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暗影,潮汐之夜(1)
怪松鼠2018-09-30 00:093,519

  车灯晃过的时候,李雨舟总觉得是幻觉,可是那的确是沈家派来接沈家小姐的汽车,汽车上面除了司机,还有一个沈家的旁系族人,这是沈家害怕沈君苒出事特意派来的。

  “要不,我让司机送你吧!”沈君苒站起来,“李警长没有来接你,这大晚上的不安全。”

  “我一个男的,有什么不安全的。”李雨舟犹豫的拒绝道。

  沈家人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小姐!”

  “来了。”沈君苒随口说到。

  “上车吧,家主很担心你!”沈家人说着。

  “知道了。”然后他回过头,给李雨舟摆摆手。“再见!”

  “再见!周一见!”李雨舟有些尴尬的说,只是他总觉得这怎么像是在‘永别’。

  不过沈君苒又说道,“你能把你的那只猫借我一晚上吗?”

  “额,这事,你得问这只猫!”

  沈君苒看着黑骑士,黑骑士却像是害怕似的朝着李雨舟脑袋后面躲了躲。

  “还是算了吧!”

  沈君苒有些失望的上了车,他在车里给李雨舟摆了摆手,沈家人打开另一边的车门也上了车,随后发动机轰鸣声响彻黑夜。

  黑骑士的确不像要跟沈君苒去,他害怕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被‘杀掉’,可能猫总是个胆小的生物,对于恐惧的东西有点敏感了,不过他此刻倒是有些担心那个长的还算是不错的女孩,因为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在房顶的三个杂乱的灵魂气息在移动了。

  “他们走了,朝着沈小姐的离开的方向。”黑骑士看了看周围,人几乎已经没了踪迹,乞丐也已经不再大街上,他们估计去了阴暗的角落躲避一夜的凌乱了,只是夜里响过那阵汽车轰鸣的声音后却变的有些不知所措的静。

  “真的,他们在哪?”李雨舟皱着眉头,两只眼睛盯着黑暗处的房顶之上。

  “他们移动很快,额,还带着武器!”黑骑士朝着远处的房顶望着,黑猫的灵魂感知能力很强,他能从很远的地方感知那些未知的事物。

  弯月下的黑影在这座城市的窜动,世界深处的潮汐涌动在人间,深黑的夜空之下是一场继承了千年的阴谋,一场人类秘史中最为壮阔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时间,一个月以前,1927年3月7日)

  一闻正海或许是喝醉了,更或者是因为见到许久不见的朋友而高兴,他略有些失态,沿海的城市里还吹着海风,因为街道没有白日里那么吵闹,使得打开的窗户外面,还能听到海浪声,他迷迷糊糊的看着手里的酒杯,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

  “从法国回来,我们就没有再见过吧!”一闻正海说这句话也不知道说了多少遍,总是絮絮叨叨,他身为一个华夏人,对于情谊这东西看的或许有些重了,当年眼前的男人与之一起在欧洲留学的时候,还是个孩子,有十六岁那么大吧,国外的生活不好混,他们相互结识也算是一种缘分,前几年国家扶持和提倡先进的思想文化,好像两个国家都是如此,政府的教育与国政改革,让他们走出了国门,使得那些它们从来没有接触的思想开始融入两个从不开化的国度。

  “有十年吧,很久之前我就想来民国看看,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樱庭荆川说道,他把手里的酒杯放下,手里拿起筷子,夹了些青菜。

  樱庭荆川踏足这个辽阔的土地时,他唯一的感慨是,如果我也出生在这个地方那该多好啊,他将手里的德国莱兹照相机拿起来,冲着渤海的海岸线拍了几张照片,他猛然发现,就算是如此小巧的海港,竟然与这旷辽的大海差不多大了,相比于那个总是地震灾害,并且狭小的海中国度来说,这是多么的伟大。

  樱庭荆川乘坐着日本帝国的一艘通商邮轮,以日本记者的身份前往东三省进行地理考察,前来接应的是个民国人,他穿着一身板正的西服,头发梳的油亮。

  “好久不见。”樱庭荆川迎上去说,然后冲着微微笑。

  “额,从法国回来之后,就没在见过了,有快十年了吧。”说话的是一闻正海,他上前与樱庭荆川握手,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风衣,围脖将他的脖子裹住,海风吹来,虽然已经立春许久,但是却依旧还是有些冬日里的萧瑟。

  “真没想到,你特意学了中文。”

  几句简单的问候,又询问了各自的经历和此时的工作,便乘着汽车去了一闻正海现在所住的地方。

  只是此刻的夜晚,一闻正海正喝得酩酊大醉,说话开始重复起来,这样一个早就问过的问题,他已经不知道问了多少遍,好像找不到什么可以继续聊下去的话题,樱庭荆川并没有喝醉,他喝的并不多,应该说是一闻正海的酒量有些看不过而已。

