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关系
艾斯S2018-09-14 10:345,442

  “什么彩佳怎么办?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吗?”羽赫疑惑的内容,也是我不解的地方。

  阿彦环顾我们,发现都是疑问的神色,惊叹到:“你们不会都告诉我,你们不知道彩佳一直喜欢羽赫吧?”

  羽赫惊讶过后,笑着不信道:“你会不会太敏感了啊?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从没觉得或者听她说过啊。我们只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而已,我一直把她当隔壁家的小妹妹看待。”

  “阿彦你这样一说,好像很多事,都能解释通了……”秦司意味深长地赞同了阿彦的说法。

  羽赫追问:“这话怎么说?”

  “你想啊,从我们十多年前认识她起,她明明都是喜欢设计的。服装啊,珠宝啊,典型的大小姐的爱好。羽赫当了新闻主播之后,她志愿就变成了新闻系了吧?”

  “不能这么说吧?喜欢设计的时候才小学初中啊。高中改了志向,并没什么不妥吧?你要说她高中时候就喜欢我了吗?”

  “但你就是在她高中时候当上的主播啊。那我再说一件事。”秦司一旦开始认真,就会据理力争。

  “从她小时候到现在,你见过她有男朋友吗?今年也27了,没结婚不稀奇,没恋爱过,有问题吧?除了她心里有人,我是想不出第二个理由。你可别和我说她取向是女的~”

  秦司这么一说,羽赫默不作声,陷入了沉思。

  “所以我说,你在考虑交往之前,是不是需要处理下这段关系。你一直没有交往的对象,所以她可能一直存着一些幻想,一旦你有了交往的人,很难说她会有什么反应。”阿彦郑重地劝诫,入情入理。

  “羽赫,如果你让芊慧伤心,我可不放过你!我是因为对方是你,才心甘情愿退出的。”萧然的眼神也满是严肃,说出了我心里的话。

  “好吧,早点散了吧,羽赫还好多事要做呢。”阿彦拦了一下萧然的话头,大家就此散会。

  回家后,满脑子都是羽赫的话。“我喜欢她,喜欢她的全部……”“我甚至觉得,就算她切开是黑的,我也依然会喜欢……”

  这样的感受我自叹不如,所以这样暗暗地收起那几分不上台面的喜欢是理所应当吧?如果我在送她的车上和她解释了我的心意,这下反而坏事了吧?

  只要他们幸福就好了,嗯,他俩都这么完美,在一起,一定比和我在一起要幸福多了。

  一边自我安慰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一边却灌了一杯又一杯的酒。

  阿彦按响我家门铃的时候,去开门时已经步履不稳了。

  “呵,看你这样子,我就知道我没猜错。”阿彦总是这么能看穿人心。

  “我怎么了?我这两天太累了,想喝点酒,睡个好觉而已。”嘴上依然不愿承认。

  “是吗?你平时可不怎么喝酒啊。”看我不接话,阿彦顿了一下说道:“其实,会上你撒谎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力,我的眼泪忍不住在眼框中打转,拼命昂起头,不让它落下。

  “对一个人的喜欢,就算管得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流露出来。如果不是因为你们三个都动了心思,我又何苦要开这个会?”阿彦温柔地搭着我的肩,我觉得自己的眼泪忍得连下巴都在颤抖。

  “可是我猜着了开头,猜不着结尾。羽赫这一股脑都说出来了之后,任何人再也不能插进这段感情里。可是我知道没说出来的,未必不如他的用情深。”

  眼泪在我脸颊上滚落,烫烫的,被我一把抹去。“并没有!你看的未必都准确,我是喜欢她没错,但我只喜欢我看见的那些部分。多一点都没有!更不敢担保会喜欢她的其他部分。”

  “每个人爱人的方式和程度都不同,你用你自己的方式喜欢她,和谁也不用比。不必因为你所谓的理论而放弃她,我认为这件事上,选择权不在你们两个,只在芊慧手里。

  我本来开那个会,是为了想让你们能达成这个观念的一致。谁知道,你偏偏要替她做决定。”

  “是啊,我已经决定了:她值得一个更好的男友来陪伴。那个人不应该是像我一样沉沦在过去的伤口里无法前进的人,也不应该是个连喜欢都无法当面承认的人。”

  迎着阿彦担忧的目光,我坚定地说道:“你不用再劝我了。不是我把她让给的羽赫,是我从头至尾都输给了羽赫,根本就配不上芊慧。你也不用担心我,喝个酒睡一觉,什么都会好的。”

  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异常艰难。

  两周后,芊慧参与录制的那期《秘密风暴》播出,掀起了一股热潮。到哪都会被捧两句“冠军的偶像”,问一问幕后种种。

  芊慧主演的《越女寒剑》的海报和tvc广告更是铺天盖地,让人无法逃避。

  就算是在工作的间隙,也总不经意就能注意到羽赫查看手机的频率飙升。

  萧然也问起过羽赫一次关于彩佳的问题,羽赫的回答是:“在和芊慧正式交往前,我一定会和彩佳谈清楚的,你放心。”

