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六章 逃 离 4
寻而不得2018-09-12 10:062,782

  4

  意外地搞到了渔船,还在新洲找了个免费的避难地,而且没有使用任何身份信息,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在我看来,这已经远远好于我之前的计划了。

  我们就这样悄悄地住了下来,面朝大海,不好不坏。至少这平静让我暂时忘记了逃亡的紧张,之前脑中一直紧绷的弦也稍稍松了下来。

  至于能在这里呆多久,我倒是没有多想,我知道依我们现在的状况,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但是我也清楚,这样肯定不是长久之计。所以我也只是收拾了2间卧室出来方便休息,屋子里的其他地方都没有去动。老余的房子虽然长久没住,但是还好水电都还没有停,不知道是不是这镇子老居民的福利,但是不论如何这倒是省去了我们很多麻烦。

  日子暂归平静,我和思月也开始享受这得来不易的时光,逛逛街,看看海,无风无浪,无人打扰,也算乐得清闲。期间修理厂的余师傅来过一次,告诉我船已经准备好了,问我大概什么时候提船。我提前给他结了款,让他先不着急,等我通知。

  不知不觉,我们在新洲已经呆了快一个星期,这期间,思月身上也慢慢发生了一些改变,这些变化虽然微小,但却足以让我激动不已,彻夜未眠。

  首先,是有一天本来只是觉得老呆在房里有点闷,于是便带着思月出来转转,没想到竟然一直走到了海边,那时海水正在退潮,思月竟然悄无声息地脱开了我的手,自己走到了海水里弯腰拾贝壳。对于普通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对于并没有什么意识,行走都需要我牵引的思月来说,已经是巨大的改变了。

  接着,是今天早上,我帮思月收拾床铺时,不小心把她的睡衣抖落到了地上,而思月却第一时间捡起了睡衣,然后递给了我。看着她望向我的脸,依然没有丝毫表情,眼睛也依旧无神,但是却让我高兴地当场搂住了她。要知道这是自从思月被抢救过来后,第一次与我有行为上的互动。

  她的行动开始更丰富了,而且开始可以有一些简单的行为交流和互动,最重要的是这离她出院也才半个多月的时间,想着这些,我兴奋异常,心里也开始燃起一丝希望,也许,我能够唤醒思月。

  有了动力,我便开始想尽办法地去做一些尝试,我和她玩抛物接物游戏,毛线球打在她身上然后滚落到她脚边,她没有半点反应;我教她画画,她也只是坐在我身边,呆呆地看着画纸;我用手机播放音乐,然后搂着她跳舞,她也只是被我艰难地拖动了几步,然后踩上了我的脚;我对着她做鬼脸,期望着她那怕只是动一动嘴角,可是她却依然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似乎在冷观我的幼稚……

  一直瞎折腾到天黑,我已是精疲力尽,而思月却毫无反应。看着思月,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思月的恢复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的确太心急了,想想今天自己上蹿下跳的样子,就像一只心中焦急却对着热豆腐打转的滑稽猴子。

  我把思月扶上了床,拿脸盆接水替她细致地擦洗过一遍,然后给她换上睡衣帮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再盖上毯子。

  接着伸了伸懒腰,舒展了下身体,我走到窗前,白天的新洲都不怎么喧嚣,到了晚上更是一片祥和宁静,想到这里我就只拉上了窗帘,没关窗户,留一袭夜间的清风给她吧。

  转过身子,却发现思月正两眼看着我,并没有一丝想要闭眼睡觉的意思。往常,把她扶上床帮她闭上眼后,她都是立刻睡去的,而此时这双睁的大大的眼睛却让我陷入了为难,我总不能强行关上灯,让她害怕吧。

  这时,墙边书桌上的书架映入了我眼帘,书架上按顺序整齐地排放着老余女儿的存书,下面的多是些各学科的参考书,而最上面一层都是些童话故事,应该是她小时候读过留下来的,我踮起脚抽了一本《安徒生童话》,然后坐到了思月的床边。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比往常要晚一些,因为昨晚给思月读安徒生读了很久,我不确定她是否能听懂,就只当是让她听着我的声音催眠。而当我不情愿地睁开双眼时,眼前的景象却让我吃了一惊。思月此刻正穿着睡衣,蓬着头发坐在我的床边,当看到我睁开眼睛时,她举起双手递给了我一本书。我看着她手里的书,正是昨夜我给她读的《安徒生童话》。

  我瞬间站起身,在床上忘形地跳了起来,思月也被我带的坐在床上一起一伏。我扶着思月的肩膀大喊道:“你听的懂,哈哈哈,你听的懂。”

  思月没有理会我的癫狂,只是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然后把书递到我的面前。

  “好,我读给你,我读给你,我给你读一辈子。”

  我就这样蓬头垢面,带着隔夜的口气,一边抹着眼角的眼屎,一边满怀兴奋地翻着《安徒生童话》,同时心里还不怀好意地想着:“我要声情并茂一点,代入感强一点,最好讲到你哭。思月你也要加油啊,等会儿一定要哭给我看。”想着想着,我翻到了安徒生最富悲情色彩的《海的女儿》。

  “……朝霞渐渐地变得越来越亮了,小人鱼揭开了帐篷上紫色的帘子,她弯下腰去,在王子漂亮的脸庞上吻了吻然后把刀子抛向大海,自己也纵身跳入海里——她感到,她的身躯正逐渐化为泡沫。”

  带着呜咽的声音,读完了最后一句,我抬头看向思月,思月则看着窗外,双眼闪动。此刻我多希望能够马上变成她脑中的一条神经,感受她的脑中电流的传动,体会哪怕她最微弱的一丝情绪变化。

  “哭出来,哭出来。”我心里傻子一样默默地喊着。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这时,一阵大力的敲门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我本想不予理会,但是楼下的敲门声确是异常的执着,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我的心里忽然一惊:“难道?不会这么快吧。”

  我赶忙穿上鞋,走下楼,门上没有猫眼,我只能小心翼翼地打开一条门缝。

  门外站着一个上了年纪但却精神十足的老大娘,看着我打开了门,她反而显得很吃惊:“老余头在吗?你是?”

  听到是找老余,我心里稍稍平复了下来,同时脑子里也开始飞快地转动:“余叔在上海,我是余叔的远方侄子,一直在外地,最近刚好来新洲旅游,余叔交待我帮他看看房子。”

  “怪不得,我说他难得回来一趟,怎么最近家里的灯亮起了。”大娘一边说,一边朝屋里看着。

  “您有什么事吗?”我看她没有要走的打算,就赶紧主动问了起来。

  “哦,我是镇办公室的,我看到最近这屋子灯一直亮着,而且他的破船也忽然修理了起来,以为老余头回来了,所以来提醒一下。”

  “提醒什么?您说,我电话转告给余叔。”

  “他要是在上海,那就不用转告了,我只是看到他的船在修,以为他要下海,过来提醒一句。现在是伏季休渔期,不要顶风作案。”

  正在这时,思月穿着睡衣从楼上走了下来,看着大娘盯着思月看,我连忙解释到:“这是我媳妇儿,大娘您看还有什么其他事吗?”

  “对了,你要是能和老余联系的话,你提醒一下他,他的船渔业手续得赶紧补了,现在正规起来了,查的严。”说完,大娘就转身要走。

  “好的,我等会儿就打电话。”

  “等等,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余光。”

  大娘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我赶忙关上了门,门关上前,我还能听到她自言自语地说到:“没听说过老余家有这个名字的亲戚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