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序幕,平安夜的镇魂歌(7)
怪松鼠2018-09-13 00:232,709

  李雨舟两只眼睛盯着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女巫与李雨舟并没有太多交流,女巫会说两句中文,但还是很鳖嘴的样子,今晚吃了很多东西,老师说那个被称为女巫的女人是好人,那真的是好人,他吃了半个蛋糕和一大块火腿,虽然有些吃撑了,但是还有些意犹未尽,女人给自己找了一间小房间,房子有一张小床,像是一个杂物间,却又不像,这里到处都摆满了画,还有一堆五彩的颜料,那些画有的像是真的一样,有的则是模模糊糊看不清那到底画了什么。

  天花板上一片漆黑,可是在那个放了两盆绿萝的窗台上却站着一只绿眼睛的黑猫,他蹲坐在窗台上,就那么盯着睡不着的李雨舟。

  李雨舟心想着很多事情,这个园子到底是怎么了,那些神奇的事情一个接一个,除了屋子客厅里瞬间绽放的花朵之外,还有此刻这件小屋子里的窗台上,两盆在黑暗中散出荧光色的绿萝像是活的一样,蔓延的叶子和藤蔓如同探索世界的小孩,它是能动的,它慢慢靠近那只黑猫,然后触及到黑猫的皮毛,吓了一跳又缩回去了。

  “你不睡觉吗?”李雨舟对着黑猫说道,像是自言自语。

  “对啊,猫晚上都是抓老鼠的,他们晚上不睡觉。”李雨舟又说着,然后回过头又重新盯着天花板。

  “谁说晚上猫不睡觉!”不知道谁说了话,像是幽灵。

  “谁?”李雨舟吓了一跳,他惊呆了,他听到有人在说话,可是这周围什么都没有,他猛地坐起来,然后看着周围,除了那只依旧盯着自己的黑猫,这个空间里空空如也。

  “我听错了吧!”李雨舟独自说着,然后躺下,不过他还是觉得自己一定遗漏了什么东西,“可能是因为自己第一次来到这地方的原因,那些幻听以前也会隐隐约约的听到过,算了一定是自己在吓唬自己。”

  他独自安慰自己,然后强制自己闭上眼睛,只是闭上眼睛也是一片黑暗,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感觉自己与此刻的场景格格不入,不管怎么样,老师说这里没有什么担心的,那就一定不用担心什么东西,三天,老师说后天他就会回来,总感觉时间有些漫长,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还有那些奇怪的语言,现在的他一点也听不懂,倒是在街边旅馆的时候,老师教给他了一些基本的东西,比如,谢谢,对不起,蛋糕,鸡肉,还有什么来着,剩下的他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他现在最想的就是回家,虽然这里是个很不错的地方,他又睁开眼睛,然后朝着窗台看了看,那只猫消失了,或许是去抓老鼠了吧。

  只是他最好奇的是,现在寒冬时节,为什么那个女人穿着夏天的衣服却一点也不冷呢!不管了反正现在的任何东西都不能用常理去解释了,他叹了口气,他只有十二岁的发愁模样如果让人看了一定很搞笑,不过他又想起那个还在风雪中的女孩,也不知道现在吃了东西没有,他不希望那个女孩像是她的同伴一样也饿死在街道里,额,脑袋里一片乱糟糟的,这些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思考的问题,有些东西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他想着要快些长大,等自己有能力要去拯救这个世界所有的穷苦人。

  翻来覆去已经过了凌晨李雨舟才真正的睡着,一夜无梦,可能是太累的原因。

  就这么安然的度过了两天,大雪也足足下了两天,在第二天夜里才终于停下来,第三日清晨,李雨舟站在那个装满各种画的小屋里的窗边,从里往外望着,一群小孩正在人行道上堆雪人,昨日也有些胆大的孩子在外面玩耍,但大多都被叫回家了,圣诞的节日气氛还没有完全消散,那些松树上的灯饰还在闪耀,有的在上面挂了铃铛,风轻轻吹过,便一直在响,李雨舟就那么一直在看着,他也想出去玩,可是不知道什么的总感觉自己并不与他们在一个世界里,可能是错觉。

