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八章 轮回 4
寻而不得2018-09-12 10:014,564

  4

  鸟鸣,然后是海浪声,连绵不绝的海浪,一层接着一层。原来天堂也是在海上,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自嘲,没想到,被警方到处通缉的我,最终也能上天堂。

  忽然,胸口的一阵剧痛,把我拉回了现实,耳边的海浪声更加的清晰了。迎着刺眼的阳光,我吃力地睁开了双眼,却发现自己依然身在渔船上。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安时,环顾四周,并没有她的身影,我呼唤她的名字,也没有丝毫回应。

  忍着疼痛坐起了身,发现沾着血迹的剪刀就在我身旁,低头看了看胸前,怀表还挂在那里,但是指针却是停止的,衣服上被剪刀割出了一道缝,而且上面还沾满了血迹。我小心地拉起了上衣,只看到胸口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好在血已经止住了,而且伤口似乎也并不深,看起来应该只是皮外伤。

  扶着起锚机站了起来,看了看甲板,又走到船舱检查了一遍,的确没有安时的踪影,这一夜的时间,安时会去哪里呢?看了看不远处的东离岛,现在正是晨时涨潮,一波接一波的海浪,在海面上泛起了一层层的白色泡沫,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中的结局。

  我又把渔船整个寻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发现橡皮艇已经不在了,不知道是因为昨天安时没有固定皮艇,随着落潮漂走了,还是安时划着它离开了。我倒希望是后者,那至少代表着她已经恢复了生机。不过不论是安时最后化成了泡沫,还是重生离开,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因为对于她来讲都是一种新生,而对于我来说则是一种解脱。

  东边的太阳正在海天交接处盎然升起,能看到新一天的朝阳,感觉真好。

  因为没有了橡皮艇,所以我只能再一次起锚,赶着涨潮把船搁浅在了沙滩。跳下了船,我开始返回小楼,一路上我特别留意脚下。潮水已经冲掉了大部分痕迹,不过沙滩的边缘还是有脚印,但是很明显只有一个人的足迹,而且还是朝着大海的方向。林中小路的血迹也消失了,这让我很是纳闷,昨晚看到血迹后我的印象是很深的,就像刻在了心上一样,但是此刻就像被人彻底清洗过了一样,难道昨晚下了雨?

  带着疑惑,我回到了小楼,此刻小楼的大门是从外面用麻绳绑起来的,难道是我昨晚追出来时关起来的?我的脑袋不禁开始混乱起来,我明明记得昨晚是很着急地冲了出来,然后就直接追进了树林。不对,肯定是思月跑出来了,想到这里,我立刻解开了绳子,走进了房间。

  一楼的客房门是开着的,里面整整齐齐,窗帘打开,整个房间充满了一股阳光的味道,似乎前段时间并没有人住过一样。

  二楼两个卧室也都没有人,我直接急匆匆地爬上了顶楼的楼梯,上了楼顶,我在花房看到了思月。她正和往常一样伏在花房工具桌上埋头写着东西。见到思月,我的心也就稍稍平复下来,不过刚刚大门从外面锁起来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正在我原地疑惑的时候,思月似乎发现了我,她抬头向我看了过来。想起上次打扰倒她,她拿着剪刀对着我的样子,我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但是犹豫了一下,我决定还是进去和她打声招呼。

  我敲了敲花房的玻璃门,然后小心地走了进去。让我惊讶的是,思月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对我充满戒备的藏起本子,阻止我靠近。更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对我开口说话了。“你的身上怎么有血?”她一边说,一边站起身子朝我跑过来,声音充满了颤抖。

  这是几个月来第一次听到思月的声音,以至于我都忘记了要回应,只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她,看着她走到我身边,看着她眼中的不忍,看着她想要关心我的伤势,却又不敢触碰的样子。眼前的思月哪里还有半点之前脑神经受损的影子,完全就是那个记忆中对我关怀备至,无比宠溺的姐姐。

  “就说让你不要老往树林里跑,是不是遇上野兽了?”没有管我的惊讶和呆滞,思月继续说到。

  “我,我只是……摔了一跤。”

