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暗影,城东饭店(1)
怪松鼠2018-09-16 22:432,379

  李敬成躺在‘济世堂’的后房里,这里到处都是血迹和绷带,新式或者老式的手术器械放了一片,房子里有两个人,一个在打扫着地上的脏东西,另一个年龄很大的则在看着李敬成的脸。

  “额,这是第四次了!”老头说着,“李警长,还有一次差不多就可以把那些伤疤覆盖九成了,真不知道你以前到底是怎么把脸毁成这幅模样的。”

  老头第一次见到李敬成的时候吓到了,因为那道疤痕太长了,已经到了脖子最致命的地方。

  “一群疯子,我在欧洲战场的时候,一群疯子把我抓去做了实验,好歹我的命硬啊,逃了出来。”李敬成说着,“这已经完成了吧,额,没有第一次那么疼了。”

  “你还去过欧洲战场?当年派发劳工的时候,是工人和农民,为什么你是公职也被派去了。”老头将手术刀放在了一个盘子里,然后给了身边的那个正在帮忙的年轻人,“不过怎么说,这次你的绷带要带一个月才能摘下来,上面全部都是很珍贵的中药。”

  “谢谢。”李敬成从病床上起来,然后简单的说,“当年我得罪了人。”

  “哦。”老头没有再问,他知道少说话是最明智的,不过他又叮嘱了李敬成两句话,“最近一个月不能大笑,也不能嚎叫,吃饭的时候小口吃,最好吃些零碎的东西,反正嘴不要张的太大就行了。”

  “哦,我知道了。”李敬成说着,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钱,“里面还有两次的钱,我吧下一次的也付清了。”

  “不用那么多,最后一次几乎不需要做手术,只要来了换药就行,植皮的工作已经完工了。”老头说着,他坐在身边的椅子上,把脸上的口罩摘掉,将脸上的汗擦去,“哎,年龄到了做这些事情已经力不从心,估计你这次的手术是我从医生涯最后的一次,只是这门‘鬼手’却没有传下去,我没有儿子,就一个女儿,还去了欧洲留学去了,学了西医!”

  “是吗?现在西方的医学好像比中医好的多!”李敬成说了话,他脸上的绷带让他说话有些费劲,倒是他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些过了,然后又解释道,“不过,不论什么都是救人的东西,都一样。”

  “虽然那么说,可是这老祖宗的东西没有谁会舍去的。”老头叹口气,感觉是在惋惜!

  李敬成没说话,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心里乱碰,因为自己对于老祖宗的东西却从来没有珍惜过,更或是想要珍惜却无法完成罢了。

  年轻人将口罩摘掉然后拉开后房里的遮阳窗帘,说了句“陈老爷!您该去歇息了,你已经站了一下午了。”

  “额,等会吧,李警长还在这里呢,真不知道礼数。”老头没力气的呵斥那个年轻人,年轻人是老头的家仆,算是个干儿子,他长着一双小眼睛,带着副西洋眼睛,头发是自然卷,性格有些内向不怎么爱说话,年轻人很小的时候在一次战乱中丧失双亲,眼前的陈老爷把他从战乱中救回来的,还教了年轻人多半的医术,只是这鬼手从来不传外姓人,如果自己的女儿真的不愿意学自己的这门‘手艺’,以后整个‘济世堂’都要让眼前的年轻人来打理了,倒是有那么一段时间老头真的想把自己的这门手艺给了年轻人,却又有些不舍得,毕竟那是外人。

  “算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让你们忙活这么长时间!”李敬成起身要走,他拿起挂在门边上的衣服,顺手从桌子上拿起那副黑边框的圆形眼镜,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银元,他并没有开车来,想着或许可以找辆黄包车回家去。

  “哎哎,李警长,我还有些事情想要给你谈谈!”李老头突然说道,“能去我房里说说话吗?”

  “是为了你那个侄子?”李敬成并没有接受李老头的请求,然后自顾自的说,“他不过是跟人打了架,过两天就出来,你放心好了,我去给监狱长说一声。”

  老头并没有想到李敬成竟然如此好说话,虽然不缠着绷带的时候一直是一张冷脸,不怎么笑,也不怎么跟人交流,倒是让人没想到到的是这外貌和人心一点也不一样,也可能他坐的位置让他只能用一张冷脸待人吧。

  “那真的谢谢了,你已经知道那事情了。”陈老头说着,他有些不好意思,“那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你帮了我的,我不过是还给你,就当我们谁都不欠谁的!”李敬成说,“你也给休息了,我就不打扰了!”

  “您慢走!”陈老头觉得自己算是赚大了,因为总比自己的侄子被送去军阀当兵好的多,这年头儿到处都是打仗的,到处硝烟满布,这当兵的虽然能填饱肚子,然后满世界乱跑,最后能活着回来的却没几个,陈老头欣喜的从后房的手术室里走出来,一路把李敬成送上了黄包车。

  天色有些昏暗了,太阳已经从这座古代与现代相结合的城市西边落下,天边的色彩显得有些魅惑,他望了望天际,一抹橙黄色的光还在苟延残喘,街道上的人也渐渐少了,唯独几个还在街口等活儿的脚夫也准备回家去,当看到李敬成朝着他们走来的时候,却又拿起手里的抹布准备迎接自己的工作。

  “这位爷,你准备去哪。”其中一个年纪稍大些的赶忙上前问。

  李敬成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不经意间看到贴在巷子口的几个传单,上面有很多英文写的东西,他看不清上面的字但是却清楚的看到四五张悬赏单贴了一排,那应该是在不久之前贴上的。

  “那些画像是谁贴到这里的?”李敬成皱着眉头问眼前的中年人。

  “额,你说那些纸?”中年人疑问道,然后也回过头看了看巷子口,然后说,“一群洋鬼子贴的,前天贴上的,而且还用中文说,如果看见这上面的那些人并且去大街后面的领事馆说明真实消息还能给五个大洋。”

  李敬成多少有些庆幸,自己此时与七年之前有很大的变化,样子没有以前那么瘦了,身子胖了一圈,原本经常刮去的络腮胡子,也已经续了很多,不过此刻虽然因为手术刮去胡子,但缠着绷带谁也认不出来的,更何况自己已经不在那座街坊邻居都认识的内陆城市了,没有谁认识自己的,就算是有人知道,这浩大的国度版图要往哪去找呢?

  “这位爷,你去哪?”中年人躬身又问。

  “去素南。”李敬成淡淡的说。

  “好来,您请坐!”黄包车夫上前殷勤的扑打了两下车座,虽然此时的李敬成样子有些恐怖,却不得已的要工作,怎么说自己要养活一家老小啊。

继续阅读:第三章,暗影,城东饭店(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