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相府
如也执挽2018-09-12 19:541,522

  秦府。

  “老爷!不好了老爷,吴姨娘,吴姨娘她……”

  正泡着脚的秦啸被这一吵,顿时没了心情。“干什么干什么!一天到晚的瞎吵吵!”

  “不是啊老爷,吴姨娘人不见了!就……就留了张字条儿。”小厮慌慌张张的从兜里掏出字条递了过去。

  秦啸撇了撇嘴接过,本来还毫不在意的他,看完字条后,顿时惊慌失措。

  “快,备马!”

  “去哪儿啊老爷,咱不找吴姨娘了啊?”小厮不禁一愣。

  “你管的这么宽是吧?这老爷要不你来做?!”

  “不,不敢……”

  “不敢你还不快去!”秦啸说罢,使劲儿往小厮肚子上一踹。

  另一边,五卿阁。

  宋寄漓正给吴姨娘把着脉。

  “神医,您看我这……”吴姨娘不禁担忧道。

  “姨娘这是寒气入体,自然就怀不上子嗣,但若是调理些时日,倒是能有所改善。”宋寄漓拿着丝绢擦了擦手罢,缓缓说道。

  “寒气入体?不会啊,我从不吃生冷之食的。”吴姨娘疑惑地说。

  “姨娘住的地方,是极阴之地,久而久之,自会寒气入体,若是我再晚些去找姨娘,姨娘怕是这辈子,都难以怀上秦尚书的子嗣。”

  “那该如何是好,怀不上子嗣,家母定会赶我出府的!”

  “莫急。我这有一副药,你按着方子多去抓些,你喝,也给尚书喝,喝好了,自然子嗣就有了。”宋寄漓从一旁的小盒中拿出一张方子递给了吴姨娘。

  “吴氏谢过神医,这便抓了药回府熬去。”吴姨娘接过方子,眼中带着感激之色。

  待人走后,屏帘后走出一人,正是温子居。

  “宋神医说起瞎话来倒也一本正经。”

  “还不是你!非要让我这一身正气,仪表堂堂的人去干这种事儿!”宋寄漓翻了个白眼,冷哼道。

  “等此事过了,温某必带神医去翡翠楼吃最最上等的烧鸡。”

  “好!这可是你说的!”宋寄漓嘿嘿一笑,搭上温子居的肩膀。“话说回来,为何要这样做啊?”

  “吴姨娘心思单纯,秦啸又十分喜欢去她院里,她常年不孕,证明秦府必然有人在背地里做手脚。”

  “可这跟五年前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啊?”

  “关系可大着呢!”白青韶推门而入,手中还拿着一块异常耀眼的血玉。

  “回来了?查出什么了。”宋寄漓看向白青韶。

  “人果然死在秦府,就在吴姨娘的院里!”

  “人是吴姨娘杀的?”宋寄漓大惊失色的问道。

  温子居瞥了宋寄漓一眼,然后默默的朝外移了两步,这一移开,宋寄漓顿时一个踉跄。

  “温子居你!”

  “宋神医麻烦用您那宝贵的头好好想想!人怎么可能是吴姨娘杀的?吴姨娘于三年前入的秦府,她那时,可还只是个琴坊的抚琴女。”温子居说罢,又瞥了宋寄漓一眼。

  “这样啊,那那个柳召,是何人所杀啊。”

  白青韶走过去给了宋寄漓一个爆栗,“你个榆木脑袋!还神医,我看你神棍还差不多。人死在秦府,除了那秦啸,还有谁敢杀人啊。”

  “青韶!我也只是小小一个神医啊,我又不会破案,你怎么这样说人家嘛!”

  这边虽还在嬉戏,而秦啸那儿,正火急火燎的赶往相府。

  一进大门,秦啸便大喊着,“相爷!不得了了!”

  “怎么了?”鲁唯物坐在庭院里,看着来人。

  “五卿阁给我递纸条了……”秦啸颤抖着说道。

  “哦?说了什么?”

  “只提了三字!”

  “有何遮遮掩掩,大胆说便是!”鲁唯物看着秦啸这怂样,自是气不打一处来。

  “提的,正是相爷您的名讳……”

  不错,这场来势汹汹的瘟疫,正是鲁唯物与秦啸搞的鬼,为了使帝京人心惶惶,二人不惜花重金托人从蛮夷之地买下患了疫病的人,从而传染至帝京百姓。

  而那柳召,早已被秦啸活埋于吴姨娘的院里头,为此,才说那儿是极阴之地。

  可那五年前的帝京无头案,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是什么,使得三十多号人,被割去头颅,惨死于暗室内呢?

继续阅读:第三章 又一起无头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探案手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