,然后就躺倒在书桌前的靠椅上,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但是浑身的疲惫却没减少分毫。

  上海的生活压力太大,妻子生前的时候,他们一直拖着没要孩子,到了现在他是有些后悔的,一个人像孤魂野鬼一样,连一丝寄托都没有。他又看了看妻子的照片,如果当初生了个女儿,现在应该很像她吧。

  打开了电脑,登陆天方社区,楚易点开了原创小说分论坛。楚易是原创小说的老版主,想想也有10年了吧,虽然网页论坛已经凋敝了很久,但是他几乎每晚都泡在上面,看看原创的文章,和老版友聊聊天,也算是他打发孤寂时光的唯一手段了。

  论坛里已经没有了昔日的热闹,但是偶尔还是有网友上来发文盖楼,楚易点开了几个标题,没看几眼就又关上,都是一些求文,做广告的无聊贴子。

  这时,论坛里刷新出一篇新贴,标题简单到极致——《爱生时》,看着标题上的书名号,楚易来了兴趣,好久没有人发原创小说了,不管写的怎么样,作为版主总要支持一下的。

  点开了帖子,鼠标滑了几下,字数还不少,看来是一个短篇。楚易开心地回到了文章开头,认真看了起来:

  “

  《爱生时》

  “你恋爱了?”那讨厌的声音又开始在任苒的脑海中响起。

  “干你什么事?再说,你不是瞎子吗?你尽瞎猜。”好不容易来的灵感却被这讨厌的东西打断,任苒显得很恼火,她在脑海中狠狠地怼了回去。

  “我没有瞎猜,因为我看到你在写诗,却不是在写故事。”脑海中的声音不紧不慢,却显得信心满满。

  任苒听完,赶紧收起了纸笔,好像秘密被人发现一样。

  “再让我看看吧,刚还没仔细看呢。”

  “凭什么?”任苒气不打一处来。

  “求求你,就让我看一眼,眼睛看不见东西,真的很难受呢。”脑海里发出乞求的声音。

  自己脑子里的这个东西,任苒也很难解释清楚,从大学毕业开始,这个东西就忽然间在脑子里出现,算算到现在,跟着自己至少也有四五年了吧。刚开始,她觉得是自己精神出了问题,可是多次检查后,医生也没有发现什么,只是说她可能是压力过大而已,而且自己的思维还有生活,并没有出现什么异样。慢慢的,从最开始的担心,恐惧,到后来慢慢适应,任苒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而且一个人郁闷的时候,还可以和他聊聊天,倒也还不错。

  任苒也在脑中问过他的来历,可是他却说自己已经忘了之前的事情,只知道沉睡了很久很久,而自己醒来时,就已经在她脑海里了,于是任苒干脆给他取了个拖油瓶的名字。其实这个名字有点不准确,因为他既不吃她的粮,又不花她的钱,有时候反而会帮到她许多。

  说到帮助,不得不说起这个拖油瓶的神奇之处,他就像个瞎子一样,根本看不到,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眼中的现实世界,这是任苒反复验证后才确认的,这也让她当时大舒了一口气,要不自己的身体还有全部秘密可都被这东西看光了。不过说他完全瞎也不准确,因为他能看到自己写的东西,而且只能在自己写东西的时候才能看到。而正是这个神奇的特性帮了她很大的忙,自己在写小说时出现了基本的错误,他都会出来及时的提醒,忘记前面的情节,只要问问他,他也都能马上告诉自己,完全就像一个写作的智能AI。自己短短的几年就以高产闻名业界,并成为畅销书作者,拖油瓶可以说功不可没。

  想到这里,任苒叹了口气,把刚藏起的稿纸又重新摊了开来。

  “风从街边过,

  沾上我的冷,

  再吹进你的窗,

  只为颤抖一下,

  你已熟睡的心房……”拖油瓶默默地念着。

  “很美啊!不过你们人类爱上一个人,都是要这样把爱意藏在心里,让自己难受吗?”

