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路之始,黑暗世界(2)
怪松鼠2018-10-23 10:183,190

  “怎么了,这具尸体有问题?”李雨舟疑问道。

  “额,问题很大,我总以为想要绑架沈家小姐的人是世界家族里的人,看来是想错了。”李敬成说道,“你看这个纹身!”

  “哪有问题?”

  “这个纹身他所代表的是一个巨大的势力,他们甚至能与整个世界家族抗衡!”李敬成说,他一边整理尸体,然后把它整理好,用一块白布随后盖上,“好在我们并非与他们相识,再说现在我们根本就不属于世界家族,没有什么好怕的,你只要记住,以后遇到有这样相似纹身的家伙就躲得远远的,就当没有见过就好了。”

  “他们是什么?”李雨舟一脸疑惑,老师从没有告诉他这个世界上要去恐惧某个东西,可是现在的老师却总有种说不出的害怕。

  “我也说不上来,但是他们所有的敌人,是所有拥有圣血的家族和整个‘黑暗世界。’”李敬成说道,“只不过在某些方面,他们对于整个‘镜箱’也是敌对的。”

  “那他们到底为什么要绑架沈小姐?”李雨舟好奇的问。

  李敬成想了好久,他认为可能不应该告诉真实的事情,但是既然这所有的都已经在眼前弱小的圣血身上发生了,也总该告诉他一些什么,他淡淡的说,“为了圣路!”

  “圣路?”

  “一条被世间遗忘的路,所有圣血走过那条路之后会通往镜箱之外的世界,那里拥有的是,力量,永光,永生!”李敬成想了想又说,“也就是镜子外的世界,那里曾经人与神灵共同居住,并且诞生了镜箱里的神灵,不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里的神灵,大多都是从那个地方诞生的,如果重新找到那条路,得到里面被遗忘的力量和权力,将会回到曾经的君权神授时代,到那时候,世界将重新变个模样。”

  “真的,那样多好!”李雨舟有些期待。

  “好什么,到那时候,世界上只剩下战争了。”李敬成说,他把手边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将几个尸体并排摆好,“再说了,圣路尽头已经被封禁了,至于为什么封禁就不得而知了,可是当年那场被称作‘裁’的战争中,里面所有拥有的力量却都散落在那条路上了,只要找到那条路,秘会就会得到他们想要的力量,届时,就算是黑暗世界中所有的党派和在一起也不一定会与他们打个平手的,你可以试想一下,十几年前的世界战争,可能会比那些残酷几万倍也不止。”

  “那还是别找那玩意了。”李雨舟他心头一震,他突然想起来几年前就是因为那场战争老师差点没有从战场上回来,在李雨舟看来,世界上也只剩下老师一个亲人,他什么都没有,他不想再回到曾经的孤独里。

  “找与不找我们说了不算,就算是世界家族,他们原本的使命为了守护圣路存在的,可是也总会有些家去寻找的,那些力量和永生什么的,总是会激发人的欲望不是吗?”李敬成说。“其实有时候,我也想要得到力量,那样就不会发生很多事情。”

  李敬成突然发呆,他望着墙角,眼前是一片大火,一片永远也无法熄灭的大火,刀剑满地都是,还有嘹亮的枪声,亲人一个个倒下,他眼睛里充满了愤恨。

  “老师,老师!”李雨舟叫了两次李敬成才回过神来。

  “哦,对了。”李敬成摇了摇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下,“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要跟任何一个镜箱中的普通人提起关于世界家族的事情。”

  “啊?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是一个种族!小心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会对我们有什么企图,就像是西方人从来不待见巫师一样!其实本质上是在企图获得巫师的力量,丧心病狂的家伙还会对巫师进行试验,他们想找到巫师和普通人之间的区别。”李敬成接着说,“总之,他们会吧很多倒霉的事情推到我们身上,我们回来做祭祀也说不定,再说了,普通人他们不理解这样一个世界观,另一个就是他们以为我们会对他们不利,所以在黑暗世界里很少有圣血与普通人联姻这个事情。”

  “哦。”李雨舟似懂非懂的答应了,随后他用一只手有些费力的帮着李敬成将眼前的尸体摆好。

  “差不多了,额,你跟我,我带你去那几本书!”李敬成说,他将手套和口罩都摘掉,随后他将手里的东西都扔进了垃圾桶里,“那些很久之前遗留的书里会给你解释这个世界的。”

