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四章 安于时光 3
寻而不得2018-09-12 10:074,412

  3

  捡起了钥匙,打开了灯,我才发现这是一个极为简单却又整洁的屋子,不过没有多观察,我先在二楼找到了卧室,把安时放在了床上。

  借着明亮的光线,我又一次仔细地检查了安时的伤势。的确,除了头部的伤,其他地方都还好,我在床头柜找到了医药箱,取出纱布和酒精,异常小心地擦拭着安时头上的伤口,酒精碰到伤口时,她痛苦地皱着眉头,接着我笨拙地帮她用纱布包扎了伤口。做完这一切,看着安时均匀的呼吸,我的心里稍稍安定。

  本来准备检查一下这栋小楼,但是看着安时微带痛苦的脸庞,我决定还是守在她身边,我害怕她醒来时,看到陌生的环境会害怕。就这样,我坐在床边,看着昏迷的安时,继续想着今晚发生的事情。

  我也想过要不要主动去和楼斓的父亲去说清,但是想到他那愤怒的眼神,我第一时间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这时去找他无疑是自投罗网。

  今晚发生的事情不是儿戏,分分秒秒都有可能丧命,这让我非常清楚的认识到,危险的确就充斥在我身边,同时也让我坚信了之前自己的推断。

  但是有一个因素我却是很难解释,那就是救我们的口罩男子。他能在第一时间赶到并救下我们,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虽然并不是随机事故,但是发生的时间也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在我看来,超人也未必能及时赶到。

  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份,我把身边所有的关系都往里刨了3层,也没有发现这样一号人物的存在。听他后来的话,似乎和安时相识,难道是和安时有关系?想着他让我对安时隐瞒他的出现,还有他脖子和脸上的伤疤,我竟然联想到了钟楼怪人一样跟踪潜伏在安时身边的怪异爱慕者。 一边自嘲着自己无聊的想象力,一边看着安时,我脑中产生一个怪异的想法,如果我遭遇了不幸,而无法以真面目示人,那面对所爱的人,我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是悄然的离去?还是默默的守护?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安时还没有醒来,这让我又重归焦虑,心里担忧着是不是脑部受了损害,或者身体受了内伤,毕竟是一场实打实的恶意车祸,我有些后悔昨晚的松懈而没有第一时间赶去医院。

  正当我收拾东西,抱起安时准备冒险去医院时,她在我怀里发出了声音。

  “思辰,快逃……”声音虚弱却又带着焦急。

  我赶忙又重新把她放回床上,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没事了,没事了。”

  慢慢的,安时睁开了双眼,眼睛睁开的瞬间,一道眼泪从眼角划出。

  “不要害怕,已经没事了。”我轻轻地帮她擦掉眼泪,然后轻声安慰到。

  “这里是哪里?”

  “哦,这是我一个同学家的二套房,也在松江,他平时都住市区,之前不是说要过来帮你做设计吗,想着跑来跑去太不方便,所以就借了过来。”我心虚地和她胡诌着提前编好的说辞。

  “昨晚?”

  “昨晚我们倒霉,碰到一个酒驾的,不过已经没事了,你身体有哪里感到不舒服吗?”

  “头有些痛。”说完,她又试着动了动手臂:“还有左腿,痛倒是不痛,但是就是抬不起来,我记起来了,昨晚是撞在左腿上。”

  她的话有点吓着我了,虽然我不懂医学,但是我知道如果痛那就还好,顶多也就是扭伤骨折,但是如果不痛,情况就有可能比较严重了。我看了看她的腿,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手伸了上去,先是轻轻地捏了捏小腿:“有感觉吗?”

