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 生日
艾斯S2018-09-16 09:595,481

  一回头,大家都早就迎了上去,热情地招呼成一团。羽赫顺手接过她满满两大包食盒,温柔地问道:“你来啦?怎么还带了这么多东西?太辛苦了吧。”

  简单的问候,竟让芊慧羞涩地红了脸,立刻低下头,一边忙着拿出瓶瓶罐罐,一边说:“没有很辛苦啦,托你的福,第一次能够来看现场,还能到后台,当然不能空手来啊。

  我做了一点润嗓的饮料和垫肚子的小点心,你们补充点体力再上吧。”

  “哇,每个人的都不同!都是我们各自喜欢的,芊慧你有心了。”秦司一边说,一边暗暗朝羽赫挑了下眉毛,一切尽在不言中。

  “嘿嘿,我是团饭嘛,你们每个人的喜好我都记着呢。难得你们来一趟上海,我也方便从家里做了带来。算是尽一点地主之谊。你们试试合不合口味。”

  芊慧也顾及着在场的工作人员,说的尽是挑不出破绽的场面话。但如果不是我们围做一团,她和羽赫间默契的偷偷对视,就该露陷了。

  我发现自己对突如其来的虐狗现场竟然有点难以承受,是没有心里准备?还是我仍然放不下芊慧?可能兼而有之吧。

  默默接过芊慧递给我的食盒,连眼光都不敢对接。

  打开一看,小盒子里的是我喜欢的山楂糕,保温罐里的是上海特色的小馄饨。干湿、甜咸都有,典型的芊慧式用心。

  周围一片赞扬不绝于耳,原来芊慧竟为了探班专门找的点心师傅现学。她的诚意,每次都让我赞叹,也惋惜自己的不成器,就这样与那么美好的她失之交臂。

  既不得不承认自己输,又输得那么可惜。仿佛自己是拿不到金牌的亚军,离冠军只差那么一点,却又真真切切地差了那么一截。

  惋惜夹着悔恨,如果再努力一点,我会成为冠军吗?如果我像芊慧一样从不认输,现在又会如何?

  只可惜,凡事没有如果,更何况若不是这样的性子,我还是我吗?

  苦涩地咬了一口山楂糕。哎,糟糕,为什么要这么好吃,为什么不能让我嫌弃或害怕,为什么她的一切都和她本人一样让人欲罢不能。

  “直念,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快看看喜不喜欢!”芊慧捧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甜甜地笑着等我收下。

  只有掌心的大小,难道是个饰物?如果不是造型师准备,私下我不戴饰品,主要是不喜欢搭配啊、时尚啊那些麻烦事,可能她并不知道吧。

  一边想着,一边礼貌地应到:“谢谢啦,让你破费了。”

  “不会!虽然材料难找,但是我自己制作了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其他部分并不破费。送给你们几个的礼物,一定要是钱买不到的,否则要多少你们都可以自己买了,哪用我送?”

  “哟,芊慧把送礼台阶提那么高啊!我们相互可都是送买来的礼物呢。除了直念,谁都不会手作。这下等会还怎么送?”阿彦又在打趣芊慧了。

  “你们每年都送,早该想不出来了吧?还好我是第一次送,还充满粉丝爱,过两年可能也只想买个马克杯了。”芊慧狡黠地一笑,把眼光投到羽赫身上,看来是嘲讽他有次送我马克杯的事情。

  羽赫听了,果然窘笑道:“好了,这事被阿彦拿出来在节目上说过后,人人都借机吐槽我。还害芊慧路转黑,回头我要告他营业妨碍了!”

