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暗影,城东饭店(3)
怪松鼠2018-09-24 22:423,393

  “人都会向往那些力量!”沈君苒说,他顿了顿“至于信与不信那只是其次,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无神论者,只要会想象的人都是是‘神论者’!”

  “我从不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坐在岳承欢旁边的一个男生摇摇头,他坚决的样子。

  “是吗?”沈君苒说着,“你可曾想过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你是否想过自己做完一个事情之后是否会成功,只要你想过,那就不是无神论。”

  “额,我们是不是讨论的课题偏了。”岳承欢说到,“我们是在讨论神话与人文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在讨论神到底存不存在,更不是那些神力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的问题。”

  只是穆然发现,他们刚刚开始谈论,这就已经跑题了。

  “我们再重新开始吧。”那个一开始提出神力话题的女孩想了想又说道,“额,说到神话,总会想到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这就是人文与神话之间的关系,可能我们无意中就已经找到了宗教与人文之间的一个必要联系,那就是人对于力量的向往,在人们无法用现实力量完成某个工作的时候的时候想到的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那么这些事情将会影响我们今后社会的发展。”岳承欢说着,然后拿出他提前打印好的稿纸,“我搜集的东西上说,‘神话’宗教,初期,只是在膜拜某个不存在的事物,或者存在过并且拥有丰功伟绩之后将其‘神秘’化的人物。”

  “那就是说,宗教最初是以神话的形式存在,人们对于他们共同的的信仰,然后同时组建起的一个宗门和教派,可是我发现他们最初的目的并非是为了信仰,而是某种无法实现的愿望。”其中一个男生说,他端起倒在酒杯里的马桑德拉,嫣红色的液体在杯子里晃动。

  李雨舟也喝了些红酒,那味道和葡萄汁差不多,他不过只是因为吃的太急了,想要喝点东西。那个男生举着酒杯看着映着头顶的灯光,深邃的红色映在眼瞳里。

  “我搜集的资料里面,有关于道与佛的宗教历史,好像他们最初形成的时候大多都在人对于某种事物探索的前期,再加上人们的幻象才成为了现在的样子。”岳承欢又说道,他突然感到一种自豪感,好像此刻所有的人和时间都是以自己为中心的,他很享受那样的感觉,不过他从小都如此而已,不论是家族还是学校,他总是把所有人的视线吸引到自己的身边。

  “还有,那边总顾着吃的家伙,你也可以发言。”岳承欢看着正对着食物热火朝天的李雨舟说,然后又加了一句“虽然没有给你资料,但总不能白吃白喝吧。”

  “我什么都不知道,再说了,我对那东西不感兴趣,我就当是空气就好。”李雨舟因为嘴里的食物全部塞满了,他说话嘟嘟囔囔,费了好大的劲才说的清晰些。

  “还有‘人文’的发展历程当中,世界最著名的就当属于是文艺复兴了,西方的古典时代,到中世纪的‘黑暗时代’,在到几百年前的文艺复兴,他之间所经历的历史和文化物质,与宗教和神话有很大的联系,我们可以从古典文艺时代,看到那些作品很多都是‘神话’和‘神秘文化’,往后,文艺复兴所展现的文化色彩也是‘神话’和‘神秘文化’为主。”说话的是刚刚端着红酒的男生,他并不像是岳承欢一样,穿着一身有些硬板的西服,而是一身带着华夏色彩的深灰色唐服,他头发稍短,左耳还带着一个银环,天生的一道如同蛇的紫色胎记在他的鼻梁到嘴角,“只是,我总觉得这个课题有些太大了,至于人文与宗教和神话之间的关系,我们根本就无从了解,历史带给我们的启示,神话是不可以侵犯的,再加上宗教与人之间的联系原本无数个世纪的哲学家都无法找到联系,更何况我们了,再说宗教与神话之间的关系就更不得知了,我们在此讨论这东西,总觉得不合适。”

  “可是这是作业,总不能最后放弃这个课题吧。”岳承欢说到,只是他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否认陈老师布置的作业,他有些不高兴,如果这个课题就此结束,那所有的用功都作废了。

  “那人文和宗教之间的关系,我们就算是讨论,就算是历史学家去研究,也不可能真正找到其中的秘密,再说了,宗教与人文之间的关系并非我们能够完全了解的,就像是唯物者与神论者,他们之间难道一点关系也没有吗,这觉得不可能吧,我们可以从各种文献中多多少少找到很多两个不同主义的共通性,就像是科学和迷信文化,他们之间难道就没有共通性吗。”

