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三章 迷 网 3
寻而不得2018-09-12 09:094,296

  3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入睡,睡了多久,甚至身在何方了,只觉得一团温暖的香气将我包裹,而我的手却反握着一只柔若无骨的手。我两眼迷离,意识飘忽,似醒非醒,只觉得身体飘在半空,舒爽异常,但是我的手腕却仿佛切断了力气的开关一样,无法牵动,或者说是不愿放开。

  睁开眼,微抬头,我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软软的床上,身上还盖着暖香的薄被,而此刻安时正缩着身体躺在床沿。她和我身体的距离保持的正好,可以感受到她的体温,但是却没有接触,唯一接触的地方便是我的右手和她的左手,而且是我紧握着她的手。

  看着她蜷缩的身体,我心中一阵歉意和怜惜,一幕幕假想的画面在我脑中浮动:在我力竭睡倒后,安时费劲全身力气把我扶到了她的床上,但倒在床上的我却无意识地紧紧抓住了她的手,她轻拽而不得脱身后,为了不吵醒我,就在我旁边等着我睡熟,而在等待中,她也因为倦意而睡下了。想着她扶我吃力的样子,我不禁尴尬地摇头。

  为了不吵醒她,我非常小心地拿开了手,然后撑着床面半起了身,不料还是惊动了她。她揉着眼睛看向了我。

  “你醒了?”

  “你醒了?”

  我们同时问出了话。

  “你再休息会儿吧,我起来工作了。”我不知道在这样尴尬的场景下该如何解释,只能使出遁术赶紧逃离现场。而安时似乎还想对我说些什么,可是嘴唇动了动却没发出任何声音,只是身体突然一软,倒在了我的怀里。

  这是除了思月以外,我第一次和其他女性如此亲密地接触,不知所措,但又异常腻心,正在尴尬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她身体滚烫的温度。“发烧了。”她微微的皱眉,绯红的脸颊印证了我的判断。她之前在雨中等了我一夜,白天又没有好好休息,刚刚还撑在床边守了我不知道多久,换了谁也吃不消。

  我赶紧起身,小心地把她柔弱无力的身体放平在床上,然后用手背探上了她的额头,烫的吓人。着急的站起身,环顾四周,我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缺乏照顾人的经验,一直被思月照顾的我现在愚蠢的像个小孩儿。

  我拍了拍头,快速地打开房门,此刻客厅已经空无一人,灯光全熄,我顾不上打开灯,直奔卫生间,随手抓起一条毛巾浸了冷水,返回房间搭放在安时的额头,冰冷的毛巾让她轻哼了一声,眉头皱的更紧了。

  我拿起手机思考着要不要打急救电话,这时安时的眼睛微微张开了:“不用麻烦,我没事,休息会儿就好了。”说完艰难的朝我挤出了一丝微笑。

  “那你好好休息。我出去工作了。”我傻子一样地回答到。

  我正准备起身,她却伸出手拉住了我。感受着手上的细腻和温暖,我紧张心悸,呆立半空,看着她不知接下来如何是好,而安时此时伸出另外一只手,摸向了额头上的毛巾朝我说:“你用的是洗脚毛巾。”

  刚因为紧张吞下了一半的口水,被她这句话呛进了气管,让我咳嗽的不成人形。

  “不好意思,我帮你换一条。”我边咳嗽边对她说。

  “我口渴。”她的声音细微的像一条线。我对她点点头。

  在换了毛巾喝了水后,她的眉头稍稍展开,脸上的红晕也似乎褪去了不少。我关上灯坐在床边,一言不发地守着她,看着她,直到她慢慢的睡去。

  月光洒在她的脸上,如霜覆瓷,似玉含辉,美透人心,而她均匀的气息似乎从她的微阖的唇隙,玉琢的鼻梢,浸入我的毛孔,牵动我的呼吸。要是此刻身边有画板画笔该有多好,我忽然想到了那天在公园中印着余晖给她画像的一幕,顿时脑中一阵迷离,恍如隔世。