  李雨舟跟着李敬成走在身边,李敬成将身后的太平间的门关上。

  “最近整个魔城都会不安生,晚上尽量不要出去,‘毒蛇’在布置一个很大的陷阱,他们让很多雇佣的亡命之徒在为他们工作,带来的三具尸体上面只有那个被爆头的司机身上有纹身,那表明毒蛇会让秘会内部的人作为领导者,亡命之徒不过是炮灰罢了。”李敬成说道,“除此之外,尽量不要与自称为世界家族的家伙搭话,黑暗世界中的家族并非都是为守护圣路而存在的,他们在漫长的历史中被‘欲望’策反了,大体上说世界家族分为两个党派,我们属于左派,当然整个沈家也是,还有一个右派,他们在世界家族的统称‘征途激进派’。”

  “哦!”李雨舟答应,他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陷入了一场不知道凶险的纷争中。

  “你可能现在有很多疑问对吧!”李敬成他走在长廊里,“这个世界太复杂了,如果这件事情就此结束,知道这些就差不多了,如果你陷在黑暗中,到时候自己就会知道的。”

  李敬成带着李雨舟走出长廊,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此刻警局里没有一个人,大多都应该去值班或者出勤了。

  “还有啊,关于圣血这个东西,是需要自己去琢磨的,圣血的能力是天生的,也就是遗传,你的父亲或者母亲应该是某个家族里的孩子,血液里就戴着这样的能力,至于为什么他们没有苏醒应该也与血有关,也可能与他们的经历有关,总之没有引导的话圣血是很难自我苏醒的,而且能力越强大,那么地位就越高,所以在黑暗世界中,会有贵族和平民之分。”

  “那我属于什么?”李雨舟问。

  “你?”李敬成看了看李雨舟,叹口气,“处在平民和普通人之间!”

  “啊?”李雨舟有些失望。

  “啊什么啊,你可以知足了,至少你比普通人强很多,如果在战场上,最少也是个团长或者营长什么的。”李敬成走进办公室,他坐在椅子上,然后付下身子从最底层的抽屉里,拿出了两本书,很厚,有牛津字典那么厚,上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很古朴的十字架。

  “给你!”李敬成说着将两本书给了李雨舟。

  “这本黑皮的书,是黑暗世界的大致历史,只是上面只写到三百年前,开始的年月用华夏历史算,应该是商纣王时期开始写的,下面这本写了家族志,只是与现在的形式有些差别,但是还是可以看一看的。”李敬成说。

  “可是,……可是,我看不懂英文啊,我英文一塌糊涂!”李雨舟皱着眉头一脸愁闷,他翻开第一页直接有些懵。

  “除了,前端的几章序文,几乎都是中文,那是个三百年前沈家人翻译的。”李敬成说道。

  “那就好!”李雨舟一只手抱着书,而另一只绑着绷带的手扶着,“真沉。”

  “最后一个事情,帮一下沈小姐,如果真的没有办法,那就离开,自己的生命最重要!”李敬成说。

  “怎么帮!”李雨舟问道,

  “你说怎么帮!”李敬成有些愁闷,“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要我教你?”

  “哦。”李雨舟答应,其实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帮,可是他总觉的老师好像在暗示自己什么东西,额,不对,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他一边寻思着,一边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警局外的天气大好,春日里的阳光有了温度,如果今天依旧去学校的话,应该是个很适合逃课的天气,他站在警局外面眺望了一会,但总感觉周围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一样,他浑身不自在,他原本想着去看看沈君苒怎么样了,不过看着情况不仅晚上不安生,就算是白天也不怎么安全了,他琢磨着还是回家去吧。

  道路上熙熙攘攘的行人络绎不绝,还有几个街头卖艺的,以往这时候,他总会在那些人多的地方逗留一会,不过现在去没心情了。

  “于婶!”李雨舟刚到家便在外面大喊,铁门是从里面用门栓关上的,他望着园子里,一般这时候于婶应该都在园子里收拾那些花草,今天怎么了,难道回屋子去打扫卫生了。

  “少爷!”于婶听到少爷回来了匆忙从屋内跑出来,他一边打开铁门他接着说,“少爷,一道武馆的,张月生来找你了!”

  “张月生,谁?”李雨舟一脸疑惑。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路之始,黑暗世界(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