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文缉凶 7
寻而不得2018-09-12 00:164,134

  7

  “是要上东离岛?”冉冬看着楚易急匆匆的样子问到。

  “不,我们去派出所。”楚易冷静地开着车。

  “派出所?”冉冬疑惑地问到。

  “对,去调查林星父亲的死亡,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林星父亲的死有可能就是接下来所有案件的源头。”

  冉冬没有继续再问下去,只是在一旁认真地思考着。

  ~~~~~

  “你们要调查林海的案子?”林晓东一边客气地倒着茶一边问着面前的楚易和冉冬。他是东海镇的派出所所长,只是副科级的一级警司,面对从上海来的刑侦人员,特别是还跟来了一个大记者,自然是要态度好一点。

  “对,这个案子最后有结案吗?”冉冬也客气地问到。

  “当时县里的刑侦有介入,本来是要结案的,后来因为缺少关键证据,又过了诉讼时效,就只能把嫌疑人暂时放了。”

  “能把当年的案情简单和我们说一下吗?”冉冬拿起烟盒递了一支烟给到林晓东。

  林晓东客气地点头接过烟,然后把找到的卷宗递给了冉冬:“这件事算是当时一个大案子了,上面也比较重视,死者是被鱼叉叉中前胸心脏当场毙命的,凶手极其冷静凶残,只用了一叉就命中要害。”

  “你刚说最后有抓住嫌犯?”

  “是的,不过最后缺了关键证据,凶器没找到,也没有现场直接目击证人,嫌犯最终也拒不认罪。”林晓东摇着头,抽了一口烟,然后狠狠地吐出了烟雾。

  “还请把案情的详细过程和我们介绍下。”旁边的楚易问到。

  “案件发生在2010年7月11日,死者的具体死亡时间应该在中午11点左右,我们11点半接到死者女儿报警,11点40我们就赶到了现场。当时死者是倒在林家的厨房里,因为凶器拔出了伤口,所以当时死者流了大量的血,现场相当恐怖。”

  听到林海是死在7月11日,楚易心里猛振了一下。

  吸了一口烟,林晓东继续说到:“我们到达现场后,做了现场的保护和线索搜查,发现死者是被鱼叉直接叉中心脏致死,死者当时瞬间毙命,基本没有做出反抗。据林海的女儿描述,当天是她的生日,她和弟弟一起去镇上的西点房买生日蛋糕,后来回家的路上碰到了同学吴华,便邀请吴华一起回家庆生,然后回家发现大门是打开着的,然后他们看到一个身影从房间窜入后院从院子的后门逃走了,她是第一个发现父亲死亡的人,当时她大叫了一声,接着弟弟林星和吴华就一起追出了后院。后来没有追到,才返回家里报了警。”

  “你刚刚说没有找到凶器,那又是怎么判断死者遭受到鱼叉袭击的呢?”冉冬好奇地问到。

  “是从死者的伤口判断的。”林晓东指着卷宗上的两张照片说到:“东海的渔民基本上每家都有鱼叉,有平叉和星叉,按照棱刺的数量有可分为5齿,7齿和9齿,当然还有11齿以上的,不过最常用的就是5齿叉和7齿叉,死者的伤口就是7齿星状鱼叉留下的。”

  冉冬看了看卷宗上伤口和7齿鱼叉的照片,点了点头。

  “听你最初的说法,后来是有抓到嫌犯是吗?”楚易问到。

  “对,当天晚上我们就抓到了嫌犯。”

  “嫌犯是?”

  “死者的亲弟弟,林远。”

  “确定嫌犯的过程是怎样的呢?”冉冬问到。

  “我们当时调查了死者的人际关系,死者是当天上午才从返航的远洋渔船上回到家的,在此之前,他和弟弟林远一起在外跑了7个月的远洋,据同船的船员描述,在海上的时候,两人曾多次发生过争吵,甚至动过手,原因是弟弟林远对于家里老屋的分配权产生了不满。”

  “他们的渔船是早上8点进的渔港,9点半左右他们下的船,后来有人看到他们在镇上的林记鱼档吃过饭,我们到林记鱼档做了调查,老板证实他们一直吃饭到10点半,饭间他们还喝了酒,然后两人就离开了鱼档,据老板回忆,两人离开时是朝着林海家方向走的。”

  “照时间点和之前两人的关系,的确林远是有嫌疑,但是仅凭这些是无法确认就是林远下的手。”冉东说到。

  “是的,但是现场一个关键线索让我们锁定了林远就是最大嫌疑人。我刚说过死者是被鱼叉叉中胸部致死的,其实还有个关键细节,就是鱼叉是从上往下差不多70度角叉入前胸的,那就代表凶手至少是比死者要高的。我们做过试验,如果要以70度角袭击,身高又和林海相仿的话,必须握住鱼叉的前端高举鱼叉,才能实现。而鱼叉加柄最短也有160公分了,你们可以想象一下,那是多么的不合理,更何况是使用鱼叉的老手,根本不会握住鱼叉前端来使用,那样会很难发力,除非跳起来,可是如果跳起来行凶也很怪,而且很难保证命中。

  但是如果如果凶手高出林海很多,那就好操作多了。林海身高173公分,而林远身高185公分,以这个身高差来讲,能够以70度角从上往下袭击也就解释的通了。我们沿海人平均身高都不是很高,像林远这样长到180公分以上的总共也没有几个人。

  还有就是,最重要的三个目击人描述的嫌犯的背影特征也与林远基本温和,哦应该是2个目击证人。当时林月,林星姐弟俩还有同学吴华都有看到过凶手逃逸的背影,林星和吴华还都追了上去。但是我们赶到的时候,只有林月和吴华在现场提供了证词。”

  “林星呢?”冉东问到。

  “据林月和吴华描述,当时林月首先进的门,然后发现父亲在厨房倒在血泊中,接着3人看到了凶手从院子后门逃走,林星先追了上去,然后吴华和林月才追了上去,追了一阵后,林月才叫住了吴华返回家里查看了父亲的尸体报了警。后来林星就一直没有返回,我们当时担心林星会有危险,所以才调集了所有警力搜寻,最后在晚上的时候抓住了林远,林远一整天都没有回家,抓到他时他正在洗脚屋,而且还企图逃跑。但是林星后来一直都没有出现,后续我们也有寻找过,但是都没有找到人,我们曾经怀疑过林星是不是也遇害了。”

  楚易看了一遍案件卷宗,里面的内容和林晓东描述的大相径庭。

  “这个伤口似乎有些奇怪,为什么有5处是血肉模糊的,而另外两个相邻的伤口却是直直的血洞?”楚易指着卷宗上的伤口细节照片问到。

  “哦,你们有可能不清楚,鱼叉尖上是有倒刺的,作用是为了防止叉中后,鱼挣扎逃走。伤口上的血肉模糊是因为凶手拔出了鱼叉,倒刺带出血肉导致的,另外两个直直的伤口有可能是鱼叉齿上的倒刺在之前的使用中磨平或者撞掉了,根据现场的情况,凶手使用的就是林家自己的鱼叉。后来我们也排查过,都没有再出现这种相邻两个倒刺磨掉的鱼叉。”

  楚易听完点了点头,然后思考了一下忽然问到:“你们有没有怀疑过其他嫌疑人,比如……林星?”

  听到楚易的问话,冉冬和林晓东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他,三人都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林晓东皱着眉头对楚易说:“我理解你的意思,毕竟林星是在案件后就消失了,按道理是应该怀疑的。但是如果这样的话,就代表林月和吴华的证词有问题。我们当时对证词也都有过核实,西点房的老板有证实过11点左右的时候林星是有来取过生日蛋糕;现场来看,生日蛋糕摔在了林家大门口,这点与证词相符,代表林星发现厨房尸体后,因为惊恐失手摔了蛋糕,然后发现凶手从后院逃逸,直接追了上去而没有进厨房;最重要的是,当时林星身高才158公分,这个身高就算跳起来也无法完成案件中那种袭击的。”

  “当时蛋糕店老板是看到林星来取蛋糕,还是林星,林月两人一起来的?”楚易没有反驳,继续问到。

  林晓东想了想回答:“当时我们没有刻意去问,老板娘只是说了林星有来取过蛋糕。”

  听完林晓东的回答,楚易就没有继续发问,而是在一旁陷入了沉思。