  女人在院子里,今天李敬成会回来,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她一边把园子里的雪清扫干净,一边有些心烦的等待,前日她听那些‘朋友’说,在唐宁街的边缘出现了浓烟,还有一些烧了房子的火光,那里还有很多贵族都在场,好像出了很大的事情,可是这个国度里却没有任何关于那些事情的报道或者新闻,看来地下世界的贵族已经将这件事情隐瞒了,他们会拿出很多钱来疏通关系,也会与政界的一些人联系,致使最终将这件事情彻底压下去。

  她发呆着望着那些被大雪覆盖的花朵,这个时节青涩泛白的阳光来的有些迟到,暖光照在他们身上,花儿们又重获新生,他们独自扭动身子然后把那些附着在枝叶和花朵上的白雪抖落,花朵依旧是艳丽的,还有化了的雪留下的水珠,让他们显得更艳丽了。

  李雨舟看了一会儿便去了客厅,客厅里有三只正在睡懒觉的猫,他们靠着客厅里的火炉,火炉是自己燃烧的,没有人去找个废纸或者干柴去引火,而是就那么独自燃烧起来,他走过放在客厅内的小桌子,然后蹲下去抚摸那些猫的柔软皮毛,他们根本就不害怕这个从不知道什么国度来到的陌生男孩,而是放松了身子任由李雨舟去抚摸,李雨舟注意到那只昨晚在窗台上盯着自己的黑猫,他的毛色是纯黑的,不,他的尾巴却有一段是纯白的。

  大门吱呀的声响让李雨舟猛地起身,他快速跑了出去,看看是不是自己的老师回来了。

  李敬成回来了,他换了身衣服,他回了一开始来到这里住的那个小旅馆,他将行李什么的都收拾了,并且退了房,他重新找了个地方买了一件羊毛衫和风衣。

  “外面还有一个!”李敬成进门之后,他并没有对女巫做什么称呼,而是直接就那么说了话,“我给你带了个同伴!”

  “谁?我不认为,我这里需要同伴!”女巫说着,“如果你想留下来,我可以接受。”

  “一个女巫!有八岁了吧!”李敬成说着,“那扇门那个小女孩进不来!”

  女巫听到是个小女巫,“你把她独自留在了外面,你真是混蛋!”女巫说完赶忙自己走出那扇木质的大门,把那个小女巫领了进来。

  李雨舟有些惊呆了,那个小女巫竟然是那晚卖火柴的小女孩!只是李雨舟不记得女孩的脸上被人用鞭子打出了的伤痕。

  “老师!”李雨舟上前叫到,他看到老师回来了,心里突然放松很多。

  “没有捣乱吧!”

  李雨舟没有说话而是摇摇头。

  “额,昨日晚上,我去买衣服的时候,看到那个女孩被一个混蛋在深巷里抢走了手里的钱,还打了她!”李敬成说道,“我原本只是想要阻止那个混蛋的,可是没有想到,那个打人的混蛋竟然自燃了,浑身大火覆盖,嚎叫声一片,后来我才感觉到,那是这个女孩的灵魂里的力量。”

  “好在那里没有什么人,不然眼前的女孩会被抓取绞刑也说不定。”,李敬成盯着女孩,女孩一头红头发,与这个房子的主人差不多,面貌不错,从小能看出那是个不错的美人胚子,他的手背上一片胎记,李敬成已经看过了,那片胎记很大从手背蔓延到了手腕以上有十厘米那么多,那并非胎记而是特殊的灵魂印记,虽然看不出那个印记到底是个什么图形。

  “真可怜!”女巫说着,她蹲下身子,去抚摸女孩的脸。

  女孩有些想要流泪,却一直把泪憋在眼框内没有流出来,他小声喃喃道,“谢谢!”

继续阅读:第八章,序幕,逃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