  拖油瓶有时候就像小孩一样,经常会问出这样稀奇古怪,不着边际的问题。不过拖油瓶的问话,让任苒又想起了那个他,那个陪伴自己整整2年的他。昨天自己还偷偷买了礼物准备给他生日一个惊喜,可没想到他却反而给了自己人生当中最大的一个‘惊喜’。那个小女孩长得又聪明又漂亮,都说女儿像爸爸,这点还真的不假,还有小女孩儿的妈妈,端庄体贴的样子,自己是如何都赶不上的,没想到,自己曾经设想过无数遍的幸福,原来他早就拥有了。偷偷回到家里,自己一个人吃掉了没送出的生日蛋糕,纯奶油的蛋糕很甜,但是刻着他名字的巧克力却很苦,很苦很苦!

  “不然怎样,难道让别人也难过吗?”拖油瓶碰触到了自己心里的伤口,让任苒显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她不耐烦地回答到。

  “你说,我会爱上一个人吗?”沉默了许久,拖油瓶又憋出了一句话。

  “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爱上一个母拖油瓶,你是在逗我开心吗?”任苒被拖油瓶的话逗乐了,笑的几乎留下了眼泪。

  笑着笑着,拖油瓶就没了声音,笑着笑着,任苒也没了声音。

  一个人出门吃了晚饭,又在街上无聊地散步了很久,拖油瓶都没有再出现。回家时,门卫室到了重重的一箱快递,任苒费了吃奶的劲才搬上了楼。到了家,本来准备洗个热水澡舒服一下,却记起热水器已经坏了2天了。郁闷地躺在书桌前的靠椅上,看着灰白的屋顶,任苒忽然觉得自己老了许多,而且还会在这个20平的单身公寓中继续无人问津地衰老下去。

  想到这里,任苒猛地坐起了身,带着椅子滑到了书桌前,找出下午写诗的稿纸,发了疯似的开始撕扯,一边痛哭一边撕扯,直到再也撕不动为止,然后整个人就像泄了气一样趴倒在撕碎的纸片上,盯着眼前两片紧挨在一起的碎纸片,空洞着眼神,默不作声,而两片碎纸上,一张写着‘我’,一张写着‘你’。

  “叮咛咛,叮咛咛……”12点的闹铃声叫醒了趴在书桌上的任苒,她揉了揉眼睛,重新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闹钟设在深夜12点,是任苒的一个习惯,不论白天多累,每到12点,她都会开始写东西,因为她认为每到12点都是一个新的开始,而在这个属于自己的时间,每次她都能写出新的东西。

  “拖油瓶?”构思了一会儿,任苒开始在脑海里呼唤。

  “在呢。”拖油瓶回答到。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任苒的语气开始温柔了起来。

  “你写吧,我永远都是你的第一个读者。”

  任苒微笑着拿起了笔,想了一想,在稿纸上开始写了起来。

  “ 《爱之镜》

  没有人会知道,在几万米的萨格珀山顶上有着这样一个仙境,更没有人知道,在这云端仙土中住着这样一位美如星辰的女神。女神的名字叫芮菲娜,在众神语中芮菲娜的意思就是永恒的爱,而也正是她掌管着这世间无尽的爱意。

  芮菲娜有一面爱之镜,据说这面爱之镜是和她一起出生的,所以她几乎把镜子当作身体的一部分,无论走到哪里都片刻不离。爱之镜代表着万物间最纯粹的爱,传说中如果有幸能够看上爱之镜一面,便可以在镜中见到属于自己的真爱之人,同时双方也会立刻心灵相通,从此永远沐浴在爱的甘露之中。

  美丽的女神当然有数不尽的追求者,但芮菲娜却唯独钟情于青梅竹马的时间之神纳克索斯,她爱他的腼腆,爱他的稳重,爱他的娓娓道来,更重要的是,他就是自己在爱之镜中看到的那个属于自己的真爱之人。

