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路之始,黑暗世界(3)
怪松鼠2018-12-03 03:083,250

  李雨舟走进一楼的大堂内,一个算是有些熟悉的家伙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今天的报纸。

  “魔城昨晚十一点,势力争夺加剧,枪战伤亡数百人,甚至还有机枪和炮弹,汽车毁坏四两!周围民众哀声道怨。”眼前的家伙正在念着报纸上的报道。

  “你怎么来了,额,你是昨晚参加讨论会的家伙。”李雨舟说道,他看着此刻穿着一身唐服的男孩,他脸上那道紫色的胎记,几乎太容易让李雨舟记忆了。

  “什么叫做家伙?”张月生并没有生气,“在下,一道武馆的张月生。”

  “在下!”李雨舟有些忍不住笑了,“我在学校里也见过你几次,不过你这个样子真的一点也不像是接受新文化主义的学者,倒像是有些不开化的老古董。”

  “就算是我接受新文化,可是老祖宗的东西总不能忘了吧!”张月生站起来,他将报纸放下,“额,我开门见山,我想听听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报纸上的报道。”

  “什么东西,我从来不看报纸的。”李雨舟说,“坐下吧,既然是同学,我总该好好接待一下吧。于婶啊,帮忙重新倒壶茶吧,这是我同学。”

  “哦,张少爷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我家少爷的同学,刚才有些失礼。”于婶道歉。

  “没事,我也是不请自来,给你添麻烦了。”张月生一点也没有少爷的感觉,倒像是个平民。

  李雨舟拿起报纸,他看着眼前的一张黑白照片,报纸版面赫然的大字上面还加粗了好多,题目上写着“势力争夺,伤亡惨痛”。只是意想不到的是,眼前的黑白照片上面,正是昨晚沈家与秘会的战斗现场,还有那辆飞了好远然后倒立的汽车。

  “什么事!”李雨舟皱着眉头,他总觉的张月生来找自己一定不是好事情,他将抱着的书放在了沙发的角落里,生怕被张月生夺了去,“我记得今天是周一来着,你怎么没有去学校。”

  “请了假。”张月生没有隐瞒。

  于婶从厨房里出来,她手里提着一壶新的茶。

  “于婶,你去忙吧剩下的我自己来就好了,我记得,家里没了猪肉,要不你去买点回来吧!”李雨舟说道。

  “额,好的。”于婶当然知道他们在说一些旁人不能知道的事情,既然自家的少爷撵自己出去,那就去吧,至于猪肉昨天在集市上刚买回来的,于婶将茶壶放在桌子上,便出了门。

  “看来你知道我要问什么了。”张月生看到于婶将大厅的门关上,才说了话。

  “我不知道。”李雨舟摇摇头。

  “那总该给我解释一下你的手是怎么受伤的吧。”张月生说,“势力纷争,我怎么看着都像是一群不一样的人在打斗。”

  “你在说什么!”李雨舟给张月生倒了杯茶,他若无其事的样子。

  “关于沈小姐的事情,你应该比我知道的多。”张月生说,“三个月前,我就发现有人在跟踪沈小姐了,所以我才找了机会接触了沈小姐的朋友,若不是,我也不会参加昨晚那么无聊的讨论会,还有那个岳承欢的讲述一点也没有把历史放在眼里。”

  “我们应该不算熟悉吧,你这样背后说岳承欢,难道就不怕我告诉他。”李雨舟说。

  “你和他不是朋友。”

  “这都能看出来?”李雨舟有些意外。

  “不管怎么样,我只是想知道,沈家的事情。”张月生并没有喝茶,而是一个劲的盯着李雨舟,“沈家应该属于某个势力吧。”

  “这事为什么你自己不去找沈家,却来找我。”李雨舟问道。

  “因为,你与沈家没有多少接触!我调查过,你每天除了逃课,没有其他的爱好。”张月生说,“甚至不跟沈小姐有多少交流,除了跟一群学生在一起写作业的时候,我派了人一直在盯着你,额,对了,你还有一只黑猫,你总会对着黑猫说话,像是在自言自语,至于李警长,好像你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你叫他老师,而不叫他长辈的称呼。”

  “额。”李雨舟竟然一时说不出话了,眼前的家伙难道有喜欢探究比人秘密的爱好?这样可不好,更何况还有黑猫会说话这件事不能被别人知道,这或许也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一直有人在黑暗中盯着自己,自己却不知道这是一个最可怕的事情,他突然明白早上李敬成告诉他的那些话,自己的背后也时常会有眼睛。