  ~~~~~

  当林老板看到楚易和冉冬两人又进到旅店时,心里是骂了一万遍娘的,不过没有办法,他还是客客气气地给两人重新开了房。

  “你今天在派出所怀疑林星是凶手,是随口一问还是?”冉冬一边上楼梯一边问到。

  “80%把握。”楚易回答到。

  “可是证词……”

  “如果是林月和吴华包庇林星呢?”

  “可是那70度角的鱼叉刺杀呢?也说不通啊。”

  “如果当时林海是蹲在地上的呢?”

  “蹲在地上干嘛?打蟑螂吗?”冉冬开玩笑地打开了房门,而楚易却径直走向了202房间。

  “今晚不讨论案情了?”冉冬好奇地问到。

  “不讨论,今天很累了,好好休息,明天出海。”说完,楚易就打开房门进了房间。

  躺在床上,楚易的脑中一遍遍还原着2010年7月11日林月生日那天的一幕一幕。取完蛋糕满心欢喜的林星,看着父亲倒在血泊中满眼恐惧的林月,追着出了后院的吴华,吴华带着惊慌失神的林月住进了自己的家……

  楚易觉得这个源头的真相似乎已经快要慢慢浮出水面,可是总有一篇浓浓地雾气挡在眼前,让他无法看清,无法触及。

  洗完了澡,整个人也精神了不少,楚易躺在床上,又拿起打印的《爱生时》开始看了起来,他觉得打开真相大门的最后钥匙,一定就藏在小说里。忽然他似乎记起了什么,从床上坐起,拿出包里的平板电脑,然后登陆进了天方论坛。

  当看到《爱生时》第十章已经更新的时候,楚易心里一阵叫好,文章是就是今晚更新的,看来经过了2天时间,这个林星又决定继续了。没有一点点地去看情节,楚易直接翻看着里面是否有新的案件线索,结果还真的又出现了一起命案。

  “2015年1月11日,皓洁齿科,陶远皓”,在百度搜索框输入了小说中的案件信息,敲响回车,果然出现了2015年1月1日案件的相关报道:“2015年1月11日晚,皓洁齿科院长陶远皓,在住所坠楼身亡,住所有被破坏和偷盗痕迹,不排除是行窃者被发现后行凶。”。新闻中的描述基本与小说一致。

  楚易又完整地看了一边更新章节后,在记事本上一行一行地写下:

  2010年7月11日 林海 (东海镇)

  2010年10月11日 林星 (东离岛)

  2011年1月11日 秦肖 (东海镇)

  2012年4月11日 俞泽昊 (上海黄浦区)

  2013年7月11日 楼斓 (上海松江区)

  2014年10月11日 林思辰(东离岛)

  2015年1月11日 陶远皓(上海闵行区)

  2016年4月11日 吴华 (上海浦东新区)

  2017年7月11日 ?

  2018年10月11日 余光(东离岛)

  看着一排排的姓名还有时间,楚易自言自语到:“还真是一个轮回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