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三章 迷 网 5
寻而不得2018-09-14 10:463,605

  5

  我做了一个漫长的梦,很长很长,好像经历了一辈子。这是我第一次讨厌做梦,因为在梦中我失去了所有,其实不能称为失去,因为在梦中有一个明确的声音告诉我,你没有失去,你只是从开始就不配拥有,你是被遗弃的,丢弃的,抛弃的。

  当这个话音刚落,我脚下的土地就开始裂开,成为深渊,而我也开始极速坠落,就像一个无用之物被丢进了无边的黑洞。快速的下坠让我的整个心都悬了起来,平时也有做过从高处掉落的梦,但是这次坠落的过程似乎无穷无尽,以至于心都开始麻木,我毫无办法,只能伸出双手乞援,做最后的挣扎。

  忽然,我似乎抓到了什么,我想呼喊,但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我渴望得到救赎,我的手使出了全部力气,我怕失去这最后一次机会,而在黑暗中,我开始有了知觉,我能感觉到我抓住的是一双手,一双温暖纤细的手。

  “思辰,你醒了?”

  我努力地想睁开眼睛,但是左眼却一阵火辣,只能靠右眼微弱的视线辨认眼前的环境,我似乎躺在租处的床上,而坐在我身边的是一个熟悉却又模糊的身影,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思月,然后一堆堆信息和画面涌入我脑中,思月那惊恐的眼神,哭泣的哀求,那些蛀虫的坏笑和嘴脸……我不顾疼痛地睁开了双眼,企图坐起来继续挥动我的拳头,但是头中的一阵剧痛和眩晕却让我无能为力。

  “不要乱动。”那个身影站了起来,稳住了我的头。

  这时我才看清,在我身前的不是思月,而是一脸怜惜和关心的安时。

  “你现在是轻微脑震荡,不要随便乱动。”

  安时的话,让我回到了现实并逐渐清醒,之前的一幕幕开始有序地在我脑中重新唤起。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安时的话带着轻微的颤抖,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一样。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当然我的喉咙干的也发不出声音,只能看着她微微地摇了摇头。

  “是要喝水吗?”

  我点了点头。

  “说了头不要乱动了,小心留下后遗症。”安时一边轻嗔,一边帮我倒水。

  喝了水后,嗓子一阵清凉,身体也有了一些力气。

  “昨晚……最后……怎样?”我有气无力地问到。

  “昨晚我们发现你一直没有回包间,就开始找你,最后发现你躺在ktv门口的人行道上失去了知觉,满头是血,当时吓死我了。”

  “保安告诉我,你是和另一个包间的人起了冲突,都怪我,都怪我,我就不该带你去那种地方……”说着说着,安时哭出了声,她的双手握的我更紧了。

  “我没事的。”我试图安慰安时。

  “还没事,你都不知道自己受了多重的伤。到底怎么回事?是谁打了你?”

  我没有办法告诉她,只能以沉默应对,过了一会我想了想主动岔开了话题:“现在几点了?”

  “现在已经下午了,你是不是饿了?童生等会儿应该会带晚饭过来,要是你现在想吃东西,我马上就去买,你想吃什么?”

  “不用了,我想再休息会儿。”

  “嗯,那你再休息会儿,等会儿我叫你。”

  我闭上了眼睛,但是脑子里却开始飞速的旋转。昨夜的事情无疑对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甚至让我失去了理智,而我现在唯一想知道的就是思月到底怎么样了。想着昨晚她看着我惊恐而绝望的眼神,我的心里一阵刀绞。

  我想尽办法地去试图抹掉脑中关于昨晚的画面,虽然我知道思月做这些都是因为我,但是我却已经无法掌控自己的意识,悲观消极像潮水一样充斥着我的脑海,一浪高过一浪,我想到了昨晚,想到了前晚,想到了这些年来每一个夜晚,想到了思月那白皙的身体,想到了搂着她的那一双双让人作呕的手,每一个画面的闪烁,都像是一把尖刀在剜着我的心。我不知道未来该如何去面对思月,我只知道我和她那本就脆弱的感情,已经撕开了难以愈合的裂缝。

  “安时,我想吃东西。肚子饿的受不了了。”我重新睁开双眼,努力地控制着让自己显得平静些。

  “想吃什么?”