  要平静应对这一切,不露声色,都是沉重的压力,让我疲惫不堪,夜里却难以入睡。

  终于在一个深夜,忍不住出门上街,想通过漫无目的地散步来平复自己。却竟然走到了一个影院门口,芊慧的巨幅海报尤为扎眼。好厉害,居然还有加映深夜场。

  在海报前站了许久,我终于决定进去看一场。

  等到开场后偷溜到自己末排的座位,已经错过了一段。

  在感慨跟不上剧情的时候,特别有一种自卑的感触。这样的武侠名著,我到录节目时才第一次听说,就算交往,和人家又能有什么共同语言。和羽赫的差距真是遍布方方面面。

  看到中后段,我才逐渐进入剧情:芊慧演的越女所喜欢的范蠡,一直喜欢着西施。而在历经曲折付出后,范蠡依然选择了西施。

  即便如此,当她遇到天真、绝色的西施,所有的嫉妒和不甘都化为了认输与羡慕。面对矢志不渝的两人,除了放手别无他法。

  多么讽刺,让关系倒置的我体会这样的情节,是不是一种天意安排的指引,劝我和越女一样放手离开。

  最后的镜头,越女丢下剑,忍住眼泪转身离去,留下倔强的背影。比楚楚可怜地落下泪水更让人心疼百倍。

  想起芊慧在节目中说过的话,那不是演技,那是她代入剧情后真实的情感流露。

  我默默告诉自己,那是她的眼泪,那是她的倔强,那是我一辈子不想再看到的她的心酸。

  是的,我要看到她幸福的笑容,没有一丝丝伤悲,没有一丝丝委屈。如果能带给她幸福的人,是我最认可的羽赫,那我应该多么安心释怀。

  走出影院的时候,忽然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回到家便沉沉睡去。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五个都投入到了紧锣密鼓的跨年度全国巡回演唱会筹备中。无穷无尽的流程会议、舞蹈排练、服装确认、花絮录制等等。

  芊慧的事,不再有人提起,我也慢慢减少了想起的次数。一切仿佛归于平静。

  羽赫因为同时还有电影的拍摄工作,所以档期和我们大多错开。总是在我们四个排练了一天回家之后,他才匆匆赶去和舞蹈老师一起合练。

  我们只有录综艺的日子才能够碰面几小时,他虽然神采奕奕也难掩连续高强度工作的疲色。

  这段日子以来,想必他也没多少时间能够顾及芊慧了。刚这么想着,羽赫约大家结束后一起去吃晚餐。

  “不好意思了,我已经约了Kevin去聊演唱会的细节,现在就要走了。”作为演唱会的舞台监督,秦司经常熬着夜和各组工作人员沟通探讨,大家都极为敬佩。

  “啊,我也答应了我爸妈今天要回家陪他们吃饭的,改天再约啦~”萧然一边说着,一边赶着走了。

  “哦,我和队友约好了要刷个重要的副本,也不能留下了,晚了可是要被他们组团围殴的。”阿彦这家伙,玩游戏真是一天也不耽误。大概这就是他最重要的解压手段了。

  “那就我们俩去吃吧,好久没一起吃饭了。”羽赫笑着朝我说道。

  “嗯,好啊。”

  找了个朋友开的店,我们进了包间。

  谈了一些最近工作上的事之后,我忍不住先开口问到:“彩佳的事,解决了吗?”

  “嗯,聊过了,挺好的。大家果然还是应该想多了吧。”

  “嗯?这话怎么说?”我有点难以理解。

  “我约她吃饭,然后找了个机会说起很喜欢芊慧的事。她的反应很正常啊。

  问了我喜欢她哪里之类的八卦问题。到最后我也不好意思问她是不是喜欢我之类的,只能问问她怎么没有和人交往。她说是和我之前一样没遇到合适的人。

  所以我觉得应该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吧?你说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说不上来哪里有问题,但总觉得这并不完全合理。

  是真的如她所说,还是有所隐瞒而羽赫没有发现?我远不如阿彦秦司敏锐,实在帮不上忙。

  “嗯,应该是没什么吧。”一边勉强答应着,一边思考:就算她是为了面子故作无事,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羽赫已经表明了态度,她没有表示,应该就是要退出了吧。

  “别说她了,我倒想说说芊慧。我果然是没谈过恋爱,总觉得她的想法我都搞不懂。你帮我分析看看。”羽赫打断了我的沉思。

  “这个,我恐怕不在行啊。”我发现自己真要听羽赫说他们之间的事时,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淡定。声音都有些干涩。

  “是啊,可是他们都有事跑了,这件事我也没别人可说。”

  “那,你说说看吧。”

  羽赫听我肯听,乐得像个孩子。兴奋地给我夹了块菜,开口道:“我总觉得刚开始我们聊天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她什么都愿意交流,聊着我们每个人的作品和她的喜好,态度也非常积极。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好像变得冷淡了很多,要不就是匆匆结束聊天,要不就态度很客气。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对。也不知道应该怎样打破这个局面。”说着,羽赫皱起了眉头,语气也随之低落了下去。

  这个反转我也不能理解,照理说顺序应该倒过来才对吧。

  我只能安慰他说:“我觉得芊慧是个非常坦率的人,对什么事都充满热情。所以你说她冷淡,是不是你误会了?她最近是不是太忙了?”

