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夜断愁2019-05-12 10:3010,253

  【一】

  人是会变的。

  可变了之后,当你再蓦然回首,还会知道自己是谁吗?

  ————

  ————

  ————

  当林浩然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惊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镜子中,出现一张陌生的脸。

  这张脸也很帅气。

  问题是,林浩然很讨厌这种类型的帅气,典型的奶油小生脸谱来的,从内心深处来说,他对这种类型的脸孔有一种天然的排斥感。

  怎么形容呢?就好像某些明星的脸一样,他/她虽然很帅或者是很漂亮,可你就是不喜欢。

  但有什么办法呢?

  木已成舟了。

  林浩然苦涩笑了笑,轻叹了一声。

  他的脸为什么会变呢?

  是这样的;

  半年前,林浩然在租房对着电脑聚精会神写作的时候,突然发生了煤气爆炸。

  爆炸发生的同时,租房里一下燃起了熊熊大火。

  林浩然没能及时逃出去,被熊熊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直接被送往医院。

  就在前些日子,医生告诉躺在病床上的他说,现在,已经可以接受整容手术了。

  然后,医生拿出一张电脑P出来的照片,问他行不行?

  在问他的同时,医生告诉他,照片里面的这张脸是电脑P出来的,不仅很帅,而且也最适合他动手术。

  当时,林浩然正迷迷糊糊,没仔细看。

  加上他从小对医生们所产生出来的那种信任感、以及这个医生所提醒的利害关系,所以,就稀里糊涂答应了。

  可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这种脸谱,帅气是帅气,但他不喜欢,甚至称得上很讨厌。

  唉!当时看清楚就好了。

  林浩然真是欲哭无泪,可是,既然已经成事实了,他也必须得接受。

  这半年的治疗,耗光了林浩然所有积蓄,他是个网络作家,在写作事业上、才刚刚有些起色,正准备存钱买房子找对象,没想到,便发生了这样的厄运。

  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他将此事一直瞒得死死的。

  怎么面对家人?

  他相信,家人会认出来的,并会很快适应,毕竟,血浓于水。

  ……

  【二】

  出院后,林浩然买了一张火车卧铺票,千里迢迢赶往家乡。

  很长时间没回过家了。林浩然的家乡是中部地区一个偏僻的小镇上,环境优美,经济却停滞不前。

  回到家后,一见到父母,林浩然便激动的喊了一声‘爸、妈’。

  “你——你——小伙子,请问你是谁?”

  见一个‘陌生人’叫自己‘爸、妈’,林浩然的父母都颇感惊讶。

  “爸,妈,我是你们的儿子浩然啊~”林浩然忙道。

  但道完之后,林浩然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

  因为,整容后的他,别说是父母,就连自己,也认不出自己来。

  而且,除了面孔之外,就连声音也变了。

  “浩然?浩然?”林浩然的母亲嗫嗫嚅嚅,因为,她太挂念这个一年多没回过家的儿子了。

  “爸,妈!~”

  “小伙子,你搞错了吧。”林浩然的父亲道。

  “没搞错,爸,我就是浩然。”

  “没搞错?怎么会没搞错?你明明不是浩然,却偏偏说是我们家浩然,这难道还没搞错吗?”

  “爸,我真的是浩然啊。”

  为了让父母相信,林浩然将家里有哪些亲戚、以及自己过去经历了什么,说给他/她们听。

  本来他这样做是想让父母相信自己是林浩然,可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了。

  “小伙子,你到底是谁?”

  “你跟我们家浩然是什么关系?”

  “你怎么知道我们家这么多事情?”