  芮菲娜嫁给时间之神的时候,几乎天界所有的男神都为她鸣不平,因为纳克索斯是众神中唯一一个身体有缺陷的,他天生眼盲,甚至还有人开玩笑说,原来真正的爱情就是盲目。

  芮菲娜不在乎这些,可是她却无法忍受所爱之人无法正面看上自己一眼,于是婚后,她便请求母亲光明女神为纳克索斯重塑了双眼。在纳克索斯睁开眼的那一刻,芮菲娜无比的开心,因为自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第一个人。

  当然时间之神也深爱着芮菲娜,她喜欢晨间的甘露,他便为她延长了清晨的时光,她害怕夜晚的空洞,他就让黑夜在她身边一闪而过。但是,不论是减缓还是加速,漫长的时间之河总是这样永不停息地流淌,蔓延向无边无际的远空。转眼间,亿万年一晃而过,而芮菲娜和纳克索斯也一直深爱彼此,相濡以沫。

  这一天,酒神邀请纳克索斯去参加他的丰收庆宴,以感谢他赐予无穷的时间,让美酒浓郁,让酒香永续。为了讨好时间之神,酒神当然要拿出他的最得意之作——无醉之酒。说是无醉,不是不会醉,而是无人能不醉,而且是明知会醉生梦死,却也无法抵挡分毫。

  酒神最珍惜的美酒,让纳克索斯这个平日并不贪杯的好男人也抵挡不住诱惑,所有的众神之中,只有他知道这无醉之酒是经历了多么漫长的岁月才汇成点滴的。这一夜,无人不醉,当然,醉的最彻底的也就是酒神最为照顾的这位时间之神。而这一醉,便醉去了3000年的时光。

  3000年的时间,对于众神来讲只能算是瞬息,可是对于爱神芮菲娜来说,却每天都是度日如年,特别是到了晚上。她本就恐惧深夜的空洞无边,再加上以前的亿万个日夜都有爱人帮她挥去夜晚,在她的生命中可以说几乎就没有夜的概念。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漫无边际的黑洞,不知道如何去消磨这苦无终点的黑色时光,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一个人的孤独和恐惧,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爱之镜中的自己,彻夜无眠。

  每天晚上就像拉长了数万倍,仿佛把她之前躲过的亿万年黑夜都一次性地补上。寂寞和恐惧时时刻刻都伴随着她,一天天地折磨着她,让她心中孤苦,面容憔悴。而她却毫无办法,唯有等待。

  日子慢慢过去,芮菲娜也开始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和镜子中的自己说话,这样也算是能稍稍打发一下这难熬的时光。她还给镜中的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做艾可,意思就是镜中的我。

  她和艾可聊天上的众神,聊凡间的爱情,当然聊的最多的还是她的最爱纳克索斯。而艾可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会倾听,最懂自己的那个人。聊到他们儿时嬉戏时,她会笑;聊到向他献出初吻时,她会羞涩;聊到他向自己求婚时,她的幸福溢于言表;可是聊到他的沉醉时,她却和自己一样面露忧伤。

  就这样,一个夜晚接着一个夜晚地聊下去,爱神芮菲娜开始慢慢忘掉了孤单,忘掉了恐惧,甚至忘掉了醉生梦死的纳克索斯。爱之镜也更加的不离手,她甚至开始不习惯看不到艾可的一分一秒。

  3000年就这样一晃而过,在最后一天的最后一个子夜,芮菲娜开始和镜中的艾可做最后的道别,她知道纳克索斯醒来后,自己就再也不会像这样与艾可甜蜜相伴了。夜幕即将拉开,晨光就要升起,而她们的道别也进入了尾声。芮菲娜看着镜中艾可悲伤的样子,心里忽然想着要逗她开心一下,她就对艾可说‘不要愁眉苦脸的,要不我帮你找到你的真爱吧!’

