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暗影,潮汐之夜(2)
怪松鼠2018-10-15 00:213,178

  樱庭荆川重新坐在了靠在床边的书桌旁,他从笔筒里拿出一只钢笔,想了许久,他开始写一封信,信是用日语写的,大致内容:

  三宙君

  见信,我已安全抵达民国,不用家族替我担心,航运十分安全,并没有出现什么危险,过几日我会去东三省与家族人员的诸位回合。

  写这封信的地点是在渤海的一座沿海城市,并且在一闻家的长子家里过夜,我并不知道这里叫什么,但是,我知道这里离着东三省很近,可是我并不能前去,我要先去魔城,那里有我们想要找到的东西,信息多半已经确定,圣子就是民国沈家的二小姐,虽然我不认为一个圣子的性别是女人,但是流言并非真的是假的,所以我决定前去一探虚实,忘了说了,一闻家的长子与我曾经一起在欧洲学习,算是个不错的朋友,虽然如此利用朋友总觉得心里过于不去,可是我们为了伟大的目的,不得已如此。

  此致敬礼

  1927年3月7日夜。

  樱庭荆川将信折起来,然后装进随身携带的信封,上面用中文写上邮寄地址。

  他躺在床上,将书桌上的台灯关掉,屋子里一片漆黑,他并没有睡觉,而是在黑夜里望着天花板,他想了很多事,曾经的,未来的,现在的,可是怎么都觉得不真实,或许他们原本就活在一个不真实的世界中,他突然想起今年元旦的时候,日本源家来樱庭家的帝国招募,招募条约里写很多关于家族管理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要让整个樱庭家加入帝国,对于一个帝国永远摸不透的家族来说,那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如果不为自己所用,那就灭掉他,可是那段风波不过只有几日便消停了,主家的家长们与帝国政府施加了压力,使得他们不再与樱庭家有任何纠纷,此后樱庭家依旧是樱庭家,帝国依旧是帝国,他们不想干涉,樱庭荆川突然笑了笑,一种嘲讽的笑,至于战争的野心,不过是历史必须经历的时间刻度,而他想要得到的不仅仅是权力的野心,还有更多。

  第二日清早,一闻正海脑袋生痛,他皱着眉头,按了按脑袋,然后从床上起来,他穿着少许的衣服有些冷,顺手拿下挂在衣架上的大衣披上,他记得昨晚与那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樱庭荆川喝酒来着,他走出屋子,客厅里有些杂乱的餐盘还没有收拾,然后径直朝着樱庭荆川的屋子走去,他敲了敲门,没有动静,他以为樱庭荆川昨晚也喝多了,或许还没有醒,他又敲了敲门,还是没有动静,然后他有些疑惑的走进去,只是屋内什么都没有,除了已经打开的朝阳窗户,清冽的风吹来,阳光侧照着。

  恍然,好像昨日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依旧残留的踪迹可以断定那的确经历过,他琢磨着昨晚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让那个来自大海另一边的朋友嫌弃了,可能不是,也可能是他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提前走了,他看着空白的屋子,一脸茫然。

  1927年4月3日夜

  黑骑士从李雨舟的身上跳下来,朝着一个黑暗的角落跑去,一声尖利的猫叫,周围几十只流浪猫从远处集合而来,李雨舟在后面跟着,猛然他吓了一跳,他虽然不害怕野猫野狗什么的,但是这么多还真是头一次见。

  “这么多?你要做啥!”李雨舟问道,他朝着墙角挪了挪脚步。

  “让他们去跟着沈家小姐的车,如果有事会来通知我们的。”黑骑士说着。

  “额,这样行吗?”

  “猫的行动力比人强的多。”黑骑士自豪的说。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我们要不要跟着那些人一起,我总觉得有点问题。”李雨舟说着。

  “以你的力量,对付他们有点吃力,还是不要去了。”黑猫并非瞧不起李雨舟,而是以李雨舟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应付。“他们都是圣血,而且带着武器,你去了送死还差不多。”

  “不行,我得去看看。”李雨舟说着,他离开这个到处都是猫的地方,朝着沈君苒家的方向赶去。

  “。”黑猫有些无语,他给那些野猫说了些也不知道什么东西,便跟着李雨舟走了。

  身后浩浩荡荡的野猫离开,他们四散各处,然后消失在了黑暗中。

  李雨舟刚拐过一个街口,这条路上早就没有了营业的商店和作坊,几辆进口的汽车便飞驰而过,猛然的一阵枪声,让李雨舟下了一哆嗦,他以为那是幻觉,可是最前面的汽车拐了车头径直撞在旁边的门店上面,烟雾和碰撞出的火花炸亮,随后枪声不断。