  安时皱着眉摇摇头。

  “这样呢?”我加重了力道。

  她还是摇着头。

  接着我又捏了捏大腿,虽然隔着丝质的薄裙,但是我依然能够感受到细滑和弹性,这让我不由得心跳加速,脸颊发烫。

  我努力地控制着表情抬头看了看她,她依然对我摇摇头。

  顿时我心底一凉,一阵酸劲直冲我的鼻腔:“不行,我得带你去医院。”

  “等等,你再试试,刚刚好像有点感觉。”

  “左边,再右边一点,对,再使点力气。”

  “小腿,不是脚踝,是腿肚子,对,就是这里。”

  “来,换右腿,你倒是使点力气啊……嗯,舒服。”

  我捏着捏着发觉了不对劲,抬头看向安时,她正满脸坏笑地看着我,还不等我发作,她已经笑出声:“好了,我们打平了,昨天的事一笔勾销。”

  看着安时作怪的表情,我心里一阵激荡:“一笔勾销?休想!”

  我的眼睛慢慢迷离,我的瞳孔在零点几秒内快速放大,我的大脑也进入高速状态,就像慢动作一样,我能看到她透着光的嘴唇离我越来越近,那两片唇瓣仿佛有生命一样的在微微颤抖,我心潮涌动,迫不及待地加快速度吻了过去。

  “哎呀。”安时叫了出来,而我也没有感受到那该有的柔软和细腻,代之而来的却是头上的一股刺痛。

  我和安时头碰在了一起,而且刚好是碰在了我俩的伤口处。

  安时捂着伤口,一脸嫌弃地看着我,而此刻的我一阵热辣烧到了太阳穴,恨不得挖个洞钻入地心,再让岩浆把自己烧个一丝不剩。

  正当我无地自容,不知所措时,安时的呵斥的声音传入我耳中。“真笨,你不会侧着头啊。”

  还不等理解完她的话,我就感到一股力量拉着我的衣领朝她拽去。这次比刚才快多了,还没等我瞳孔放大,慢动作也没出现,我的唇就已经吻上了她的唇。潮湿,细腻,温软,腻心……我真是个傻子,想这么多形容词干吗?吻就是了。

  脑中想法刚完,安时的唇却像一只蝴蝶一样,飞离了我,我意犹未尽,流连忘返,傻呆在原地。

  “这次好多了,不过还是不对,你这时是不能睁眼睛的。”说完,她拿手蒙住了我的眼,然后主动吻了上来。

  她的舌钻进了我的唇,撬开了我的齿,粘住了我的舌,瞬间我感受到了一股芳香,一丝清甜,从舌尖传进我的大脑,再传遍我的全身,接着我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每一条神经都开始颤抖,颤抖,然后再失去知觉,就像被融化一样,融化的只剩和她接触的地方。这一刻,我们仿佛最原始的2只软体动物,相互纠缠,相互融合,不分彼此。

  时间已经没有了意义,似乎一瞬间,又似乎亿万年从我们相拥的身体划过,直到我们开始喘息,颤抖。是的,颤抖,我感觉到了安时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我捧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眼。她眼睛微闭,睫毛闪动,2行清泪却已经流过脸颊。

  “你在想什么?”我轻声地问她。

  她没有说话,只是睁开眼看着我,眼睛张开时,还带了几滴泪珠挂在睫毛上,衬着眼角小小的泪痣,惹人心怜。

  “我们相爱了吗?”她的声音轻微的像雨滴。

  “难道你想反悔?”我想把她的眼泪逗回眼里。

  “可是没有结果怎么办?我好怕。”

  “不努力怎么知道没有结果。”我重新搂住了她:“原来刚刚你一直没努力,不行,再来。”

  整整一个下午,我们都腻在床上,对,就是腻。所有的爱情,所有的激情,所有的思念,所有的依依不舍,都是腻。没有烦心,没有杂念,不允许打扰,不允许回忆,我们只想腻住对方,腻住时光。

  “咕咕咕咕咕咕……”

  “你的肚子在叫。”我戳了戳她的肚皮。

  “明明是你的在叫。”安时一脸娇嗔。

  “起床了。”

  “不,再躺一会儿。”安时搂着我不放。

  “该起床了。”过了许久,我摇了摇她。

  “不。”她搂的我更紧了。

  “我们要是再不起来,估计就要在这床上成化石了。”我瞟了瞟窗外,天空已经全黑了下来。

  “我们不会成化石,化石是不朽,我们只会腐烂掉。”

  “不要说了,现在听到腐烂2个字,我都能流口水。起来吧,我们去吃东西。”

  我的话把安时逗乐了,大笑一阵后她又开始耍娇:“不行,我最后一丝力气被你笑没了,你去买吃的,我就在床上等你。”

  听着她说在床上等我,我浑身一阵发抖,然后赶忙下了床:“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了,你再不去,我现在就先把你给吃了。”

  等我买了食物和洗漱用品回屋时,安时正对着镜子梳理头发,刚看见我露面,她就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把枕头重重的抛向我:“我头上的绷带是你弄的?”

