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又一起无头案
如也执挽2018-09-15 19:031,562

  夜里,湿气很重,刚下过一场雨的帝京, 更显凄凉。

  帝京无头案的始作俑者,到如今依旧是没有一丝线索。卷宗上记载的东西,查到而今也就不起什么作用了。

  白青韶走进明月楼,里头已经没了那般歌舞升平的极乐之景,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凄凄惨惨戚戚。

  而这时,忽的有个黑影闪过。

  “谁!”白青韶皱紧眉头朝黑影闪过的位置看去。

  然回应她的只有一阵阵风声。

  她冷哼一声,在一尊小佛像前停下了脚步,轻轻转动了一下,面前的墙渐渐打开,露出一条通往地下的暗道。

  这儿,就是无头案藏尸的地方,越往里走,血腥味儿便越重。

  那些个装尸首的酒坛子还未被撤走,依旧留在这潮湿的暗室里。

  白青韶打着烛灯,照着地下的血脚印走着。在烛灯的照耀下,她清楚的看见,最里头有个奇奇怪怪的不明物体。

  她咽了口口水,大着胆子往前走去。

  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就在她看清那个不明物体准备尖叫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死死捂住了她的嘴巴。

  “是我,青韶。”温子居说罢松开了她。

  “你怎么跟来了?”白青韶瞪大了眼看着他。

  “查案光靠你一个人,能行吗?”温子居不禁失笑。

  白青韶缄默无言,只得朝天翻了个白眼。

  而温子居看她如此,眼里的笑意与之前相比更甚之。

  “这尸首的血迹还未干涸,尸身也还未散出恶臭,想必是刚杀之。”白青韶走近那副尸首,检查后缓缓道。

  “又是一起无头案。时隔五年,这凶手,倒还真能沉寂。”温子居说着便蹲了下去,毫不犹豫地将尸首的外杉扯开。忽的他眉毛轻佻,“青韶,你看。”

  白青韶往温子居手指处看去,那人的胸膛,竟是被硬生生刺了一个偌大的“该”字。

  “或是我想错了。这案子的凶手,与五年前,想必并非同一人。”温子居神色冷峻的说道。

  “嗯?可作案手法却是一样的啊。”

  “不,不一样。五年前,那三十多颗人头,是被镰刀割下的,十分利索,所以伤口也十分平整。而这颗人头,是用钝刀慢慢割下的。”

  “钝刀?那死时倒是及其痛苦的。”白青韶叹息道。

  “确实如此,不出意料,这尸首,约莫是秦啸的。”温子居合上那人的外杉,平静的说道。

  秦啸和鲁唯物都不见了踪迹,两人皆是朝廷重臣,这下闹得帝京更是人心惶惶了。

  且更叫人奇怪的是,这帝京的患病之人在这一夜后,竟都开始有了好转。

  第二日,宋寄漓把温子居二人带回的尸首细细验了一遍,他发现,此人在生前,曾遭受过一番酷刑,滚烫的熔岩硬生生从口中灌下,不仅如此,脾脏皆没有一处完整,全被烧的惨不忍睹,那杀人者,想必是极大的恨意,才会将其折磨后还慢慢割去头颅,让之生不如死。

  吴姨娘发现自己的夫君不见以后,匆匆跑来五卿阁报案。

  几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开口。

  “温大人白大人,我家老爷已经三日不着家了!这该如何是好啊!?”

  “姨娘莫急,那药可给你家老爷饮过了?”温子居忽的问道。

  “饮过了。记着饮过三回了。”

  “慢着,饮过三回了?”宋寄漓霎时想起了什么,看向吴姨娘再次确认道。

  见吴姨娘点了点头,宋寄漓预感不妙,顿时拉着温子居走到一旁。

  “子居,借一步说话。”

  “怎了?”

  “那尸首,怕是并非秦啸……”

  “什么?!”

  “就先前我等开给姨娘的方子你可还记得?”

  “嗯?”温子居疑惑的看着宋寄漓。

  “方子里有一味紫珠草。我了解到,秦啸服用紫珠草后,身上便会起大片的红疹。”

  “然你验尸时却未发现尸身有这般现象出现,对吗?”

  “是。原本我以为吴姨娘并未让秦啸饮下,可而今吴姨娘却说秦啸已饮三回,但我在那具尸身上,并未发现红疹。”

  到底是何人,竟敢这般戏耍五卿阁。温子居周身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只见他眯着眼,紧锁眉头朝远处眺望去。

  看来死的当真是另有其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探案手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探案手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