  “赶紧坐下,不要乱动,我去楼下找东西给你包扎。”思月把我拉到工具桌旁,扶着我坐下,然后便急冲冲地跑出了花房。

  我环顾了一下花房,这里的花草被思月照料的很好,比刚来的时候开的更艳了,坐在锦簇花团之中,沐浴明媚阳光之下,仿佛置身幻境。我躺在椅子上,闭上眼睛,轻轻地呼出一口气,然后再睁开双眼,一切都没有变,凳子上还有思月的余温,胸口也还在隐隐作痛,看来这不是幻觉。

  工具桌上放着一杯漂亮的花茶,应该是思月自制的,而花茶边上就放着她一直写作的深蓝色本子,这是第一次静距离看到这个本子,却立刻牢牢地吸引了我的目光,因为它看起来总觉得是那样的熟悉。

  我好奇地打开了扉页,上面手写着《爱生时》三个字,这让我心里一惊,继续往后又翻了几页,我彻底呆住了。这笔迹太熟悉了,我不止一遍的看过这些字迹,清秀而又不乏笔劲,而且整齐工整,没有半丝涂改,完全就像手抄美文一样。我又重新合上本子看了看外皮,这不就是之前我和吴华在保险箱里发现的那本手稿吗,可是当时手稿已经随吴华在爆炸中消失了啊。我的脑中一阵混乱,就像所有记忆被一把抓起,然后又重新洗牌一样。

  这时,楼道里传来了思月急促的上楼声,我赶忙放下了本子,重新靠在了椅背上。思月拿来了之前船上的医药箱,还有毛巾、脸盆和新衣服,她小心翼翼地帮我取下了怀表,脱掉了体恤,然后用花房的暖瓶在脸盆里倒上了热水,用毛巾浸湿然后又晾了晾,直到温度合适才开始帮我清理伤口。

  看着她为我忙来忙去,我的心里一阵温暖,仿佛又回到了儿时的时光,而当我看到她疼惜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却让我想起了之前安时帮我擦拭伤口时的模样。

  “好了,差不多了,这几天你就待在房间好好休息,不要再出门了。要我扶你到卧室去休息吗?”思月一边帮我穿衣服一边问到。

  “不用了,我就呆在花房陪你吧,晒晒太阳,会舒服很多。”我微笑着回答她。

  “那……下午海滩捡海鲜就……就让我去吧!”思月犹豫了一下问到,她的话语断断续续,语气似乎也是在请求一样。

  “嗯,那你一个人注意安全。”

  “真的吗?”她似乎很难相信地又确定了一遍。我对她点了点头。

  “那我先去准备准备,晚上给你做好吃的。”说完,便开心地下了楼。

  到了傍晚的时候,趁着思月去海滩,我按耐不住好奇心,又开始翻看起了那本《爱生时》。我大致地翻了一下,不禁开始惊讶起来,没想到这些日子,思月已经写了这么多,而且以我对思月的了解,里面的文笔完全不像她的风格。

  里面的内容大致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以一个女孩讲故事的形式写了三个神话式的小寓言,后面三个部分是三篇独立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名字和寓言故事相同,应该是一一对应的。

  开始从头逐句地仔细阅读,可是没看两页,我就被深深地吸引到了其中。

  ……

  (此处内容省略,详情参看上篇《爱生时》)

  看完了第一部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前我就想不通,为什么思月写出的东西,会和安时的手稿一模一样,现在看了这些,我更加不相信这是思月可以写出的文字。一定是之前安时闯进小楼时,留在思月房间的。这段时间,思月应该也只是在阅读,而之前看到她写东西,不过是在做做样子而已。

  可是安时的这些故事又代表着什么?会不会当中有什么暗示呢?

  远处的夕阳已经落了大半,花房的灯还没有点开,这让我的眼睛有些干涩发胀。没有继续往后看下去,我揉了揉眼睛,放下了本子,然后走到了花房的玻璃墙边。

  这些天,安时身上的的变化和让人不可思议的秘密,已经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不过除去这些暂时解释不了的超自然现象,安时的行为很明显是想要保护我的。而我按照自己的猜想赌了一把去救她,可是她的消失,却又让我迷茫在最终的结局之中。

  看着渐渐染黑的天空,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中忽然浮现出一片惨烈的战场,而安时则像喝了长生泉水一夜白发的艾珥达一样,在伤心绝望地寻觅游荡,想着艾珥达和安时同样不幸的命运,我无可奈何地轻叹了一口气:“你到底去了哪里?”

