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暗影,潮汐之夜(4)
怪松鼠2018-10-14 10:004,571

  沈君苒瑟瑟发抖的在躲避,只是她想要跑却浑身都没了力气,衣衫有些凌乱,头发在猛烈的风中乱飘,她一直以为自己会永远在这个黑夜里消失了,她害怕,害怕死亡。

  此刻街道上没有其他的人了,就算是那些听到动静的街坊邻居也不会出来凑热闹,这样一个混乱的时代,不知道一晚上会死多少人,刚才的轰响和枪声早就让很多人心悸了,他们都躲在自己的家里就连露头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的勇气都没有。

  阴獠一个个又从地上爬起来,眼看着就要得手了,竟然又跑出一个人,黑衣人在仅露出的眉头和眼睛上带着一丝愤怒,他可不想这个时候出什么差错,那些站在黑暗深处的家伙如果知道自己失败了那一定不会饶恕了自己的。

  李雨舟这时候才发现,那些像是骷髅又像是猫妖的东西竟然都朝着自己来了,他不禁害怕起来,那东西就像是僵尸,李雨舟又从手里发出两道紫色的光,朝着那些东西扔了过去,那东西像是遇到了天敌,竟然在紫色的光刺入身体的时候,浑身燃烧起了大火,大火轰然而起,就连沈国松都没有想到作为‘自由人’的李雨舟能帮上大忙。

  黑衣人诧然,一种不可思议从心底油然而生,他这辈子在黑暗世界里混迹了那么久也没有听说过这世界上还有能用如此微弱的圣血能力杀掉阴獠的圣血,按照典籍中记载,真正强大的圣血阴獠可以衍生一支军队,在古代西方中世纪的时候,那场在十字军对抗东蛮人的战争中,曾经一支用圣血阴獠铸造的军队,就算是十字军中也有圣血,可是那终归将十字军溃败的只剩下几个逃兵,典籍中却不曾记载有什么样子的圣血能力会让阴獠燃烧。

  火光将周围照得通亮,那些被大火灼烧的阴獠一个个发出惨叫,他们没有多少意识,但却拥有听觉和味觉,使致他们能够在战场上迅速寻找敌人,那些灼烧在身上的大火竟然让他们产生了痛觉,早就忘记了痛觉是什么东西的家伙,猛然的疼痛感让他们不知所措,到处碰撞,然后渐渐消失在了黑夜里,像是纸张和柴火烧灼后的灰烬零落了一地,随后还带着火星的尘埃随后飘走,另外两个黑衣人也看呆了。

  正在沈国松对抗的黑衣人则是奋力将沈国松推开。

  “混蛋,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完工,走人!”他对同伴说着,不过心里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不过他很镇定,快速看清此刻的战场,看着沈家人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了,随后他指挥着所有的阴獠,指着李雨舟,大喊了一声“杀了他。”

  “倒霉!”李雨舟惊讶的看着那些阴獠朝着自己冲来,回身就想要逃跑却一不小心被脚下的东西绊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摔得生疼。

  剩余的阴獠呼啸而过,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朝着李雨舟冲去,他们手指细长的如同尖利的刀剑,在黯淡的弯月下带着些冷光。李雨舟猝不及防只能将用手抓住刺向自己的利爪,利爪太过锋利,直接将自己的手掌刺破了,血从手掌里流出来,沾染在了阴獠的爪子上面,那些血就像是活了一样直接窜进了阴獠的身体里,又是轰然的大火燃烧,一阵嚎叫后又变成了一堆不成样子的灰烬。

  那些阴獠好像在怒吼,瞬间的暴走,直接对着李雨舟围攻,李雨舟来不及思考,他竟然在某一刻的时间里脑袋一片花白,只是唯独求生的欲望,让他反应极快的从地上站起来,他忍着手掌的剧痛朝着远处奔跑,身后的阴獠却阴魂不散,一道道黑色影子涌动,他们飞跳起来,出现在了李雨舟面前,前后的逃路都被堵截,李雨舟此时才明白,黑暗世界比这真实世界里的争权与混乱的战争更恐怖。

  一阵温热的风吹来,李雨舟紧闭着双眼,他害怕那些眼前的家伙,他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竟然逃避了。

  “混蛋,是谁!”黑衣人咆哮,他可没有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了两个将自己的阴獠溃打的如此不堪的人。

