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礼物
艾斯S2018-09-13 17:045,406

  秦司对于表演和舞台的执着,令人赞叹。我却有点担忧,这样任性地拱嘉宾表演不要紧吗?好在立刻看到台下助理导演竖起了请芊慧去换装准备表演的提板,不由地松了一口气,还好她是有备而来的。

  “那我跳一段直念的solo吧。”芊慧大方地答应。

  “直念的solo?刚刚难道说的不是会跳风暴的舞蹈吗?”阿彦又很皮地抬起杠来。

  芊慧腼腆地笑道:“哈哈,你们的舞需要五个人跳嘛,而且大家的solo也都是属于你们风暴专辑里的啊。”

  “我们可是不介意给你伴舞哦,你任选四个都行哦~”阿彦假作不依不饶。

  “导演,这个人还在欺负嘉宾~”羽赫默契地再次接过了话头,并指引芊慧退场的位置。

  稍事等待后,出场的芊慧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款式分明是模仿了我上张专辑里的solo曲《Tobeabadman》MV中的装扮。只是紧身的衣裤穿在她身上,多了几分性感和妩媚。

  她要跳的竟然是这首吗?这首舞曲超快的节奏,舞步着重表现了零重力感和灵动性。

  我自编的舞蹈,一向以难度超强闻名。驾驭起来,不仅是团内,即便是整个经纪公司那么多偶像组合内都少有能够与我相较。

  她看起来充满自信的神情,难道真的那么深藏不露?

  音乐响起,果然是这首。她灵活精准的步法、妩媚撩人的眼神,与刚才谈话时判若两人,仿佛与夜店风的电子音乐融为一体,划转、滑步,一切都恰到好处……

  如果直到刚才对她都是当作只可远观的女神来欣赏,这一刻脑海中开始浮现她化身性感小野猫的幻想。

  这种反差感就像发现了一本好书,忍不住让人想要翻看,仿佛读多久都不会乏味。

  音乐结束时,我才发现,羽赫和萧然都是半张着嘴的惊呆表情,秦司和阿彦眼里也是难掩的欣赏和赞叹。

  羽赫率先热烈地鼓起掌来,萧然更是高呼:“好厉害啊!我还没见过女孩子里有跳直念的舞跳到这个程度的!”

  “是啊,直念的舞出了名的难跳,你居然从动作到神情都学得分毫不差!你是怎么学出来的?简直是被击剑耽误的舞蹈家啊!”秦司不爱奉承的性格能这样夸奖一个人,也是少见。

  芊慧的神色又恢复了清纯的羞涩与谦虚,“不敢当,不敢当,你们都太夸张了。我就是对着DVD一点点学的,一遍不对就跳两遍,从开始到学会,用了大概两个月的休息时间。

  和你们这种两三个小时就学会的,真的差太多。尤其直念是自己编舞的,我和他差了一条亚马逊的距离。”

  “休息时间都用来练舞了吗?你不休息吗?”等我意识到的时候,这句话已经出口了,只好赶紧找补一句“啊,运动员不是应该训练完就已经很累了吗?”

  哇,还不如不补,这句话这么废,一定也会被剪掉吧。

  “这就是风暴的魅力啦。我听你们的歌,马上就会消除疲劳。自主练习的时候我永远都在听你们的歌,受伤的时候、难以坚持的时候,也都是听着你们的歌过来的。

  所以对着知念的MV学舞,怎么可能会累啊?我都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甚至舍不得去睡觉,只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好不好!”

  芊慧的解释中说到那些艰难的时候就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轻描淡写。但仔细一想,只花四年时间从业余到冠军,纵然有天赋和机遇,但是其中的努力和刻苦虽然不能体会,也能想象出两分。绝不会亚于我们刚出道时,做什么都不被关注的那段艰苦岁月。

  对眼前这个坚强积极的女孩又多了几分敬佩和心疼。

  还想着再说些什么合适,大屏幕又切换了本期的最后一个秘密主题:尹芊慧为风暴准备了礼物,程度超乎想象!