  相互开着这样的玩笑,应该关系是有了质的飞跃吧。想到这个就一阵酸楚。在大家的簇拥中,却只能强颜欢笑。这个生日真是史无前例的心酸。

  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我打开了精致的绒面盒。里面是一个鱼形钥匙扣,蓝色的鱼鳞泛着像海水一样的光泽。波光粼粼,在我眼里,用来形容这条鱼更恰当。

  “这是你自己做的?”我不由地讶异。

  “嘿嘿,这条鱼那么美,我是不会做啦。但是我动手把它做了个小改动,就变得独一无二了。”

  芊慧把鱼嘴部位朝上,我看出了一点与鱼身不同的金属色。

  “我把鱼身打通,插入了一种金属。它可以在纸张上留下字迹,还不用担心漏墨或笔芯写完。适合你随时捕捉灵感。怎样,我把你对钓鱼和画画的爱好结合起来啦!”芊慧得意的神色,单纯地像个邀宠的孩子。

  “谢谢,我很喜欢!”心里暗暗保证:我一定会随身带着它的。

  “还不止哦,这个金属非常坚硬,所以我设计成你拔出鱼尾时可以整根拔出笔芯,把鱼尾当把手,金属笔芯就变成一把小剑啦。你可以防身用呢。”

  “这么短的剑怎么用?而且直念也没什么用的机会吧?”秦司又忍不住追根究底。

  “防万一的东西,当然最好没机会用到啊。”芊慧不以为然地嘟着嘴还击。

  “芊慧一片苦心,你赶紧换到钥匙上吧,省得他们还能继续斗嘴,耽误上场。”羽赫温柔地解围。

  我刚刚换好钥匙扣,彩佳也来到了后台。

  “赫哥哥,好久不见啦,你们都好吗?”彩佳捧着一个漂亮的花篮,边问候边走了进来。

  “哟,芊慧也来啦,还带了这么多吃的,你们真是有福气啊。”依然大方得体的笑容,带着似有若无的亲近感。

  她是真不在意,还是之前在羽赫面前演的戏,今天应该可以见个分晓。

  “你怎么赶到上海来啦?在北京倒不见你来捧场?”阿彦带着笑的问题,一语戳中要害。

  “之前三天正好晚上都有工作,就求赫哥哥帮我弄了上海这边的票。听说芊慧也是今天来,正好可以碰个头,在台下做个伴。”

  说着就搂上了芊慧的肩膀,亲昵地问“芊慧,你的应援扇是什么颜色的啊?”

  彩佳说的颜色,是风暴的每个人,各自对应的五种颜色,除了用在演唱会时五个人的着装辨认,更方便粉丝用颜色表示支持的是具体哪一位。

  “我是五彩饭啊!但是五彩的不醒目,所以我还是做了单一的蓝色应援扇!当当当当~”

  芊慧毫不顾忌地从包里摸出了一把蓝色、中间用LED小灯珠拼出一个“念”字的应援扇,反面是她手绘的我的头像,就和曾经送给我的那些一样熟悉。

  彩佳看了,意味深长地笑道:“你还是坚定的蓝饭啊?居然没有改?”一边说着,戏谑地看向羽赫。

  “嗯哼!”羽赫轻轻咳嗽,眉眼间示意她周围还有很多工作人员,同时掩饰地说道:“当然啊,你没看过我们那期节目吗?芊慧对直念可是要一生应援的。”

  “那就可惜了,我们的应援扇不能连成一片了。”说着彩佳拿出了她永远的红色扇子,虽然每次演唱会都会有一面新的,但每把都是辉煌耀眼,价值不菲。

  “自古红蓝出CP嘛,我们这样坐在一起正合适啊!”芊慧一说,彩佳也笑了起来,手牵手正要离开休息室,忽然又回头道:“直念哥哥,你的生日礼物我这次来的太匆忙忘了带了,回北京一定再给你补上哦!

  赫哥哥,你把直念哥哥家的地址发我一下,我回头给他寄去。”

  “行,等下发你。”羽赫说着送她们出去了。

  趁羽赫不在,秦司立刻低声问阿彦:“你怎么看?”

