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文缉凶 8
寻而不得2018-09-12 10:084,064

  8

  到东海调查的第三天,楚易和冉冬来到了东海渔港。清晨的渔港已经很是热闹,而从渔港的确可以看到灯塔和海边远远的一个小点。那就是东离岛吧,楚易心中暗暗想到。

  渔港找船还是很方便的,但是当船家听说要去东离岛时却一个个都摇手拒绝。

  “东离岛,是肯定不能去的,你们找多少家都没用。”一个船东对他们说到。

  “那你带我们到附近海域,我们自己划小船上去怎么样?”冉冬问到。

  “不行,就算你们自己划过去,回头来还是要坐我船返回,上过东离岛的人我是不敢载的。”

  对于船东的迷信和固执,冉冬有些头大,只好掏出警官证:“我们是警察,有重要案件需要上岛调查,还希望船东能够配合。”

  船东看到警官证,有些犹豫,最后眼睛一转:“我肯定没办法带你们的,这样,你们可以去渔港那头儿的租船的地方看看能不能租一条柴油艇,他们一般不允许游客自己开船,但是你们是警察应该没问题。租了船,你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了。”

  楚易看了看冉冬问到:“你会开柴油艇吗?”

  “试试吧。”冉冬无可奈何地回答到。

  一艘柴油快艇慢慢地开出了东海渔港,过了一会儿,快艇速度逐渐提速,船尾带起的水花也越来越大。

  冉冬越开越顺手,快艇开始在海中飞快地行驶起来。海上天气良好,蓝天碧海让人心情格外放松,不时还有水花随风溅到脸上,冉冬不禁兴奋地大呼过瘾。而此刻的楚易则静静地盯着远处的小点,紧锁着眉头。

  “在想什么呢?”冉冬大声问着。

  “我在想当时林星带着林月上岛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半个小时左右,楚易和冉冬就抵达了东离岛。整个岛不大,也不像小说中写的那么美好,岛边暗礁丛生,没有沙滩也没有铺满全岛的绿植,更不用说现代化的别墅小楼了。

  用缆绳把快艇固定在离岛较近的一块暗礁上,楚易和冉冬便下海淌水上了岛。岛上有稀稀拉拉的树木,但更多的则是燃烧过的焦木痕迹。

  “看来,还真发生过火烧岛。”冉冬说到。

  “走,到岛中间看看。”楚易说完便往岛深处走去。

  穿过稀稀拉拉的树木,踩着焦土中倔强新生的杂草,楚易和冉冬朝岛中间行进着。不到10分钟,他们便停了下来,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个树干和树叶搭成的锥形木屋,或者称之为木帐篷更为合适。木帐篷不大,只能容下两三个人在里面避雨,帐篷顶上和周围上还固定着防雨塑料。

  等到楚易和冉冬走近,他们才发现木帐篷已经快被风雨摧残的散了架,只是靠着周围绳子的固定才勉强维持着一个基本的形状。帐篷里有几个瓷杯子和塑料桶,但也只有这些能称之为生活用品了。

  “淡水都没有,真不知道在这烂岛上怎么生活。”冉冬用脚把塑料桶踢的咚咚响。

  楚易走到帐篷背后,看到了一大堆烧过的废墟,他转过身对冉冬说到:“林星应该上过2次岛,第一次上岛是在林海死后,第二次上岛如果没猜错就是2014年。”

  楚易的话让冉冬有些摸不着头脑,第一次他还能理解,可是为什么说2014年林星又上了一次岛呢?

  楚易指着身边的废墟说:“这个应该是第一次上岛时搭的帐篷,已经烧掉了,小说中东海医院看到的那次火烧岛应该就是当时的大火,至于为什么是蔓延到全岛的火势,我想应该是冬天干燥少雨,不小心引燃了周围的树木造成的。”

  “这个新的木屋,应该是林星第二次上岛时重新搭的。当时他应该带了一些生活用品上来。”楚易又指着冉冬身边的木帐篷说到。

  “2010年7月林月肯定是跟着林星一起上岛了的,我比较好奇的是,2014年第二次上岛时,林月有没有一起。”楚易一边说,一边用一根粗树枝吧啦着身边的废墟。

  “是要找什么东西吗?”冉冬也找了一根树枝过来帮忙。

  “鱼叉。杀死林海的凶器一直没有找到,我想有可能被林星带到了岛上。”

  “杀人凶器一般都会丢到难以寻找的地方,如果林星真是凶手又怎么会带到岛上呢?”冉冬问到。

  “还有比东离岛更难找的地方吗?”楚易笑着说到。“另外,凶手如果被追处于焦虑之中,手里肯定拿着武器更有安全感,而上岛之后,这鱼叉就是最好的保命生活的工具了,那就更不可能丢了。所以我推断,杀害林海的鱼叉就在岛上。”

  “等等。”冉冬似乎碰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继续扒拉了几下,一个完全烧黑了的尖刺物体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冉冬捡了起来,这个形状他们在林海案卷宗中看到过,就是七齿形状鱼叉头,木柄已经烧掉了,而鱼叉头却留了下来。

