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暗影,城东饭店(2)
怪松鼠2018-09-20 10:313,795

  李雨舟来到城东饭店的时候,夜已经来临了,天边的星辰开始闪耀着有些微弱的光,月亮只露出一个圆弧。不过他总是觉得不对劲,因为他感到身后好像有人在跟踪自己。

  他在周围扫视了一圈,街道两旁的行人已经开始零零散散,除了那些依旧往家里赶去的工人和那些文职员工,街角站立的女郎在招揽那些在夜幕来临之后生活才刚刚开始的富人和各个势力的大佬们,街道上闪着些霓虹灯,乞丐也已经开始朝着干燥温暖的角落移动,李雨舟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有人在跟踪我们?”李雨舟小声对正站在自己肩膀上的黑骑士说道。

  “额,已经跟了一路了,有三个,全部都在房顶上!是“圣血”。”黑骑士从肩膀上跳下来,“他们应该不是找我们的。”

  “跟踪我们?还不是找我们的?”李雨舟挠着脑袋,有些不明所以。

  “估计是跟我们顺路,他们已经走远了,而且速度并没有什么变化!”黑骑士望着远处的房顶,略带着绿色的眼瞳,让人感到有那么一丝魅惑。

  “‘圣血’,在这座城市里,除了老师就只剩下沈家了!”李雨舟琢磨着,“难道是沈家人派来保护他们家小姐的?”

  “不像是,沈家人的灵魂气息里没有那么杂乱。”黑骑士朝着城东饭店的大堂走去,“我也不知道,总之不是针对我们的就行了,最近整个魔城都带着些乱起暴躁的感觉。”

  李雨舟回过神来,他抬头望了望城东饭店的门牌,几个方正的大字下面有一排洋文,上面被一些灯泡裹住,灯泡上面还用些五颜六色的颜料抹了色彩,他跟随那只黑猫的脚步,朝着大堂走去,大堂门外是两根巨大的柱子,上面还雕刻着些古老的华夏图案。

  “嘿,回来,小心那些厨师把你抓起来炖猫肉!”李雨舟在后面说着。

  黑骑士突然停住脚步,他好像忘记自己是一只猫了,然后回过头顿了顿,此时黑骑士并没有说话,因为周围来往的人真的很多,他想了想还是回到了李雨舟的身上。

  讨论会,不过就是几个同学一起聚餐罢了,不过这里派头不小,来到这里的人大多都是些家庭不错的公子或者少奶奶之类的,还有些谈生意的商人和政界人,他们大多都在三楼的单独包间内,饭店内的房子是略显的西方色彩的装饰,墙壁上蜡黄的墙纸,还有白色的蜡烛衬托,大堂顶部一个巨大的琉璃水晶吊灯,使得整个大堂内像是白天差不多,大堂内的留声机里唱诵最新的歌曲,随着人来来往往而曼妙游荡,人们或者陌然相对,或者相视一笑,像是白日里的街道,女人多半穿着旗袍还有些穿着西方式的白色正装,男人穿着唐服,也有穿着风衣带着黑帽子的,他们都是某个军阀或者组织寻求情报的人。

  李雨舟记得他们预订的房间在二楼,楼道上零碎的走着人,不时会有人带着些好奇的目光看着李雨舟简单的装扮还有肩上那只有些稀奇古怪的猫,李雨舟突然有种自己与这个饭店格格不入的感觉。

  “就在这里吧?”李雨舟走到一个房间门前停下,门牌上面写着“三味屋”。

  “我突然不想来到这里了?”黑骑士自言自语。

  “为什么?”李雨舟问。

  “那个女人也在。”

  打开门,菜已经差不多都摆好了,屋子里有七八个同学,有李雨舟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总之那都是沈家小姐的朋友,额,也是同校同学吧,算是同窗,但李雨舟都没有多少交集。

  “每次集会,都是你最晚!”岳承欢站起来,他正端着一杯茶喝着,然后将茶杯放下,端起茶壶跟周围几个同学满上,然后嘴里嘟囔着,“像是个‘人物’。”

  岳承欢的话有点冷嘲热讽的感觉,他面貌算是清秀,看似有些羸弱,疏的头发油光板正,不过岳承欢有他发言的资格,混乱时代来临之后,岳家顺应时代,整个家族都已经接受西方的新物质文化,家族里开着一家棉纺工厂和一家粮食坊,收益不错,手底下百十号工人给他家里打工,素南地界里,认识岳承欢的人都叫他岳少爷,倒是岳承欢并非那种败家子,在学校里还是个活跃分子,组办各种团建活动,参加很多新文化运动。

  “不好意思,忘记了。”李雨舟上前殷勤的接过岳承欢拎着的茶壶,“岳少爷,我哪是人物,你才是。”

  岳承欢撇撇嘴,“真不知道沈小姐为什么每次集会都要请你来。”

  李雨舟笑了笑,没说话,他并不去反驳,当然李雨舟知道其中的原因,相比于眼前这些富裕家族或是商人的孩子来说,自己与沈君苒才算是一个世界的人吧。

  穆然,李雨舟想起真正知道沈君苒是世界家族里的人,是在一次家族邀请宴席上,老师被邀请,自己也跟着去了,沈家的老家族认识李敬成,甚至知道很多李雨舟不知道的事情,宴席开始的时候,李敬成与老家主谈论的李雨舟的时候,得知,他们竟然要同时去一所学校念书,这才认识了眼前这个留了短发的女生。

