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话 睡颜
艾斯S2018-09-18 12:005,063

  看着她举着手机站起身来的焦急样子,我赶紧安慰她:“没事,我从来不在家里招待他们来的,你接吧,羽赫认不出的。”边说我边往远处走。

  “啊,可我怎么解释这是哪里啊?他至少能认出这不是我家啊。对了,画室,我说是外面的画室。”一边说她一边往画室跑。“

  “不行,画室里都是我的作品,他会看出来的。”

  “天呐,还能去哪里,又不能出门。”

  我的心也提了起来,瞬间有种被捉奸的错觉。急中完全生不出智。

  “啊,他挂断了。”芊慧抬起头看着我,愣愣地说,“对啊,我可以不接的。和他说旁边有朋友,不方便接就行了。我们一直是这样的,旁边有人就不能接。”

  忽然我们相视笑了起来。芊慧先开口,“我们刚刚在干嘛?哈哈,明明是准备惊喜,搞得跟偷情一样。啊哈哈哈哈……”

  真羡慕她总是可以爽朗地直接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我却不善于表达还瞻前顾后。

  “可能是我们都不太会撒谎吧。遇到这种突发事件,就先慌了。”

  “嘿嘿,不过,我也是该回去了,今天耽误了你这么久,真不好意思。我回去描完稿子再给你看下。后面的事,我都搞得定了。过几天等我家弄好了,请你吃饭答谢哈。”

  “这点小事,不用客气的。”

  “要的要的,我还要你帮忙试吃下我做的菜,再问问你羽赫的忌口问题呢。我可不想给他补过生日的时候,再发生上次鸭舌那种事故。

  说真的,虽然是粉丝,可是你们节目上说得不多,我知道的肯定没彩佳多。”

  “原来请我吃饭还有这层内涵啊。其实也没什么,你亲手做的,羽赫一定都喜欢。”

  “不行,第一次做饭招待他,我想要做到完美。”芊慧的脸上充满憧憬的神采,整个人都在放光。羽赫有她真是幸福。

  “可惜我不方便送你了,那你回去路上小心点,平安到了之后给我个消息。”

  潇洒地送走芊慧之后,心里并不平静。托羽赫的福,我会先一步去她住的地方,先一步吃到芊慧亲手做的菜。可那些都是为他人做的嫁衣,她不属于我,她的心意也都不属于我。

  就这样混乱地想着这些矛盾的事,才恍然发现芊慧已经离开了两个小时有余。她是忘了要报个平安,还是路上有什么情况?

  刚刚的愁绪都化为忧心,坐立难安。她总是不加掩饰地上街乘坐公共交通,但是这样真的不会有麻烦吗?

  手机屏幕亮起,是她的电话,我一阵紧张,看来真是有什么事了。

  接起来就看到她苦着一张脸,“怎么了,路上遇到什么不顺利了吗?”

  “我可能又闹了个新闻,暴露了我已经在北京了,有点麻烦。”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快到酒店的时候,忽然遇到有人当街抢别人的孩子,简直禽兽不如。那我当然二话不说就去救人了啊,等把孩子抢回来制服歹徒后,就发现有好多人举着手机拍呢。”

  “那你没事吧?”我急着打断了她的话。

  “我当然没事啊,那种人哪能是我的对手?我可是自己专门进修了武术的。”

  “你还会武术?都没听你说过。为了拍戏吗?”

  “为了击剑呢。融会贯通,身手更灵活,才能比一般人练得出成绩。不过这些没什么必要跟人说啊。

  本来我很快就能到家给你发消息。结果被拉着去帮忙当人证,离开的时候又被媒体堵着采访。这才刚到酒店。”

  “那肯定全世界都知道你已经在北京了,还好你还住在酒店,否则已经要退租换房子了。羽赫习惯看新闻的。去旅游也不会间断。估计等下就要来打电话找你了。”

  “我也知道啊,所以才打电话给你套好词。你记住哦,我会跟他说今天刚到的北京安顿,过年之后会住下。在情人节前一天送他惊喜之前都别给我说穿帮了。

  之后就都揭晓,不用瞒了。不过,今天见面的事,还是要瞒的,免得他联系起前面没接电话的事,容易误会。”

  “我明白的。原来你们约在情人节前夜补过生日了,真好。也没几天了。”

  “是呢,那我去干活了。弄好再请你检阅哈。”

  挂断视频电话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搜搜新闻。

  果然,击剑冠军尹芊慧见义勇为一类标题的已经遍布网络。名为“SuperShero尹芊慧”的话题也登上了热搜。

  点开就能看到各种监控视频和路人拍摄的视频内容。我点开了一条又一条,从各个角度一遍遍看了整个事件。

  那是一个我没见过的芊慧,比武侠电影中的她更凌厉果敢、英气逼人。追人、出招、夺娃、归还孩子、撂倒、制服、交给警察,既没有过激,也没有手软,一招一式快到看不清。只能感受出她的气场和能量。