  “哎?超乎想象的礼物?”秦司作为团队里最会挑选礼物的人,对导演组这样的评价不禁生疑。“这真的很让人好奇,是哪方面超乎想象?应该不至于是价格吧?”

  几乎每位上节目的嘉宾都会带礼物来,或是所要宣传的歌曲或者影片的CD、DVD、T恤,或是特产伴手礼一类的,也有定制的纪念品,无论是价值还是精心程度,都在一个约定俗成的范围内,无出其右。

  但芊慧接二连三的惊人表现,让我觉得不能按照常理推测。

  羽赫说着惯例的台词:“那让我们把礼物请上来吧。”礼仪小姐推着移动展台上场了,上面扣着五个带把手的盒子,分别标上了我们的名字。呵,这么神秘又隆重啊?

  “每个人的还不同吗?尹芊慧小姐想先打开哪一个呢?”羽赫问道。

  “嗯~那根据年纪来吧,直念先。”

  礼仪小姐闻言,掀开了写着我名字的盒子。里面是厚厚的一叠纸,四开的大小,画惯了画的我一眼就能认出。

  芊慧举起了最上面的一张,天呐,是我的彩铅头像。

  “送给直念的,与其说礼物,不如说是我么多年积累的宝贝。是你让我喜欢上了风暴,为我平淡的生活注入了无限的色彩。感谢你,让我的世界变得截然不同。”

  她就这样直视着我,眼里充满真挚的感情,被她的眼神注视着的我,简直无法呼吸。

  听着她发自内心一字一句的告白,恍如做梦。尹芊慧,大赛冠军,就这样在镜头前,当众说出了这番话,淡定又深刻,打动着我的心。

  “这些年,每当我内心不安或者焦躁的时候,我就会去画你的肖像,只有这样我才会平静下来。想着你的安定感,你的默默努力,你发着光的表演,我就能找到我出发的原点,随后才能坚定地向目标前进。

  所以我把这些年我画的作品中精选出的部分送给你,他们代表了我对你这些年的喜欢,希望你能接受它们,不要嫌弃我画得不好。”

  “这太珍贵了,我非常喜欢,每一张我都要去镶好珍藏。”就这样接过,我连谢谢都忘记说,也可能是因为我觉得谢谢在这里显得太肤浅。

  这是她眼里的我吗?平静的色彩,眼睛如此细致刻画,其他五官轻轻带过,到发型、脸型都被逐渐虚化,每一张都是如此。

  她,画我的时候,会不会也像我看她时候那样,凝视着眼睛,移不开视线?啊,我一定是想多了。

  “你都只强调了眼睛的部分,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虽然我不敢相信我的猜想,但是存着万一的指望,竟然就这样问出了口。我一定是疯了魔了。

  “因为,我最喜欢你的眼睛啊。形状像鱼,上目线简直好看得要人命,就像会被吸进去一样,所以别的都被忽略了。只想反复描摹你的眼睛,每个不同的神情,都那么美好。

  可惜我画的还不及你本人的一半精彩,画不出你的神韵。”

  她的夸赞,充满了骄傲的语气,就像在对别人夸奖自己的爱豆一样,即便是对我本人也毫不脸红地说了出来,那样坦率,倒让我无地自容。

  “没有的事,你画的比我真人还好看了。”我红着脸,憋出了这一句话。

  “哈哈,你把脑海中的粉丝滤镜给加进去了吧。直念哪有你画的好看啊?”阿彦的打趣,化解了我的羞涩,大家一笑就要去揭第二个盒盖。

  “这个是送给二大大羽赫的。”揭开是个装在玻璃盒中的花环,总觉得有点眼熟,却说不出个具体内容。

  “啊!是去年大赛时候的?”羽赫不愧是去现场做了几周的新闻取材的,一眼就认出来了。

  “嗯,果然你看了就知道了。这个是拿到奖牌时戴到我头上的花环,我自己把它做成了永生花。

  其实我训练的时候,也遇到过很多的瓶颈和伤病时期,也有过和学习冲突、时间不够用的焦躁期。

  可是粉丝里有句名言说:风暴的女人绝不认输。在困难的时候,我总是能想到你的坚持,曾经一面工作一面读国内顶尖学府--岚华大学,这么多年既要做个歌手、演员,又要做新闻主播。