  父母的质问,就像迫。击炮弹一样连续发射出来。

  加上最近传言用这种方式搞诈骗的犯罪活动有很多,所以,父母不但不相信,反而增加了警惕。

  面对这种情况,林浩然是哭笑不得,于是,他将自己半年前在煤气爆炸中被毁容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拿出手术证明。

  “小伙子,你还这么年青,要学好呀!”善良的母亲劝道。

  “你走吧!否则,我要报警了。”当过兵的父亲开始热血了。

  “爸,妈——好吧,我走,您们多保重。”

  事已至此,林浩然真的无话可说,而且有嘴也说不清,所以,只好离开这个被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家和父母了。

  离开家后,林浩然又去找当年一起同窗的同学和朋友。

  可是,面对这张很陌生的面孔,大家怎么也不相信、他会是林浩然。

  “这个人到底是谁啊?怎么说自己是林浩然呢?”

  “一定是个骗子。”

  “不对,应该是神经有问题。”

  看着林浩然无奈离去的背影,大家纷纷这样质疑。

  林浩然准备离开这座小镇重新返回自己的第二故乡珠三角了,在售票点买车票的时候,他遇到了西门不庆。

  西门不庆是跟他从小一起玩大的玩伴,但说实话,他对这个人没有一点好感,因为,这个人不但薄情寡义,而且特别势利眼,林浩然曾经是个很失败的网络作家,在他面前,受过不少白眼和嘲讽。

  当然,林浩然也并没有将这些小事放在心上,他只是不喜欢这种小人罢了,如果是在没有碰在一起的情况下,林浩然绝对不会主动去找这种人,但现在,既然碰到了,就打个招呼敷衍一下。

  “西门不庆,你好,好久没见了,你怎么在这?”

  “你是???”

  “我是林浩然。”

  说完后,林浩然才意识到,自己被整过容了,换了一张新面孔,他肯定认不出来。

  让林浩然没有料到的是,西门不庆怔了一下后,马上露出一道狂喜的神情。

  只不过,这道狂喜的神情在西门不庆的脸上只停留了须臾,便很快消失。

  “我知道你是林浩然。”西门不庆狡黠的笑道。

  “什么?你知道我是林浩然?”

  这下,轮到林浩然吃惊了。

  这些天以来,谁都没有认出自己是林浩然,就连自己的父母都认不出,没想到,这个西门不庆居然知道。

  “呵呵!”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了几下后,西门不庆又是干笑道;“咱们老朋友了,肯定知道你是林浩然啦,是不是……”

  道完后,西门不庆很亲热的请林浩然到自己家里去玩,并且,拿出最好的东西款待他。

  西门不庆的这种反差,让林浩然很惊讶。

  “人是真的会变,好人会变坏,但坏人也许会慢慢变好。”林浩然有些感动的暗忖着,并对西门不庆这样的人也能够改变自己而感到高兴。

  与此同时,他对西门不庆的差感也顿时消失,换之而来的便是好感。

  这一个晚上,西门不庆很热情的将林浩然留在家里款待,并和林浩然秉烛夜谈。

  而且,西门不庆一而再再而三的相信,他就是林浩然,绝对没错,因为,以自己跟林浩然的关系,哪怕是林浩然剥了一层皮,也能够认得出来。

  林浩然很高兴,心情跟着轻松了下来。

  “西门不庆,麻烦你明天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帮我在我父母面前证实一下,我是林浩然。”

  “这个没问题。”西门不庆忙道。

  翌日,天气不错,林浩然的心情也不错,他准备让西门不庆带着自己到父母面前,让他/她们二老认出自己。

  “不急,等一会。”西门不庆阴险的笑道,然后,拿着手机,玩了起来。

  西门不庆在玩手机的时候,林浩然又心急的催促了几次。

  “不急,再等一会。”西门不庆继续慢条斯理的回道。

  “好吧,再等一会。”林浩然无奈的道。

  等着等着,平时鸟不拉屎的小镇上、突然来了一辆小车。

  这辆小车是黑色的,庄重而又奢华。

  小车停下后,下来一个牛高马大的彪汉,彪汉毕恭毕敬的将车门打开。

  车门被打开后,从车上下来一对五十岁左右的老夫妻。

  这对老夫妻穿得很讲究、很有气派,一看就是做大生意的老板。

  他们下车后,开始拨打西门不庆的手机。

  “您们到了?”西门不庆接到这对老夫妻的电话后狂喜不已,就好像中了什么千万巨奖似的。

  “呵呵,我们已经到了。”老夫妻很客气的回道。

  “您们现在哪个位置,我马上来接你。”