  “我在这里啊?”一阵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让我吃了一惊。当我转身看去,才发现是思月回来了,她正站在花房门口笑着看着我。

  “伤口怎么样?”思月朝我缓缓走来。

  “好多了,没有那么痛了。”我回答到。

  “有心事吗?我看你站好半天了。”

  “我在想,我们还要在这岛上呆多久?”

  听完我的话,思月不知为何紧紧地抱住了我,她的身体很温暖,但是我却能感受到她微微的颤抖。就这样暖暖地抱了一会儿,思月忽然抬起头问我:“如果我们再也出不去,你会永远陪在我身边吗?”

  看着她眼中的湿润和闪光的泪痕,我抹了抹她的脸颊,微笑着对她点点头。

  得到我无声的回答,思月破涕为笑,然后神秘地说:“闭上眼睛。”

  愣了一愣,我闭上了眼睛,接着就感觉到思月在我颈上戴上了一个东西,而正当我睁开眼想去看看胸前为何物时,她朝我吻了过来,她的嘴唇柔软而且温暖,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熟悉。而当我沉醉在这一片柔腻之中时,那温暖却忽然离开了我。

  “你不该睁着眼睛哦?”思月扮着鬼脸朝我埋冤。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思月瞬间年轻了不少,好像回到了儿时的时光。当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她脸庞时,却发现她的左眼眼角多了一点浅浅的泪痣,而此刻她的眼神坚定而闪烁,仿佛夜中的亘古的灯塔,让人难以抗拒。

  胸前又传来了滴答声,我低头看去,是那块儿熟悉的怀表。颤巍巍地打开表盖,右边是我的照片,而原本空空的左边却又出现了那熟悉的笑容。这时,《爱生时》故事中那句“这是他最后一次轮回的结局,也是他新一轮轮回的开始。”开始在我脑中回响,不断地回响。

  茫茫的大海上,一股熊熊地大火开始在东离岛燃起,整个禁忌之岛就像一只充满愤怒之火的眼睛,深深地凝视着黑洞般的夜空。

  未完持续~~~ ”

  小说全部看完,已经到了临晨1点钟,楚易的烟缸里堆满了烟头,眼睛也被熏的干涩难忍。看到这里虽然没有连载完,但是根据第一个帖子里的《爱生时》短篇来看,这个长篇应该是一个讲轮回的都市幻想故事。

  楚易对于这一种类型的小说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他更喜欢写实类的。但是小说中的两起死亡案件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总觉得自己报道过类似的案件。

  打开工作文件夹,凭着记忆翻看着之前写过的新闻稿,不看不知道,原来这些年来,自己已经写过了这么多的鸡飞狗跳,楚易看着稿件档案里密密麻麻的新闻标题,心里不由地苦笑。

  最终楚易找出了两篇报道,一篇报道发表于2012年,广告公司高管自杀案,因家属纠纷,后又查出该高管侵吞公司大量财产,赃款下落不明,死者死亡时间2012年4月11日。

  第二篇报道是浙商富二代酒店死亡悬案,死者斑斓动漫董事长楼斓,事故发生时间是2013年7月11日。看着第二篇新闻稿备注的(未过审),楚易才想起来,这起案件因为当时涉及到著名企业家,所以当时几乎所有媒体的相关报道都被压了下来。

  详细地看完两篇新闻稿,楚易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两起死亡案件的案发时间还有各种细节,甚至是死者的名字和公司名称都与小说中的情节一模一样,这也太巧合了吧。如果说作者是因为写小说搜集了新闻线索作为题材,第一篇报道还说的过去,可是第二篇富二代自杀的案件,全媒体都没有报道,小说中如此相似的内容又从哪里来的呢?答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小说作者参与过这起案件,不论以什么身份。

  楚易重新打开论坛,点开了小说作者的主页,所有信息都为空,只有ID名字显示为‘余光’,ID签名上写着“卑微在你们的余光,却在余光中憎恨着你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