  其中的艰难和辛苦,你不愿说,我们也能意会。除了支持你,我们能做的就是像你学习和靠拢。

  所以,是你的身体力行,一直支持我战胜困难。所以这代表了我站上领奖台的花环,一定要献给你!”

  芊慧眼里坚毅的光芒,对羽赫的敬佩溢于言表,她对每个人的喜爱还真是各有不同却同样真挚。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收啊?”羽赫也难得一见地语塞了,“其实能够正面地影响大家我也觉得非常有成就感,但是从你的成就全是靠你自己一点一滴努力得来的,我真的没有半分功劳,就这样收了这么珍贵的花环,我受之有愧。”

  “不,不,你就把他当作是一个纪念,看到它,就能想到有个粉丝,在你的影响下,尽力挖掘自己的才能,成长为了更出色的自己。不要把它当成什么沉重的内容,这样可以吗?”

  芊慧的话善解人意中,甚至透着小心翼翼。想她那样光芒万丈的人,居然在我们面前做到这个程度,这期节目从开场到现在,做梦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但它又是真实的,我握紧手里的画纸,从指间感受到了真切的震撼。

  “那我就好好珍藏起来了!非常感谢!”羽赫郑重又动容的表情,他对芊慧的礼物也是感动不已的吧?

  “接下来这个,是送给小天使萧然的。”

  伴着观众一阵惊叹声,盒盖下露出一只栩栩如生的小猴子。难道是个标本?

  “我一直知道萧然喜欢动物,尤其想养一只猴子。因为我没法满足你的这个心愿,所以就想自己做一只非常逼真的猴子送给你,让你可以时常把玩一下。”

  “这也太逼真了吧?打开的时候,我都以为是真猴子啊!”萧然果然喜形于色,忍不住伸手抚摸了下。“哦?并不是玩偶,感觉是个硬的塑像?但是毛又像真的一样?”

  “嗯,是个塑像没错呢。因为直念的关系,我也专门去学了雕塑,为了更逼真,我问朋友要来了理下来的猫毛,然后自己染色,一点点黏上去的。参考了各种专业的书籍,完全比照着毛发生长的方向。你喜欢吗?”

  因为我的关系?因为我也做雕塑的关系吗?画画、雕塑、跳舞,她到底做了多少努力?所有的业余时间,应该都被这些占据了吧?

  “喜欢啊!非常喜欢!这花了多长时间做的?”萧然如获至宝的神情,对小猴子的爱不释手,像极了收到礼物的孩子。

  “嗯~大概三个月?四个月?我也不记得了。不过因为做做停停,除了训练和到处比赛不能带,下雨天也不能做,所以其实并没有连续制作那么长时间的。

  自从电影一定下上映档期,知道了宣传期要来上《秘密风暴》开始,就紧赶慢赶,生怕来不及完成。”

  “能手到你亲手做的礼物,真是超乎想象呢。你的技能也实在太多了吧!”

