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七章 禁忌之岛 3
寻而不得2018-09-12 09:553,108

  3

  接下来几天,我和思月就这样在海滩边轻松地安了家。

  我在林边的树荫下用防雨布搭了个简易帐篷,用来避暑纳凉,白天我们就只能无聊地呆在这里。而等到太阳落了海面,我和思月就开始扫荡落潮后的海滩,大海馈赠的食物几乎是取之不尽,任我们挑选,我们甚至生起了篝火,尝试了各种不同的烹饪方式。到了深夜,我们才又回到船舱中睡觉休息。

  日复一日,苦中作乐,所有的事情似乎又回到了规律和可控之中。但是有一件事却一直会突然跳出来,触碰一下我的神经,挑拨一下我的念想,那就是林中的那间小楼。

  在艰苦的野外生活环境下,身边不远处就有着这样一栋堪称完美的现代化小楼,的确不可能不让人心动。想着热水澡,想着柔软的沙发,想着宽敞的席梦思,我的心里好像时刻都有一根羽毛,在反复搔痒撩拨,让人抓狂。

  这些天里,我想过无数个版本和可能来解释这栋小楼的存在。

  一个低调的富豪在岛上偷偷地修建了度假的别墅,每年专门赶在休渔期,来海上独享清静……

  某个需要隐藏身份的大人物修建的秘密别院……

  一位艺术大咖花了大代价在岛上筑楼隐居,潜心创作……

  某家公司用来招待贵宾的私密会所……

  所有的这些假设似乎都能解释的通,而唯一显得不合理,让我无法做出分析和解释的就是风景画上面那栋极为相似的白色小楼,如果画中的景物真的就在岛上,那就太过诡异了,就像之前童生说的那样,哪有那么多超自然现象。

  想不通就不再想,我只能随便选择一个版本来面对,而真实情况不论到底是哪个版本,对于我来说其实都一样。那就是,如果有人,我就不去打扰,甚至要时刻提防;而如果没有人,我却把它空在那里,那就是暴敛天物。

  绕了一大圈,我终于说服自己,再去探寻一下那栋神秘的岛中小楼,而我心里却一直在祈祷那栋房子是空置的,这样,我和思月就可以借住进去,至于未来如何,哪里还管得了那么远的事情,我们现在的状况不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吗。想通了这些,近日心中的那些撩拨之物瞬间消散,心里说不出的轻松和舒爽。

  有了理论的支持,剩下的就是行动了。虽说是穿上鞋就可以出发的事,但是还是有一件事情困扰着我,那就是思月的安全。我有想过带上思月一起,但是马上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上次我只是简单地走了个来回,并不能保证一定没有危险,如果真的遇上什么危险,带着思月估计连逃跑都成问题。

  最终我决定还是留下思月在船上,我们在海滩呆了这好几天,相对来说,船上目前是最安全的地方了。当然,我还必须考虑思月一个人独处的安全问题,上次思月跳海的事情就是最大的教训。

  第二天早上,天色蒙蒙亮,我就偷偷地起了床。看了看窗外,太阳刚刚露头,气温也还算凉爽,而思月依然在熟睡。

  我取了一根结实的尼龙绳,一头拴在船舱的铁架床上,一头系在了思月的右脚,两头都打了死结,这样的话,思月一个人是不可能挣脱的。临走前,又看了一眼熟睡的思月,心中不忍,但是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加快速度,应该可以争取在她睡醒前赶回来。

  在清晨的鸟鸣中,我又一次踏上了上次走过的林中小道,因为特意加快了速度,所以没过多久就见到了那栋白色小洋楼。

  大门外依然绑着麻绳,而且看上去还是我之前绑的方式,打结处的狗尾草也还在。打开麻绳,进到屋里,快速地检查了楼上楼下,所有的窗户都是从里面锁好的,玻璃也都完好无损;几个卧室床上的床单右角都是折起来的;厨房和卫生间的洗手台和地面上没有水迹,而且还可以零星看到之前我随手洒落的少量沙砾。所有上次离开之前我特意做的标记都完好无损,所有房间的摆设也都和我上次来时一摸一样,只是阳光房的花朵似乎缺少了照料,显得有些光彩暗淡。所有的这些迹象都说明着,至少我离开的这几天,小楼是空着的。

  这样的发现让我颇为兴奋,同时也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从我第一次来到小屋的景象来看,屋里应该是有人在照料的,要不无法解释房间里的整洁和干净。可是这几天,夜间有暴雨,白天又是酷热,如果有人的话,没有理由不回到房间内。难道这岛上不止这一栋建筑?