  她们相约,在照完爱之镜后,互相告诉对方自己在镜中看到的属于自己的真爱之人。

  芮菲娜闭上眼睛,然后缓缓睁开,在最后一缕黑暗消失之前,她张开嘴轻轻地说到:“我的真爱之人就是——艾可。”

  而几乎同时,镜中的艾可也轻声地说到:“我的真爱之人就是——纳克索斯。”

  第一缕阳光升起,纳克索斯就醒了过来,他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往常一样给他的女神一个拥抱。可是此时,芮菲娜却不言不语,毫无欢笑,她依然还在回想刚刚发生的不可思议之事。

  纳克索斯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醉眠了3000年,也不知道自己给芮菲娜带来了多大的伤害,他只知道此刻她愁眉苦脸,心事重重。这是他以前亿万年来都不曾见到过的,他捧着她的脸庞说:“有什么不开心吗?你看你,愁眉苦脸的,憔悴了好多,可不能一直这样,这样会老的很快的。”

  纳克索斯当然是开玩笑,谁都知道神是不会有任何衰老的,更何况自己丈夫还是时间之神的芮菲娜。可是就是纳克索斯的这句玩笑,却让芮菲娜心生了担忧,她看了看梳妆镜上的自己,的确苍老了很多,而且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而当她拿起手中的爱之镜,镜中的艾可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是那样的光彩照人,依然是那样的倾国倾城。

  芮菲娜推开了纳克索斯,留着眼泪来到了叹息之泉,她开始整日整日地呆在泉水边,日夜地祈祷,祈祷心中预感的灾难不要发生。可是也许是她祈祷时心灵不纯,也许是爱之镜的魔力不可阻挡,该发生的终归还是发生了。

  她的爱之镜丢失了,她惊慌失措,却苦寻无果,她陷入了无边的恐惧,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艾可。她从来都是镜不离身,能够接触到爱之镜的除了自己就是最亲近的纳克索斯,而慢慢地,她开始把怀疑的目标转向了自己的丈夫。

  最终,芮菲娜在时间之河找到了爱之镜,她看到纳克索斯正手捧着爱之镜端坐在河边,他的眼神充满爱意,仿佛时间已经停止,完全不受外界的打扰。瑞菲娜知道爱之镜的魔力生效了,她开始心痛,开始愤恨,无穷的怒火几乎将她全身燃尽,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是该恨艾可夺走了自己的丈夫,还是该恨纳克索斯抢走了艾可。

  她的怒火越烧越旺,几乎让她失去了理智,最后她在愤怒中念出了咒语,把纳克索斯封印进了爱之镜。

  没有了时间之神,世间的时间秩序便开始发生了混乱,这立刻惊动了众神之王奇纳,奇纳命令芮菲娜放出纳克索斯,可是当芮菲娜看见镜中两人携手的模样时,却不由地陷入了最后的绝望和心伤,她使出自己全身的力气,将爱之镜摔向了凡间。

  霎那间,爱之镜碎成了无数的碎片,随风缓缓飘散。而纳克索斯和艾可的灵魂也被打散成了千丝万缕,随镜片散落到世间。

  众神之王奇纳纵有无边的神力,却也无法挽回爱之镜的破灭,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助时间之神重生。可是纳克索斯却迟疑了,他知道神王可以挽救自己,却挽救不了只是镜中人的艾可。而且他知道如果不能拥有完整的灵魂,他们两人就永远不能再拥有爱情。最终,他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他要寻遍世间,去重新拼凑已成齑粉的爱之镜,他要找回艾可,找回属于自己的爱情。

  神王看着自己悲伤的女儿芮菲娜,心生怜惜,可是他不得不惩罚她,因为她破坏了宇宙中最神圣的秩序。芮菲娜被流放到了永不见光明的盲目之域,在这里,她将永陷黑暗,黑暗到看不清自己,甚至看不到自己的内心,孤独和无助将会永远伴随她,直到爱之镜能够破镜重圆。

  从此,世间再也没有了爱之镜,再也没有了最纯粹的爱情。哪怕天底下最坚贞的爱,到了最后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溶化在长久的时间之河里。

  从此,与爱相关的时间秩序也就此打乱,人们会在瞬间得到爱情,却要用一生的煎熬来偿还代价,回忆和现实将会相互纠缠,相生相杀。

  从此,随着爱神的流放,世间的众人也将面临人生中最艰难的选择,要么放弃自我,盲目寻爱,要么选择孤独,求索内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