  “嗨,来晚了就坐吧,我们集会又不是每天都这样。”沈君苒说到,他就坐在最里面的座位上,她依旧是一头短发,清稚的脸上还带着些绯红,她穿着一身有些大小姐气质的黑色礼服。

  岳承欢有些不舒服,他可从没见过沈君苒对李雨舟发过脾气,至少埋怨两句额也可以啊,这与约定的时间早就过去一刻钟了,岳承欢想要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岳承欢突然想起自家的老爷子说,整个魔城唯一不能得罪的就是沈家,他们的背后好像有什么不可以告人的秘密,就连自家的老爷子接触了足有半个城市的名人,却不知道沈家到底是个什么来路,魔城没有沈家的一处产业,甚至没有一点盈利的坊市和门店,可是在这座城市从大清朝到现在已经屹立了几百年的历史了,再说了自己对于沈君苒还有点感觉,如果沈家也是那种崇尚新文化的家族的话,或许可以增进一下关系,如果自己想的能成真的话,沈家与岳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他回到自己的座位独自发呆,脑袋里想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你竟然吧那只黑猫也带来了!”沈君苒有些喜出望外,身边几个女同学也纷纷看向黑骑士。

  黑骑士浑身一哆嗦,那感觉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好像女人对于毛茸茸的东西都有种不同凡响的共同喜爱,黑骑士转身就跑,可是却被李雨舟给拽了回来,黑骑士一脸无奈。

  岳承欢心里有些犯堵,这明明是一场带些知识色彩的聚餐,却成了动物学的鉴赏会,自己在家里下了好大的功夫,明明早就想好很多台词,却被此时的气氛搞的忘掉了大半,他突然说道,“嗨,那东西多脏啊,大街上野猫野狗有的是,为什么你们会喜欢这东西。”

  “这只猫可不是什么野猫,他和我过了一辈子了。”李雨舟强调,然后说,“开始吧。”

  “陈老师布置的作业我看了下。”岳承欢发言,然后从自己带着的一个黑色的包里拿出了几分稿纸,“关于宗教信仰与人文,这个题目,的确不是个简单的题目,这涉及到很久之前,甚至已经涉及到了古代神话时代了。”

  “现在时代我们从不知道到了解和接受那些外来思想得知,教派不仅仅只有道与佛两家。”岳承欢说着,他将手里的稿纸发给在做的各位,“这是我从各个文献上面找到的资料,我去印刷社印了几分。”

  “为什么没我的?”李雨舟等岳承欢都发完了之后才发现。

  “当然没你的,你只是学工业的,与我们不是一个科目啊。”岳承欢说到,随后他又说着,“宗教的初期,应该从神话开始说,相比于我们不甚了解的西方文化,我们或许可以从盘古开天,女娲造人,这些神话故事里找到些什么。”

  “额。”李雨舟愣了愣,这话说的不错,自己的确是个学工业的,整天要对着那些数学题头疼,不过没他发言更好,反正这顿饭是沈家二小姐出钱,那自己就多吃点东西,他本着不吃白不吃的思想,随后他夹了些小炸鱼给了黑骑士,自己则是从桌子上拽了根鸡腿吃。

  “西方的神话我了解一些,比如昔拉神话里的天神之父宙斯,大地女神赛尔斯,海神波塞冬,还有冥王哈迪斯,他们与华夏的神话多都十分相似,相对的我估计就是盘古,地母,龙王,和阎罗王。”一个穿着稳重的年轻男生说着,“我总感觉没有什么区别。”

  “不,这是错的,人文与神话是相近的,西方与东方最大的区别是思维方式,额,我也了解了一些,他们对于宙斯的描述相比于盘古不是一个样子的,海神波塞冬与那个象征权力的龙也不是一个概念,更别说阎罗王与冥王之间的差别了,地域文化的不同,他们对于神话的了解也是不同的。”岳承欢想了想,又说道:“只是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是先有神话,还是先有人文。”

  “人文,指的是某种现象,文化色彩,还有人的思想观念,对于传入东方,基督教和天主教来说,与华夏文化最大的不同就是所谓的‘原罪。’,这和曾经古代经典‘荀子’提出的性恶论差不多,虽然如此,可是我们却没有将这个论点持续下来,也就是说,我们在长期的历史发展的过程当中,并没有将他们继续延续下来。”沈君苒寻思了一会说到,“这是我从某本书里看的,但是忘记叫什么名字了。”

  李雨舟吃着鸡腿,听着他们说的话,一愣一愣的,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神话,对于什么‘荀子’‘老子’‘孟子’之类的,好像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一些之乎者也的文言文,只是他们能够想到这么多东西并且联系在一起。

  “还有,还有!”坐在沈君苒身旁的一个女生发言,“神话是虚无缥缈的,人们应该是向往很多幻想的力量,才将那些东西拟画出来。”

  “这可不一定。”沈君苒说,只是说完了,却像是说错了话一样,又咽了半句在嘴里没说出来。

  “神怪之力哪有什么真的!”也不知道谁说了,“沈小姐估计你太幻想了吧。”

  “可能吧,老古话,‘信则灵’。”说话的岳承欢,“其实对于神话,这东西我们没有争辩的概念,因为那是我们永远看不到的历史,不过,我们却能从神话的概念里,找到一个民族的历史生活方式,或是他们的思想与思维的传统。”

继续阅读:第四章,暗影,城东饭店(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