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文缉凶 9
寻而不得2018-09-12 10:066,421

  9

  6月27日,从东海回到上海又过了一周,楚易在浦东三林镇一个街道的牙科诊所旁已经晃悠了好几天,这样的私人小牙科诊所在上海已经很难找到了,而林月就在这家诊所上班。

  通过冉冬查到的信息,林月从2011年就进入了全国最大的上市齿科医院,2014年换到了一个小规模的私人齿科医院,再到去年委身于这个偏僻的小牙科诊所。楚易当然不会认为是林月工作能力出了问题,他非常清楚林月一定是在躲避着什么。

  在找到林月的第一时间,楚易就想去找她沟通,可是最终还是放弃了。楚易知道,她不是普通的目击者,不是一般的证人,而是深陷整个案件的参与者和受害者,她人生的镜子已经破碎,要拼合这面镜子必须用直达她心灵的方式,而这种方式楚易并没有想好。这些天,楚易一直在观察她,试图更多地了解她,同时找到能让她敞开心扉的方法。

  林月工作在这个牙科诊所,住在旁边街道的一个单身公寓,她的轨迹就在诊所和公寓的几百米之间,深居简出;她工作努力,连周末也没有假期,似乎想让自己在繁忙的工作中找到寄托,想让自己在面对各种病人的人情冷暖中保留仅有的温度。可是她不会想到,就在自己的身边,会有两双眼睛同时在密切地关注着自己。

  除了林月,楚易也想更多地了解林星,这些天,林星没有再进行更多的更新,楚易只有将之前的《爱生时》章节翻来覆去的观看研究,这是目前唯一可以了解林星的渠道。他抽丝剥茧地去分析小说中的每一个情节甚至每一句话,试图能够去感受林星哪怕一丝情绪或者想法。

  6月28日,从东海调查回来的第八天晚上,冉冬带着一堆文件兴奋地找上了楚易,而楚易此时正在家里乐此不疲地翻看着《爱生时》。

  “关系基本上是搞清了,但有些只是表面的,更深层次的关系我想只有当事人和林月自己才能知道了,不过我看了下并不影响我们判断的逻辑。”冉冬开门见山地说到。

  “恩,说说看。”楚易放下了小说,靠在了椅背上。

  “首先,是2011年东海医院谋杀案中的秦肖,其实在东海时我们就可以在医院拉到他的档案,不过当时我们疏忽了。他2009年毕业于上海医大,和林月同校,但是要高上一级,学的是临床医学,毕业后曾留校备考研究生,但在10年研究生考试前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参加考试,而是直接到了东海医院。我自己分析,他与林月在大学期间肯定认识,不一定是情侣关系,但是很有可能他对林月有爱慕之情,否则很难解释为何备考了一年后会放弃研究生考试的机会,反而到了林月家乡去当一个镇医院的医生。”

  楚易听完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看法。

  “接下来是2012年黄浦区广告公司贪污自杀案的俞泽昊和2013年松江酒店密室谋杀案的楼斓,他们两个的职业和小说中描述的一模一样,我就不多说了,两人的共同点都是高收入精英人士,而且都曾因牙科疾病就医于上海最大的其乐齿科,也就是林月就职的第一家医院。这样看来这两人应该是在就医的过程中与林月有过接触,不过至于接触多深,有没有其他关系,我们就不好判断了。”

  “再接着就是2015年闵行小区坠楼案的陶远皓,他是私人牙科医院皓洁齿科的创始人兼院长,林月曾于2014年5月到2015年2月在这家医院就职,也就是说陶远皓曾是林月的老板,但是不清楚有没有其他关系。”

  “剩下的林海和吴华,我就不多说了,你看要不要继续调查深层次的关系,那样有可能需要进行大量的走访,会花上很多时间。”冉冬问到。

  “不需要了,只要证实这些死者都与林月有关系暂时就足够了。目前整条线已经相对清楚,接下来的重点就是要阻止7月11日林星的继续谋杀,而且我们必须利用这次机会抓住林星。”

  “恩,这个我了解,这次肯定不能让林星再得手。按之前的逻辑,林星这次下手的对象肯定也是和林月有关系的,不过这层关系维度并不明确,老板,同事甚至客人都有可能,如果不能明确目标,保护和抓捕工作很难开展啊,而且万一搞错了目标,让林星在我们眼皮底下杀了人,就难堪了。”冉冬为难地说到。

  “不用担心,林星会给我们线索的。”楚易躺在靠椅上闭目养神,似乎很有信心。

  “林星给我们线索,怎么可能?”