  “我们在……”老夫妻朝周围看了看,将几个醒目的招牌告诉西门不庆。

  “好,叔叔阿姨,我知道您们在那里了,您们就在那等我,我马上就来接您们。”西门不庆狂喜不已,对林浩然说了几句安抚之类的话之后,拔腿往老夫妻俩所说的那个位置跑去。

  很快,西门不庆轻车熟路的跑到了老夫妻所说的那个位置。

  “不好意思,让您们久等了,嘿嘿!”

  “你就是西门不庆小先生?”

  “正是我,嘿嘿!”

  “我儿子在哪里?”

  “就在我家,嘿嘿。”

  “谢谢你,西门小先生。”老妇人激动得哽咽了起来。

  是啊,这些日子,儿子忽然失踪了,她是着急得寝食难安。虽然儿子不是什么小孩了,不用担心被拐被骗之类的,可儿子从来不学好,得罪了很多黑X上的人,那些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啊,谁知道会不会朝儿子下毒手。

  还好,现在终于找到了,也不用再担心了。

  在西门不庆的带领下,老夫妻俩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儿子(林浩然)。

  一看见儿子,老妇人伤心得泪流满面,赶紧走了上去。

  “儿呀!最近你怎么了?去哪里也不跟爸爸妈妈说一些,你可担心死我们了,呜呜呜……”

  “啊……”林浩然莫名其妙。

  怎么平白无故的,蹦出来一对‘父母’。

  “不好意思,您们是谁?您们可能认错人了吧?”林浩然讪道。

  “我是你父亲,她是你妈,怎么?精神还没恢复正常,父母都不认了?……”老男子怒道,看样子,在家里,他是一个很有威严的人。

  “我是真的不认识您们,不好意思,可能您们是真的认错人了吧!”

  “儿呀,你可不要吓妈妈啊。”老妇人伤心的凝视着‘儿子’,想捧起他的脸、好好端详一番。

  是这样的,儿子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最近精神突然出现问题,时而正常,时而不正常,就在半个月前,忽然失踪,下落不明。

  “你们的儿子神经确实像出了问题,他居然口口声声跟我说他叫林浩然,是我们镇上的人,还说跟我从小就在一起玩了,可在我们镇上,林浩然谁不认识啊,就算化成灰,大家也能认出。好了好了,您们的儿子也找到的,现在,将奖赏给我吧,然后赶紧带着他去找精神病医生,嘿嘿。”西门不庆谄媚的道。

  原来,他前天在网页上无意看到全市首富王建设的独子王小聪失踪的信息,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如有知情者,奖金30万。

  30万奖金?要是被自己碰到就好了。

  谁知道在昨天,他还真看见了这个王大公子(林浩然),而且还真发现他神经有问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林浩然。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原来是这么回事?’

  林浩然恍然大悟,他厌恶的看着西门不庆,心想着难怪这个势力小人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好,原来如此。

  与此同时他也万没想到,自己在大火毁容后整出来的这张脸,竟然会跟全市首富王建设的儿子王小聪一模一样。

  真是巧,一张电脑P出来的脸,居然这么快就在现实中撞脸了,而且对方的家庭条件还如此优渥。

  在王建设的随身保镖和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林浩然被强制送到了精神病医院。

  在医生们的治疗下,终于肯承认自己是‘王小聪’了。

  问题是,在出院后,一回到‘家里’,他又开始说自己不是王小聪,而是林浩然。

  ‘儿子’的‘病情’反复发作,让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王建设颇感头疼,他干脆聘请一个精神病医生,专门在家里盯着‘儿子’的‘病情’。

