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二章 美人时计 3
寻而不得2018-09-12 03:164,564

  3

  第二天周日,阳光明媚,但是我却打不起一丝精神,没有心思画画,没有心思看动漫,甚至没有心思去吃饭,稍微一想事情,脑海里就会蹦出那个她。一直纠结到下午,我决定再去一趟田子坊,顺便把那块表买下。

  到了田子坊的时候,天还没有黑,但是路边店铺已经全亮起了霓虹,按着上次的记忆我很快到了那家手表店。看了看店招,却不是“美人时计”,现在闪着霓虹的是“美丫时计”,我仔细看了看,原来上次没注意,店招上的那个“人”其实是由手表的时分秒针组成,所以是随时变化的,只是秒针没有走的那么快而已,而且有意思的是,指针都是逆时运行的。

  我走进了“美人时计”,里面依然只有那个叫菲菲的女孩,看到我进来,微笑着对我说“欢迎光临。”

  我朝她微微点头示意,便朝中岛走去,寻找上次姐姐看中的那款表,但是找来找去却没有发现,正准备抬头问询时,她已经到了我身边。

  “你是在找昨天那块新品手表吧?”

  “你还记得?”

  “当然记得。”

  “哎,可惜已经卖出去了,我可以再定制一只吗?”

  “我们的手工表基本上都是只做一只的,没有办法,这是老板定的规矩。当然,如果是商业客户下大笔订单的话就另说了。”

  听到大笔订单,我的心就凉了一半,好不容易遇到姐姐喜欢的,现在这么短时间再去重新找合适的礼物怕是很难了,总不能让我画一副画来应急吧,这也太没新鲜感了。

  菲菲在旁边忽然咯咯笑了起来:“好了不逗你了,稍等一下。”说完,便走到收银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包装盒。

  “我们老板说,你一定会再回来,怕手表被别人买走,就吩咐我先收了起来。”

  “原来你是故意逗我的。”我舒了一口气,尴尬地说到。同时心里想着,这里的老板应该就是那个她吧,洞察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啊。

  “昨天和你一起的是你女朋友吧。”菲菲笑着问我。

  “哦,不是,是我姐。她马上要过生日了,所以给她准备一份生日礼物。”

  “那这款手表可是告白款哦,你确定合适吗?”她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她昨天看了喜欢,我也没办法了。”

  “对了,老板让我特意交待,这款表是手工制作的,所以表盘是可以定制的,如果你需要的话,画上画或者刻上名字都可以,这个是赠送的服务,不需要额外费用。”

  “真的吗?这样就太好了。”

  “嗯,你要刻什么字可以写在这里。”她拿出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还有一个小画册递给我:“如果是要定制画面的话,不能太复杂,只能在这个画册里选。”

  “这个……可以我自己来画吗?”我问到。

  “你自己画?”她一脸疑问。

  “我是学美术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自己来画,而且我也学过微刻。”我解释到。

  “这个倒是从来没有操作过,不过我想应该是可以的。这样,付过钱后,你带回家自己画,画好后再拿过来,我们帮你装表面就好了。对了,你什么时候送人呢?”

  “大后天,时间来得及吗?”

  “如果你画得快,明天把表盘拿过来,肯定是没问题的。”

  “那就好,今晚我就可以画好。”

  我谢过她,付了钱,心里想了想问到:“昨天店里那个女孩是你们老板?”

  “是啊,美女老板哦。”她一边帮我包装打单,一边笑着回答我。

  “这么年轻就当老板,很厉害啊。”

  “是啊,她设计的手表我都很喜欢呢,哎,我要是有她一半的才华就好了。”

  “她是学设计的吗?”

  “这个我倒不是很清楚。”

  “那她多大年纪呢?”

  菲菲没有直接回答我,反而抬起头左右打量了我一下:“你不会也是警察吧,现在警察都流行穿便衣调查美女隐私了吗?”

  “我只是随口问问,没别的意思。”听到她说警察,我心里忽然闪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你刚说到警察,有警察来你们店吗?”