  我轻声地走出卧房,又看了一眼安时,确认没有吵醒她后,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简单的洗漱一番,我坐到客厅的工作台前开始继续画表盘。

  在这样安静且独自一人的情况下,我慢慢地进入状态,思路清晰,快的飞起。

  就这样保持着高效的状态,直到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我看了看屏幕,走到阳台接起了电话。

  “小辰。”思月的声音有些沙哑。

  “思月,怎么醒这么早。”

  也许是我称呼的变化,让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许久才继续传来她的声音。“昨天我一直想着要给你打电话,但是怕你太忙,所以……”

  “昨天是挺忙的。”

  “昨天我看到门口你留下的手表,不是说不划算不买吗?你又乱花钱。”

  “你喜欢就好,再说我现在自己可以赚钱的。”

  “对了,你前天不是说学校有事情吗?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哦,昨天我早上有事到市区,所以起早过来的,怕吵醒你,就把东西放你门口了。”

  “你不会等了我一夜吧?”思月停顿了很久,才继续说到。

  “对了,思月,我有事想和你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我决定告诉她我的打算。

  “恩,你说。”

  “我要出来工作。”

  “不行,小辰,你不能耽误学业。”

  “我已经决定,不读研究生了,而且我已经找到工作了。”

  “这怎么行,你不能耍孩子气,我们好不容易才熬到了这一步,你不能随随便便就放弃你的梦想。”

  “思月,你听我说,我从来就没有什么梦想,以前我就是个没长大孩子,是个不开窍的傻子,是个拖着你的累赘。现在我懂了,我长大了,我也不再有哪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我马上就可以赚很多钱,我也不用再拖累你,我要补偿你,直到你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然后我就回东海,回到属于我的地方。”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电话那端只有思月的呜咽,过了很久才传来她的声音:“谢谢你,小辰,但是你真的从来都没理解我。”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打完电话,说了想说的话,心里却更加的空荡。抬起头,才发现安时正站在客厅看着我,她面容憔悴,脸色苍白,在我看向她的瞬间,她眼神闪现躲开了我。

  “你醒了?头还烧着吗?”

  “嗯,好多了。”说完,便低着头走向了卫生间。

  想着刚才的电话,不知道她站了多久,听了多少,不知道她心里会怎么看我,不过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我坐回工作台继续工作,这时房门钥匙声响起,菲菲手里提着几个袋子推门而入。

  “吃早饭了。”

  “早。”我推开杂物,在工作台上清理出一处空间,好让她放下早点。

  “哇,有煎饼豆浆,你很懂我吗。”

  “是啊,我很懂你,我还懂得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道理。”

  我看着她,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怎么样,睡在女生的闺房,滋味如何?”菲菲继续调笑我。

  原来她说的是昨晚的事情,这让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赶忙转移话题。

  “安时发烧了。”我指了指卫生间:“我没找到药,房里有退烧药吗?”

  “啊,没有诶,等会儿我出去买。怎么发烧了呢?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看来这活是赶不完了。”

  “不用担心,我叫了同学来帮忙,今天就会过来。”

  这时安时刚好从卫生间出来,菲菲赶紧走了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然后回过头假装恶狠狠地对我说:“跟你呆了一晚,就生病了,你还真不会照顾人。”

  不等我说话反驳,她扶着安时坐在了我对面:“坐下先吃点早餐吧。”

  “我没胃口。”安时虚弱地说到。

  “没胃口也得吃,这里有粥,很清淡的。”

  接着菲菲转头对我说:“好好照顾着,我去买药。”