  “这么多年来,林星一直藏在暗处,他所做的就只有3件事,一是守护林月,二是用小说的形式来记录自己的故事,三是为了守护林月而杀人。这三件事情对他来说缺一不可。只不过之前的案件都是过去时,而之后的事情都是进行时,接下来他肯定会继续连载,而连载中肯定会透露出7月11日目标的线索。不过这些都只是逻辑,我这些天都在观察林月,接下来你也开始着手调查林月目前的关系网,尽量锁定目标,以防万一。”楚易从靠椅上坐了起来,慢慢对冉冬说着。

  “你一直说的林星的故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除了每年杀个人,我什么都没开出来。”冉冬不解地问到。

  “想不想听故事?”楚易沉默了片刻,笑着说到。

  “你们文字工作者都是这么神神叨叨吗?”

  楚易点上了一支烟,看着袅袅升起的烟雾,他的思绪慢慢回到了多年前的东海:“从小母亲的出走和父亲常年在外,让幼时的林星和林月姐弟俩相依为命。穷人家的孩子通常早熟,林星当然也不例外,随着年龄慢慢增大,青春懵懂的林星对最关心自己,最亲近自己的姐姐产生了微妙的感情。他会整夜整夜地站在姐姐门外,为一丝动静而心悸,为一声叹息而唏嘘,甚至因为姐姐亲密的接触而兴奋不已。”

  “不久后,林月上了大学,不再像以前一样时刻陪在他身边,林星也瞬间失去了精神寄托。而这时林星正上初一,和其他的孩子不同,成熟的林星不苟言笑,不爱嬉闹,他开始迷上了文字,因为文字可以给他新的寄托,他用文字来承载对姐姐的思恋,用文字来编织他和姐姐之间的故事。当然他有时也会画画,画姐姐的眼睛,画自己想象中姐姐的模样。就这样,整整四年,他描绘了无数个和姐姐美丽的故事,幻想了无数个和姐姐美好的结局,这四年中,他脑中的幻想与现实记忆中的林月交错混杂,甚至产生了一个只属于他的全新形象,对于这个形象,他无比珍惜,用心守护。”

  “2010年7月,林月大学毕业回到了东海,这让刚读完高一正在放暑假的林星开心无比,终于又可以像以前一样的朝夕相处了。可是经历过大学四年充实时光的林月,这个现实中无比真实的林月,却开始让林星慢慢感到了困扰。她开始有她自己的念想,有她自己的生活,她不再把全部的精力和关注放在自己身上,她甚至告诉自己,她过完生日马上就要到上海工作生活。又一次的别离,这是林星所无法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的残酷现实。”

  “而更残酷的事情接下来也开始慢慢发生,吴华的出现是林星始料未及的,林月和吴华的亲密让他心如刀绞,但是除了吴华,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另一个恶魔的出现了。”

  “2010年7月11日,林月的生日,林星取了早已订好的生日蛋糕,带着送给姐姐的怀表项链礼物,准备给姐姐一个惊喜。可是当他回到家,进到房门的那一刻,却看到了让自己陷入疯狂的一幕,父亲林海出现了。”

  “在海上漂泊了大半年的林海于7月11日返回了东海,海上苦闷繁重的生活本来就让他积郁,那个不争气的弟弟还为了祖屋的事情经常的烦他。下船后,他拒绝了船员们的邀请,单独拉着弟弟林远到鱼档喝酒,希望能够解决两人的矛盾,可是林远却丝毫不领情。饭局不欢而散,心中满是怨气的林海孤独地回到了家,他并不知道今天是女儿的生日,他只看到了一个熟悉而美丽的背影,一个勾起他回忆的场景,恍惚之间他似乎回到了年轻时,看着美丽的妻子在厨房中为他准备饭菜。”

  “精心打扮的林月正在厨房做着拿手的饭菜,她邀请了吴华来家一起过生,她要让吴华这个家伙好好见识一下自己的手艺。可是她却不知道,身后的魔爪在一步一步向她逼近。”

  “看着眼中熟悉的背影,无数的画面和情绪在林海的脑中升起,妻子的嘲笑,出走时的决绝,妻子和别的男人生活在一起的场景,再加上这些年积累起来的怨气和常年在海上无法排解的欲望,终于让他彻底地失去了理智。他不假思索地扑向了灶台边那个青春洋溢的身体。他把林月按到在地,林月的嘶喊更加激发了他的兽性和欲望,他开始撕扯她的裙衣,他要把这些年的孤独都弥补回来。”