  “我也知道她比赛在即,不比之前是在宣传期轻松,肯定压力很大又很累,但那些语气好像总是和之前有微妙的不同。”

  “表情看起来不同?”

  “表情?没有啊,我是从文字里自己感受的。”

  我忍不住苦笑,羽赫真是停留在我们学生时代的联络习惯。“你打字干嘛?你倒是视频聊啊!”

  “哦!对哦!”羽赫的大眼睛鼓得更圆了。“有道理哦!我一开始是考虑文字形式比较温和不打扰她,可以等她方便时候看。可是现在都熟起来了,打个视频电话也没什么吧?”

  “对啊,现在既然有疑问,就应该找个时间面对面聊嘛!有什么问题也好尽早解开啊。”

  “面对面?有道理啊!她过几天要到俄罗斯比赛,我之前去见她就好了啊!顺便加个油!直念,你真是天才,找你聊真是聊对了!”

  “俄罗斯?羽赫,你最近还有时间离开吗?”

  “没事的,电影还有没几天就要杀青了,演唱会北京的三天结束后,会休息两天然后再巡到上海去,中间休息的时候,我记得刚好是她比赛的日子,所以我飞一趟,当日来回,肯定来得及赶上之后的工作,你放心。”

  说到计划时间和执行力,我真是万万比不上羽赫。所以大概只有他才能兼顾这样忙碌的工作和跟芊慧的感情,我只适合一个能在身边陪伴我、让我不用费心安排时间的人。

  “哇,真是太棒了,终于又要和她见面了!”羽赫说着脸上堆起了痴汉笑。

  我更坚信了:他们在一起才会更幸福。

  随后的几天,是更加紧锣密鼓的排练。一忙起来,时光都走得格外匆忙,一眨眼,在北京连续三天的三场演唱会已经在粉丝们热情的欢呼声中顺利结束。

  “大家明天好好休息一天,后天我们飞上海,提前做彩排和准备,大后天开始还要继续上海的三场。”秦司向我们复述着日程安排。

  想着羽赫明天无法休息,要赶在后天出发前回来,不禁有点忧心。也不知最近他们聊得如何,羽赫的心结有没有解开?如果他们不能顺利交往……

  不不,我在想什么?他们会好好的,我都还没见过有什么羽赫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我应该鼓励他,给他帮助。嗯!就是这样。

  “直念的生日可是在上海演唱会最后一天呢!”按照惯例,我们排练惊喜内容的时候,你可要自己到处逛逛去哦。”

  经萧然一提,我才忽然想到,是啊,圣诞节要到了,所以我的生日,也要到了。果然刚好是上海演唱会的第三天。

  芊慧是上海人,又正好结束了大比赛,会不会也有时间来现场?羽赫一定会送她演唱会的VIP票的吧?

  呵,想这些干嘛?反正来了也不是来看我的。理理东西,我先离开了休息室,他们则要继续讨论当天的现场惊喜环节。这个生日,大概会过得五味杂陈吧。

  两天后,飞上海的日子如期而至,在机场我们等着人齐出发,羽赫果然匆忙压点赶到。

  我迎了上去,悄声问他事情是否顺利,羽赫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容和ok的手势。

  果然,羽赫一定可以的。我回了他一个欣慰的笑脸。

  飞到上海的时候,机场拥满了热情的接机粉丝,高声喊着“风暴”和我们各自的名字。忽然一声熟悉的声音传入了耳朵:“直念!我爱你!我要给你生小鸡!不,你说生什么就生什么!”

  这……听起来怎么那么像芊慧的声音?是我的耳朵出了毛病,还是脑子出了毛病?我不禁循声望去。

  “啊!直念看我了!直念!这里啊!”是一个举着蓝色应援扇的陌生妹子,完全不是芊慧。我吁了一口气,朝她礼貌地微笑后一回头,发现羽赫也舒了口气。

  看来我的耳朵没毛病,声音确实像。不过我的脑子大概是出了问题,芊慧怎么可能来接机,又怎么可能喊这些。我竟然和羽赫这个被爱情冲昏头的人一样失常,不禁摇头苦笑。

  “谁要看你了啊!没看到直念不小心看到你之后都苦笑了吗?还生小鸡,我看你就像只鸡!居然还有脸喜欢知念!”人群中传来粉丝间嘈杂的叫喊声。我们赶紧在保安的帮助下匆匆离场。

  演唱会的第一天,芊慧没有出现,第二天,依然不见踪影。

  这是真要赶在我生日当天来?还是她并不会来?

  第三天傍晚,我们在后台坐着最后的准备。

  “好久不见!我给你们带慰问品来了哦~”听到声音的一瞬间,我几乎打了个颤。是芊慧,是她没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の执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の执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