  “喝点粥吧,别的也吃不下。”

  “好,那你好好躺着,我去给你买。”说完安时就站了起来,想了想她又回过身,拿了一瓶水放在了我的手边:“躺着休息,不要乱动,我一会儿就回来。”

  随着关门声响起,房间里只剩我一个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好像已经习惯了和安时在一起相处的感觉,有她在的时候,时间和心情都好像在缓缓的流动着,平静而又充实。而这时她短暂的离开,我的心里竟然有些空空如也。

  没有继续多想,我开始暗暗地计算时间,她差不多应该已经下楼了。我吃力的撑起了身体,还好,除了头有些眩晕,左眼有些火辣外,四肢都还无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上固定着绷带,左眼已经肿的不成样子,左边的脸几乎挤在一起,甚至有些好笑。我心里无聊地想着,不知道刚刚安时是如何面对我,看着我又忍住不笑的。忍着头部的眩晕,我简单地拿了手机和钱包,打开了房门。

  下了楼,远远地看着安时的身影,我选择朝反方向走去,然后沿路拦下了一辆的士,告诉司机送我去浦东“欢迪”。

  头一直眩晕着,稍微动一下就会生痛,感觉就像大脑失去了固定,不停地在与头骨碰撞一样。为了缓解,我只能梗着脖子尽量保持一个姿势,但是的士的每一次急停还是让我大脑闷闷生痛。路上,安时给我打了几遍电话,我都按了拒接,我现在不知道该如何和她解释。

  到了“欢迪”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在我朝门口走去时,“欢迪”巨大的霓虹灯也突然亮了起来,红的、蓝的、黄的交相闪烁,似乎在嘲笑着我的样子。

  刚踏上门槛,一个中年模样的保安朝我走过来,还没来得及等我反应,那个保安就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拉到了一边。

  “小伙子,我认识你,昨晚吃的亏还不够吗,今天还来?”他的语气平和,听上去不像有什么恶意。

  “我来找人。”

  “你还是赶快回去吧,昨晚那帮人不是你惹得起的。”

  “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我想找一个叫林思月的女孩儿。”

  “这里面的女孩儿谁会用真名啊,不过你说的是昨晚护着你的那个吧,她和你关系不浅啊,昨晚哭成那个样子,看的我都难受。”

  “是的,她后来怎么样了,能帮我叫一下她吗?”

  “昨晚发生那事情之后,我也不知道后来如何,听说她直接请辞了,应该未来也不会来了。”

  “请辞了?”

  “是啊,不是很好吗?这么好的姑娘,在这里干了几年了,早该离开这个火坑了。”说完,他又叹了口气对我说到:“唉,小伙子,有些事情要想开点,这里面的姑娘们不容易,也都是有着苦衷的。你昨晚这一闹,不仅自己吃亏,让别个姑娘家也会受伤的。”

  听着他的话,我心里一番难受。随后和他道了声谢,我离开了“欢迪”。

  我想着是不是要给思月打个电话,但是这样的情形下,我实在不知道在电话里该如何和她说清,我必须和她见面。

  我继续乘车来到思月的住处,到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我抬头看着思月五楼的房间,灯是黑的,但是我还是上楼去敲了门。确定了思月不在家后,我决定就在这里等她回来,我靠着房门角落坐了下来,百无聊奈下,我只能盯着手机上的时间一分一分的变化,不一会儿,睡意便朝我袭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尖叫惊醒了我,一个正在上楼的女生满脸恐惧地看着我,我努力地堆起笑容朝她挥了挥手,结果反而更刺激了她,她加快速度地贴着扶手跑上楼去。我无可奈何地看了下手机,已经是半夜12点了,我打开手机的摄像头,调到前置,屏幕里的样子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深夜里我这个造型确实够瘆人,确定要以这样的形象来见思月吗?

  我站起身,决定到楼下去等,顺便买点东西填肚子,一天都没有吃东西,胃里是又痛又酸。

  走到楼下,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路边的烧烤摊也正在收拾桌椅,我忍着头痛快步过了马路,希望还能买到点吃的,小摊的老板看我可怜,好心的把收好的桌椅又支了回去,让我坐下慢慢吃。

  坐在深沉的夜幕下,闻着烟火气,我心里开始有些担心,这么晚,思月会在哪里呢?

  就在这时,一辆的士停在了路边,吴华从车里钻了出来,紧接着,他从车的另一面搀扶着思月下了车。就这样看着吴华扶着思月向楼里走去,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画面,但是我的手却已经不知不觉地攥在了一起。

  就在楼道前,思月忽然蹲了下来,距离有些远,再加上夜色昏暗,我无法看清她的表情,但是我能隐约感觉到她在哭泣,她旁边的吴华也蹲了下来,似乎在安慰着她。过了一会儿吴华慢慢地将她扶起,不知道又对她说了些什么,思月倒进了他的怀里,这一刻,我的心像是被一双巨手狠狠地捏了一下,所有的心血仿佛瞬间被拧干,只剩一片灰白。

  他们已经进了楼道,脱离了我的视线,但是我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们相偎在一起上楼的画面。我看着楼道的灯一层层打开,又一层层灭掉,直到思月房间那刺眼的灯光点亮,我的心彻底的黑了下来,没有一丝血色,不剩一点光明。

  如同嚼蜡一般地吃着烤串,所有的滋味在我嘴里都变成了苦涩,是啊,也许我该离开了。

  忽然间,一个身影站到了我的面前,我慢慢地抬头,看到的是一袭白裙,再往上,是安时美丽的面庞和如盘的明月。她面无表情,缓缓坐在我对面,然后打开一瓶啤酒,慢慢地帮我倒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