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便利店
英明华2018-09-14 21:133,877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例第……。被告张文辉,于2017年1月3日上午十点在中环国际商贸中心,涉嫌殴打中国籍男子谢万豪,至谢万豪左眼……。被告人张文辉对上述指控是否有异议?”

  “没有!”

  “现本席宣判:判处被告人张文辉入狱三个月,立即执行!”

  这里是香港某法院。穿着一身冲锋衣,脸色有些苍白,貌似三天三夜没休息过面容憔悴的样子,站在冰冷铁栏后面的被告席上的男人名叫张文辉。也就是我本人!

  随着法官大人的判决声响起,我也知道坐牢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无可挽回。当坐在主法官席上的那个四眼男人,宣读完判决书后,我反而有些释然。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以前经我手送进监狱的家伙多得我自己都记不清数字了。而今天站在被告席上的人却变成了我自己,也许我心中的这种释然感就是感叹人生无常吧。有人说过:人生就像一盘棋,不到最后你永远不知道输赢。我觉得这句话来形容现在的我,是最合适不过了。

  当法官宣判完后,本来鸦鹊无声一片严肃的法庭上突然出现一名男子的喊叫:“尊敬的法官大人!我代表我的当事人谢万豪先生表示要当庭上诉!我和我的当事人有足够的理由与证据,质疑陪审团作出的判决有失偏颇!”说话的人是原告的代表律师,一个身材高大约莫四十多岁的男人。确切的说,这个男人只是原告人律师团里面的其中一名律师而已。

  关于这次被我打的这个家伙,不用多说一看那律师团的阵容就知道,这个谢万豪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财主!就为了一个微乎其微的伤势,我看过他左眼上的伤势,额……其实肉眼上着实看不出他有任何的受伤……他竟然非常夸张的出动了一个十五人的律师团队,要请这个律师团价钱上面自然是一个吓死人的数字!现在这个时候原告人律师站出来上诉,看样子这个谢万豪是想把我往死里整!

  就一个肉眼与CT都看不出任何受伤的伤势,我居然被判了三个月!这还不够,还有上诉!

  听到这个中年律师的话后,我差点没当场晕死过去。此刻我的心里是大骂三个副人格祖宗十八代!我是心里憋屈的慌啊!因为当时打人的并不是我,而是我身体里面的副人格之一,还有就是其中一个叫蔡子房的家伙给我留言,让我认罪的,冤枉啊……

  至于我的身上或者说我的大脑意识中有三个副人格这事,我就不多说了,在一本叫非正常人办案纪录的书里面有描述,说到这书是一个扑街写手,听了我以前当警察时的事迹后写的,说起为什么我没在警察这个行当混……哎,算了,还是继续讲我伤人的事件吧。

  为什么我会变成被告,这操蛋事其实罪灰祸首就是那三个副人格。整个事件的详细情况还得从几个月前说起……

  2016年。这里是F市的一条商业街,当然这里可不是市内的主街道,要是F市内的主要商业街道,里面随便一个商铺,一个月的租金就是天文数字,对我本人来说。

  这条街道纵然不是F市城区里面的主要商业街,但人流方面还算不错的,最主要的是这里的租金还算正常。在商业街上有一间三元便利店,而我就是这间便利店的老板,自然的工人也是我。

  此时是晚上的八点多,街道上的行人却不是很多,毕竟今天是中秋佳节,我想很多人现在都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吧。而我却依然坚守在第一线,说实在的我个人并非是一个视钱财为一切的人。今天中秋节以我的性格绝对是打烊回家,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个饭什么的。可是我的妻子廖雪儿和小女前天有事回了娘家英国,要几天后才能回国。就是这个情况,我孤身一人回家也是像咸鱼一样看电视玩手机,倒不如回到便利店这个大本营继续看铺子更好。

  我正坐在那张乱七八糟的收银台后,跟女儿仙儿视频通话。我女儿三岁半,这是她第一次到英国外婆家。在视频里,从她那胖嘟嘟的小脸上的兴奋表情可以看出,仙儿显然对异国风情相当好奇。

  正在我的岳母大人抱着仙儿跟我说话时,我忽然之间发现便利店的玻璃门外有个影子闪了一下。

  我只是用眼角余光撇了一下,模糊间我感觉好像看到那个一闪而过的影子是个人影。在街道边上有个人走过我的店铺门口,这一点都不奇怪,但就是这一下,我却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不知道是我生性谨慎还是以前十年的当便衣警察经验使然,当这个模糊的人影一闪而过后我的心里出现了一丝疑惑。

  我跟视频里的岳母大人和仙儿打了声招呼后,就匆匆挂断了电话。压着心中的疑惑,我迅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后就打算走到门口看看。

  可没等我迈开两步,忽然玻璃门外那个人影又出现了,这次也是一样,这个人影一闪即逝。不过这回我却看得真切,这个人影应该是蹲在我便利店玻璃门外,向着铺子里张望,而他看到我站起身来后,就迅速把头缩了回去。

  我心中的第一反应就是,有小偷!这条街道上偶尔也会出现一些偷鸡摸狗的混子,这些人会趁街道上店主不注意偷走店铺里的财物。我警惕的盯着玻璃门与墙角处的交界位,我知道这个家伙现在就藏在门外。

  说实在的我这家便利店已经开张有几年了,期间也有发生过偷窃,但从来没有一个小偷能在我手上逃脱。附近店主都知道张文辉的这家便利店可是不败金身!

