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序幕,平安夜的镇魂歌(3)
怪松鼠2018-09-12 10:493,676

  天空竟然真下了雪,纷纷扬扬,地面上很快就覆满了一层浅薄的雪,街道上没有人走路,静的让人害怕,白日里,那些扬起的沙尘也在此刻被雪包裹着落在了地上,地面上洁净的一片花白,映着房子里照出来的灯光晶莹的样子,远处教堂里唱诗班的孩子们跌宕起伏的唱诵声音,像是一首让人欣然入睡的安魂曲。

  天空上是一片漆黑,李敬成望了望天空,有那么一瞬间竟然很迷惑,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的都为了什么,他想要做完自己宿命里的事情就远走高飞,再也不掺和这个黑暗世界里的事情,他虽然明白了一切,可是有时候人总是那个样子,当目标就在眼前的时候,却总会犹豫不决。他摇摇头然后继续朝着这条街的最深处走去,然后将手插在口袋里,他没有带围脖,外套里面没有穿那些厚衣服,只是单薄的一件毛衣,腰带边上插着两把勃朗宁手枪,细碎的声音让他总是那么警惕,流浪狗从黑暗的墙角处路过,流浪狗没有发出叫声,而是快速离开,或许是精神绷得太紧,使得李敬成不得已的摸着手枪想要战斗。

  唐宁街深处,那的确深的有些离谱,斯坦纳工会并不在某个建筑里,而是在地下,一个私自开设的地下工会,不论这个城市和街道在历史中如何变化如何建造,最终依旧是个空白的地方,外界的人不知道,甚至斯坦纳这个创建了一千五百年的工会在历史中都没有记载,就算是知道了也大多都已经死了,他们拥有抹除一切关于他们存在的办法。

  昏黄的光照在一个破旧的名字叫做‘安娜’(Anna)的香水商店,那是整个工会的入口,商店的外部什么都没有,除了有一盏挂在门外的煤油灯,灯罩上面写着一个‘S’的字母,让那些初次来这里的人不至于不知道地方。商店里大多时候没有人看管,步入里面,在最后的地方还有一扇门,那是通往工会的地下通道,工会里大致如同一个宫殿,一个人刚好环抱的石柱支撑着有两层庞大的地下建筑,那样的石柱有十几个那么多,巨大的石柱上面雕刻着‘光暗之战’的彩绘,宫殿上层是贵族们聚会饮酒跳舞的地方,下层则是一个巨大的会议厅。

  此刻工会内部热火朝天,穿着奢侈浓妆艳抹的女人正在大厅里与那些一本正经的绅士们跳舞,不论是雍容华贵还是纤细娇柔,好像都在寻找一种迷恋的滋味,浮动的音符,华丽的舞步,扭动的身姿,他们身上多少都带着些魅惑和欲望,年轻的贵族女孩在与那些思想还未丰满的男孩坐在角落的沙发上喝着红酒,随后放下酒杯相吻在一起,唇齿间带着些甜腻,或是相靠在一起情话寥寥,空气里年轻的荷尔蒙气息在他们中间萦绕。

  “给你!”一个男人夹着两瓶酒,手里端着两盘还冒着热气的食物从商店的后门里出来。

  坐在香水商店里的有两个男人,今晚是个特殊的日子,所以工会让人在外面值守着,以防出事。

  “额,是埃文斯自家酿的!”另一个男人有些惊讶,他冲着烛光看着,“1905年!”

  “它们都放在厨房,我就拿了两瓶出来了,不过都是已经喝过的,新的我不敢!”男人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屋子里没有开灯,只有一盏烧了一半的蜡烛,映着有些昏黄的光,看不清面孔。

  “不过说实话,我真的饿坏了。”接过餐盘,他拿起叉子将一块牛肉放在嘴里,“真想去跟那些贵族一样,美酒美食还有女人在一起!”

  “额,今晚的姑娘不错,还有些新来的。”黑衣男人说着,“不过那些姑娘早就是贵族们预定的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谁让我们只是些混饭吃的仆人!”

  “我已经知足了,至少不会像那些贫民一样饿死。”他拿起放在自己面前的红酒,喝了下去,他没有盛放在酒杯里,就那么对着酒瓶一阵畅饮,“额,估计这辈子没有多少人能和我一样,喝着埃文斯家的酒,还能吃着热饭吧。”

  “我们不是普通人!”黑衣男人说着,他找了个凳子坐下,“只是与那些贵族有区别罢了。”

  “是啊,我们和这个世界没关系!那些该死的战争,都是普通人才会有的想法,还想平分世界,真是可笑!”他眼下嘴里的食物,“如果不是禁律,或许这个世界早就是‘贵族’们的了,我还听说,自治领好像政治权力出了问题。”

  “你想死,我不想死,别背地后里说谈论贵族!还有我们永远不能掺和政界的事,这也是禁律,你难道忘了。”

  “哎哎,谁知我们在谈论什么,除非你给那些圣者说,我说他们的坏话!”

  “你喝酒,喝蒙了吧!”黑衣人有些不爱听,然后独自吃着食物!

  “算我什么都没说。”

  “等到这次的钱给了,我就要走了!我永远不是真正这个世界的人。”黑衣男人说,他将酒瓶里的酒倒在了餐盘里了些,有些食物混着红酒别有一番风味,“我攒的钱够了,我准备去乡下,找个地方做牧场生意,另外再找个老婆过日子!”