  李雨舟并没有上前,而是躲在了拐角处,他侧着脑袋朝着阴暗的地方望去,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几个人从最前面已经撞坏的汽车上面下来,他们躲在了汽车的一侧,看不到踪影了。

  “你们是谁?诺斯兰?”有人在黑暗中说到,“一群混蛋,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No,No,viper!Viper!(毒蛇)”有人在大声说着,然后他大口穿着粗气,他闭着眼睛,深吸了两口气,手里举着枪,此刻很静,他能听到那些人在靠近。

  “什么?外婆?外婆你奶奶!鸟国人,真倒霉!”说话的是华夏人,是沈君苒的大伯沈国松,他听不懂,但是他知道只要不是世界家族的人他就没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眼前的这群家伙竟然想要对自己家的小姐不利,就算是世界家族的人,也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家伙可是已经在城东饭店盯了了一晚上了,竟然在自家的小姐回家的路上拦路阻截,好在老家主早就布置好了,让自己在这个地方保护小姐,额,都怪六子,要不是六子因为三急,差点小姐就出事了,沈国松朝着已经算是报废的汽车上面开了两枪。

  “别开枪。”躲在车后面的几个人竟然说了汉语,而且还带着方言的味道。

  “我还以为没人会说正常话呢!”沈国松说着,“把武器扔掉,快点出来。”

  沈国松身后面的车开了车灯,然后依旧坐在车上的人都从车上下来,他们手里都举着机枪,此时躲在车后的三个人吧手枪从车边扔了出来。

  “别杀我们,我们只是被雇佣的。”一个穿着有些破旧的家伙从报废车后面举着双手站起来,随后又有两个人从车后面站起来,其中一个还是外国人。

  “被雇佣的?”沈国松有些不相信。

  “是啊,我们都是被雇佣的。”那个外国人竟然也说了汉语,“他们给我们了很多钱。”

  “他们让你们做什么?”

  “让我们去阻拦沈家小姐的回家的汽车,如果阻拦成功的话会给我们双倍的钱。”说话的家伙接着说,“如果阻拦不成功,或者被追杀的话,就说自己是‘毒蛇!’”

  “毒蛇是什么?我从没有听说过民国有毒蛇这个组织。”沈国松说,他背着灯光,让别人看不到此刻的表情,不过,他总觉的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东西,他恍然问道,“你是说,你们是被雇佣的。”

  “是啊!”那人回答,随后,请求道,“求你们别杀我,我并没有想要对沈家小姐不利,我们只是想要混口饭吃,求各位大爷放我一条生路。”

  “完蛋了,他奶奶的,调虎离山!”沈国松咒骂了一句,随后,根本就不管眼前的家伙说了什么,冲着他们就是几枪,“去你奶奶,放你生路,好好下地狱吧,敢对沈家不利,这辈子是你做的最错的事情。”

  那个一开始就已经放弃的家伙在自己人生最终了的时候突然后悔了,他捂着自己被子弹打穿的心房,一阵子怅惘,只是他依旧在埋怨自己的命运像是一个玩笑,他望着天上漆黑的夜空,一种释然,却也有一种不甘心,只是无论是什么,已经没有用了,他想着真不应该和那些家伙接触的,若不是因为自己没了钱,没了老婆,更没了工作,他才不会接这单生意,昨日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在街头拉黄包车的脚夫,可是这个月的收入不好,无法给车场里缴纳租金,他只能上交了黄包车,并且沦为一个无所事事的光棍,如果自己不去找工作,当做一个乞丐,或许此刻已经在某个街角里睡着了,他从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更没有想过,那些提前给得钱却成了自己最后一笔棺材钱,如果……。

  “快走。”沈国松招呼身后的人上了车,开的很快,直奔沈家方向。

  李雨舟愣愣在原地,他从小到大虽然知道自己所处的世界是个没有多少怜悯的世界,可是他第一次看到别人哀求的时候,竟然被人无视,几条鲜活的生命就此了结,好在这条街此刻并没有人在,不然那些人也一定会因为泄露秘密而被无辜的杀掉。

  “别看了,赶紧走吧,今晚不是个平安的夜晚!”黑猫在后面催促道。

继续阅读:第七章,暗影,潮汐之夜(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