  冉冬吹了吹鱼叉头,两人仔细看了起来,5根刺尖有倒刺,而另外两个相邻的刺尖的倒刺已经没有了。

  “真想大白了。”楚易说到。

  ~~~~~

  决定来东海时,楚易从没想过会查出这样的结果,但是当真相一步步到达他眼前时,他的心中却仿佛掉入黑洞一般冰冷而悲哀。是什么让一个充满幻想,爱写小说的高中生毫不犹豫地杀掉了自己的父亲,继而又陷入一场不断延续地杀人轮回呢?

  楚易知道还差最后那么一块拼图,而这最后一块拼图,小说中并没有给出答案,难道就像小说最开始的那个轮回神话中说的那样,爱之镜的最后一块碎片将会在一个死循环中永远无法重圆吗?

  回到了东海渔港,楚易决定吃完午饭就立刻赶回上海,该了解的都已经了解了,甚至找到了最源头案件的杀人凶器,吴华死了,能够解开最后一块拼图的就只有林星和林月。

  “接下来怎么办?”冉冬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问桌对面的楚易。

  “接下来回上海后,我们俩分工一下。”楚易拿出记事本,翻到昨晚写好的那一页:“你可以看到,从2010年7月11日林海被杀后,2010年10月11日,2011年1月11日,2012年4月11日,2013年7月11日,2014年10月11日,2015年1月11日还有2016年4月11日都有人死掉。如果除掉2010年7月这个源头,基本上就像是小说中说的一样是一个轮回。而这个轮回现在很清楚就是四年一次。按照这个轮回顺序,下个月7月11日,林星一定会再次下手,而且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下手的目标应该就是林月身边有关系的人,所以我们时间很紧迫。回到上海后,我来找林月,你通过警方的力量来搞清楚之前每一个案件中死者与林月的关系,我知道有点难,但是知道了林月的真实身份,仔细挖掘应该可以找出蛛丝马迹。”

  “等等,分工我没有问题,不过你刚说的其他我都能理解,可是没有一起案件发生在10月11日啊,这2010年10月还有2014年10月死的是谁?”

  “2010年10月11日,在东离岛上林星已经死了;2014年10月11日,林思辰也死在了岛上;如果继续下去,明年这个‘余光’也会去东离岛结束生命。”楚易神秘地说到。

  看着一脸懵圈的冉冬,楚易继续解释到:“你知道,为什么东离岛这么艰苦的环境,在小说中却被描述成如梦幻一般的天堂岛吗?那是因为东离岛对于作者来说就是一个新生的地方,林星死了,林思辰新生了,林思辰死了,又新生了余光。”

  “作者想象力极为丰富,为了小说节奏开展,虽然用了各个案件的真实姓名和死亡细节,但是各个案件也被加入了虚构的场景和情节,所有时间也被压缩,时间轴也都被打乱,同时还加入了幻想的成份。他一直活在小说里,活在自己的幻想中,认为自己和林月都得到新生,进入到新的轮回,但是他不明白的是,现实中的林月是一直真真实实没有改变的。而我就要从林月身上找到这最后一块拼图。”

  刚说完,饭店门口就进来了5个人,大声喧闹地坐在了楚易和冉冬的邻桌,而其中的一个高个子男人引起了楚易的关注。不仅是因为他的身高,还有他的相貌,楚易在派出所看到过林海的照片,而这个高个子男人的长相有着林海的影子。

  “大半年没看到你们光顾了,刚出海回来吧?”服务员走到邻桌热情地打着招呼。

  “是啊,照最好的菜上,对了,不要啤酒,直接上白的。”5人中一个黑脸船员说到。

  “喝完酒一起去找乐子?”一个矮瘦的船员猥琐地笑到。

  “必须的,这半年在海上我都快憋疯了,有几次看到小白我都想上了。哈哈哈……”黑脸旁边的胖子拿指着对面的一个年轻船员开起了玩笑,年轻船员则在对面敢怒不敢言。

  “远哥,你之前被警察在窑子里抓了,现在还敢去吗?”黑脸调笑地问到。

  “别说那事,再说那事我跟你急。老子那次差点就被废了,林海这家伙连死都要拉上老子来垫一下背。”

  听到这里,冉冬看了楚易一眼,楚易做出了噤声的手势,两人继续默默吃饭。

  “远子,你也别发闹骚,要不是林海死,你家祖屋会全落你手里?后来拆迁,你得了不少吧?我就奇怪了,林星失踪了,可是林月还在啊,她怎么会同意把产权全让给了你,你不是他杀父仇人吗?”胖子在一边说到。

  “别他妈瞎说,老子说了多少遍了,林海不是老子杀的。”林远气愤地拍了下桌子,说完才发觉自己声音太大了,四周看了看,才收起了声音。

  “林海也是,自从老婆走了后就变了个人似的,当年拉着他上岸跟我们一起逛窑子,他偏要回家,这么多年家里又没有老婆,不知道他是怎么忍的。要是当时跟我们一起,他也不至于死掉。”黑脸在一旁摇着头说到。

  “对了,远子,林月应该还没结婚吧?她现在就你这么一个长辈,要不你帮我儿子撮合一下?”胖子帮林远倒了一杯酒问到。

  “我没那能耐。再说林月会看上你家那傻儿子?”林远一口闷了酒,笑呵呵地怼了回去。

  “你…… ”胖子被激的涨红了脸。

  “别别,玩笑,都是玩笑,喝酒喝酒……”旁边的黑脸打起了圆场。

  “老板,结账。”楚易忽然大声地招呼着,惊的邻桌几个都看向了他。

  还在吃饭的冉冬也诧异地抬头看了看楚易,他发现了楚易脸上少见的怒气,于是也跟着放下了筷子。

  回上海的路上,楚易一言不发地开着车,冉冬也只能无奈地重新翻看着小说。

  车子在大山隧道中一明一暗地穿梭,而楚易的脑海里也如穿梭时光一样倒流,7年前那个中午的场景就像一面镜子一样呈现在楚易的眼前,他看着镜中的一个个人,忽然这本该是一个快乐生日的场景却忽然蒙上一层灰影,然后一把鱼叉重重地将镜子击碎,而随之破碎的还有镜中的林星,林月。

  楚易知道自己已经找到最后的一块拼图,可是破碎的林星和林月又有谁能够将他们重新拼合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