  “哼,只怕没那么简单。”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看穿一切的坚定。

  我也不禁起疑,特意打听了芊慧来的场次,非要坐在一起,要说她对羽赫完全没有想法,我也真的很难相信。

  可是,她对羽赫也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有逾矩的地方,依然大方得体,芊慧也不会多想吧。

  来不及多想,演唱会已经正式开始。除了羽赫格外热力四射,其他都一切如常。

  看到芊慧坐在前排位置,举着我的应援扇和开成蓝色的手灯,跟着音乐投入高唱,我好像又看到了她眼中带着泪。

  傻瓜,开心就好,哭什么,让人看了就心疼。

  等我的SOLO表演完,下场换衣服,他们四个从一个登台口上场进入MC环节,现场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等我换好衣服从升降梯被升到台上,看到了四个穿着皮制服短裙套装和黑色网袜的团员,不禁失笑。

  音乐立刻响起,他们竟然充满色气地跳了一段女生的舞蹈,竟然还很香艳,wink乱飞。现场的粉丝简直炸成了烟花,尖叫声前所未有的声势浩大。

  这几个笨蛋,这是要送我的生日礼物吗?我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又好笑又感动。

  舞蹈结束后,果然响起了生日快乐歌,推上了大蛋糕。

  “你们怎么穿成这样?”我忍不住问道。

  “投你的喜好啊,制服诱惑怎么样?喜欢吗?”阿彦总是皮一下就很开心。

  “求你不要再说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了,粉丝会当真的。”说完,我还是忍不住笑了。

  “虽然你们四个变态的样子很有趣,非常感谢你们卖力的舞蹈,但是,还是不要乱说是我喜欢的吧。”

  萧然摸了一把自己穿着大网眼丝袜的腿说:“怎样,我们的大长腿不错吧?”

  台下的粉丝的欢呼声大概已经替我回答了,“是呢,真敢穿啊!你们这样,经纪公司也同意吗?”

  “这可是羽赫拼命拜托来的呢,最后还是不允许我们光腿,所以妥协之下,穿了丝袜,喜不喜欢?”秦司也一起逗我。

  “你们的心意是很喜欢了,但拜托下次不要这么惊吓我,毕竟年纪大了。”

  “还有,还有哦,看台下。”秦司一挥手,观众席的灯一齐熄灭,然后无数个蓝色的手灯重新亮起,都集中在正面看台,刚好拼成了“直念生日快乐”六个字。

  就像夜空中无数的蓝色星星,宁静又震撼。

  看着大家用心为我准备的一切,真为自己是风暴的一员感到庆幸。

  “不要太激动哦,我们一起给你选的礼物还没送呢。”羽赫温柔地提醒了我,然后取出了一个纸袋。

  我打开纸袋,从里面拎出了和大家身上同款的制服,“你们也真是够了!”刚刚的感动,瞬间崩塌,化为了对他们的无奈和苦笑。

  笑过之后,吹了蜡烛,我,正式地步入了33岁。

  以为遇见了对的人,可惜,她会和我最好的兄弟在一起。

  演唱会圆满结束后,羽赫牵头,我们几个没有带任何助理或工作人员和芊慧、彩佳一起去了芊慧推荐的私房店吃宵夜,算是为我庆祝生日。

  羽赫私心里,大概是想和我们几个一起吃完宵夜,然后我们识相离开,奈何彩佳是和芊慧挽着手到后台来的,邀约的时候,自然抹不开面子不请她。

  这下生日宵夜吃成鸿门宴,我们几个眼神相互一碰,都为他捏把汗。

  到饭店,菜过三巡,大家向我敬了生日酒。

  “这还是第一次和风暴全员一起吃饭呢,真是托了芊慧的福啊。”彩佳率先开腔。

  “哦?你们平时不一起吃饭吗?”芊慧不明所以,我心里暗暗叫苦,想着彩佳的事芊慧什么都不知道,担心她能接的住彩佳的招吗?