  “这时,取好蛋糕的林星正好回到了家,刚进门口就听到了姐姐撕心裂肺的哭声,他丢掉了手中的蛋糕奔到了厨房,却看见了让他失去理智的一幕。他迅速地抄起厨房边的鱼叉,他不允许姐姐受到玷污,他的眼中只有愤怒,哪怕举起鱼叉的那一瞬间,看清了趴在姐姐身上的是自己的父亲,他也没有丝毫的犹豫。锋利的鱼叉斜刺进了林海的胸膛,林星奋力地拔出了鱼叉,正准备再次刺下的时候,他听到了姐姐惊恐地叫他的名字。”

  “吴华带着礼物开心地赶往林月家,终于大学毕业了,自己和林月从高中就开始的爱情长跑眼看就要修成正果,他甚至已经开始畅想起两人未来在上海的生活。不过让他稍显遗憾的是,自己的这个小舅子似乎和自己并不对眼,他能感受到林星不时露出的冷意。”

  “当吴华偷偷进门准备给林月一个恶作剧时,却发现了摔在地上的蛋糕,这让他发现了不对。而这时,他听见了林月在厨房中大喊林星的名字,还不等他反应过来,林星已经握着带血的鱼叉奔向了后院。看着鱼叉上的鲜血,吴华本能地追了上去,而刚追出后院大门,却被林月哭着叫停了下来。回到厨房,看着悲伤的林月,被撕破的衣裙,还有裤子褪掉一半倒在血泊中的林海,吴华瞬间明白了发生的事情。”

  “慢慢冷静下来的林月向吴华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同时哭着请求他要帮助林星,林星才16岁,如果被发现,他的一生就毁了。看着满眼乞求的林月,吴华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刑侦毕业的吴华,迅速地开始想办法,他帮林海穿回了裤子,让林月重新换了衣服,烧掉了破损的衣裙,然后迅速地清理了现场的痕迹。当他检查了林海斜刺的伤口后,马上和林月对好了口供,看看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他知道不能再拖了,就让林月报了警。”

  “夺路而逃的林星,顺着平时自己熟悉的无人小路,逃到了镇子外围的海边垃圾场。他瑟瑟发抖地躲在一堆堆恶臭的垃圾中,脑中只回荡着姐姐惊恐的眼神和哭泣嘶叫。在垃圾场呆了好几天,每个夜里他似乎都能听到姐姐绝望的哭泣,这让他几乎陷入崩溃,他觉得姐姐依然处在危险当中,他甚至为自己慌不择路地逃跑感到羞耻,他决定要回去把姐姐拯救出来。这时,他过去四年来幻想过的一个个故事进入了他的脑海,而当他看到远处海边的东离岛时,其中的一个故事情节逐渐浮现,慢慢清晰。”

  “在派出所留了证词,林月被吴华贴心地带到了自己家里。惊魂未定的林月不敢出门,就只好请求吴华帮忙寻找林星,可是好几天吴华都无功而返。这一天,林月在窗边忽然发现了林星的身影,便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还来不及说话,就被林星拉着手来到了海边垃圾场。她担心林星,只能跟着他走,可是她不知道,此刻的林星满脑已经只剩了幻想。”

  “林星对林月说着她听不懂的话,然后拉着她上了一艘破木船,她不知道林星的目的,但是她知道林星是绝不会害自己的,直到林星把船划到了海里,这时再想反抗已经来不及了。不知道划了多久,林星却好似完全不知疲惫,当黑夜中东离岛那狰狞的面孔出现在林月眼前时,林月的心中颤抖起来。而这时林星却露出闪亮的眼神对她说‘这就是我们的天堂岛!’”

  “在岛上无助地和林星生活了几天后,林月终于确定林星已经不正常了。他总是自言自语,充满陶醉,和自己的对话也完全像是在面对另一个人。他捧到自己面前的是生腥的死鱼,在他嘴里却是无比的珍馐;他搭了一个漏雨的树棚,却说是花香四溢的阳光房;他整天忙碌,充满幻想,乐此不疲,就像活在另一个世界。他看自己时,依然是充满依恋和关心,但是林月知道,他脑中关心的已经不是真正的自己了。”

