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
夜断愁2019-05-12 10:2711,926

  【引子】

  这是一片辽阔的大荒原。

  笼罩在荒原上的天空经常阴沉沉的。

  阳光似乎早已将这里遗忘了。

  荒原上的植物数量不多,除了一棵棵扭曲得严重变形的树木之外,就是那些散发着恶臭味的灌木丛和稀稀疏疏的小野草。

  它们身上都流着血一样的液体,一旦裂开,气味更加难闻。

  地上到处是光滑的鹅卵石和细小而又疏松的沙土。

  这些渺小的物体,就像千千万万卑微的、没有意识的、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艰难而又无奈地在各自狭小的范围内生存着~

  ……

  【一】

  这天下午,人迹罕至的荒原上出现了一辆吉普车。

  这是一辆土黄色的吉普车,颜色半新半旧,它仿佛一头不堪重负的老耕牛似的、艰难地往前行走着。

  在这辆半新半旧的吉普车上,坐着两男一女。

  这两男一女都很年青,二十多岁的样子。

  女子长发飘飘,穿着白色夹克,五官非常美丽,也非常的精致,她一边撩着额前的发丝、一边时不时地朝窗外东张西望,显得很忧心。

  “林帅,我们是不是迷路了?”女子问开车的男子。

  “没有迷路。”叫林帅的开车男子笑道,接着又道;“倩倩,你们小两口放心好啦,我是保证不会把你们弄丢的,呵呵。”

  “林帅,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可不要误会我,我是怕耽误了时间,到时候、大金牙会不高兴。”叫倩倩的女子道。

  “倩倩,这个问题你不要担心,大金牙那里,我来摆平好啦。”林帅转了一下方向盘道。

  “嗯,好吧,我相信你。”

  道完后,倩倩拿着手机,对着屏幕照了照,然后再返过极为美丽的脸颊,朝后面看了看。

  坐在后排座位上的是一个年青男子,扶着一个木箱子,样子很稳重,这个年青男子穿着一身迷彩服,浓眉大眼,皮肤呈古铜色,肌肉很发达,颇有男人味,像是个军人。

  这个年青男子虽然神色凝重,一言不发坐在那里,但是,当倩倩返脸看着他的时候,他那一双炯炯的目光、立刻变得柔情起来,仿佛秋天那一圈圈往周围荡漾的水波一样。

  “阿雄,舒服点了吗?”倩倩温柔的问。

  “舒服多了。”叫阿雄的年青男子柔声道;“倩倩,你别担心,我没事的。”

  原来,阿雄是倩倩的男友。

  十几天前,阿雄和倩倩以及林帅这三个年青人一起到塞外寻宝,经历千辛万苦之后,终于寻到了一个宝藏。

  但是,当在收工之前、阿雄从古尸嘴里取那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出来的时候,古尸突然匪夷所思的对他脸上喷了一口尸气。

  阿雄恶心得差点晕了过去。

  从古墓出来后,他的身体一直很不舒服,一直伴有呕吐感。

  “……”倩倩很关心的看着男友阿雄,柔声道;“嗯,没事就好。”

  然后,将她那张美丽动人的脸颊返回前面。

  ……

  吉普车摇摇晃晃的往前行驶了一阵后,林帅拿了三瓶‘红牛’饮料出来。

  他先给倩倩一瓶,然后,再将另外一瓶甩到后面。

  “杨硬雄,好点了没有?”林帅问。

  “好多了。”阿雄(杨硬雄)道。

  “那你在思考什么呢?就像个大作家似的,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林帅拧开盖子,喝了一口‘红牛’。

  “没思考什么?”阿雄道。

  “没有就好,回去之后,我们马上到大金牙那里去,拿到现金后,你想要买房子也好、买兰普吉尼也好、跟倩倩结婚也好、都行,反正再也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林帅一边说,一边又对着‘红牛’狠狠喝了一口,喝了个底朝天后,将空荡荡的易拉罐、随手扔向吉普车外面。

  “是啊。”杨硬雄高兴的微笑着,仿佛幸福的生活正在向他招唤。

  不过,他很快感到大脑迷迷糊糊,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几分钟后,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

  【二】

  杨硬雄醒来的时候,天色快要黑了,一只展翅的老秃鹫,正在他上空盘旋着。

  “我怎么了?”杨硬雄心里一惊。

  因为,只有在人或者动物快要断气的时候,秃鹫才会飞来。

  更让杨硬雄吃惊的是,这只秃鹫的尾巴竟然像蛇的尾巴一样,长长的、长满了鳞片,泛着一闪一闪的荧光。

  怎么会这样?