  “是啊,我们全员在一起太招摇了,单独两三个人还好些。否则去什么私房店都没用,一定会被跟。”羽赫一边给芊慧夹菜,一边解释到。

  瞬间,大家的目光都停住了,芊慧的脸羞得通红,咬着嘴唇,眼神向羽赫示意收敛。

  羽赫微微一笑,柔声道:“害羞了?没事,他们都知道了。”

  “你,怎么都说了?这样不要紧吗?”芊慧紧张地问道。

  “他们都是自己人,彩佳也保证了不会外传,所以今天特意没叫工作人员。这样放开了,自在些。”

  我被羽赫突如其来的“自在”一懵,除了被这狗粮虐到,更担心彩佳的保证有没有效。就算她一开始能接受,现在能接受这样的刺激吗?越想越不安。

  芊慧双手捂住羞红的脸,噘嘴嗔怪,“事先也不说一下,我都没有心理准备。”

  “没时间嘛,在俄罗斯刚刚确认交往,回来就赶演唱会,今晚才有时间休息,这就说了,你不高兴了吗?”羽赫一面去拉芊慧捂脸的手,一面解释。

  “差不多行了啊,再这么旁若无人地秀恩爱,就要赶你们到隔壁去单开一桌了。”阿彦带着玩笑的阻止,是否和我一样,也是顾虑彩佳?

  “对不起,对不起,我一时兴奋,就没顾上。”羽赫笑着赔罪。

  坐在芊慧旁边的彩佳目不斜视,仿若未见,一边自顾自夹菜一边说:“赫哥哥出道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恋爱,难怪他会兴奋地像初中生。”

  “芊慧你不知道,他初中时候喜欢的女生,在情人节送了他巧克力,他一兴奋,把整大盒巧克力吃完,最后鼻血不止被送回家了,闹得老师家长都知道,最后就没能在一起。”

  彩佳这个八卦聊得,要说她无心,我都不信。又是卖弄知情,又是暗讽结局。

  “哈哈……”芊慧笑着回头向羽赫道:“你怎么这么可爱啊?看来我送你吃的都要严格控量啦?”

  芊慧突然肉麻了起来,并不真接彩佳的话,彩佳脸色忽然沉了一下。

  “呐,吃块秘制话梅鸭舌,这家本帮菜里的特色。”芊慧忽然也放开了拘束,给羽赫夹菜,到底还是不好意思,夹完又红了脸。

  “赫哥哥不吃鸭信的,他不喜欢啃骨头。”彩佳这一句,听得我尴尬癌都要犯了。

  “这样啊,那没办法咯。”说着芊慧把鸭信夹回自己碗里,彩佳的笑脸还来不及绽放,只听她又续道:“那我只好帮你去骨咯。”然后就真的闷头挑起了小骨头。

  羽赫凝视着芊慧,眼里饱含宠溺,完全无视了彩佳,深情款款地对芊慧说:“辛苦你了,我一定好好尝尝。”

  连续两次漂亮的回击,我不禁猜想,芊慧也许真是暖切黑也说不定?段位一点都不输彩佳。

  “哇,这上海菜已经这么甜了,你们还加糖,还让不让人吃了?”萧然忍不住吐槽了他们,不知道这糖够不够盖住他心里的酸。

  这顿饭大概并没人吃得畅快,不多时阿彦就借故要回酒店休息,我们自然都说一起回去。

  彩佳称要赶夜班机回北京也告辞了,只有羽赫要送芊慧回家。

  回去的路上,我们四个在车里聊起了他们三个的情况。

  阿彦说:“对芊慧,你们大可放心,我就知道她和我是一类人,观察力和嘴炮都不输人的,她肯定看懂了彩佳那点小心思,彩佳在她面前绝讨不到便宜。”

  “现在云里雾里的,明显只有羽赫啊。对彩佳是毫不上心,也不怕她大小姐脾气一发会做出什么好事来。

  彩佳嘴上说的不喜欢他和不会泄密,那也是能信的吗?回头栽在她手里,还不如现在好好安抚,低调交往。”

  “秦司说得有道理啊,我一个才喜欢了芊慧没多久就放弃的人都不想看他们这样,何况是喜欢了羽赫大概十几年的女孩子?

  彩佳这个人深藏不露,谁也不知道她本性是好是歹,一直见人只说三分话,今天都失了态了,我看再闹下去要出事。”

  萧然的担忧正是我所想的,好在演唱会还有六站才结束,芊慧也不会有公开活动,休整过后就要回队里封闭式训练了,应该没什么还能影响彩佳的事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の执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の执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