  李雨舟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眼前的阴獠像是静止了,他们如从按住了暂停键一样无法在活动,不过下一秒,那些围堵在自己身旁的阴獠竟然化成了一阵随着风逝去的粉尘,李雨舟眼前的视野清晰了很多,一个老人正站在了他的面前。

  “年轻人,很勇敢。”老人并没有多说话,而是速度很快的去了沈君苒身边。

  沈君苒看着眼前的来人,自己的父亲和爷爷都来了,她一瞬间内心的恐惧消散了大半,可是先前的惊吓使他依旧在瑟瑟发抖。

  “我家小姐何处让诸位‘挂念’?”说话的人是沈天顺,他是沈君苒的爷爷,一身汉服,头发发白梳着清朝里所有男人都留着的辫子。

  “走!”正对着沈国松的黑衣人简单地说,与沈君苒脱离开距离的同伴则是转身就跳去了周围的房顶。

  “该死!”沈国松上前就要去追。

  “不要追,杀死一只老鼠,还有很多老鼠等着我们。”沈天顺站在此刻残破的街道,看着在黑暗中涌动的家伙。

  此刻一声嘹亮的大喊声传来,“就算是沈家用全族的能力,也保不住那个女孩的。”

  “这到底怎么回事。”沈国松回头问。

  “回去再说吧!”沈君苒的父亲沈国栋正在安抚自己的女儿,他将沈君苒抱在怀里,他真的很害怕就这么失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沈国栋又问道。

  “回去,再说,这里人多眼杂,还有那些在黑暗中的家伙,应该还在。”沈天顺转头就走,然后说,“国松啊,有些事情很复杂,既然一切开始了,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额,你先去吧那个帮了我们沈家的小家伙送回去吧!另外社会舆论这两天要去办一下,省的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

  沈国松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只能按照那个总是无厘头的父亲安排的事情做了。

  李雨舟的手在发痛,他一直在握着手掌不让那些看似珍贵的血流出来。

  “我记得你叫李雨舟来着!”沈国松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和兄弟带着沈君苒离开了,他们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然后转身把已经吓瘫在上的李雨舟浮起来。

  “是……是!”李雨舟此刻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唯独庆幸的是自己竟然还活着。

  “走吧,不管怎么说,要谢谢你,要不是你出来捣乱,估计那些混蛋应该把小姐给带走了!”沈国松叹口气,“不过,说实在的,你很大胆啊,比我年轻的时候胆大多了,要是我跟你一般年岁,估计只能躲在角落里不敢出来。”

  李雨舟没说话,他被沈国松扶着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走过最后一个街口,李雨舟缓了缓力气,说道,“额,到了,谢谢!”

  “这里就是?”沈国松问道,他看着眼前依旧亮着灯的二层小楼,独院外面的大铁门上面有拉铃,沈国松扶着李雨舟去拉了房铃。

  李敬成正坐在书房里整理文档,他听到门铃后披了一件外衣就出门了。

  “李警长!”沈国松对李敬成说,“这小子受了伤,赶紧给他清理清理。”

  “这是怎么了?”李敬成惊讶的看着眼前,“你这是自己摔的?”

  “这可不是,这小子今天救了我们家小姐!”沈国松说。

  “是吗?真的,假的!”李敬成问道,他接过李雨舟将一直胳膊扛在肩上。

  “额,我现在没法给你诉说了,我还要赶着回去。这小子就交给你了。”沈国松拜拜说就走。

  “好吧!”李敬成绑着绑带的脸竟然被沈国松无视了,看来真的有急事,他没有说要留沈国松的话,而是赶紧给李雨舟治伤。

  夜已是深夜。

  沈国松回到家中,他去了前堂大厅,听管家说,父亲和沈国栋都在等他,还有沈家的几个贵族。

  “小姐睡下了?”沈国松进门小声问。

  “睡下了!”沈天顺说着,此刻在后门里走出来沈国栋却一脸愁闷。

  大厅里没有开点灯,而是点了几根白色的蜡烛,徐管家端了一壶水,从茶具柜子里拿出一套茶具,他放在了大厅的桌子上面。

  “徐管家,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了,你去休息吧!”沈天顺说。

  “是!”徐管家听了吩咐,他躬身离开。

  一声清脆的关门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国松终于忍不住了。

  “这个事情很复杂,其实我在十年年前就知道总会有一天会发生的。”沈天顺他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在坐的各位,今晚你们所知道的所有的事情,将是你们死守的事情,更是以后我们必须做的事情。”