  “可是这与宗教和人文有什么关系。”突然有个女生问道。

  “当然有关系,千丝万缕的概念当中,我们每时每刻都活在神话和现实当中。”沈君苒突然发了话,只是他总感觉自己说的额有些沉重了。

  聚会从开始到结束,整整过了三个小时,只是最终的结果不甚人意,他们的确找到了很多宗教与人文之间的关系,却怎么也无法解释他们之间到底存在什么样子的真实联系,课题进行的还算是顺利,虽然最后的结果却有点出乎意外,那个脸上长了胎记的男生放弃了参与课题。

  李雨舟吃的有点多,可是对于‘饭’这个东西,他从来不嫌多,他知道‘饭’是个好东西,曾经的他对于‘饭’这东西是个奢求,更何况这个时代不是每个人都能果腹的,他或许有时候会可怜那些吃不上饭的人,可是世界上吃不上饭的人多了去了,他不可能没人都去可怜,他总会释然,但是却又很难过。

  一行人站在城东饭店门口,服务生将他们送出来,几个女同学相伴在一起,然后坐在一辆汽车上回家去了,唯独留下李雨舟和沈君苒还有岳承欢三个人,他们站在一处还算是光亮的地方。

  “岳少爷,你的发言的确不错,陈老师的得意门生,真不是别人乱传的。”沈君苒说着,这句话是发自肺腑的,“陈老师应该给你做了很多辅导吧。”

  “我只是有问题的时候去给请教一下,陈老师他的工作很多,每天都在撰写关于历史的文章,没那么多空闲的。”岳承欢笑嘻嘻的说着,他可没有想到沈小姐如此欣赏自己,他故意挺直身子,然后扶动了一下眼睛,“如果沈小姐喜欢关于人文和历史的话,我们可以找个时间相互交流一下。”

  “可以啊。”沈君苒客套的答应着。

  明晃的车顶照了过来,岳承欢说,“不好意思,我家的车来了,要不我让司机送你回家吧。”

  “不用,家里应该也快派人来了。”沈君苒拒绝,背着灯光看不清沈君苒的面容。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岳承欢随着司机打开的车门走了进去。

  车灯晃过,随后汽车略显的噪音在黑夜里有些轰鸣,岳承欢坐在车里,看着依旧站在饭店门口的两人,他嘴角微微笑,嘴里嘟囔着,“一个只会吃饭的乞丐!”。

  春日的夜还有些萧瑟的冷寂。

  “神话,到底是不是真的。”沈君苒抬头看了看天空,深的看不到尽头的黑,天空在这黑暗里闪耀着星光,她从李雨舟的手里抢过黑骑士,然后抱在怀里,“真想变成一只猫,然后无忧无虑的活着。”

  “神话是不是真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反正就算是真的,也无所谓。”李雨舟说着,他两只手抱着脑袋,仰着头。

  “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身为一个‘黑暗世界’的人,竟然一点也没有觉悟。”沈君苒这句话带了些埋怨,“可能我和你不同。”

  “有什么不同,都是人啊。”李雨舟也不知道沈君苒这句话什么意思。

  “你只是你自己,而我不是。”沈君苒说,她抚摸着黑骑士的皮毛,然后把下巴贴在黑骑士的脑袋上。

  黑骑士突然一脸享受,他可从来没有想到,这个总会想要“谋杀”自己的女人,竟然这么温柔,有一瞬间错觉,感觉这是不是自己经常睡觉的小窝。

  “你也是你自己啊,又不是别人。”

  “不,我有家族,你去没有,我有我必须做的,你却没有,君由哥在一次海难中为了我弟弟丢了性命,而我也将会辅助父亲处理家业,一个大家族,我总觉得有些不知所措。”沈君苒说着,“有时候我总觉的我自己很累。”

  “不是还有你弟弟吗?”李雨舟问道,他不明所以。

  “他只有十二岁,等他能够撑起家族事物的时候也要等八年啊。”沈君苒突然蹲下,或许是站累了,“再说了,还有那些我总是明白的家族战争,黑暗世界深处,不是你能看到的。”

  “老师也每次都说,我们看不到那些大家族的深处。”李雨舟说。

  “因为他曾经也拥有家族。”沈君苒说。

  “是吗,可是老师从来不跟我谈论这些东西。”

  “因为,知道的越少,活的越轻松吧。”沈君苒说过最后这句话,就不在说话了,他荆黑骑士放在地上,然后站了起来。黑骑士猛地起身跳上李雨舟的肩膀。

  黑骑士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趴在肩膀上,慵懒的样子,而是十分警惕,他看着远处外国建筑上的房顶,然后小声的在李雨舟的耳边说道,“有‘圣血’在附近,还有一股不小的杀气,他们是冲着沈小姐来的。”

  李雨舟吓了以哆嗦,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继续阅读:第五章,暗影,潮汐之夜(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