  “你说,这人啊过一辈子,有什么好的。”一闻正海说道,像是在埋怨自己的一生,他总觉的有些憋屈,从出生到此刻自己好像一只永远囚禁在笼子里的小鸟,小时候呢,飞啊,飞啊,就是飞不起来,翅膀硬了,终于能飞了,却依旧在这个笼子里飞不出去,就算是飞出去了,脚踝上面却拴着一根无形的铁链,他牵制着你去任何个地方,感觉着那是一种无法祛除的负担。

  “正海君,额,怎么说呢,或许你是不知足吧!”樱庭荆川说道,他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在这个国度里,你拥有那些普通人没有的东西,我觉得,你应该过得开心才对啊,不应该如此郁郁寡欢的样子,何况,你将是下一任整个一闻家的家主,你拥有的不仅仅的金钱,还有真实的权力。”

  一闻正海一只手拄着桌子,一只手冲着樱庭荆川拜拜手,他总不喜欢别人如此的说,好像一切都是无劳而获的样子,“我其实对于这个家主没什么兴趣,我喜欢的是自由,感觉只有自己用能力和智慧得到的东西,才算是自己的。”

  “人生下来,哪有什么自由,所有人都有他所要经历的东西,再说了,像是我们这样的人,估计灵魂都是被禁锢的,我和你一样,我也总想着自己去得到,而不是去继承,可是我们必须如此,没有第二个办法,如果放弃,放弃的可能不再是自己了,还有更多想要珍惜的东西。”樱庭荆川这可能是唯独一次说了自己心里的话,他很少与别人说些自己想的东西,他害怕别人将自己看的透彻,不知道为什么,他原本不想将一个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的。

  “是啊,不能放弃。”一闻正海将那杯一直望着的酒灌在嘴里,原本辛辣的酒水,早就没了味道。

  樱庭荆川深吸了一口气,他望着没有关上的窗外,外面还有些灯光,不过昏暗的已经照不亮街道了,他又看了看一闻正海,然后拿起旁边的酒瓶只是给自己有满上了,他没有给一闻正海倒酒,因为一闻正海早就已经不能再喝了。

  一闻正海却从桌子上自己拿起了酒瓶

  “正海君,你已经不能再喝了。”樱庭荆川劝说道,“酒这东西,不是个好东西。”

  “没事,我今天高兴。”一闻正海说道,然后随口问了句,“你应该不是真的随着日本地质考察来民国做研究的吧。”

  “额,是也不是。”樱庭荆川说着,他无所谓的样子。

  “是国政,还是关于‘圣路’!”

  “圣路。”荆川简单的说道。

  “诺斯兰家压迫你们了?我记得你整个家族也是左派啊!”一闻正海想要再倒一杯酒,却被樱庭荆川阻拦了。

  “或许我们不应该谈论这个话题,某种意义上,我们已经违禁了!”

  “有什么不可以说到的,谁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一闻正海说道,他摇摇头。

  樱庭荆川或许也喝的有些多了,他想了想说道,“世界家族里有传言,圣子出现了,我只是来这里寻找事实的,至于圣路我们没有想法。”

  “圣子,呵,哪有什么真的假的,圣子几百年出现一次,我觉得那群想要找到圣路的家伙,已经是疯了。”一闻正海说,他琢磨着一会,“要是这么说,我倒是知道,最近很多流言说,在民国的魔城,那个沈家的小姐是,不过那都是流言,那东西我认为不足为信。”

  “流言,有时候也有他的真实性。”樱庭荆川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原本晕晕的脑袋突然清醒了大半,樱庭荆川从某种意义上,真正来华夏的目的是寻找圣子的下落,圣子是目前为止,知道的唯一打开圣路的方法。

  樱庭荆川坐在椅子上,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他一直以为,那个在黑暗世界里的遥远的传言是个神话,可是如此看来,这或许比真实世界里的战乱还要真实,他不知道为什么却有种失落感,他原本已经想好了,他跟随考察队进行地质考察,一边进行对所有的亚洲家族进行暗访,只是这无意中的交谈却已经完成了他的目的,好像这一切都太容易了,

  “你真的信,我都不信,圣子代表什么?我们都知道。”一闻正海说,顿了顿说到,“如果这是真的,那群藏在世界家族之外的家伙们应该早就行动了,他们比我们更渴望得到开启圣路的方法吧。”

  “额,是啊!”樱庭荆川突然又有些怀疑,如果真是那样子的话,或许圣子早就不存在了。

  “真不知道那些家伙是怎么想的。”

  酒过三巡,一闻正海迷迷糊糊的样子,他被樱庭荆川扶着去了床上,然后喝了些水边睡了。

  樱庭荆川回到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屋子里,他深叹口气,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烟,靠着窗户,点燃,他望了望天空,没有多少星辰,外面吹来的凉风让他清醒了许多,有那么一瞬间,他认为整个世界都是假的,不论是此刻早已寂静的人间,还是暗潮涌动的黑暗世界。

继续阅读:第六章,暗影,潮汐之夜(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