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序幕,逃亡
怪松鼠2018-09-17 12:182,467

  李敬成随着女巫回了屋子,身后跟着李雨舟,屋子里温暖的像是春日临近夏天的感觉,可是外面却冷的可以把人冻成冰柱。他坐在了一个单独的沙发上面,将夹在风衣里的那个黑色的包裹拿了出来。

  “你闹得动静很大!”女巫一边说道,一边将女孩领进屋子里,让她坐在了凳子上,然后对着女孩问道,“你一定很饿吧!”

  女孩没有说话而是用那双带着泪光的眼睛看着女巫,女孩不知道为什么一点也不害怕眼前的女人,那种像是见到了亲人的亲切感让女孩感到慰藉。

  女人没有等到女孩说话,而是从厨房拿了些面包给了女孩。

  “我并不想能出那些动静,这很意外,遇到了一个将我的身份识破的贵族高层!”李敬成说,他并没有将自己的风衣脱下来,而是就那么穿着,虽然有些热,他却想着早点离开这个地方,最好能把眼前的女人也带走,两个国度之间隔着十万八千里,远度重洋和大陆,真不知道下一次再见到的时候会是什么时候。

  “日记找到了?”女人问道。

  “找到了,只是我还没有办法全部阅读,上面全部都是几千年前的神文。”李敬成将那个包裹重新打开,然后翻开那个黑色的日记,“不仅如此,这只是第一本,还有第二本。”

  “日记拥有两本?”女巫将手里的热茶倒在杯子里,给了那个正在吃面包的女孩,疑问道,“我虽然也接触过地下世界,可是我从没有听说过还有第二本日记啊。”

  “这我也不知道,是一个老头给我说的,额,对了,他救了我,只是我并不知道他的目的!”李敬成若有所思,“好像他还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世界家族太大了,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一个深不见底的鸿沟,可是我们就在这鸿沟的边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掉下去!”女巫叹口气,她走到窗台拿起一个花洒朝着那盆此时已经掉光叶子的植物浇了水。

  “跟我走吧!”李敬成将日记合上。

  “去哪,去民国?”女巫问道,然后拒绝道,“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

  “不知道。”说真的,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拒绝,好像感到自己对于李敬成来说自己更像是一个累赘,眼前的男人内心并非真的只有自己,他还有永远无法弥补的仇恨。

  李敬成想了好久,然后说道,“我今晚要走!”

  ——————

  地下世界风云乱起,一张高达五十万英镑的悬赏从天而降,上面是最著名的写实画家根据埃文斯家族的旁支族长埃尔诺描述所画,画像上面,那个悬赏犯穿着一身西服,面目狰狞,大体的样子是个东方人,他左半边脸上一道很深的伤疤,像是被人割开脸皮的模样很是恐怖,‘ONLY ALIVE’(只能活捉)的字样在悬赏单的最下面,那张画像与李敬成应该有八成像了。

  “这个画像不错。”埃尔诺上半身缠着绷带,肚子上面也缝了几针,他躺在床上,“给我那块小松饼。”

  “不行,医生说只能吃流食,你伤到了肠胃!”坐在旁边,看似只有五十岁的伊丽莎白,他穿着一身简单的浅灰色的衣服,化了淡淡的装,她正带着一副老花镜看着一份报纸上的新闻,上面一个不怎么显眼的地方写着‘唐宁街平安夜大火事件’。

  “倒霉,早知道就不捅那么深了!”他有些颓废。

  “原来那把刀是你自己捅上去的?你的能力……”伊丽莎白将报纸放下,然后端着一杯白开水,她想说什么却被阻止了。

  “嘘!”埃尔诺给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怎么了!”伊丽莎白问道。

  “那群家伙还没有走呢,估计一会还要回来,不要说这些话!”埃尔诺说着,他指着画像上的人说,“我可不想让我们家族牵扯到这件事情上,何况我已经吧责任全部推给了这个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自从前天从工会受伤回来就一直闷闷不乐,今年的圣诞节过的一点也不顺心!”伊丽莎白问道,他皱着眉头,因为自己的老头从没有如此认真说过话,总感觉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我在想一些事情!”埃尔诺说着,“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还是不对。哎,想那些做什么,不过这个‘只能活捉’却有点让我意想不到,难道那些家伙已经知道了里面的事情了。”

  “这张悬赏单有问题!”伊丽莎白问道,他将水杯放在了一边然后努力看着眼前的画像,他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

  “没问题,额,暂时还没问题!”埃尔诺摇着头。

  “你不说就算了,既然你说没问题那就没问题,乔治家里生了个孩子,我带着姐妹去看看!”伊丽莎白从椅子上起来,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你就这样抛弃了我!”

  “额,难道还要我像是伺候婴儿一样对你悉心照顾,算了吧!老不死的!”

  埃尔诺愣了半晌,伊丽莎白已经离开屋子了。

  从女巫家离开的时候,是那件大火的事情发生的第三天,半夜时分,李敬成与李雨舟一同坐在一辆快要报废的汽车上,半硬的皮座让李雨舟感觉有些隔得慌。

  车外面站着女巫和那个小女孩。

  “等这段风头过了之后,我还会回来,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去那个东方国度里去找我!现在国内很乱,什么都有,好人坏人分不清,你去了或许是好事!”李敬成说着,“等到我所要做的事情忙完了之后,我们就去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终老!”

  “希望吧。”女巫叹口气,他没有办法留住李敬成,好像他们宿命里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虽然都是世界深处的人,却不在同一条时间线上,缘分如此,女巫的人生从来都不能强求的,强求的结果会致使最后的灵魂都不得安宁。

  车从那座像是烧毁的废墟房屋边缘离开,地图在李敬成心里已经记下了,他让李雨舟将地图装好,他们要开始逃亡了,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悬赏单的告示,一双双漆黑的眼睛在注视着他们,夜晚是最好的逃亡机会,李敬成可不想在一切刚开始的时候就结束了。

  “喵!”一声猫叫!

  李敬成和李雨舟都是吓了一跳,他们猛然回头,看到那只黑猫正用那双亮绿的眼睛看着他们。

  “这只猫从哪里来的?”李敬成问道,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没有空闲停下车来确认怎么回事。

  “是那个女巫的猫!”

  “哦,或许这只猫喜欢上你了。”李敬成随口说了一句,略有些无奈,回过头继续开车“好吧,我们没有功夫送回去了,就让他跟着吧!”

  黑猫跳到正坐在前座的李雨舟身上,黑猫蜷缩在他的腿上,竟然闭上了眼睛,像是要睡觉的样子,一脸安然。

继续阅读:第一章,暗影,会说话的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