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寄居
英明华2018-09-14 21:144,075

  经过我半个多小时的劝说,女孩才犹豫不决的离开墙边的阴影处,带着如里薄冰的心情走进了我的便利店。

  脱下身上蓝色的长风衣披在女孩的身上时,女孩明显身体颤抖了一下,可她最终并没有拒绝我的好意。我这时已经报警了,可当务之急就是带女孩去医院。因为我发现她眼角的淤肿很严重,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会影响以后的视力。

  可我好说歹说女孩就是不肯跟我走出便利店,甚至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女孩叫什么名字。她进了便利店后,只是安静的坐在凳子上,没有再说过半句话。放在大腿上的两只纤细的小手,不停的扣着手指甲,双眼无神的呆呆盯着对面的货架,也不知道想什么事情。不过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眼神中的那种落寞,一种不属于她这个年纪应有的落寞眼神。可以想象这个女孩应该经历了同龄女孩不敢想象的事情!

  我想可能是我的一连串问题有点急躁,让这个女孩感觉无所适从,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没有办法,既然女孩不原意跟我去医院,那么就只能等待警察的到来。看看再有什么办法劝一劝她,好让她及时就医。

  今天来处警的是昌警官,一个年轻有责任感的警察。昌警官我早就认识了,或者说这片区的派出所大部分警察我都认识,有些还是我以前的同事。

  昌警官来得很快,五分钟左右警车就已经停在了我的门口。一进门昌警官就笑着打趣道:“文辉,听说你刚才又多了一个女儿,哈哈……”

  可昌警官一看到女孩时,他立即收起了笑容,换来的是严肃中带有愤怒的表情。此时当他看到女孩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恐惧后,昌警官立即又露出一副亲和的微笑开始问女孩子的基本情况。

  我刚想对昌警官说:这女孩可能是受到惊吓不太愿意跟陌生人沟通。

  可没想到的是,当昌警官蹲在女孩面前刚问了女孩一个问题,女孩居然开口说话了。我顿时一阵的无语,难道我身上就差那么一身警服吗……

  很明显女孩很信任穿着警服的昌警官,对于昌警官的问题她都一一回答,虽然她说话的声音很小很小。

  女孩说她叫程慧,别人都叫她小程,今年八岁,跟她妈妈住在G市,她的妈妈名叫刘芳。据小程说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妈妈了,她只是一个人住在出租房里,也没有去上学。至于昌警官问她爸爸情况时,小程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轻轻的摇了两下。后面的问话得知小程是一路从G市走到这里的。她读三年级,不过这个学期开始她就没有再上学了,因为她妈妈说没钱再供她上了,她的妈妈也一直没有工作,更没有任何通讯方式,至于刘芳去了那里小程也不得而知。而当昌警官问起她脸上的伤是怎么弄的时候,小程又回到了沉默的状态。

  昌警官轻轻的握住小程的手说道:“那么警察叔叔现在带你去医院,怎么样?”

  小程微微的点了点头,当昌警官带着她走到便利店门口时,女孩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用怯生生的低语对我说了一句谢谢……

  忽然间我觉得自己茫然不知所措,只是看着小程坐上警车消失在街道上。一个八岁的女孩子,忍着伤痛,从四五十公里外光着脚徒步走到了这里,我心里不知不觉升起一丝悲凉与愤恨。在这个标榜文明法制的社会,居然还有这种事发生。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由G市到我便利店这里四五十公里的路程,一路沿途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个满脸伤痕的小女孩,居然没有一个人帮助她哪怕只是打电话报警!是人心的冷漠,是人性深处的残忍!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些……

  虽然昌警官带着小程去看医生了,但我的工作依然没完。按照正规的手续,我必须去派出所做一份叙述事情经过的笔录。况且小程有伤在身,这份笔录我就更加得去做。昌警官知道我明白这些手续,因此他临走时并没有对我多作提醒,开车时他只是对我说,让我给小程带两套衣服。我明白昌警官的意思,因为暂时不可能联系到小程的妈妈,因此小程今晚很可能要在派出所过夜。

  关了便利店的卷闸,又胡乱的给小程买了两套新衣服鞋子,我就开着那部似乎哮喘病发的捷达小车去往了片区派出所。

  径直走到派出所值班室,随手的给值班的弟兄带来了一些点心什么的,几轮招呼后,我也做完了事件经过笔录。刚跟以前的一个伙计吹了一会牛皮,昌警官已经载着小程回到了派出所。此刻小程的脸上涂了药,脚上也多了一双拖鞋。再次看到她时,我发现小程的眼神似乎有了一丝神采。

  我拿着新买的衣服递给她说道:“小程,还疼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此时昌警官也招呼来一名女辅警照顾小程,起码得给小程先洗个澡,换身衣服。

  小程刚离开,昌警官一巴掌就拍到面前的桌子上,沉重的闷响把值班室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接着他直接爆粗口:“她妈的!哪个混蛋竟然对一个小孩下狠手,要落在我手里我非一枪崩了他!”

  值班室里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昌警官。昌警官咬牙切齿的忿忿道:“刚才医生给小程检查了,说她脸上的伤是受到连续重击造成的。妈的!”