  王建设夫妻俩的这种行为,也让林浩然很头痛。

  但他又跑不了,到处都有人盯着,一旦被发觉到,动辄就会被送往精神病医院进行可怕的治疗。

  一想到精神病医院里面那些五花八门的治疗手段,林浩然就不寒而栗。

  现在,他唯一祈祷的就是真正的王小聪赶紧现身。

  当然,作为全市首富,王家这亿万财富,林浩然说完全不为所动,那是不可能的。

  可他是个写小说的作家,性格一直清高,而且到处传言、说王建设的财富来得很不干净。

  另外,他的写作道路也开始出成绩了,月收入能达数万。

  更重要的是,父母对他恩重如山。

  是啊,再辜负,也不能辜负父母对自己的恩情啊。

  ……

  【三】

  这天,经过反复斟酌,林浩然终于决定想办法逃跑,哪怕是失败后再被送到精神病医院受‘治疗’之苦,也要大胆赌一把。

  就在林浩然准备将想法付诸于行动的时候,佣人王姨突然跑来告诉他;“少爷,少爷,少奶奶从美国回来了。”

  “什么少奶奶?”

  “就是你的未婚妻。”王姨怯怯的看着林浩然,她似乎以前在这个‘王小聪’手里吃过不少苦头。

  什么?

  我的未婚妻?

  林浩然感到很纳闷,因为,‘父母’一直没跟他提过。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林浩然决定先看一下这个‘未婚妻’是什么样子。

  半个小时后,在王母的陪同下,‘未婚妻’终于出现了。

  不过,当林浩然看着这个‘未婚妻’的时候,惊得是目瞪口呆。

  “怎么会是她?”林浩然惊道。

  顿时,学生时代的回忆,在他脑海中、被一页一页的翻开了。

  因为,这个‘未婚妻’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的校花李菲菲,正是被林浩然暗恋了很多年的对象,直到现在,他仍然念念不忘。

  而且,此时的李菲菲,更多了一份成熟、和一份高雅。

  这个意外的出现,彻底打乱了林浩然的计划,他可以不爱江山,但他做不到不爱美人。

  难怪微信同学群里面有同学说李菲菲现在嫁入豪门了,原来真是如此。

  怎么办?

  回到房里后,林浩然心里苦苦斗争着。

  经过一番强烈的斗争之后,林浩然彻底放弃了之前那个计划,而是准备做‘王小聪’。

  而且,自己在以后不但是要做‘王小聪’,还要做得惟妙惟肖。

  因为,他太爱这个被自己暗恋了很多年的校花了。

  ……

  手中的行李箱被保姆王姨收拾走后,李菲菲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来,菲菲,吃苹果。”王母亲自削了一个苹果给李菲菲,对于这个准儿媳,她是颇感满意的,不但才貌兼备,而且也很贤淑。

  在她心目中,这个准儿媳,将来不但是自己的儿媳,还是自己的女儿。

  “谢谢阿姨。”李菲菲接过王母手中的苹果,然后,放在嘴里,细细嚼着。

  “王姨,叫少爷下来。”王母对王姨道,然后,无比慈爱的看着李菲菲,问她最近在美国的情况。

  “还好,谢谢阿姨关心。”李菲菲一边细嚼苹果,一边将在美国那边的情况告诉王母。

  就在俩准婆媳边说边笑的时候,林浩然被王姨叫下来了。

  “妈好,菲菲好。”林浩然彬彬有礼的向她们打招呼。

  “聪儿,过来,快坐。”王母激动的道,‘儿子’患‘精神病’这么多天了,今天终于认识自己是‘妈’了,看来新聘请的这个精神病医生的医术还不错,待会,一定要好好奖赏他。

  “谢谢妈妈。”林浩然彬彬有礼的正襟危坐,然后,很巧妙的运用自己的语言组织能力,跟李菲菲攀谈起来。

  当然,林浩然的这种表现,也让李菲菲颇感惊讶。在她心目中,王小聪一直都是个吊儿郎当的纨绔子弟,说话的时候,从来没几句是正经的,可今天,怎么变化突然有这么大。

  于是,李菲菲颦蹙柳眉,费解地凝视着眼前这个‘王小聪’。

  当然,她不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个‘未婚夫’,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王小聪,而是一个在煤气罐爆炸后被大火毁了容的网络作家。