  “当然你不用怕,我没有想要害你,若不是我昨晚无意间路过那条街,也不会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张月生说“看样子沈家的势力很大,他们好像用了很多渠道将那些关于‘异端现象’的事实给掩盖了,报道上说“伤亡数百人”,可是街道上面除了一些零散的血迹看不到一具尸体。”。

  “好奇心害死猫!”李雨舟从嘴里迸出这样一句话。

  “我知道,我一定不会跟你样,自己去跟踪那些危险的家伙。”张月生说,“不过,你也很厉害,听说,你跟一群僵尸打起来了。”

  “你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李雨舟此刻脸色才变得不怎么好看,不论是李敬成还是黑猫,都告诫过自己,这些事情不要人任何一个‘镜箱’世界人知道。

  “我当然有不知道的,我是想知道‘镜箱’世界之外的事情。”张月生说。

  李雨舟一愣,他猛地从茶几底下拿出一把左轮手枪,他抵着张月生,“镜箱这个词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么我猜的不错了。”张月生好像并不害怕,“你和沈家都是黑暗世界里的人了,额,你或许可以把枪放下,我们能谈一谈,当然我与你交谈的事情,不能给任何人说,包括你的老师。”

  “谈什么,已经没有好谈的了,说你的目的!”李雨舟并没有放下手枪。

  “没有任何目的,我只是单纯的想了解罢了,某种意义上,我们是同类。”张月生不紧不慢,“这些事情我甚至不会给我的父母说。”

  “你到底想做什么?”李雨舟问道,他将手枪上膛。

  张月生吓了一跳他举起双手,“我真的只是单纯的想了解一些。”

  “我什么都不知道。”李雨舟坚决的说,“你如果想了解去找沈家吧。”

  “如果我能去找沈家,我当然不会来找你,看来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单纯,据我了解镜箱之外的世界应该不是什么好地方!”张月生说着,“你的老师并没有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告诉你,额,对了,你那本家族志,我家里也有一本,不过那都是英文写的,我看过一点,只是以我现在的水平,还无法全部翻译。”

  李雨舟回头瞥了一下那两本巨大的书册,他又看了看眼前的张月生,他莫名其妙的选择了放下手枪,张月生倒是松了口气。

  “你可能不知道,我和你一样,是一个圣血!”张月生说着,他拿起李雨舟倒满的茶杯,他朝着茶杯吹了口气,一瞬间原本刚刚烧开的水却变成了冰,“我的能力叫做‘凛’。”

  “与我无关!你到底想知道什么?”李雨舟有些不耐烦,至于张月生的能力他并不在乎,他在乎的不过是此刻安然的时光。

  “已经了解过了。”张月生笑了笑,“我想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我只是想知道镜箱世界是不是真的,还有镜箱之外的世界是不是真的存在,就这么简单,我一直以为那是我母亲给我讲的童话故事,看来是真的。”

  “那你的家族也是圣血家族,那用得着来找我吗?”李雨舟有些像是吃了沙子一样的感觉。

  “不,我不是圣血家族,而我的家族里只有我和母亲是圣血,至于我父亲是这个世界里的普通人。”张月生说,“我母亲是被家族赶出来的,因为在我出生之前,母亲怀上了我,那时候,父亲还是一道武馆里的大弟子,从我出生之后,父亲被一帮人威胁,我们是迁居均北的。”

  “为什么!”

  “因为,两个世界的人是不能联姻的,甚至我拥有圣血能力也不能跟任何人说。”

  李雨舟想起早上老师说的话,原来那是真的。

  “可是你却告诉了我!”

  “我说过了,某种意义上我们是同类。”张月生说,“我曾经被绑架过,被一群人胁迫加入他们,随后,我用这种能力自己逃了出来,告诉了我的父母,随后,我们就迁居了魔城,他们身上的味道我至今记忆犹新,可是三个月前那种味道又重新出现在魔城,而目标并非是我,而是沈家小姐,所以我才注意到,原来母亲讲的那些故事不是假的,至于为什么注意到你,而是因为一种来自血液的感觉。”

  “是吗?”李雨舟有些不相信,“你在给我编故事!”

  “没有。”张月生说,“看来你的老师并没有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我不想参与这里面。”李雨舟说。

  “可是你早就已经无法脱离了,从你救了沈家小姐那一刻起,你就是那个世界的人了,就算是普通人也无法逃脱的。”张月生说,“这是游戏规则。”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路之始,阴谋(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