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四章 安于时光 5
寻而不得2018-09-12 10:074,235

  5

  已经忘了多久没有在东海过夜了,这一晚睡的异常香甜。在海风和大海的味道中醒来,让我心情格外的透亮。我伸了长长一个懒腰,却忽然发现安时并不在身边,呼喊她的名字,也没有任何回声。走下床,来到窗边,看到了远处海滩上,安时纤细的身影在慢慢行走着。我微微一笑,看来安时是真的喜欢海,听了我昨晚的故事,还敢一个人去海边。

  安时走的很慢,还不时的弯下腰去捡拾沙里的贝壳,我套上新T恤,准备洗漱一番然后去海滩上陪她。

  等我走到海边时,沙滩上却没有了安时的身影,我纳闷的环顾寻找,却无所得。忽然,心里一个激灵,我猛地朝海里望去,发现安时此时正在海里,而且海水已经漫过她的腰身,而她还在继续向深海的方向走去。

  “安时,危险!”我一边大喊着,一边跑进了海里,朝安时的方向游去。

  虽然是夏天,但是早上的海水还是很冰凉的,再加上很久没有在海边游泳了,耳鼻间的咸涩让我很不舒服,不过我完全顾不上这些。我一边呼喊,一边奋力的游着,可当我再抬起头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安时的身影。

  我一边拍水,一边四向寻找,却依然看不到踪影。一头扎进海里,我努力地睁开眼睛,想要在海水中寻找,但是只能看到一片的暗沉,而且海水的刺痛,让我立刻闭上了双眼。海水中的闷响包裹着我,让我心凉,让我恐惧,让我绝望,我甚至能听到水里自己心脏抽搐的声音。

  因为气竭,我被迫浮出了水面,而这时我却听到一股银铃般的笑声在我身后传来,我扭头回看,安时这时正站在岸边朝我挥手。

  我奋力地游到她身边,大声的喘着粗气,浑身湿透,狼狈不堪。

  “你确定是海边长大的吗?怎么游起泳来像只乌龟。”安时坐在沙滩上嘲笑我。

  “你不知道早上一个人在海边游泳很危险吗?吓惨我了。”我一遍埋冤她,一边脱掉打湿的鞋。

  “我小时候呛的水,可比你多多了。”

  回忆着刚刚安时的水性,我不由的吃惊,同时也对她的身世和过去充满了好奇。

  “你也是生活在水边的吗?”

  “没有啦,只是小时候父母都逼着我学游泳罢了。”

  “那边的岛,好漂亮啊,不知道能不能游过去。”不等我继续发问,安时指着海边远处的一个小点8对我说。

  “那是东离岛,看着很近,但只是因为没有视线阻挡的原因,实际上至少也得有十几海里了,游泳是不可能的。”

  “要是能生活在岛上就好了,没人打扰,无忧无虑,还能天天面朝大海,想想都美。”安时迎着海风,闭着双眼,打湿的头发贴在脸颊,看得我心旷神怡。

  “你说在岛上办婚礼,够不够浪漫?”安时睁开眼睛,兴奋地摇了摇我。

  “那座岛?可不合适,你知不知道,东离岛是被诅咒过的,算是东海的禁地了。”

  “又有故事?说来听听。”

  “也算不上故事,只是从小就听说那里是禁地,没人敢登上那座岛的。”

  “为什么,多好的资源啊,就没人想着要开发?”

  “小时候听大人说的,版本也有好几个,有的说那里是海婴的落脚地,有的说是之前海寇的苦牢,死过很多人,不过不论那个版本,都说那里是危险的被诅咒过的岛,而且每隔几年都会不明原因的发生火灾,远看起来就好像整个岛都烧起来一样,海边的人最怕不吉利,每次出海都会绕着走。”

  “这就是迷信吗,你们海边的人迷信可真多。”

  “这个可不全是迷信,我读中学的时候就看到过火烧岛,那时候刚开始学物理,查过好多资料,却怎么也解释不通。”

  接下来,安时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只是看着远远的海平面发呆。

  陪安时在海边又坐了一会儿,我们就回到了房间,准备冲完凉后去珠贝市场逛逛。

  “吹风机呢?”

  “我刚用完放洗手台上了。”安时坐在床上无聊地看着电视。

  “哦。”

  “对了,你手机一直响,烦死了。”说完,她把手机递给我。

  “不理它。”说完我就自顾着去卫生间吹头发。

  吹完头发,安时又把手机递给我:“还是一直响,我看了都是一个号码,打了好几遍了,我也不敢接,是不是有重要的事情?”

  接过手机,看了下手机屏幕,是吴华的号码,我本能的想挂掉,但是想着刚刚安时说的重要的事情,我心里一怔,会不会是思月?

  纠结了一番,我还是走到了阳台,接起了电话。

  “小辰,你现在在哪里?”吴华显得很焦急,和他原来慢慢的语速完全不一样。

  “我……不在上海,现在在外地。”

  “你现在必须回上海。”他的话里透着一丝严厉。

  “我……”

  “你姐姐出事了,现在在医院还没脱离危险,所以……所以你得快一点。”

  我的心像猛然被重击了一下,浑身开始发抖,然后魂不守舍地走进房间。

  “思辰,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白?”

  “我……我得马上回趟上海。”

  “出了什么事情吗?”

