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劫杀
阳光狮王2018-10-14 11:412,360

  今早我看到云印双眼通红奔入房内,心想:这丫头一定又是有什么事情了,难道和侍剑有关?我在门外劝了好久,云印才打开房门,让我进来。

  我忙问道:“是谁惹我们姑娘气生啦?我定要给你讨个公道,重重惩罚那个家伙!”

  云印慌忙道:“别、别、别,他除了木讷些,其他都还好。”

  我笑问:“他是谁啊?”

  云印低头不语,手中紧紧抓着一个剑佩。

  九成九就是侍剑了!这只呆头鹅总是惹得云印患得患失、魂不守舍。

  怎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也只好跟着叹气了。

  侍剑这两日需要找到证明坤玉清白的确凿证据,实在是压力不小,肯定分身乏术。云印在这时去找他,他定是觉得麻烦,自然也不会给云印好脸色,惹得这孩子伤心了。

  我瞧着云印金鱼般的肿眼,想来她也不愿见人,我对云印道:“丫头,你别多想了,这会儿不用你伺候,先好好歇着吧。”

  我离开云印的房间,来到前厅。一个小婢女进来道:“夫人,我是月妃的婢女,月妃请您过去一趟。”

  我心下纳闷,不知月妃找我何事,只能先过去再说了,便对小婢道:“我这就随你去。”

  随着婢女穿过花园,我越走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我曾随坤月去过一次月妃那里,好像不是走的这条路,但也许是别的路径也能到达月妃宫内?

  我便随口问道:“走了这么一阵子,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

  小婢女回头冲我一笑道:“夫人你恐怕永远也无法到了。”

  我的眼前突然一黑,我的嘴被堵住,有双如钢铁般的臂膀将我架起。我拼命挣扎盼着有人能够看见,再或是能掉下些身上的饰物,留下线索。但很快我闻到一股甜香,身体便像棉花般轻飘飘软绵绵的,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他们是谁?他们要把我带到哪里?

  当我再次看见东西时,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美丽的脸,我的视线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这张脸是月桂!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她的所为?

  可当我再仔细一瞧,月桂的脸乌青又苍白,一动也不动,鼻翼已没了呼吸。她死了!

  月桂的尸身侧卧着躺在一张床上,而我则坐在这张床下,离她的脸不到一尺。

  我大惊,本能地匍匐着往后挪,后背却碰到了东西,回头一瞧,是一件大红色的纱裙。这条裙子穿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她正眼睛斜睨地向下瞟着我,看到我的狼狈样子发出了轻蔑的笑声。那张充满着傲慢和不可一世的脸就是玉宛!

  我有些愤怒,拼尽全力站起身来质问她道:“你笑什么?月桂是你杀的吗?”

  玉宛突然伸出了手,攥着一把银刀抵在了我的脸上。我的脸一阵刺痛,看到银刀上映出了鲜血。我上手刚要夺刀,手就被玉宛身后的醍醐国使者牢牢按住。玉宛爆发出了一阵歇斯底里的狂笑,血红的嘴在我眼前晃着,她笑到最后开始干咳,身边的那个假冒的小婢女赶紧递上了一杯清水,玉宛一干而尽,笑道:“真痛快!我今日真是太开心了!”

  我在她发狂的时候,虽被按住,但偷眼观察四周。这里是一件屋子,不是暗室,也不似在宫廷。这间房子不过十几坪大,屋中陈设很简洁素雅,青纱绿帐,墙上还挂着把银琴。这里倒像是一般人家的闺房。难道这是月桂的卧房?

  玉宛劈手又给了我一巴掌,骂道:“小贱婢,死到临头东张西望做什么!你竟无视本姑娘!”

  我冷笑一声道:“原来你一直在怨着我,那有本事就光明正大地的说出来。你又何必表面装的一副幽怨无奈,暗地里却设计陷害、滥杀无辜!我原本对你抱着愧疚之情,现在看到你的真面目,我真是庆幸坤月没有和你这种人在一起,险些污了他的清誉!”

  玉宛听罢气得脸上肌肉抽搐,眼睛变得血红,一张美艳的脸短时变得有些狰狞,她咬着牙道:“我在月宫中受尽了屈辱,最后连立足的地方都没有,都是拜你所赐!我说出来岂不是更令人耻笑!? 在这月宫,要是没有坤月的袒护,你能活到现在?你怀着月宫敌人的孩子,还不听从月王的安排,被赶出去的应该是你而不是我!我自幼就和坤月长在一起,月宫里人人都说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就连月王大人也认可了我们的婚约。我从小就一直坐着准备,期待着、梦想着嫁给坤月的那一天。就在我们要举行大婚的三个月前,坤月认识了你,从此就性情大变,三天两头往凡地(某些月族对地球的蔑称)跑,甚至悔了婚,还受到了重罚,差点前途尽毁!现在你就要替代我嫁给坤月了,这件事我死也不会答应!他的新娘本该是我!是我啊!所以你必须死!”

  疯狂的嫉妒和强烈的占有欲使这个少女变得扭曲而疯狂。我在心中哀叹。

  我轻轻说道:“你一直梦想着嫁给坤月,别人都说你们俩很合适,可你曾问过他怎么想么?坤月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你说的婚约应该不是坤月主动向你求的婚,而是说动月妃强行安排的吧?”

  我看着玉宛愕然的样子,心下已然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玉宛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我知道她又起了杀意。

  为了自救,我要尽量拖延时间!希望能有人发现我的消失能尽快找到我!

  我赶忙道:“你恨我我能理解,但你为什麽要杀死月桂?陷害坤玉?他们二人与世无争,与你又有什么冤仇?看来你果然是疯了!”

  玉宛哼道:“我疯了?哼哼哼……坤玉也该死!谁让他趁坤月受罚的时候被提名下任月王的?他威胁了坤月的地位就该死!月桂不是痴恋他吗?那就当他的陪葬好了,我成全他们永永远远在一起。怎么会是疯了?坤月怎么不能体会我对他的良苦用心呐!你这个女人怎么能和我相比?在坤月受罚的时候,所有王公贵族的求婚都被我拒之门外,我愿等他到死。而你!你却跑去嫁给别人快活的过自己的好日子!现在还带回个孽种给坤月出难题!如果他对你的哀求心软,也袒护这个孽种,天幕之主势必不会再放过他!坤月眼看到手的王位又会化为乌有!我怎么会让这种伤害坤月事情再次发生?在我离开月宫之前,为了坤月,你和坤玉都不能活着!只有亲眼看到你死,我才能安心地走。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你只会给他带来不幸和痛苦,而我会替他扫清一切障碍。所以我比你更适合做坤月的妻子,你明白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古传说集之姮娥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古传说集之姮娥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