  “下午有个人,进到店缠了我半天,一直问我们老板的事情,刚开始我没怎么理会,后来他拿出证件说是警察,正在追查一个案件,里面的证物和我们店手表有关,想问问手表设计师一些问题。不过我看他就是想找理由接近我们老板。”

  “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个子很高,国字脸,语速还很慢?”

  “好像是……你怎么会知道?”菲菲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哦,我乱猜的,电视里警察不都是这个形象吗?”

  没有再多说,我就和她说了声谢谢,拿起包好的表盘转身离开。

  听菲菲刚才的描述,虽然不是太清楚,但是我已经确定她说的那个警察就是吴华无疑了。想起上次在人民公园那次所谓的偶遇,我心里瞬间升起一团火,吴华一直在跟踪我!从我个人画展开始,吴华就在我身边阴魂不散,不仅横贯在我和姐姐之间,而且还怀疑我对他隐瞒肖像的事情,现在还跟踪我并开始骚扰肖像画上的女孩,这让我无法忍受,我决定要和他把事情说清楚。

  我一边想着这些事情,一边朝地铁口走去,走了近100米才发现出田子坊的时候拐错了方向,心烦地拍了拍脑门,正准备转身回走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身影正从前方马路对面的日月光广场快步走出,是她。

  她今天穿的是和2个月前画肖像时一样的白色连衣裙,所以我一眼就认了出来。看她行色匆匆的样子,好像有什么急事,我站定原地,正思考着是不是要赶上去和她打个招呼,这时我看到从日月光广场走出来另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吴华。

  我赶忙转过了身,然后小心地回望,确定吴华继续朝前走去,我才回过身,悄悄地跟了过去。

  吴华一直跟在她身后50米左右,步子稳健,身形放松,如果不认识他的话,肯定会觉得就是一个普通的行人。而她依然保持着快速的步伐赶路,就在快到路口的时候,她忽然加快了速度向右拐进了前边的马路,吴华也一路小跑跟了上去。

  等我快步赶上前时,他们已经离我很远了,她似乎发现有人跟踪,干脆小跑了起来,而且不时的朝身后回望。

  忽然听到一声呼喊,我边跑边往前看,只见她摔倒在前面路口边,身旁停着一辆摩托车,而这时吴华也已经跑了过去,蹲在她身边和她说着什么。

  “没看到红灯吗,幸亏我刹车快,要不就被你害死了。”骑在摩托车上的是一个平头青年,没有下车,双脚支地,大声地对吴华他们喊着。

  吴华转过身正要发作,看到我也气喘吁吁地赶到,他吃惊地愣了一下,然后便躲过了我的眼神,朝那青年走去。

  我没有理会他们,蹲下身问到:“没有受伤吧?”

  她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地对我摇了摇头。

  “还好摩托车刹住了,没有撞到,是因为惊吓摔倒的。”吴华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我扭头看向吴华,不知道吴华和那青年说了什么,摩托车已经从我们身边绕着开走了,而他正站在我的背后。

  “够了吴华,现在你亲眼看到了,她不是你要找的人。”

  吴华呆立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才说到:“你是叫安时吧,不好意思,我和你解释一下……”

  “不用你来,我会和她解释的。”我粗鲁地打断了他的话。

  吴华尴尬地摸了摸额头:“我叫辆的士吧。”

  “不用了,这里不需要你,你走吧。”我冷漠地对他说。

  “那好吧,改天我再到你店里和你道歉说明。”说完,吴华叹了叹气就转身离开了。

  “可以站起来吗?”我转身对安时说到。

  她一边轻轻点头,一边问我:“你是昨天到我店里看表的那位?”