  她更不知道,他跟自己还是同学,而且苦苦暗恋了自己多年。

  “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攀谈一阵后,就像个谦谦君子似的林浩然,忽然对李菲菲提出一个这样的要求。

  “嗯,好……”

  李菲菲颌首,她难以置信的凝视着自己的‘未婚夫’,变化实在太大了,不但彬彬有礼,而且满腹经纶,这跟以前那个只会吃喝嫖赌、打架斗殴、除了‘好事不会干之外什么事都会干’的纨绔公子哥完全是判若两人。

  当然,要不是因为父母的原因,她根本不会同意嫁给王小聪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公子哥。

  是这样的;李菲菲的父亲也是个生意人,几年前,由于种种原因,父亲的生意突然濒临破产的边缘。

  就在这时,王小聪的母亲出现了,答应将她家度过风险,但条件是李菲菲要做她儿媳妇。

  李菲菲的父母都不答应,但李菲菲却应允了,因为她清楚的知道,一旦自己家的生意破产,那么,对父母,对两个哥哥,将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当然,她不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王建设所为,其目的就是为了让李菲菲成为自己的儿媳妇,因为,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对李菲菲竟然是那么的情有独钟,看来,只有这个冰雪聪明的女孩,才能彻底改变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啊。

  为了儿子,为了王家的未来,他不得不再干出一件亏心事。

  当然,李菲菲也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不到新婚之夜,决不允许王小聪碰自己的身子。

  而且,她也保证,自己一定是处X之身。

  在这个社会风气极为开放的年代,女人最好的嫁妆就是贞操。因此,王母更疼爱这个准儿媳了。

  ……

  为了得到自己暗恋了多年的女神,林浩然尽心竭力将‘王小聪’这个身份扮演好。

  而且,他也很担心真正的王小聪会从哪里冒出来,因为,真正的王小聪一旦出现,那么自己这个冒牌货的幸福生活就会终结了。

  当然,随着‘王小聪’的优异表现,李菲菲对这个未婚夫的印象也越来越好。

  但林浩然发现,她似乎有什么解不开的心事经常压在心里似的,每当月亮升起的时候,就喜欢独自对着月亮黯然神伤。

  这天晚上,李菲菲又对着皎月黯然叹气,林浩然见状,终于忍不住的问她;“菲菲,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李菲菲幽幽转过脸颊,问林浩然;“你愿意娶一个身子清白但心永远也无法清白的女孩做妻子吗?”

  “为什么这样说?”

  “你愿不愿意?”

  “我愿意,但我想知道答案。”

  “嗯。”李菲菲幽幽叹了口气,道;“我一直在爱一个男子,应该是暗恋吧,反正,我很爱他,我们是同学,读书的时候,他很喜欢画画,是我们学校画得最好的,后来,他成为了网络作家,我也成为了他的读者,我很喜欢他写的小说。”

  “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叫林浩然?”林浩然很吃惊的问。

  “是的。”李菲菲惊讶的看着‘王小聪’(林浩然),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就是我。”

  “就是你?——你说你是林浩然?”