  我拆开打包袋,打开盖子,把粥递到安时面前,安时咬了咬嘴唇,拿起了汤勺。就这样我们面对面地吃着早餐,互相无语。

  吃完早饭,菲菲也回来了,督促着安时喝了药。在我和菲菲的坚持下,安时回到房里继续休息,而我则和菲菲在客厅一边工作一边闲聊。

  菲菲告诉我,田子坊的店因为租期到了,所以接下来就先不开了,但是“美人时计”的品牌还会继续打,安时准备先把精力放在展会,贸易和接单上,先把规模做上去,所以这次这笔订单非常的重要,这间房子之前是作为加工点租下的,这次为了赶工,所以就直接先搬了过来。

  过了会儿,几个老师傅也陆续的来上班,我也开始认真地画起了表盘,期间庄老师和动漫公司的边总来了电话,和庄老师着实废了一番功夫来解释,而边总则是很爽快地答应了我,未来会帮我多牵线搭桥。楼斓父亲那边倒是暂时没有回话,这倒让我担心起来自己是不是要求太过分了,不过再等等看吧,有可能他还没有看到信件的内容。

  到了中午的时候,童生也到了,找他帮忙向来靠谱,看到他我心里也就大致有了底。

  “这地方可真难找啊。说好的52栋,结果到了51就没有了,非得绕个大圈,这么简单的横纵关系,小区的设计师真是脑袋瓦特了。”童生进门时,菲菲和师傅们都出去吃饭了,客厅就我一人,他就毫不顾忌地埋冤了一通。

  话刚落音,里房的门打开了,安时走了出来。之前和安时有说过要找人来帮忙,所以大致明白来人是谁,她带着倦容努力地超童生微笑示意。

  “这是我同学,叫童生,高材生,比我厉害多了。”我向安时介绍道。

  “这是我们的老板,安时。”

  “老板好。”童生窘迫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发笑。

  “你能来帮忙真是太感谢了,吃过午饭了吗?”安时的声音有些虚弱,说完还不忘翻我一个白眼。

  “吃过了,路上随便吃了点。”

  “把行李放这个屋吧,我让菲菲简单的收拾了下,简陋了点,这几天要委屈你们了。”安时指着旁边的房间说到。

  “不委屈,不委屈,再怎么也比宿舍好多了。”

  安时留下一个微笑就快步进了卫生间。

  “哇,大美女耶,和你姐长得很像呢。”童生卸下背包,走到我身边小声说到。

  “哪有,我怎么没觉得很像。你也就见过我姐一面好吧。”

  “所以才印象深刻吗,哪像你平时美女都看麻木了。”童生话带醋意地调笑到。

  “对了,我让你帮我带的衣服呢?”

  “没带。”

  “你怎么这么不靠谱。”

  “我是真没找到你说的备用钥匙,门框上我都找遍了,既没有绳,更没钥匙,不是丢了吧?”

  他的话,让我想起之前房间被盗的事情。

  “我多带了几件我的衣服,你凑合着换,其他的你就近买吧,花不了几个钱。”

  童生的加入,让我们的工作效率大大提升,大致浏览了一遍表盘的各种图样后,他彻底地否定了我之前的分工安排。

  他把我们三个的位置进行了排序,我负责勾轮廓,他来画细节,最后到安时那里上色,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各司其职,各善其长的画画流水线,而且各自监督,相互竞赛,还能防止某些人偷懒。”说完他还不忘了看我一眼。

  我们试着操作了一段时间,效率起码翻了一倍,而且次品率大大降低。这让菲菲对他崇拜不已,一堆好话砸向他,让他无比受用,当然所有好话最后都汇成一句“比你靠谱多了”,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

  慢慢地,童生和大家熟了起来,工作起来也都有说有笑,这小小客厅的氛围也开始变得不是那么紧迫,几个老师傅都还能不时插上几句,当然聊的最火热的还数童生和菲菲。而我更多的则是在关注安时,昨晚她病的不轻,我担心她会撑不住。但是显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她的体质比我想象中的要好的多,甚至工作的状态越来越好,这让我心中暗生佩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