  不用昌警官再解释什么,我已经猜到,应该是当时有一名成年男子,抓住小程,然后抡起拳头击打她的脸部,而且是毫不留情的连续击打。因此小程的伤势才会那么严重。

  沉默了一阵,昌警官深吸一口气对我说:“文辉,我们一时间没办法联系到小程的母亲和其他亲人,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例规定,明天必须将小程先送到市福利院安顿。但你也知道小程有伤在身……”

  我明白昌警官的意思。如果明天就将小程送走,那么很可能拖延小程去复诊的事。况且虽然福利院有医疗保障,但陌生环境对小孩心理的影响很大,昌警官是怕小程的伤到福利院后会恶化。我也是做父亲的人,自然明白昌警官的善意。于是我对他点点头道:“我明白了。如果小程愿意那么就先让她到我家去住着,等她痊愈了,再说。”

  昌警官面色凝重的说:“那么就拜托你了,我们会尽快找到小程的母亲。”

  我知道昌警官刚知道小程母亲的名字后,就第一时间让人查过刘芳这个女人。可警局系统里面居然查无此人,他又联系了G市的警局帮忙,结果虽然查到有刘芳这么个人,但小程却说那女人并非是她的母亲。以我以前多年办案的经验,这个女人很神秘,居然连警局的全国系统都没能找到她。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个女人一直以来用的都是假名字,而且连自己的女儿都骗过了。

  我坐在值班室的沙发上,思考着为什么一个母亲要骗自己的小孩,还骗了八年,这其中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这时女辅警已经带着小程回到了值班室里,她还帮小程换了药,眼角足足有鸡蛋大小的淤肿也被妥妥的包扎好了。

  当昌警官跟小程说明了情况,让她先跟我回家住几天,等伤好了再送她回家时。小程不愿意了,她不作声的向昌警官身后躲着。最后昌警官打开手机给小程看了一条新闻,额……准确来说是一条旧新闻几年前的。这条新闻说的正是我当年仗着三个副人格,破获了电信诈骗案的事。新闻里面有局长老大到医院慰问我的照片。

  看到新闻上的照片,我是一阵无语。心想局长这个老滑头还真是会为自己宣传。

  可没想到的是,当小程知道我当年也是警察后,她居然同意了跟我回家暂住。

  回家安顿好小程,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忙完后我就独自坐在沙发上跟雪儿汇报今晚发生的事,这时我隐隐约约的听到小程所在房间里有些声音传了出来。

  轻轻的敲了一下门,我走进了小程房间。打开电灯后我发现小程捂着脸上的淤伤正坐在床上发呆,她的脸上还有泪痕。

  我立即就明白了,小程脸上的伤痛让她没法入睡,虽然她今天已经很累了。这种感觉我深有体会,人身上的伤如果是处于运动或者兴奋状态还没那么疼。但要是人体一安静下来,那么你就会感觉伤痛成倍的增长,特别是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

  我坐到她的床边问:“很疼吗?”

  她点了点头。我接着道:“那么我们说说话吧,怎样?这样可以分散注意力,就不会那么疼了。”

  接着,我给她介绍了雪儿和仙儿,当她看到我手机上的全家福时,小程哭了。我是暗骂自己这个大笨蛋,安慰了一下她后,我又给她说起了我以前办案的事。纵然全程只有我一个人说话,小程没有半点回应,但我看得出来她对我以前的办案故事很感兴趣。

  就这样小程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我离开她房间时没敢关灯,因为黑暗会让人感到恐惧,这是人的天性,特别是刚受到惊吓后的小程。

  两天后雪儿母女俩回来了,当雪儿看到脸上还缠着绷带的小程后,她差点就哭了出来。从这一天起,我直接被雪儿赶出了房间,因为她说她们三个女孩子要一起睡。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程也好多了,起码她的话也多了一些,雪儿很喜欢小程,连同我女儿在内三个女孩子天天粘在一起。但是昌警官那边却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小程的母亲刘芳找到了,可她现在正被关在戒毒所里。而刘芳却不是这个女人的真实姓名,她的身份证上的名字叫刘湘,刘芳却是她妹妹的名字。

  我心中了然:怪不得这个刘湘一直要用假名字,原来是一名瘾君子。为了逃避警方的打击,这是瘾君子常用的拙劣手法。但也没必要对自己女儿隐瞒实情吧?

  对于这个问题,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不要带小程去戒毒所看她妈妈。这是个两难的问题,如果不带,那么小程可能会以为她妈妈抛弃了她,毕竟刘湘被判处了两年强制戒毒。要是带小程去戒毒所探望她母亲,那么让小程知道她妈妈是个瘾君子而且还坐牢了,对她的打击还是相当大的。两厢权衡,昌警官还是建议带小程去探望她妈妈,因为这是小程母女俩应有的权利,况且这事情小程迟早也是会知道的。

  当昌警官带着我跟小程来到戒毒所后,小程看到她妈妈时没有过多的宣泄情绪,她只是低声的抽泣。刘湘也只是一脸愧疚的看着小程,叮嘱她要好好的听警察叔叔的话。

  当昌警官独自问起刘湘知不知道是谁打伤小程的,刘湘说她也不知道。对于这事情,我们没有再问小程,免得小程再次受到伤害。但我看到刘湘的神色时,凭我以前的职业感觉,刘湘撒谎了,她是知道谁打伤小程的。自然昌警官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刘湘就是死口不说,我们一时间也拿她没办法。

  几天后小程在我跟雪儿的注目中,被送到了市福利院。在福利院门口处,小程把这些天的情绪都发泄了出来,她淘号大哭起来,看着这个可怜的女孩子,雪儿也抱着我哭了。

  看着那个瘦小的身影慢慢的走进福利院,我心里五味杂陈,但更多的是,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没完。至少那个打伤小程的混蛋,还没有被抓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正常人二遗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正常人二遗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