  沈国松突然有种压抑的感觉,因为自己的父亲一直是个乐天派,每天除了跟那些坐在街头的富贵家的老头们说话聊天,就是去钓鱼遛弯,自从自己的二弟接替了家主的位置,他好像家族事物什么都不管,如此沉重的开场白,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国松啊,还记的君苒在八岁的时候救活的那只鹦鹉吗?”沈天顺皱着眉头。

  “好像有那么个事情!”沈国松依稀记得却也忘得差不多了,不过家里养过一只会说话的鹦鹉却是真的。

  “那只鹦鹉原本早就该死了,可是君苒那年第一次苏醒了圣血!”沈国栋说了话,“无意间的圣血能力,让那只鹦鹉多活了五年!”

  “这有什么秘密?圣血的能力不是千差万别吗,甚至有很多我们未知的能力。”沈国松问,“二哥,这不是秘密。”

  “不,那是,因为整个黑暗世界中,唯一的治愈能力的圣血只有一个,那就是‘圣光’!”沈天顺说,“他代表着的是什么,你可能不知道,那是拯救世间的力量,每当世界发生巨大的战争和灾难的时候都会有这个能力出现,所有拥有这个能力的人他还有另外的一个名字,“圣子”,并且世间每个时代圣子的存在不会重复,他是唯一的。”

  “你是说,君苒是‘圣子’?”沈国松听到后,总有种自己出现幻听的错觉,如果这是真的,他也终于明白那些家伙为什么会对沈君苒动手了。

  “对。”沈天顺点头,他略有些犯愁,他又说道,“真不想当年李家的悲剧会出现在我们身上。”

  后面那句话倒像是在自言自语,不过所有人听到这个如此幸运的消息后并没有多高兴,反而都在忧心忡忡,在坐的所有人都带着压抑的感觉。

  “如果君苒真的是圣子,我都不知道,那这个消息是谁传出去的。”沈国松问。

  “你当然不知道,也没有谁去传,再说了,这个事情就连君苒自己都不知道,但有人会知道!”沈天顺说,“如果这个事情与秘会有关系呢,他们可是拥有这个世界上最杂乱的圣血,所有的自由人都在他们的队伍中,那些擅长于预测和占卜的人也在他们当中,有些东西和信息甚至比我们自己都清楚。”

  “这是不是诺斯兰家的搞得鬼,那个拥有阴獠的家伙身上带着一股子恶臭的气味,是诺斯兰家族里那些拥有侍魂能力的家伙才有的味道。”

  “不一定,今晚来这里的三个圣血,是三个不同的能力,他们的额属性根本不一样,不出自一个家族,就算是右派的所有家族都参与这个事情,他们之间也应该会有纷争,虽然另外两个并没有展现圣血的能力,但是我能察觉到,他们是关系密切的‘同伴’。”沈天顺说着,“我进入战场的时候就发现了,如果一切都是诺斯兰一个家族所为,大不了全部杀了,可是呢,我并没有,因为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诺斯兰家在搞鬼,某种意义上来说,秘会的比诺斯兰要强大的多,他们太神秘了,世界家族的人没有谁真的见过秘会是什么样子的。”

  “他们要做什么,难道要绑架君苒去战场,却给那些战争分子做无限生命延续?”沈国松有些气愤。

  “不,世界历史是无法改变的,就算是用君苒的能力去改变战场的局面,只是最后的结果依旧是原本的样子。再说了,社会上的战争与我们无关,而他们为了的是圣路!”

  沈国松突然沉思,他知道这个事情好像真的没有那么简单了。

  秘会这个概念,所有拥有圣血的人都知道,那是一条藏在黑暗中的巨蛇,他一直潜伏着,甚至有时候世界家族里的人都会忘掉他们的存在,可是提起来却又毛骨悚然,如果按照沈天顺的说法,这一切都是秘会所为,那今晚的事情一定不会是一个结束,至于诺斯兰,还没有多少可怕的地方,他们不过是喜欢玩阴谋的混蛋罢了,沈国松看着自己的弟弟,他在愁眉苦脸担忧自己的女儿。

继续阅读:第九章,路之始,黑暗世界(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