  “是。”

  “我的上帝。”李菲菲撩了撩贴在脸颊上的发丝,莞尔道;“王小聪,我知道你的心,谢谢你对我这么用心良苦。”

  “我说的是真的。”

  然后,林浩然将学生时代发生的许多趣事,一边回忆,一边说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李菲菲很吃惊的凝视着林浩然。

  “我说过,我真正的身份,不是王小聪,而是林浩然。”

  “那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被整容了。”

  林浩然苦笑一下,接着,将半年前煤气爆炸然后自己被熊熊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事情告诉李菲菲。

  “呵呵,很符合逻辑,可是——你要我怎么相信呢?”李菲菲痛苦的摇了摇头。

  “我会让你相信的。”林浩然道。

  从这天开始,为了让李菲菲相信自己是林浩然,林浩然开始努力寻找证据。

  只是,无论证据多么有说服力,李菲菲还是无法完全相信如此匪夷所思的故事。

  但林浩然仍然在不懈努力,为了得到最心爱的女孩的心,他不惜一切。

  不过,林浩然的努力,再次伤透了王母的心。

  儿子的疯病又犯了,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啊,求求您保佑我们家小聪,让他的精神病早点好起来吧!

  ……

  【四】

  不知不觉中,这年的冬天到了,按照约定,‘王小聪’和李菲菲的结婚日期也快到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是林浩然、而不是王小聪,林浩然仍然在努力。

  是的,他可以放弃江山,但无法放弃美人。

  虽然王建设的公司在前不久成功在美国上市,价值暴增,高达百亿,但在心爱的李菲菲面前,他觉得一文不值。

  为了证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是林浩然,而不是王小聪,林浩然在国内和全世界最有权威性的医院做血液检查和基因检查。

  可令他崩溃的是,自己的长相不仅被整成了王小聪,而且,他们的血型和基因竟然也是惊人的吻合。

  也就是说,他跟王小聪,完全是复制出来的两个人。

  怎么会这样?

  难道真是上天的安排吗?

  虽然太不可思议了,但林浩然仍然没放弃努力证明自己的真实身份。

  也许是乐极生悲吧!公司成功在美国上市不久,王建设突然心脏病发作去世。

  王建设去世,作为唯一遗产继承人的‘王小聪’(林浩然),便是百亿财产的法定持有者了。

  但此时此刻,他仍然想证明自己是林浩然,而不是王小聪。

  只有让李菲菲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自己从可以得到她的心。

  问题是,王建设猝死后,李菲菲的考虑也调整了。

  “如果你真的是林浩然,如果你真的爱我,那么,就请你证明自己是王小聪吧!”

  “为什么?”林浩然感到奇怪。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我需要爱情,但更需要面包。”李菲菲厌倦的对林浩然说。

  当然,到了此时,李菲菲也不敢确定,快要跟自己走进婚姻殿堂的这个‘王小聪’,到底是林浩然还是王小聪了。

  “好,我答应。”林浩然道。

  就这样,为了李菲菲,昨天还在努力证明自己是林浩然而不是王小聪的林浩然,现在又开始调转方向,证明自己是王小聪了。

  问题在于,在这个时候,一直深信林浩然是‘王小聪’而不是林浩然的王母,对林浩然的真实身份产生怀疑了。

  是这样的,这两天,她一连接到好几个电话,都说在某某地方发现了王小聪的踪迹。

  于是,这天中午,王母把林浩然叫到客厅,她想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

  “妈,您找我有什么事?”

  “呵呵,妈找你——不,阿姨找你——不,我找你——我找你想问清楚一件事情……”王母试探性的问看起来一脸平静的林浩然。

  “是什么事?妈,您就请直接问吧。”也许是做贼心虚的心理在作祟吧,林浩然忽然感到心里七上八下的,但他极力控制住这种不安,为了李菲菲,他必须努力表演,从而成为货真价实的‘王小聪’。

  “这个,这个,我是想请问,你——到底是谁?……”看着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的‘儿子’,王母突然有些尴尬起来,虽然她在现在还无法确定这个‘儿子’的真实身份。

  “我是王小聪,我是你的儿子,妈,您今天怎么啦?”