  “林月从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更没有想过会在岛上呆这么久,她也试图去唤醒林星,可是他却毫无反应。她也曾想过要逃跑,可是被他发现过一次之后,自己便开始被软禁起来。缺少食物,缺少淡水,再加上恶劣的天气,林月开始生病,慢慢的不成人形,她的脑中也开始出现幻想,有时还会和林星一样的傻笑,她觉得自己应该会就这样死在这个诅咒之岛上。可是10月11日,林星看着已无人形的自己时,却两眼闪烁流出了眼泪,这一刻林月从他的表情中感觉到了悔恨。正当林月怀疑林星是否已经恢复正常时,林星却点燃了树棚。”

  “树棚的火逐渐蔓延到了周边的杂草树木,林月凭着最后的力气逃到了海边上了船,当她回望岛上的时候,整个东离岛已经被大火覆盖。经过一夜的漂泊,林月顺着晨间的涨潮回到了东海的沙滩,而在沙滩上她遇到了数月来一直失魂落魄到处寻她的吴华。”

  “吴华带着气若游丝的林月上医院,可是林月却阻止了他,因为这样之前的事情肯定会暴露,这时她想到了秦肖。秦肖是自己的学长,在大学时一直追求自己,而且还放弃了考研来到了东海。林月对于秦肖的执着,毫无办法,只能躲避,但是现在也只有他可以帮到自己了。”

  “吴华联系了秦肖,为了方便治疗,两人商量让林月暂时住在东海医院旁边的旅店里。就这样过了数月,在秦肖的治疗和吴华的关怀下,林月身体慢慢得以恢复。可是2011年1月12日,林月却得到了秦肖身亡的噩耗,不知所措的林月只好和吴华商量着离开东海。”

  “离开东海来到上海的林月凭借自己的学历和能力,进入到全国知名的齿科医院工作,而吴华也顺利地考上了昆山的警察,两个人各自努力,生活慢慢进入正轨,这也让林月开始逐渐淡忘东海不堪回首的一幕幕。”

  “可是好景不长,林月开始发现和自己关系甚密的两个客户分别于2012年4月11日和2013年7月11日相继身亡,虽然并不是因为自己工作造成,但是两人的相继死亡还有死亡的特殊时间却让林月产生了深深地恐惧。她在犹豫中更换了工作,可是在2015年1月11日,自己新公司的老板也原因不明地坠楼身亡,这让林月陷入了彻底的绝望,她想到了东离岛,她认为正是上了东离岛让自己成为了被诅咒的人。”

  “林月越来越恐惧,她又换了工作,甚至不和任何人来往,其中就包括吴华。林月躲着吴华,她担心自己给他带来厄运。林月的疏远,让吴华感到不解并发现了林月的不正常,他开始调查,凭借警察的身份和刑侦的经验,他发现了林月背后的一串串案件,可是他却没有发现林月背后的林星。”

  “此刻的林星已经不再是最初的林星,当初在岛上时,林月的不成人形深深地刺激了他,同时也延续了他的剧情,他的情节升级成了寻觅、守护、拯救和重生轮回。而在他幻想的轮回中,自己重生为了林思辰,林月也跟着自己经历了重生,他跟着林月逃出了东离岛,暗暗地守护在她身边,编织着情节杀人,然后拯救,可是一次次的拯救后,他却发现最终的终点又变成了自己。林星开始彷徨,开始恐惧,他发现这就是一个无解的死循环,可是剧情已经走到这里,他只能继续走下去,他又重生为了余光,在新的一轮守护中,他甚至杀死了吴华。”

  “从最源头的林海之死开始,林星进入了自己编织的无限死循环的轮回剧情,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他一直用小说记录着自己的情节,但我已经感受到他的痛苦和无助,他也想结束这无尽的轮回,但他自己却无法拼合这最后一块儿碎片。他把小说发表出来我想就是他心底最潜意识的呼救,虽然他主观意识上并不这么认为。

  在我看来,我们这次并不是在抓捕他,而是在拯救他,他的剧情这次一定要画上句号。”

  楚易说完,过了好半天,冉冬才缓过劲来,开玩笑地说到:“我要是在警队这样陈述案情,估计得立刻被开除。”

  “这可不是案情,我就讲了个故事而已,里面大量的情节是编造的,可是林星的小说里不也大量编织了剧情吗?既然我们的对手是一个爱幻想的人,我们就要用同样的思路来应对。”楚易笑着说到。

  “不过被你这故事一讲,我倒是不怎么恨他了。”

  “这世上哪有真正可恨之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不过林星的故事有些残酷罢了,而且他把自己编织进了一个悲剧的死循环,我刚说了,我不是要抓他,我是要给他的故事画上句号。”楚易拿起笔,在《爱生时》打印稿的最后一页,重重地画了一个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