  “要不你带我一起走吧,我给你做小工!”

  “额,你的钱呢?不会都在酒店里跟那些女人挥霍了吧?”黑衣男人有些鄙视,“某种意义上你和那些出卖肉体的人没有区别。”

  “我只是……”

  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口的铃铛响了,他们的交谈戛然而止,警惕性让他们迅速摸起放在桌台上的步枪。

  李敬成也没有想到那些该死的迎宾铃不在门上挂着,而是在门后的角落里,他还特意观察了好久,刚才屋内的两人对话,他大多都听见了。

  “谁?”

  “来参加舞会!”李敬成说着,他并不想与这两个守门人发生争执或者战斗,他想了想说,“只是来晚了。”

  两个人有些不相信,他们记得今天的确有不少缺席的贵族,可是没有哪个贵族会在宴会差不多已经进行一半的时候才来,他们高傲的样子,一定不会让自己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出丑的。

  “邀请函和那封信!”黑暗里不知道是谁说了话,他们举着枪朝着门口走去。

  “在这里!”李敬成说着,他真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邀请函和一封信,信笺上面有烧蜡做成的封印,然后给了其中一个男人,另一个男人则是举着枪对着李敬成的脑门,李敬成举着双手,一脸无辜的样子。

  “马布里。G.卡拉莫,圣者!”接过邀请函的人念叨,“贵族圣印!”

  “真的假的?”举着枪的男人问道。

  “真的,上面的印章有‘血’的气息。”

  “额,我看看!”男人把枪放下,然后拿过邀请函确认了一遍,“的确是真的,只是总觉的不对劲啊!算了,反正是真的。”

  “对不起啊,让你们麻烦了!”李敬成放下双手,然后朝着最后的那扇门走去。

  “哎,没事没事,只是你来的这时候很让人怀疑。”

  “不好意思。”

  李敬成推开那扇门,突然身后的黑衣男人却说了话,“卡拉莫?不对,这场邀请舞会,没有七大家族的人。再说七大家族从来不参加这种舞会的。”

  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门边上!李敬成手猛抽回来,他回过头看着黑暗中额男人,眼睛是一片湛蓝色。

  “你是谁?”男人问道,他知道既然敢来到这里,一定有他的能力,他只问了一句,就没有在多问,而是直接开了枪,李敬成迅速趴下头,翻滚在地上,他从腰带间拔出一把枪,朝着黑暗里开了两枪,只是子弹打在了香水瓶上,崩裂开的香水瓶香气四溢出来。

  “倒霉!”另一个拿着酒瓶真喝酒的男人则是吓了一跳,事情突如其来,喝下去的酒呛住了,他猛咳,他将酒瓶扔掉,手里的枪举着,然后在黑暗中寻找猎物。

  “我不想杀你们!我和你们没仇!”李敬成在黑暗的角落里说着,“如此你们就当没看见的话,我可以放了你们。”

  “你到底是谁。你是秘会的人?”,他朝着李敬成的声音传来的地方开了两枪,“砰砰!”

  “不,我不是,我只是我自己。”李敬成说着,子弹根本就没有打在他身上,黑暗里根本就看不清东西,“我说了,我和你们没仇。”

  “那封邀请函是你模仿的!像是真的一样,如果你不是秘会里的人怎么可能知道邀请函的做法!你到底是谁?卡拉莫家不会有你这样的人,我也没有听说过有‘G’这个复姓!”

  李敬成从地上站起来,然后从香水的柜台外走过去,他手里的枪举着对准黑衣男人的枪口,心里却恍然大悟,养父并没有将自己家族里的名字记录在档案上,好像养父早就知道有一天自己会拿着卡拉莫家族做挡箭牌,他深吸了一口气,哎,这是自己的事情与别人无关啊,养父也不想当年的惨剧发生在卡拉莫家族身上,“你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只是你们打不过我的。”

  “放屁,我们两个都有枪,你只有一个人,就算是你是贵族,也不可能挡住炮弹!”

  “是吗,你们那是没有见过真正的贵族……”

  李敬成还没说完,黑衣男人枪口的子弹已经喷射出来,硝烟混杂着爆裂的粉尘一道火光,子弹飞至李敬成身边不足半米的时候,却被某种力量直接粉碎了。

  “这是什么!”两个男人开枪,子弹像是不听使唤,在李敬成身边直接爆开。

  李敬成两只湛蓝的眼瞳盯着黑暗里的两男人,他并没有拿起手枪,手枪里的子弹是真正战斗的时候准备的,他不想浪费在两个蠕虫身上,他将聚集在身边的力量直接扩大,周身散出蓝色的光,随后覆盖了整个香水商店内,商店内部像是浸在了被阳光照射的浅海,力量的波动威压直接突袭在他们心头,瞬间的能量让他们大脑一片空白,角落里燃烧的那盏白色的蜡烛也被熄灭了,商店内的香水瓶子一起破碎,两个男人倒下来。

  “阿嚏!”香水味把李敬成熏得够呛,他嘟囔着,“好好睡一觉,我不杀你们,等醒来的时候什么都忘记了。”

  他收回那股能量,朝着斯坦纳工会的入口走去。

继续阅读:第四章,序幕,平安夜的镇魂歌(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