  采访视频里,她说:“这算不上见义勇为,收拾个把这种程度的男人都不需要勇,我只能叫为所当为,谁看到都会冲上去帮忙的。没什么可报道的。”

  果然是芊慧的作风,自信却不爱出风头。散发着无尽的魅力。

  但是,这次是遇到一个和她段数相差太多的匪徒,那是运气。如果下次遇到的是更凶残更强壮的呢,如果有武器呢?想到她会这样不假思索地冲上前去,不禁让我担心。

  看看网上的评论,完全是一面倒的好评。意想不到她的身手和人品。一扫前阵子感情方面的谣言阴云,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这下彩佳真的都白忙活了吧。还真是意外的胜利。

  可是,这下,彩佳也知道她来了北京。会不会有什么其他手段要使出来?还是真的已经算了?

  又想到,这次还好她是为了之后要训练正大光明准备搬来的,如果是为了羽赫偷偷来的,这一腔热血正义岂不影响了她。有时候也真是为她大大咧咧的真性情捏把汗。

  可能她对公众人物要承担和遵守的规则接受的还太少了,或者说压根没把自己当什么公众人物。

  一时间千头万绪,忧心忡忡。如果是羽赫就好了,就能尽情地嗔怪她怎么不顾自己安危,不顾暴露自己的后果,然后尽情撒娇、和她约法三章了吧。

  心里闷闷的,躺到床上,眼前都是她低着头画画的样子。长长的睫毛,柔柔的发丝,利落的笔触……就这样回忆着沉沉睡去。

  做了一个美好的梦。梦里我们面对面支着错开的画架,各自画着对方的肖像。她的眼神含情脉脉,凝望着我的眼睛,然后又低头画一阵。夕阳映在她身上,无限柔美梦幻。

  我笑着说:“别低头,我正在看你的眼睛呢。”

  她羞涩地抬起头,捋了一下发丝,夹到耳后。我忍不住凑上前去,想要吻上她红润的唇。

  可是她却越来越模糊,越来越远,伸出手竟也触不到她。

  最后一下子吓醒了,看看时间,才半夜三点多。

  却发现手机上的小绿灯正在跳,一看,有芊慧的消息,是一幅她和羽赫的q版像经过精细勾画后的定稿图。

  收到的时间是两点三刻。

  她熬夜在准备礼物吗?她给我准备礼物的时候也是这样辛苦吗?我下意识摸了摸桌上的小鱼钥匙圈。想着她这样难得的心意,给她回了一条:“你画的很好,他一定会非常珍惜这份礼物的。”

  刚想放下手机,芊慧打来了视频电话。我立刻接了起来。

  “你怎么还没睡啊?我刚刚要睡,看到你的回复,打不动字了,索性打个电话。”

  伴随她这句话出现在屏幕里的是熬红了的双眼,和被子捂住的半边脸,露出松散的头发,临睡前的素颜多了几分憔悴却不减清秀,让人怜爱。

  “我是忽然睡不着了,回了消息,倒打扰你睡觉了。”

  “没有,我也刚刚躺上床,还没睡呢。你觉得我画的好,我就放心了。明天起来开始绣,很快就能完成了。”

  “你这么忙还总是动手做礼物,别累坏了自己。明天画不也来得及吗?”

  “嗯~来不及了,明天还要绣,后天进家具,整理布置房间,大后天准备食材菜谱请你吃饭,再后面羽赫就该回来了。

  每天满打满算都要忙到很晚。不过忙过这段就好了,反正也快过年了。”说着,她渐渐声音变轻,眯上了眼睛,睡意朦胧的声音,和白天不同,带着慵懒的性感。

  “那要不要我来帮忙布置打扫什么的?帮你干点体力活,你好早点干完休息?”

  “那样我会不好意思的。”她的眼皮已经合上,声音也模模糊糊。

  “没事,反正我也正好休假。”

  这次她没有答复我,已经睡着了吗?在我眼前,就这样睡着。大概是我这辈子唯一看到她睡颜的机会了吧,真不舍得挂断。

  她的呼吸慢慢变得均匀,平静的脸上,带着似有若无的微笑,像个小仙女。忍不住隔着屏幕,亲吻了她的脸颊。

  忽然画面反转,应该是她松了手,手机落到了被窝口,镜头照到了漆黑的被窝里,隐约能看到一点睡衣的蕾丝花纹。我下意识赶紧挂断视频,捧着手机,心怦怦直跳。

  刚刚真是傻,如果一直不挂,她醒来看到通话时长,也会来问我的吧。那可就尴尬了。

  第二天晚上,芊慧发来了绣好的睡衣照片。暗紫色的绒绒睡衣,心口处用粉紫色的丝线绣出了q版的两个小人。整齐的丝线排列,泛着光泽。

  羽赫那么白净,应该穿上会很衬。芊慧真是有眼光。

  我忍着隐隐的心痛,回复她:“很完美!羽赫有看到新闻了吗?有没有问你?”

