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序幕,平安夜的镇魂歌(5)
怪松鼠2018-09-11 23:103,782

  “整个李家都该死!”老多格说着,“他们顽固执拗,墨守成规像是一块不开化的石头,若是与我们的意见一致,也不会被覆灭。”

  “我并不知道当年发生的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杀了我们全家!”李敬成说着。

  “不光是我,还有四个大家族,当年李家得罪的不是我,还有那些站在这个世界顶端的的人。”老多格说,“你想复仇吧,不可能!你只有你自己。”

  李敬成周身的蓝色能量凝聚,带着‘圣血’的波动领域形成,领域跟着李敬成一起移动,对于一个贵族来说那些普通的子弹太小儿科了,身边凝聚的领域可以直接将他们碾碎,可是李敬成却将子弹上附着上能量,他一边奔跑一边朝着老多格开枪。

  “就是这种感觉!”老多格他皱着眉头,“一模一样,我永远忘不掉那个家伙所用的力量感觉,像是沉溺在海水无法呼吸,只是没有想到你真的是那个家伙的后代,那你就不能存在。”

  老多格没有继续感受,他将身体内的能量向外散发,他一边移动一边抵挡李敬成领域的干扰,圣血的力量让老多格手里发着光亮,曾经参加过普法战争的老多格,有一身极好的体术,他侧身以极快的速度从墙壁上侧立而过,迅速蓄力的脚步直接将墙面踩出裂痕,李敬成转身将能量凝聚出一片光墙,老多格一拳打在上面,能量的波动直接将李敬成打退三四步。

  李敬成反应很快,他迅速朝着老多格开了两枪,只是圣血让老多格的速度加快,躲避后直接朝着李静后的胸口就是一拳,速度太快,他没有反应过来,身体被震飞倾倒在墙壁上,半米厚墙壁竟然击穿了,李敬成混着碎石倒在了舞厅内部,大厅内喧哗的声音消失,瞬间一片寂静。

  血从李敬成的嘴里冒出来,内脏在刚才的冲击下破裂了,疼痛感让他有些痉挛,周围蓝色的领域消散,他的确低估了老多格的实力,好在圣血让李敬成的身体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他慢慢的从碎石堆里爬出来,到处都是尘埃使得他看不清眼前的景象。

  年轻的贵族们没有经历过战争,他们虽然知道自己拥有强大的力量却不知道该如何使用,大多都会在十八岁的时候统一苏醒和教授战斗知识,只是他们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会接触得到,此刻他们与那些普通人没有区别。

  老多格从尘埃里走出来,他摆摆手让周围的尘埃消散,然后指着李敬成,“小东西们,赶紧离开这里,这是个恶魔!”

  年轻的贵族们倒是没有惊慌,而是慢慢退出会场,他们打开另一侧的几扇大门,一个个退出去,然后像是观看角斗场的观众,看着此刻所发生的。

  “你为了什么而来!”老多格说着。

  “为了那本日记!”李敬成说着,他抹了把嘴,然后看着手,嘟囔着“血!”

  “日记,难道你也想要依旧维护你家族的承诺,守住圣路不被踏足?”老多格说着,他笑了笑,“真可悲,真不知道你们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到底当年‘神’给了你们什么样子的好处,甚至为了守护圣路而放弃了生命。”

  “不,我和家族不一样,我与你们却是一样的,我要找到圣路,寻找力量!”

  李敬成的圣血力量在快速修复他身体内破损的内脏,他猛喘着气,他朝着老多格摇摇晃晃的走去,他将手枪扔掉,他多少有些无奈,看来自己准备的手枪成了多余的了,李敬成身边的蓝光重新汇聚,圣血的领域张开,刚刚他并没有用尽全力,他一直以为那个老头不过是个普通的贵族而已,现在看来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你也想找到?”老多格眯着眼睛,“你也想要力量?为什么?难道你就不怕违背了圣血里的誓言?”

  “怕什么,二十年前我就是死人了,你们不是想要杀了我吗?”李敬成啐了口血沫,“我已经没有什么顾忌了。”

  “一个亡命的圣血,好像比那些生长在摇篮里的圣血更有价值!只是你内心的仇恨会毁了整个地下世界,真不幸,我也是你的仇恨对象!等你得到力量,你所想做的事情,是复仇吧!”老多格步入大厅,从身边倒塌的骑士装饰身上拿下一把没有开刃的骑士长剑。

  老多格的移动很快,他的脚步沉重,圣血的能量让他抵挡着李敬成‘天使眼’的领域,长剑上面附着一层白色的光,使得长剑可以轻易的切开领域内的能量线条,李敬成不再留手而是将天使眼的能力全部释放出来,眼前的老头不是一般的贵族,他可是从战场的血海里爬出来的,蓝色的波动使得整个大堂都覆盖住,强大的能量冲击让那些此刻站在长廊门外观看战斗的年轻贵族多半都晕了过去,贵族们此刻才知道什么叫做‘恶魔’,冲击的能量甚至让一些贵族都已经休克,还有几个因为恐惧而早就逃出去,他们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就算是成长都在那个温室的小窝里不曾出去过。

  老多格手的长剑打在李敬成制造出来的一面光屏上,一阵强大的震动让大厅内的几根柱子竟然断裂了,大堂穹顶的中央竟然出现了裂痕,碎末的石块掉落下来。

  “你并没有完全掌握‘天使眼’啊,我以为你已经将天使眼的力量全部运用出来,你或许永远不知道天使眼真正的力量是什么了,你就要死了。”老多格一点不留情面,他或许是不想让这个视自己为仇人的家伙活下去,死了就一了百了,什么都没有了。