  我对他点了点头。

  “刚那人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扶着她的胳膊,试着帮她站起来。

  “啊,痛!”她轻叫了一声。

  我看着她捂着右手,应该是摔倒的时候崴了手。我小心地避开她的伤处,把她扶了起来,手触到她的肌肤,滑腻而冰凉,一股让人心跳的香味传入我脑中。

  “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了,前面过一个路口就是瑞金医院,我自己可以过去。”

  我没有应她,而是直接扶着她过了马路,朝她说的瑞金医院走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人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她继续追问我。

  “他应该是到你店里查问过。”

  她愣了一下又继续问到:“那他为什么要跟踪我?”

  “事情有点复杂,一时也很难和你说清,只能说是场误会吧,等会儿到医院有时间我再和你慢慢解释。”

  听我这样说,她也就没有再问下去,反而问起了我表的事情:“你今天是到店里买那只表吧?”

  “是的,还要感谢你帮我留着。”我朝她微笑致谢。

  “不用了,我当时看你女朋友这么喜欢,就猜到你会再来一趟。”

  “昨天的是我姐姐。”我尴尬地解释到。

  “哦,我是说样子看上去比你要大很多,对了,这个表是可以定制表盘的,菲菲有和你说吧?”

  “嗯,和我说过。”

  “只可惜,我现在手伤了,怕没办法帮你画表盘了,当然如果你不急的话,可以等我手恢复,应该很快。”

  “不用担心,我自己可以画。”

  “你还学过画画啊?”

  “你,难道真不记得我了嘛?”

  听完我的问话,她显得一脸茫然。

  “到医院了,我们先进去挂号,等会再和你细说。”

  医院晚上只开了急诊,但是挂急诊的人还真不少。我们挂好了号在大厅找了个位置坐着等叫号,等待的过程中,我把事情的大致经过和她叙说了一边,不过我把在田子坊遇到她说成了偶遇。

  “你说了我就想起来了,不过昨天看到你,是觉得有点眼熟,但是的确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

  “想不起来很正常,毕竟几个月前的事情。”

  “然后你的意思是,那个叫吴华的警察在你的画展看到了你给我画的画,然后发现我和他调查的嫌疑犯很像,于是他就跟踪你,而你刚好陪姐姐逛田子坊,在店里遇到了我,所以他才跟踪我?”

  “不是嫌疑犯,只是一个和案件相关的人,是他和我说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 我怕她担心,赶忙和她解释到。

  “听起来比电影里的剧情还要离奇啊。”

  “不过今晚误会都搞清了,以后不会在有相关事情困扰你了。”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扭过头问我:“还有一个问题,你当时给我画的是素描,而且还被我买走了,后来怎么又变成了油画呢?”

  她的这个问题让我尴尬到底,我想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回答到:“当时……我的毕业画展还缺画,刚好给你画了素描,所以……所以我就凭着记忆画了油画。”

  “你的记忆力可真够好的。”她给我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你叫安时?”我赶紧转移话题。

  “嗯。”

  “是名字还是姓安?”

  “姓安名时。”

  “很少见的姓氏啊。安静的安,时间的时吗?”

  “嗯”

  “安于时光,很诗意啊。”

  她又给了我一个奇怪的表情,好像在说:“你是不知道怎么聊天了,没话找话说吧。”

  “请87号到2号诊室就诊。”这时广播传来叫号声。

  “我先进去了。”她起身走向诊室。

  过了好一阵,我才看着她右手打着绷带走了出来。

  “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帮我打了绷带,不过药房晚上不开,所以要明天再过来拿药。”她微笑着对我说:“都是些跌打损伤药,不用在这里买,家里还有些。”

  “没事就好。”

  “今晚还得谢谢你。”

  “哪有,话说算是我害的你受伤,应该还要和你道歉才对。”

  “不用,都是巧合而已。”

  “那……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家就在旁边的小区。你赶紧去赶地铁吧,再晚就错过末班车了。”她微笑着对我挥了挥手,然后转身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追问到:“对了,我们加个微信吧。”

  她扭过头看着我想了想,俏皮地对我说:“不加,加了说不定我下次还得受伤。”

  就这样,我和她在医院门口分开,我往前,她往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