  “有啊,骂惨了嘞!

  (┬_┬)

  怪我来了北京没告诉他,还有胆大包天,赤手空拳就和男人打架。拜托,不空手,难道我能随身带把剑不成?

  o(一︿一+)o

  明明说他脾气超好,怎么都是电视上说说而已吗?不过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又凶又萌,让人无法生气。”

  “那是因为太在乎你的原因吧。我和他一起十几年,确实没看他和谁起冲突啊,一直都温和有礼。你都把逼成这样,你应该反省自己吧,下次不要冲动才是。”

  “哼,我居然和你打他小报告,我也是暂时性智力障碍了。

  (`へ´)

  就应该想到你会包庇他,然后一起说我啊。你那么宠他们几个,在你眼里他们都只有优点吧。”

  真是孩子气,我才不是护着羽赫,而是因为和他一样在乎你啊。

  可惜这些都不能说。

  “我是实话实说,毕竟你只是运动员,不是复联英雄,羽赫会担心是难免的。你就多理解他吧。”

  “我的梦想是退役后开个学校,教大家剑术和武术,让这个社会上充满正义的英雄,没有坏人,自然就安全,谁也不用担心了。”

  “真是个美好的梦想。”她的想法和胸怀真是让我自叹不如。

  “嗯,不说远的,说说后天吧,你后天晚上有时间来试菜吗?我后天从早上开始准备食材,做个完整的演练。就缺个知情人事来验收成果了。也算借机报答你昨天教我画画啦。”

  一个人准备一天也太辛苦了,我问道:“需要我帮忙吗?做菜我也还可以。直接来吃现成的,太不好意思了。”

  “不行,我要掌握下各个流程的时间,所以只能一个人做。你可以提前来,提提建议,修改下菜单。”

  “那好吧,我下午过来。你把地址发我吧。”

  收到地址一看,是郊区一处非常僻静的所在。难怪要那么长准备时间,买趟食材也要跑老远,非常不便吧。

  “你住那么郊远的地方是为了避开人群,保护隐私吗?”

  “从你家过来会很不方便吧?真是抱歉。我也不是为了什么隐私,一来集训的训练馆离那里不是太远,二来这里有山,风景很好,我很喜欢,三来么,嘿嘿,便宜啊。我只是运动员啊,和艺人收入差很多,北京到处都很贵,常住不起,还是这里好。”

  “好歹也是拍了大制作电影的人,不会太穷吧。你要常住吗?住多久?”

  “电影是一次性收入,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啦。而且我是新人,片酬你懂的。

  ╮(╯_╰)╭

  何况如果没拍电影,我肯定只能住宿舍。然后你们那么忙,我却被关在宿舍。就真的没机会见你们了。住,可能到后年的大赛之前吧。”

  心里一阵酸涩,你们?其实本来只想说羽赫吧?硬生生加上一个‘们’字。算啦,托羽赫的福,我多少还能见到,也是一种幸福。

  转念想到如果他们交往顺利,到时候羽赫也快熬到三十五了,估计等她退役,他们可能跳过公开恋情,可以直接公布婚讯了吧。哎,不想也罢。

  “那明天真的不用我来帮忙吗?”

  “不用,你已经帮我很多了,不能再麻烦你了,后天也拜托啦。明天早上我会把菜单发给你看看的,帮忙提提建议。”

  “没问题。”

  第二天芊慧发来的菜单果然如我猜想的,又长又菜式繁复。我帮她删减了和调换了几个之后,既满足她的要求,又不会太累。

  想着她接下来也要为羽赫的到来忙碌收拾一整天,脑子里乱乱的。我决定去画画来平静自己。

  久违地拿出了素描的工具,一笔一划,想把脑海中芊慧的睡颜留在纸上。

  她的每个细节都如此清晰地浮现在眼前。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的时候,我终于能什么都不想,只看着眼前的她。宁静地令人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完成了作品,喷上定型液。虽然,我不能拥有芊慧,但是我也算拥有过只有恋人间才有机会拥有的美好时光。把这张作品小心地收藏起来,那是我拥有过的幸福的证明。

  何况明天我还要去她家尝尝她的手艺,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继她单独来过我家之后,我,也要单独去她家做客了。这一周的事情,简直美好地令我不敢相信,又美好地令人悲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の执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の执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