  “哈哈,过奖啦,像粘毛这样的技术,都是想好要做这份礼物之后现学现卖的,雕塑倒是学了几年了。不过因为我从小学画的关系,雕塑学起来还算比外行容易吧。”

  芊慧说到任何她的优点,都自然而然,不带一丝骄傲。仿佛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但给人带来的震撼,其实更大。

  第四个盒子也已被打开,里面是一张《越女寒剑》的官方DVD。

  “怎么我的礼物和他们的差别那么多啊?”阿彦的脸上,充满了戏谑的神色,却也难掩失落。

  “这可是我反复和发行方沟通才提前拿到的限量版DVD,正式发售要到明年年后了。”芊慧赶忙辩解道:“它的意义不只是我的第一部影视作品,更是我朝着你努力的证明。

  我一直觉得,何彦你的演技细腻自然,对我来说,你不仅是偶像,更是实至名归的影帝。

  如果有机会,真想和你演一场对手戏,零片酬、没台词都无所谓的。我拍戏这个决定,是为了能走到风暴的面前,也是为了能朝你迈进一步。

  所以,我的第一部作品,我希望你能第一个看到!”

  “我一定回去第一时间就认真观赏,等我的反馈哦~”带着招牌的笑容,阿彦这样答道。

  他茶色的眸子,在听芊慧说那些话的时候,也闪过了一丝光芒。毕竟称赞听得虽多,像这样不流于表面的,也是第一次。

  “最后是给秦司的礼物。这是我自己做的蟹肉奶油可乐饼,你趁热尝尝看?”芊慧说着,打开了盒子里的保温包,里面是一盒金灿灿的可乐饼,些微还冒着热气。

  “为了让你趁热吃上,我带了所有材料和电磁炉来,节目开场前在休息室里压点赶着做的。你试试?”

  “那真是太麻烦你了。唔~好吃!这么复杂的点心,你都会自己做啊?”秦司一面赞叹,一面招呼我们一起尝尝。

  “秦司在节目里说过一次:喜欢会做蟹肉奶油可乐饼的女孩,每个粉丝都知道。我相信无数妹子都在家偷偷练习过吧。为了爱豆,谁还会怕麻烦呢?

  我只是一直在纠结用这个做礼物到底好不好,会不会太普通了?可是想来想去,总觉得练习了那么多次的作品如果得不到你的点评,垃圾桶里的那些试验品都会哭的,所以还是选了这个。”

  一边听芊慧说的时候,一边大家聚过去,每人分了一个吃。

  “哇,好吃到我暴风哭泣啊!”萧然的说法虽然夸张,但我知道确是真情实感的。

  这味道真的非常地道,要说是外面买的,我都至少认为是一家以可乐饼为招牌的料理店。

  “啊~~~这个奶香味和这个口感~~~感觉有多少我都能吃得完啊。”羽赫把自己的脸塞得像仓鼠一样,这是他用生命在表达他的喜爱了。

  “嗯,好吃!尹芊慧小姐料理也这么在行,你以后的男朋友真是太幸福了。”阿彦对油炸食品并不擅长,居然能把这一个吃完,看来也是很满意。

  “嗯,我已经开始幻想我是尹芊慧的男友了。可能腰会粗一圈吧。”萧然一面半仰头露出痴汉笑,一面摸着还很平坦的小肚子。

  “你这臭流氓哪来的自信,说出这种话来?人家刚刚可是说因为我说过喜欢吃,才学做的。想象也轮不到你吧。”秦司笑着反驳他。

  “干嘛不行?我胃口比你大一倍,会好好把食物吃光,给芊慧多一倍的成就感!”萧然和秦司较上了劲。

  “还乱讲?回头尹芊慧小姐上个综艺被你弄点绯闻出来,当心她一剑挑飞你。”

  芊慧赶忙拦住秦司:“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对萧然我哪下得去手?”

  萧然撒娇道:“别啊,尽管来找我算账,千万别因为我是一朵娇花而怜惜我~”

  听得羽赫可乐饼都肉眼可见地笑喷出来,赶忙用手捂住。这才算揭过这段。

  “直念你没有评价吗?光顾着闷头吃,这不是你家餐厅好不好~”阿彦这个小恶魔,又来吐槽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の执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の执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