  盯着玻璃门外,我随手抄起货架上的两个罐头鱼,就快步走向门外,此刻我心中还暗暗的好笑,我仿佛已经看到半分钟后,一个毛贼正趴在地上向我求饶的狼狈样子。不由自主的我嘴角露出了一丝嚣张而冷酷的狞笑,自言自语的低声说了一句:你这家伙真是老虎头上找虱子!

  自顾自的一句脱口而出后,我也一个箭步窜出了店铺门口,向着墙角处我就准备给那个准备偷东西的毛贼来一罐头鱼。

  我手中刚要横着拍向前方时,忽然,我发现墙角处并没有出现预想中的小偷。确切来说,墙角处没有看到任何人影。我心里暗骂一句:靠,居然让他给跑了!就在我一阵心中不忿时,墙角处的阴影里传来了一阵孩子的低哭声!这声音突兀的出现,就像阴影处有一个幽灵正向我发出毛骨悚然的警告一般。

  这突如其来的孩子哭声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手里的两个罐头鱼也差点没掉在地上。我迅速低头看向了墙角处的地面,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小女孩蜷缩着身子,战战兢兢的蹲坐在墙边的阴影里。

  也许是我刚才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到了这个女孩,这时她正躲在阴影里低声的哭泣着。看到是个小女孩,我那单薄的小心脏顿时从嗓子眼落回了胸口原位。

  因为这个女孩一直躲藏在路灯阴影里,模糊的我只能大概看出她约莫八九岁左右的样子,通过阴影里的轮廓可以看出,她的身材瘦小,貌似穿着比较单薄的衣衫,其他细节却无法看清。

  刚才还凶悍无比的我,顿时下意识的将手中两个罐头鱼收回到身后,气势也瞬间改变,我知道刚才自己是吓到人家小女孩了。

  半蹲在地上对着不远处的女孩,我微笑着,用对女儿仙儿说话的语气对她说:“你不用怕,叔叔不是坏人。你看这铺子是我的,你为什么要躲在这里?”

  女孩没有说话,她依旧蜷缩在阴影里,不过显然她已经明白了我的话,因为她没有再低声哭泣了。也许是出于对自身安全的保护意识,也或者不太信任我这个陌生人,她没有半点想跟我沟通的意思。

  其后我又问了她几个问题,不过这个女孩子依旧选择沉默,也没有离开墙角处的阴影。

  她的心理防线很坚固,这是女孩给我的印象。不过当我问她是不是肚子饿了时,这个女孩子做出了一个极其细微的动作,她轻轻的用手摸了一下肚子。虽然这个动作很轻微,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现在我大概可以猜到,这个女孩应该是一个流浪儿。

  几个简单的问话后,我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于是我跑回铺子里,拿了两个袋装面包和一瓶水。女孩看到食物和水后,身体明显的移动了一下,但她还是忍住了没有立即伸手。几分钟的再次劝说后,女孩终于还是拿起了我放在地上的面包大口的狂吃起来。

  是的,当我最初拿着面包递给她时,女孩向后缩了缩,为了不再惊吓她,没办法我只好将面包和水一并放到她身边不远的地面上。

  “慢慢吃,不急的,我铺子里面还有很多。”我尽量用和蔼的语气对女孩说着。

  在一阵狼吞虎咽后,女孩消灭了八个袋装面包和两瓶水,看来她是真的饿极了。

  看着坐在地上打饱嗝的女孩,我尝试着慢慢的靠近她,这次女孩没有再向后退去。当我小心的挪近女孩身边时,我终于看清楚了女孩的容貌。女孩样子干瘦,一头及肩的黑发。不过我细看了她的脸后就发现,她的脸上和眼角处有明显的清淤伤,其中右眼框处已经肿胀。我的心里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女孩子不久前被虐打了,右眼处的肿胀是拳头击打造成的,脸上其他的清淤伤程度来看,动手的绝对是一个成年男子。女孩的头发乱糟糟的,其上还粘有一些头皮屑,这头发应该超过三天没洗了。

  女孩身上只有一件单薄而破旧的短袖花衣,配着一条膝盖有个破洞的蓝色长裤,一双布满黑色灰土的脚丫子,上面连一双鞋也没有,她的脚趾边缘皮肤有细小的破损,有些伤口还渗着轻微的血丝,看来她是走了很远的路程才来到这里的。现在已经是秋季了,到了晚上就算一个壮汉穿成这样也会顶不住北风打寒颤。更别说面前这个干瘦明显有营养不良的女孩子了。

  看到女孩的状况我立即就意识到此时问题的严重性,先不说女孩是否是一个流浪儿,光是她脸上的伤势,这个下手的人渣当时绝对没有留情,是往死里打的架势。用这样手段打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这家伙绝对不能称之为人!这是严重的蓄意伤人刑事案件!

  一直蜷缩在阴影里一直呆呆看着前方的女孩,此刻就像一只深陷在阴暗地狱里的羔羊,她的眼神里只有冰冷的无尽的黑暗……

  没做多想,既然这个被虐待的女孩被我发现了,那么我就不能撒手不管,我当即再次开口问她:“小妹,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不回家,你的爸爸妈妈呢?”

  小女孩听到我的话后,她忽然哭了起来,带着低声的哭腔:“我,我没有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正常人二遗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正常人二遗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