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序幕,平安夜的镇魂歌(1)
怪松鼠2018-09-10 22:163,360

  1920年冬日的伦敦乌烟瘴气,战乱刚刚结束,原本应该喜庆的时节里,却带着些让人心慌的萧瑟,隐约的流言,听说国会里好像出了事,政界权力的问题可能会有新的战争,那些消息让活在这个国度的人们,总感到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夜晚的街道上,也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的人怎么少,除了那些在大街上零散路过的汽车,便没有什么人了,李雨舟站在一个昏黄的街灯下面,穿着一身有些蹩腿的风衣,额,风衣有些大,衣角都已经快要到脚踝了,再说这是他第一次穿风衣,低着头看着衣服,像是穿了一身清帝国的官服,他扭动了两下身子,把裹在脖子上的围脖又缠了一圈,不让那该死的风吹到脖子里,然后他呼了口白气,让自己的手暖和些,只是好像更冷了,他索性将手藏在了袖子里。

  “老师,老师,我们要去哪?”李雨舟有些发呆,说话的时候带了些寒冷的颤音,他侧着头问正站在自己身边吸着香烟的李敬成。

  “额,我们要去找个东西!”李敬成说着,然后他又说,“只是我还不知道那个东西在哪里!”

  “老师,你不知道要找的东西在哪里,那来这里做什么,这里估计要下雾了,而且会很大!”李雨舟对天气特别敏感,他看着周围,然后又看了看天空,深黑的有些让他害怕,可能以前在黑夜里的被人欺负的回忆让李雨舟还在心悸。

  “我更希望这天气能下雾,至少下雪也可以啊,总之这里的环境越恶劣对我们越有利!算了,那种感觉又消失了,我带你去个地方,见个老朋友!就当是暖和暖和,这里太冷了吧!”李敬成说着,他收回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回归成一个普通人,他又拿出一支香烟,然后用没有熄灭的那一支直接对点上。

  “下雪?或许会,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额,对了,老师的朋友一定也是黄头发的人吧!”李雨舟有些好奇,他侧着头问道。

  来到这里有半个月的时间了,李雨舟总会整天趴在街头的旅馆窗台上,望着那些走在街道上顶着金黄头发的男人女人,他好奇啊,起初以为那些头发都是假的,然后总会望着镜子中黑头发黄皮肤的自己,然后问李敬成,为什么他们的头发是黄色的,为什么他们的鼻子都是尖的,为什么他们总会穿着像是木桶一样的衣服。

  “那个朋友,她是红头发,是个女人!一个被英国政府通缉了十五年的女巫!”李敬成说着,他朝着一个方向走,好像他很熟悉这个地方,一个东方人走在这个西方国度的街道上,像是土生土长在这里的土著。

  “女巫?那是什么?”李雨舟问道,他自己也发现了,好像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竟然全部都是问号。

  “天生的灵魂驾驭者!”李敬成耐心的说,“好在我们说的是汉语,不然我们一定会被抓起来当做罪犯拷问的,这个国度对于‘女巫’这个词来说,是个禁词,就像是我们不能在大清国统治的时候,说那些关于污蔑皇帝的话差不多。”

  半个月前,李敬成带着只有十二岁的李雨舟来到这个国度,若不是关于那本书的消息,李敬成永远不会来到这个让他有些伤痛的地方,他们从东方乘坐游轮和火车辗转了五个月才来到这个地方,只是这已经是比较快的了,因为那条最后乘坐的邮轮上携带着大量的邮件和通商货物,好在路过那些海峡的时候没有遇到海盗,或许是该庆幸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要带着李雨舟,李敬成的想法是想让他接触一下这个地下世界的边缘,在李敬成看来一个十二岁的男孩,不过是个累赘,他既没有什么战斗能力,也没有什么应急的思想,李敬成都已经想好了,等真的一切都证实之后,他会让李雨舟暂时藏在那个女巫的身边,那个女巫现在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李敬成最信任的人,当然他们都一样,在世界的黑暗里不停地逃亡。

  街道两旁,是一排排的石砖建筑,商店几乎都已经关了门,铁栏的大门里映着此刻快要熄灭的街灯,透过隔着的玻璃可以看到商店内的商品,橱窗展示的东西,标价大多都是十分昂贵的,那些东西都是给贵族和富人准备的,生活在这个世界底层人民,他们每日赚取的金钱不过只是果腹罢了。

  一个穿着有些单薄的女孩,微弱的光里映着凌乱的头发,可是侧脸却是个姣好完美的样子,她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放在篮子里的都是些零碎的火柴,她迎上李敬成。

  “先生,请问你需要火柴吗?”小女孩有些胆怯,但是看样子估计鼓足了很大的勇气。

  李雨舟吓了一跳,那个女孩是在一个深黑的巷子里突然窜出来的,他不禁一哆嗦。

  李敬成皱着眉头,侧头看了看那双目光灼灼的小女孩,他将那支已经抽了一半的烟扔掉,他不想让这样的事情耽误了行程,他根本没有停下脚步,然后摆摆手拒绝了。

  女孩用的是英文,李雨舟听不懂,李敬成已经朝着前走去了,他不得已只能追上去。

  “老师,那个女孩说了什么?”李雨舟问道,他揪了揪李敬成的衣服。

  “他问我是不是需要火柴!”李敬成没有隐瞒。

  “那为什么不要一盒呢?”