  为了消除心中最后的顾虑,我决定把整个岛屿都探寻一遍。

  东离岛不大,但是把整个岛屿大致地检查一遍依然花了我一个上午的时间,没有其他的建筑,没有其他的船只,甚至连人呆过的痕迹也没有。最后,唯一剩下合理的解释就是房子的主人在我们上岛前离开了东离。

  抛开了最后的顾虑,我决定立刻带思月搬进小楼里。出海以后,思月跟着我吃了不知道多少苦,为了能让她过上几天舒适的生活,我也顾及不了太多了。

  回到了海滩,上了船,思月已经醒了,此时正闷坐在船舱的角落。看到我出现,她立刻站起身子朝我走来,可是脚上的绳子却没让她走到舱门。她面带痛苦地看了看右脚,然后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

  她的眼神哀怨,让我不忍直视,我赶忙蹲下身用刀把尼龙绳割开。这时,她的右脚腕已经红了一大片,虽然我系的很松,但是很显然,她是费了很大力气想要挣脱。想着她一个人害怕无助的样子,我的心里一阵难受。

  简单收拾了一下,又重新固定了一遍缆绳后,我带着思月向小楼出发。

  思月行走无碍,但是我还是执意地背着她行进,这样至少我的心里会好受一点。

  一路上,思月闷声地趴在我的背上,不配合也不反抗,而当我扭头看她时,她便转向一边故意不看我,似乎还在生我气一样。看到她这样的表现,我的心里不由的一阵好笑。

  现在的思月就像一个咿呀学语的小孩,每天都能让我有一些全新的发现,而从她身上去发现一点点细微的变化,也成为了我每天少有的乐趣之一。虽然她现在的思维程度还不高,但是一些情绪化的动作和表情都开始慢慢显露出来,包括在海边弄潮时的开心,包括刚刚的生气,这些都是好的开始,小孩儿不也都是从最基础的情绪表达慢慢开始的吗?

  说到这里我心里开始有些期待,不知道等一会到了小楼里,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希望住进去后,有了更稳定舒适的环境,她能够有更快的变化,更好的恢复。

  不一会儿,到了小楼,我气喘吁吁地把思月放了下来,然后解绳开门。与我想象的不一样,对于这栋小楼,思月并没有显示出什么特别的表现和情绪,淡定的好像她早就知道这里的存在一样。进到房间,她也没像我一样的大呼小叫,迫不及待地扑倒在沙发回归现代生活的拥抱,她只是在每个房间都简单地看看,然后就轻声地上了2楼。

  在沙发上又躺了一会儿,一直没有听到楼上有什么动静,不知道思月在楼上干吗,我赶紧起身好奇地跑上了楼。

  2楼只有两个房间,都用做了卧室,但是每个卧室都非常的大,有一间还布置的特别粉嫩,床头边立着一个白色的梳妆台,梳妆台的抽屉是打开的,里面乱乱地放着不少东西,应该是刚刚思月有翻弄过。

  看来这栋房子之前至少有个女主人,能在海岛上悠闲度假的女人想来也不简单,不过不论是谁,我只能向她抱歉了,因为从今天开始这间房就正式属于思月了。

  正当我瞎忙着帮思月指派房间时,楼顶上忽然传来了动静,我循声上了楼顶,然后在阳光花房找到了思月的身影。此刻,她正提着一个水壶在给花房的盆花浇水,认真仔细,生怕漏了一片绿叶。

  玻璃房外是一片绿到透明的树林,玻璃房内则拥满了五彩斑斓的花朵,思月站在其中,不疾不徐,不悲不喜,在加上午后的阳光如纱般洒落。眼前的画面美的就像一场梦,时间也仿佛慢慢停了下来,我屏住呼吸,不忍打破这和谐完美的一瞬。

  这一刻,看着思月的清丽从容,我呆在原地,却又思绪飘飞,甚至似乎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之前的经历都是一场梦境,仿佛她本来就属于这里,而只有我才是那个被世界抛弃却又心有不甘的弃儿。她是如此的完美无瑕,而我却可笑地说要帮她,这一刻我才明白,真正需要治愈的也许不是她,而是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