  “……”

  “妈,你今天怎么啦?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哦,没怎么,不用,不用。”

  “妈,您是不是怀疑我,您要是怀疑的话,我们可以去做血液化验,做基因检查,您要知道,科学是不会骗人的。”

  “呵呵,没怎么,没怎么,儿子,不好意思,最近妈妈的精神老是恍惚。”

  “哦,原来是这样,那,妈妈,您一定要多注意身体,要多休息。”

  “呵呵,谢谢小聪,我们家的小聪终于懂事了。”王母笑道,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头发,就好像这个宝贝‘儿子’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似的。

  经过努力表演,林浩然终于在王母和她的律师面前、成功的成为了可以高枕无忧的‘王小聪’。

  而作为‘王氏企业’唯一的合法继承人,林浩然将在11月30号这天,也将正式接管‘王氏企业’。

  而在正式接管‘王氏企业’的这一天,他也将正式和李菲菲成亲。

  “菲菲,这下你满意了吧?”林浩然将这天王母对自己的怀疑以及结果向李菲菲汇报。

  “嗯。”

  李菲菲轻轻点头,不过,她看着林浩然,美丽的眸神中充满了疑惑。

  不管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王小聪还是林浩然?但在她眼里,现在都感到很陌生。

  ……

  【四】

  时间如流水,11月30号这天很快到了。

  这天的天气也配合得很好,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作为一个隆重的日子,王府内也在11月30号这天张灯结彩、里面装扮得金碧辉煌。

  不愧是富甲一方的首富,快到中午的时候,偌大的王府内,挤满了客人和嘉宾。

  当然,大家早知道,这一天,林浩然将正式接管‘王氏企业’,也将正式宣布和自己的未婚妻李菲菲成亲。

  这天,作为中心人物,西装革履的林浩然是忙不暇接。

  11点30分钟到了,林浩然意气风发的走到主席台上,对着话筒道;“各位亲爱的来宾们,您们好,今天,是一个隆重的日子,在这个隆重的日子里,我将……”

  林浩然在主席台上畅所欲言,不得不说,作为一个作家,他的语言组织能力和控制能力非常好,现场的嘉宾和客人不时被他感染得爆发掌声。

  但是,在演讲到一半的时候,外面突然闯入一群警察。

  接着,为首的警官走上主席台,拿出逮捕证、对林浩然道;“不好意思,王小聪先生,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我怎么了?”林浩然惊道。

  “你涉嫌走私、杀人、贩卖毒品、出卖国家重要的经济机密,其它的我就不多说了,好了,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请走吧!”

  然后,这个警官挥了一下手,让几名警察将林浩然带走。

  “你好,我不是王小聪,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难道我们的眼睛都瞎了不成?有什么事,到局里再说吧!”

  ……

  被‘送上’警车后,林浩然很快被‘送到了’市公安局。

  没过多久,他又被‘请进了’公安局的审讯室里面。

  审讯一阵后……

  “你说你不是王小聪,那你是谁?”警察问。

  “我是林浩然。”林浩然回道。

  “可林浩然是这个样子。”警察举着林浩然毁容前的照片。

  “那是我以前的样子,后来,煤气爆炸被毁容我,我将整容成了现在的样子。”

  “可王小聪也是这个样子。”警察举着王小聪的照片。

  “这……”林浩然。

  “而且,你的血型和基因都证明是王小聪,这怎么解释?”警察盯着林浩然,语气严厉。

  “……”林浩然。

  “你到底是谁?”警察问。

  “林浩然。”林浩然回答。

  “到底是谁?”警察又拿着血型和基因化验单问。

  “王小聪。”

  “到底是谁?”

  “林浩然。”

  “到底是谁?”

  “王小聪。”

  “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是谁?”

  “我,我不知道自己是谁?”

  说完后,林浩然痛苦的抬起头,茫然的看着铁窗外面……

  【完,东莞长安镇夏岗社区,2017年9月24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