  “额,我还有半盒,不需要!”李敬成回答,他步子很快,好像在赶时间。

  “可是那个女孩或许会出事情,这么冷的天!”李雨舟说着,他回过头看了看此刻已经走进深黑巷子的女孩,样子有些失落,他突然想起两年前的自己,在凛冬深黑的夜晚没有食物,没有温暖,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绝望。

  “那是她自己的命!”李敬成说着,他突然停下脚步,“你是在怜悯她!”

  “那个小女孩真的很可怜!”李雨舟说着,“她应该很久都没有吃东西了,她会被饿死的。”

  “我忘记,你曾经和她一样!”李敬成说着,他又超前走去,可是身后的李雨舟却没有跟上去。

  “这个世界上悲哀的人很多!不仅仅是她一个!要是所有悲哀的人你都要去怜悯,你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悲哀的人!”李敬成说着,他回头看了看还在原地没有走动的李雨舟,他皱着眉头,他突然呵斥,“过来!”

  李雨舟慢慢的走上前去,他不怎么情愿,从前老师对自己很好,他从来没有如此严厉的对待自己,可是为什么今天老师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难道是因为他并不可怜那个异国女孩,他突然想反驳老师的说法,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拿去!”李敬成从口袋里拿出了四个先令,然后给了李雨舟,“赶紧回来!”

  李雨舟喜出望外,他看着老师给他的钱,愣了一会儿,他转身跑去了身后深黑的巷子里。

  巷子里阴冷的很,结冰的地面很滑,扔得到处都是的垃圾,他脑海里记忆中的黑暗回忆让他深感痛苦,不过此刻,他吓了一跳,里面不仅仅只有女孩一个,还有一个女孩正在墙角里瑟瑟发抖,巷子外的灯光照进里面来,他清楚的看到在角落里竟然还躺着一个冻死的男孩!李雨舟没有说话,而是将手里的钱全部放在那个女孩手提的篮子里,便转身跑开,他并非害怕,而是眼前的场景让他如同又回到了两年之前!

  女孩有些发呆,反应过来的时候,李雨舟已经跑出巷子了,她起身赶忙追上去,可是出了巷子却不见了人影!她攥着手里钱,虽然寒冷的天气却让他感到一丝内心里的温暖。

  李敬成走在黑暗里,街道上的灯已经熄灭了,建筑上的亮光隐约的照在地上,李雨舟跟在后面,他突然说了声,“谢谢!”

  “谢我做什么,那是你自己决定的事情,我又没有做!”李敬成说着,“只是你该拿盒火柴,我给你四个先令,足够买五十盒火柴了!”

  “那么多!”李雨舟有些惊讶,他以为老师最多给他两三盒的钱。

  “我看你可怜她!”李敬成说着,“里面还有个女孩和冻死的男孩吧!”

  “老师你能看得见?”

  “当然,只是……”李敬成想说什么。

  “只是什么?”

  “只是这个世界上悲哀的人不是一个,他们的命运就是如此,明白吗?”李敬成顿了顿,“不是给她多少钱的问题,而是他们根本就逃不出自己的命运,他们就算是得到温暖,该什么时候死亡该什么时候复生,那都是一个定数,额,你以后总会明白的!”

  剩下的路上李雨舟并没有说话,他在思索着老师给他说的话,可是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人都要有命运这样一个东西呢。

  他跟在李敬成的身后走在黑暗里,不知道走了多久,黑暗里没有时间观念,拐过一个路口,这里是个居民区,低矮的房屋里灯和烛光相辉映,窗子照耀出来的光亮在黑夜里多少有些神秘感,不时的从房屋内传来一声又一声的欢笑声,觥筹交错。

  “他们在做什么?”李雨舟有些好奇。

  “今晚是平安夜,他们在庆祝新年,和民国的除夕差不多!明天是圣诞节,像是春节一样所有人都要穿新衣服,他们都会收到圣诞老人送的礼物,并且和自己的亲朋好友在一起聚会。”

  李雨舟侧着头看着那些这座城市的灯火阑珊,不知道在想什么。

继续阅读:第二章,序幕,平安夜的镇魂歌(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