  “要不然还有谁?”

  “你就对着我这个样子看了一整天?而且还不告诉我?”她气急败坏地又扔了一个枕头过来。

  “挺美的啊?别具风情!”我边说边笑,心里想着她第一次到我那里时说的宁可痛也不愿丑。

  “这可是我们最值得回忆的一天,你以后想我的时候,脑子里会都是我满头绷带的样子,而且还缠的这么丑。”

  “我不会想你的。”

  听了我的话,安时瞬间安静了下来,呆呆地看着我。

  “我不会让自己有想你的机会,我会一直把你放在我身边。”

  安时白了我一眼,默默地低下了头。

  我买了整整两大包食物,从楼下搬了2个方桌才勉强放下。安时就拿着筷子蹲在床沿,小孩儿一样看着我一件一件地摆盘。

  她一边每个菜盒都夹一筷子到嘴里,一边半鼓着嘴说:“你这就是典型的暴发户行为,有了钱以后就过度消费。”

  听着她这样说,我假装赌气地把小龙虾,烤扇贝,烤生蚝等又盖好重新放回袋子里。

  “暴发户好,暴发户多好啊,豪迈,又接地气。我一直梦想有个暴发户男朋友呢。”她赶忙用筷子阻止我的行为。

  “话说,你还真懂我胃口列,都是我爱吃的。”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安时的嘴甜起来也是很恐怖的。

  “那是你饿的饥不择食。”

  “对了,你不会没买酒吧?”说着,她开始自己翻袋子找酒。

  “没有买,酒后乱性,我怕。”

  酒足饭饱,我们两个又躺在了床上。

  “要是我们以后自己盖房子,我要盖个玻璃天窗的阳光房,还要种很多的花,这样躺在床上看星空,多浪漫啊。”

  我从身后搂着她,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窗外,夜幕中一盏盏灯光就像海上随波摇曳的渔船,而月亮就像那亘古不变的灯塔,这让我想到了东海。

  “安时,我明天带你去东海吧。”

  “好啊,之前不就说好的吗?而且,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

  安时的话让我一怔,我的脑子里突然闪出了思月的脸庞,如果我要娶安时,思月就是我唯一的长辈,到时候我该如何面对呢?不知道思月现在怎么样了?

  “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穿婚纱的样子。”

  安时听了我的话,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手,打断了我的思绪。

  “话说,你都不收拾一下,房间一股菜味,浪漫就像放在锅里给炒没了。”

  “话说,收拾房间不是老婆该做的事情吗?”

  “女人天天做家务会老很快的,你就不怕我老吗?”

  “不怕,你老了更有风情。”

  忽然,安时扭过了身,眼睛盯着我,严肃地说:“如果我真的老了,你还会爱我吗?”

  “当然,你老了,我也老了,那时候我的审美就会由小姑娘转变成老太太,等你真的老了,我会比现在更加色眯眯地盯着你。”

  这次的话并没有逗笑安时,她继续问我:“如果我已经老的不能再老,而你却还很年轻呢?”

  我很好奇安时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不过她善变的情绪和古怪的想象力我早已习惯。

  “如果那样啊,如果那样的话,我就把你美丽的样子画满在房间,把你最美的样子画在我眼里,画在我心上,这样你在我这里就算是彻底的永葆青春了。”

  安时缩在我的怀里,轻轻地捶打着我的胸口,慢慢地闭上眼睛,我只听到她用小到不能在小的声音一遍遍重复着:“思辰,我只求你那时不恨我就行。”

  我紧紧地搂着她,安抚她睡去。

  这一夜,世界属于我们,万种甜蜜入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