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序幕,平安夜的镇魂歌(6)
怪松鼠2018-09-13 00:032,590

  “你到底是谁?”李敬成坐在椅子上,尘土到处都是,那些可口的饭菜早就不能吃了,他停歇一下喘着粗气,周围的大火让他心口有些沉闷,大火烧灼着墙壁,那些木质的桌子烧得很旺,大火随着因为李敬成制造的波动倒出的酒水蔓延开。

  埃尔诺抓起还在桌子上的一个酒瓶灌了两口。

  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本黑皮书给了李敬成,“我是谁?其实有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就这么迷迷糊糊的活了一百多年,额,不,应该是迷迷糊糊活了五十年,以前活着的时候觉的不错,只是后来就越来越没意思 ,恩,这是你找的日记,不用你去拿了,我已经给你拿来了!不过这本日记有两册,这是上册,下册还没有找到。”

  “你知道什么?”李敬成问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这句话是真的,我倒是想要知道一些东西,当然就算是神也有他不知道的东西。”埃尔诺说着。

  “你见过我父亲?”李敬成问道,他从桌子上站起来。

  “没见过,但是听说过,很多人都知道,那个‘天使眼李乔”,一个人费了半支军队。”埃尔诺说着,“很神奇对吧,我听说的时候也很惊讶,虽然那支军队里多半都是没有‘权柄’的普通圣血!”

  “你为什么要帮我,我们不认识。”李敬成说,他不怎么相信一个不认识的人会帮助自己。

  “嗨,追究那么多做什么,我们不是敌人,当然也不是朋友。”埃尔诺说着,“你看大火,火是希望,但也是绝望,不过我要说一句,估计很快就有人来了,你再不走那些家伙你真的对付不了。”

  “那你呢。”李敬成问道,他拿起放在自己眼前的那本黑皮日记,上面印刻着《Karl。Baudelaire》(卡尔。波得莱尔)的字样,古朴的样子应该有两三百年的历史了,他翻开看了看,深沉的墨迹,羊皮纸的腥味很浓。

  胸口又开始一阵剧烈的疼痛,他猛咳一阵子。

  “我,额,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真是的,人老了脑子怎么都不好使了。”埃尔诺将手里的枪给了李敬成,“这武器以后不要扔掉,虽然对某些人来说这些没有用,但是却能给他们阻碍,武器拿起来的时候轻松,扔掉的时候却是负担,额,我有说多了,朝我开两枪。”

  “啊,为什么?”李敬成一愣。

  “你别误会,我没让你杀了我,我是让你给我制造假象。”埃尔诺说着,他躺在了此刻到处都是碎石的地上,“朝着肩膀开枪,我们没有仇,我只是不想让世界家族里的人认为我是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不敢战斗,或者,他们会认为这场事故里可能有我的阴谋什么的,何况今晚是我在值夜,出了事我却安然无事,那群总会多疑的家伙会怀疑我的。”

  “你是想要制造一个假的伤痕,然后欺骗那些世界家族里的人?”李敬成明白过来,“可是他死了,你却只是受了伤,他们也会怀疑的。”

  “不会的,在他们眼里我什么都没有,我是个没有权柄的圣血,一切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或许是打偏了我疼晕了也可能啊。”埃尔诺说着,“来吧,就一枪,多了我也会受不了的,我今年105岁了,应该还能活几十年,还有啊,从长廊北边数第四个门进去,那是个废物间,那里有三四年没有开过门了,里面有一个结界门,那扇门是我让一个女巫两个小时之前设置的,只能用一次,能让你随机传送到任何一个地方,大多应该被送到荒野或者郊区,额,祝你好运。”

  李敬成皱着眉头,“女巫?在这个国度,女巫不是应该全部都被屠杀了吗?还有你早就知道了这一切”。

  李敬成突然有种被人掌控的感觉。

  “每个家族都会招揽女巫为座上客的,之所以会屠杀女巫,那些普通人只是敬畏他们无法得到的力量罢了,至于我,额,我的能力为‘先知’,不消耗生命的情况下,我最多能看到距离我方圆五十米并且未来两个小时之内的事情。”埃尔诺说着,“走吧,我们以后还能见面的。”

  李敬成冲着埃尔诺开了一枪,子弹穿透了没有释放圣血保护的埃尔诺左胸上,离着心脏只有三厘米的地方,“啊!真疼,早知道就释放能力了,该死,哎哎!年轻人先别走,给我拿瓶酒!”

  李敬成回身有些愣神的看着埃尔诺,额,这个老头到底怎么回事?不管怎么样,李敬成还是从身边没有灼烧的桌子上给他拿了一瓶酒,然后才匆匆离开,临走的时候,还说了句,“我会有一天听你解释这一切的。”

  大火蔓延,浓烟此刻让李敬成呛得不轻,他一直在想那个躺在大火里的老头会怎么样,不过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就如老头所说的,自己无法对付那些拥有战斗能力的贵族,因为自己还是太弱小了。

  他掩住口鼻,明晃的火光中,他找到第四扇门,门上面除了刻画的天使图案什么都没有,他推开门的瞬间,身体被吸引住了,只有眨眼的功夫,眼前却变了场景。

  五分钟后,斯坦纳工会大堂内,前来营救的贵族们一个个将那些晕阙在长廊外的年轻贵族抬走,可能大堂内部支承穹顶的柱子断裂的原因,看样子要塌陷了,大火在蔓延,好在大堂内部拥有一个抽水的手动机器,连接着地下水,是为了真的如果有大火的时候准备的消防工具。

  “那本日记不见了!”有人喊道。

  “多格与埃尔诺呢?”

  “在大堂内,多格死了,埃尔诺昏迷了,他身上有一处枪伤,腹部还被人捅了一刀!”

  “谁做的?”

  “等埃尔诺醒了之后就知道了!现在救人要紧。大堂要塌了!”

  “快,快,混蛋,那还有两个!”

  “那个地下水在哪?消防机器,赶紧救人啊。”

  一片嘈杂,呼喊声,还有被埃尔诺故意将留声机里的声音放大的巴赫b小调。

  埃尔诺被抬出了大堂外,他闭着眼睛,心里总是感到后悔,他默念的,“真不知道那些自杀的人是怎么想的,那把刀插在肚子上真疼。”

  雪已经覆盖了到了脚面的厚度了,天空的雪花纷纷扬扬,他突然想起那身自己穿来的衣服却落在了工会的更衣间,他此刻还穿着那身已经有些凌乱的服务生的衣服,好在那身落在更衣间的衣服里除了还有几个便士便什么都没有了。

  他穆然的发现自己站着的地方是一片灯火的建筑,周围寂静的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里是哪里,他看着周围的场景,他终于知道自己在哪里了,这里是圣保罗大教堂,曾经在魔鬼新年(1666年)覆灭的那个神圣教堂,他看不到旧时代里一点痕迹,独留下的是一种默然的敬畏,李敬成看着高大的建筑上面镌刻的花纹和那些十字架,心里竟然产生了某种恐惧感,或许是自己的罪孽太深重了。

  李敬成看着周围,却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他朝着教堂走去,脚下是吱吱的雪踩下的声音,今晚在教堂过夜吧,也不知道能不能进去,他独自想着,寒冷的吹来,让他不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继续阅读:第七章,序幕,平安夜的镇魂歌(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