  “我……我姐姐住院了。”

  “啊,那你还不赶快收拾。”

  “你……”

  “你不用管我,我就在等你。”

  我看着安时,点点头,然后把背包里得一半现金放在了床上:“我给你留些现金,回头你把房间多续几天,注意安全,不要乱跑。还有……一定等我回来。”

  “思辰,等等!”走到门口,安时把我叫住,还不等我转身,她已经跑过来将我抱住,我能感受到她在颤抖得哭着。

  “哭什么,又不是生离死别的,我会很快回来的。”

  她泪眼婆娑地看着我,然后好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重重地吻了我,然后把一个东西挂在了我颈上。我低头看去,是一支怀表一样的项链,但是和普通的怀表又不一样,很小但是很精致,而且表盘是露在外面的。我轻轻地按下侧面的弹纽,怀表像贝壳一样打开,两边分别贴着我和她的照片。

  “这样,我们就永远不会分开了。”安时抹了抹眼泪对我说到。

  临别时安时的话一直回荡在我脑中,还有她的泪水和眼神,总让我心里不安,虽然我知道这只是突发的事件,只是暂时的离别,但是却总有一种不详的感觉萦绕我心底,让我分分秒秒都想调转车头,回到她身边。

  但是吴华在电话里说的,更让我揪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思月进了医院抢救,而且竟然还有生命危险,我不敢继续再往下想,只能猛踩油门,希望可以快一点赶回上海。

  到了上海已经接近黄昏,按照吴华发来的地址,我赶到了医院。随意把车往路边一停,我就急忙往门口奔去,正准备给吴华电话问他具体的病房和楼层时,我看到了他正蹲在医院门口外的角落闷闷地抽着烟。

  “到底怎么回事?”

  吴华听到我的声音,抬起头看向了我。他的脸色苍白,眼里布满了血丝,脚下散落了一地的烟头和烟灰。

  “早上进了ICU,抢救到中午,现在已经摆脱了危险,但是医生不让探视,说还处于昏迷阶段,需要继续观察。”吴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到。

  “为什么会进ICU?你不是一直和她在一起的吗?为什么没能照顾好她?”我急火攻心,一团团怒气丢向吴华。

  面对我一串串语气不善的发问,吴华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我,双拳紧了再松,松了再紧,眼神里充满了疑问,不解,甚至怒气,再接着变成了怜悯:“你不知道原因?”

  他的反应和回问倒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好像在他看来,姐姐入院全都是我造成的一样,这点让我疑惑不解。

  “思月是自杀!”说完,他狠狠地灭掉烟头,绕过我一个人径直朝医院走去。

  我完全僵在原地,自杀,自杀,自杀,思月为什么会自杀,我试图去思考,脑中却是一团乱麻。但是,不知为何,在听到思月自杀的那一霎那,自责就从我的心底冒起,甚至没有一丝抵抗和怀疑,我几乎就认定了思月自杀与我有莫大的关系。

  待我稍稍恢复平静,吴华已经离我很远,我赶忙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随着吴华来到住院部ICU门外,一名男医生叫住了他,看着我跟在后面,男医生向他询问到:“这位是病人的直系亲属?”

  “亲弟弟。”吴华加重了语气说到。

  “我需要和你们说一下病人最新的病情,希望你们能够做好心里准备。”

  我攥紧了双手,祈祷能够听到好的消息。

  “因为发现和送医的时间都非常及时,给抢救提供了基础,所以病人非常幸运地渡过了危险期,简单的来说就是命保住了。”

  我感激地看向吴华,他也看向我,眼中的态度有了些缓和。

  “但是病人这次中的毒非常的罕见,对脑神经系统产生了致命的伤害,所以接下来病人具体身体情况如何,我们暂时无法判定,需要接下来继续的观察。”

  “中毒?”我心里忽然想到了姐姐之前学化学的经历。

  “对,初步判定为神经毒素,具体还需要等待化验结果,结果出来后有可能对治疗会有很大的帮助。”

  “但是你们要做好心里准备,脑神经损伤牵扯面极大,轻则智力受损,往重了来说还有可能影响其他神经系统,甚至会造成行动力丧失,也就是我们通常讲的植物人。”

  感谢过医生,我瘫坐在过道上的长椅上。对于医生说的医学术语,我不甚了解,但是智力受损,行动力丧失,植物人这些词却在我脑海中不断回响,不论哪一种结果和画面,都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这时吴华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看了看他,他示意我跟着他。

  吴华带我来到医院外一个露天小咖啡吧,悠悠地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递给我一支。

  虽然平时不抽烟,但是我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烟草入喉,我的心情平复了许多,这东西很奇特,明明有烟有火,但进入体内却像给炙热的身体骤然降了温。

  “第一次抽烟吧?”吴华慢慢地问我。

  我眯着眼睛对他点点头。

  “这几天,你去了哪里?”

  我看着他,没有回答。

  吴华见我不说话,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长长地吐了口烟气继续问我:“你知道思月为什么自杀吗?”

  我用询问的眼神盯着他。

  接着,他把烟头在桌上的烟缸里使劲地摁灭,然后站起身,猛地朝我挥来了拳头。他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我脸上,一阵火辣和腥甜在我嘴里涌出。我倒在地上,却没有想过反抗,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思月白天上班,晚上还要去KTV,不都是为了你?可你呢?思月那天被人侮辱的时候你在哪里?思月为了你自杀的时候,你在哪里?她生日那天拒绝了我的求婚,还不是因为你吗?真不知道你这个懦夫比我强在哪里,你除了拖累她,伤害她,你还会什么?你还跑到KTV去闹,如果不是因为你,思月会被他们奸污吗?现在你高兴了是吧?”说完,他重重的地踢开了椅子,然后转身离去,离开之前,他又对我说到:“你从未真正了解过思月,你根本配不上她。”

  看着他慢慢地朝黑夜里走去,想着他留下的话,我无力滴躺在地上,意识凋零,两眼漆黑。只能听到颅腔里的声音,和仔细到极致的呼吸,像山顶的风,像海边的浪,像绝望的最后一声,此刻,我感觉自己已被放逐,就像一只断线的风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