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五章 安时之迷 1
寻而不得2018-09-12 10:062,819

  1

  我看着思月,思月看着窗外。

  这些天的大多数时间便是在这无声中度过的。

  多少次我都幻想着,她轻轻地转过身,衬着窗外的光,微笑地走到我身旁,然后挽起我的胳臂。可是,稍一回神,这孤寂出回声的房间,又立刻把我拉回到现实。

  “咚咚咚”,门外突然的敲门声,肆无忌惮地冲进房间,回响在每一个角落。

  这个时候能来这里的,不用猜也知道是谁。我看了看思月的背影,依然一动不动地坐在窗边。

  打开门,迎了吴华进来,他还是老样子,面色沉稳,不动声色。但是看着他布满血丝的眼睛,我知道,这些天他也没有好过到哪里。最后的诊断结果,对他的打击并不比我少上一点。

  吴华把一袋水果放在了茶几上,然后侧身看了看里屋。“还是老样子?”

  我对他点了点头。按照主治医生的说法,思月的治疗情况已经是可以想到的最好结果了。虽然失去了记忆和语言能力,但是神经系统没有完全损坏,保住了行动能力没有成为植物人已经是万幸,而且说不定还会有一些思维能力,虽然程度不会太高。

  我看了看窗边的思月,如果有思维能力的话,她现在在想着什么呢?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吴华的问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打算带她回东海。”

  “然后呢?”

  “具体还没想好。”这是实话,这些天我几乎丧失了思考能力,我只知道,在思月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抛弃了她,而未来的日子对于我来说就是赎罪,至少要陪在她身边,不让她再离开我一步。

  吴华点了点头,似乎接受了我的想法:“我问了中介,思月房子的租期前几天就到期了,她之前一直是按月付租金的,我又续了一个月,到这个月底。”

  “谢了。”我感激地看向吴华。

  “你真打算带思月回东海?”

  我没有回答,只是诧异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这一问是什么意思。

  “那安时怎么办?”他冷不丁地问出了这么一句。

  突然提到安时让我心中顿时乱成了麻,难道他知道我和安时的关系?这完全不可能,就算他一直跟踪我,也顶多知道我帮安时赶工,后面的事情,他是不可能知道的。而且上次他对安时的怀疑误会消除后,也没有理由再继续跟踪。

  “你到现在还护着她?”看着我许久没有回话,他继续追问。

  “护着她是什么意思?”反问他的同时,我心里纠结地看了一眼窗边依然纹丝不动的思月。

  吴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后,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塑料袋放在了玻璃茶几上,而塑料袋中装的赫然就是之前思月生日时我送她的那块手绘表。

  “这是‘美人时计’的表吧。”

  我疑惑地朝他点点头,很好奇他突然拿出这块表是什么意思。

  “根据医院最后的诊断,思月是氰化物中毒导致的脑部细胞缺氧,最终损伤了中枢神经系统。”

  他说的我都清楚,诊断书现在还在我包里,但是我还是搞不清楚这和手表有什么关系。

  “有一点我很疑惑,氰化物是剧毒,少量即可致命。思月没有当场毙命,很明显,是毒药没有达到致死剂量,但是你想想,一个人如果要服毒自杀的话,怎么会犯剂量不够这种低级错误。你要知道思月曾经还是学化学的。”

  “我一直想不通这个问题,直到我把当时现场思月身边的随身物品都排查了一遍,才最终找到了答案。”

  说完他的目光马上聚焦到了茶几边的手表上,跟着他的眼神,我也看了过去,表上的指针已经停止了走动,而表盘上的星月也似乎黯淡了许多。

  “手表是很精密的机械产品,而这只手表比上其他机械表还要精密很多,内部结构也很不相同,很明显是经过专业人士改装过的。导致思月中毒的氰化物就是密封藏在了这只表内,每次拧动发条就会释放一定剂量。这一点,思月自己是无法做到的,而且如果要自杀,也不需要这么麻烦。所以说,思月并不是一次性服毒,而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分批被动吸入。换个说法,思月根本就不是自杀,她是被谋杀的。”

  他的分析我大致听懂了,但还不是太明白,但是当他说出思月是被谋杀的结论,却是让我脑中一震。

  “当时这块手表是你买的吗?”吴华忽然问我。

  “是我买的。”

  “那你买的时候有透露过要送给思月吗?”

  当时安时和菲菲都知道我是要送给思月的,而且怕我来不及,安时还连夜把表送到了我的住处,这让我细思极恐,但是此刻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吴华,他的分析和陈述太过匪夷所思,我几乎无法相信。

  “不回答也无妨,但是不论如何,在表中藏毒的那个人目标不是思月,就是你,而且做手表生意的都会接触电镀,搞到氰化物再方便不过。”

  “所以……你是怀疑……怀疑安时?”

  “难道你要我怀疑你吗?”

  吴华的话让我哑口无言,如果他说的是事实,那么嫌疑人的确只有可能是我和安时,表是我送的,安时做的,中途没有经过他手。

  我想起安时连夜给我送表的场景,那晚我们聊的很尴尬,想起她笑的样子,想起她如海般的眼睛,想起她舍命把我从死神面前推开的那一刹那。我无法相信,也无法把思月受到的伤害与安时联系到一起。

  “小辰,我需要你帮我找到安时,这中间肯定还有很多难以说清的线索,但是只有找到安时,才能真相大白。”他望向我的眼神炙热而急切。

  “我没有办法。”我只能这样回答他。

  “现在思月的自杀已经重新立案,你和关键证物又有直接的关系,如果不找到安时,你肯定会脱离不了麻烦。”

  我继续摇着头。

  “你还是这么执迷不悟。事实已经摆在这里,我不知道你和安时是什么关系,你对她有着怎样一份感情,我也不知道她的动机是什么。请你放心,我不会也没有理由去伤害她,我只是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你看看你姐姐现在的样子,难道你不想知道真相吗?难道你不怕她还会继续受到伤害吗?”他边说边站了起来,虽然极力控制,但是声音却越来越大,他想说服我,却似乎已经对我的顽冥不化失去了耐心。

  “我真的没有办法找到她,而且有可能未来也再见不到她,她,消失了。”一字一句地说出这些话,我的心似乎也突然被掏空,丝物不剩。

  在我留下安时从东海赶回上海的那天晚上,在我知道思月自杀无比自责心痛的那天夜里,我收到了安时决绝的信息,简单却足以让我绝望。“我走了,不要找我,不要想我,不要恨我。”

  那晚我像游魂一样在急救室外失魂落魄,不知所措。

  深夜的ICU里忽然会传来失去亲人的恸哭,但是相对于死者,我却更加的无助,他们至少还有人相伴在最后一刻,而我最深爱的两个人,却在一夜之间将我抛弃的体无完肤。

  对于我所说的,不知道吴华相信了几分,他只是不再继续追问,重新跌坐在沙发上长叹了一口气。过了许久他才继续说到:“不管你怎么样,我会继续调查,我必须给思月一个交代。”说完便站起身离去。

  吴华走的时候,留了一张银行卡在茶几上,这是楼斓父亲给我汇钱的那张。被追杀的那天,我取了一半带给安时,剩下的卡在去松江前,我塞进了思月的门缝。

  随着吴华离去的关门声,屋里又回归了寂静。我两眼空洞地看着灰色的房间,看着透着微光的窗台,看着侧脸望外的思月,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她嘴角微翘,对着窗外无星的深夜浅浅地笑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