  老多格虽然是贵族,可是他却没有真正贵族里的能力,他也没有圣血给他带来的特殊‘权柄’,他所能做的只是强化,无限强化,将自己的身体作为武器。

  “模拟!”李敬成与老多格推开两步,李敬成手里运用能量正在模拟出老多格的武器模样,一个凝实却有些虚幻的长剑出现在李敬成的手里。

  老多格翻覆手里的长剑,金属的碰撞声音,火花迸溅,李敬成用能量‘铸造’的长剑被打散了,他有些反应不过来,竟然呆愣住了,老多格可不会怜悯任何人,趁着李敬成愣神的功夫,长剑直接刺了过来。

  李敬成虽然反应过来,防护的光屏张开的却又些慢了,长剑的冲击李敬成飞出好远,只是却被人给拖住了。

  “埃尔诺?”老多格有些惊讶,他看着眼前扶住李敬成的埃尔诺,“你做什么,那个家伙是个叛徒,不,是个魔鬼!”

  “是吗,我可不那么认为!”埃尔诺说到,“当年的事情,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当我是傻子!再说,他只是个年轻人,黄土把你的脖子都埋了一半了,死于不死只是时间问题。”

  “你在说什么,作为世界家族的一员,我有权力杀了这个破坏规则的家伙!”

  “破坏规则的是你,他可没有破坏什么规则!”埃尔诺说着,他摇摇头,有些惋惜,然后他对着李敬成说着,“年轻人,你没有当年你父亲厉害啊,我以为你会杀了他,可没想到,他差点把你杀掉。”

  “你是谁?”李敬成站着,他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这里还有一个帮助自己的贵族。

  “我,一个看热闹的老头,我一直在等着那些年轻贵族离开,额,杀几个也无所谓,反正没有我们家族的人!”埃尔诺说着。

  这场舞会很多都是些小家族参加的,当然也会有很多大家族里的年轻人,老多格突然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今晚埃文斯家族里没有一个人参加这场舞会了,因为埃尔诺早就知道这些事情,老多格脑海里猛然浮现埃尔诺说的那些奇怪话,原来如此。

  “埃尔诺。埃文斯你是叛徒!”老多格愤怒的双眼有些发红,“你别忘了你只是个小家族,被覆灭只是一瞬间的额事情,你和你的家族里的成员是没有什么战斗能力,信不信我不顾我们几十年的情面杀了你。”

  “是吗?你能杀了我!”埃尔诺说着,一脸无所谓,他拿起一根火柴,然后擦燃慢慢的把火柴放在撒了一地的酒水上,大火突然冒起,埃文斯却猛地抬头,嘴里骂了一句,“倒霉,竟然烧到胡子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老多格惊讶于埃尔诺的动作,“你难道要帮助一个被世界家族执意抹除的家伙?还是你想宣战整个地下世界?”

  “我可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额,我只是为了什么来着?”埃尔诺说着,他自己挠着一头白发,“我竟然忘了,不过,我倒是记得今天是平安夜,为什么没有音乐?额,乐队里的人都走了啊!”

  老多格听不明白埃尔诺的话,他已经无法忍受了,他要杀掉他早就看不顺眼的家伙,大不了最后寻求诺斯兰家族的庇护算了,他总会有理由,就说是埃文斯家要宣战!最终不过是覆灭一个小家族罢了。

  长剑刺向埃尔诺,埃尔诺却举起刚刚在地上捡起的勃朗宁手枪,“你要杀了我?”

  “子弹对我没用,这你比我清楚。”老多格以瞬移的速度冲向埃尔诺,他想着解决掉眼前的老家伙,再去解决那个拥有天使眼的混蛋。

  “如果是预判的子弹呢!”埃尔诺说着,他开了枪,没有任何波澜。

  老多格突然停下,他出现在离着埃尔诺不到一米的地方,愣在原地,一阵刺痛,看了看自己的心脏的地方,慢慢一片血红,“你竟然敢对我下手?”

  “为什么不敢,你想杀了我,为什么我就不能杀了你!”埃尔诺说着。

  老多格他开始浑身乏力,他想要在死之前也要拉个垫背的,可是他却跪倒在地上一点力气也试不出来,他突然感到那把在手里的长剑好像有万斤那么重

  大火开始蔓延,周遭通亮的一片,浓黑的烟开始散布,烟从裂开的墙壁和长廊的地方开始扩散出去。

  “不可能,你的圣血……”老多格有些不甘心。

  “我的圣血,他的名字叫‘先知’。”埃尔诺说着,“你一直不知道我的能力吧,很久之前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我现在知道了。”

  “你一直在隐瞒?”老多格没了力气,那颗通透了心脏的子弹还在身体内留下了一股吞噬生命力的能量。

  “只是为了生存。没有办法。”埃尔诺回身吧手枪给了李敬成,“给他补一枪。”

  “先知?先知?哈,曾经的……”老多格像是想起了什么,只是还没有说完,李敬成已经朝着此刻不能移动的老多格头上开了一枪,血从脑袋里迸溅出来。

  李敬成瘫座在椅子上。

继续阅读:第六章,序幕,平安夜的镇魂歌(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