  杨硬雄吃惊地暗忖着,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大脑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他想仔细看清楚,于是使劲闭了闭眼睛。

  可当他睁大眼睛的时候,这只长着蛇尾巴的秃鹫已经飞走了。

  呵呵!

  杨硬雄苦涩笑了笑,大声喊倩倩和林帅。

  可一连喊了好几声后,竟然没一点反应。

  杨硬雄一怔,这才仔细打量身边。

  这时,他发现,自己躺在凹凸不平的地上,周围空荡荡的,吉普车不见了,宝物不见了,倩倩不见了,林帅也不见了。

  怎么回事?

  杨硬雄颇感纳闷。

  纳闷了一会儿后,一种巨大的不安,一下笼罩在杨硬雄的心头。

  将回忆往回搜索一下后,他更感到害怕。

  难道他们俩个私奔了?

  不可能,不可能。

  杨硬雄连忙摇晃脑袋,因为,他对这种揣测感到是那么的难以置信。

  要知道,倩倩是那么爱他,平时,对他是那么的关心。

  他们这对情侣都快要步入神圣的婚姻殿堂了。

  而林帅跟他的关系也是那么好,两人共患难已有好多次,他们是多年的好朋友了,从小时候开始,两人就已经认识了,然后,建立了革。命般的深厚而又牢固的友谊。

  不可能,不可能。

  杨硬雄又摇了摇头。

  问题是,如果这种揣测不可能,那眼下的情况,又该如何来做解释?

  是啊,怎么解释?

  难道他俩同时被人间蒸发了?

  一阵轻风掠了过来,风中搀杂着难闻的血腥味。

  这种腥味令杨硬雄作呕,虽然他清楚,排斥反应很强烈。

  怎么办?

  杨硬雄举目四望。

  四周空荡荡的,凄楚而又清冷,除了他之外,看不见任何人类。

  杨硬雄苦笑一声,这时,他感到后脑勺一阵生疼,双眼模糊。

  杨硬雄吃痛的闭上眼睛,他终于想了起来,自己在昏迷之前,后脑勺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狠狠劈了一下似的,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三】

  荒原的上空越来越黯淡,夜幕很快要降临,杨硬雄可不想孤零零地在这种鬼地方过夜,他曾经是个军人,对于方向,他能轻松辨认出来。

  只要朝一个方向走,就一定能走出困境。这是杨硬雄的逻辑,以前在部队时,老班长经常这样告诉大家,后来,战友们经常贯彻。

  可要往哪个方向走呢?

  是啊,选择错了方向,会浪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杨硬雄皱着眉头斟酌了一会儿,然后,跌跌撞撞的拖着腿,朝南方走去。

  风似乎越刮越大,血腥味也越来越浓。

  走着走着,风忽然静止了,没有风的大荒原是闷热的,即便到了晚上,还是闷热。

  但对于此刻的杨硬雄来说,这些艰难根本不算什么,他只想快点往前走,好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越快越好,走出这片荒原后,找倩倩和林帅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相信他/她们能够活着走出这片大荒原,但自己不一定,因为他/她们有车,而自己只能依靠徒步,他不相信奇迹,只相信现实。

  一想到死,杨硬雄就不免一阵黯然。

  他倒不是怕死,而是放心不下奶奶。

  一想到奶奶,杨硬雄便痛苦的阖着双眼。

  他是个孤儿,刚出生就被父母扔在了垃圾桶。

  后来,奶奶发现了,带回了孤儿院。

  虽然不是亲奶奶,但这位慈祥善良而又淳朴的老人、依然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将自己当成亲孙子一样来关心、呵护。

  现在,自己终于大了,奶奶也更加衰老了。

  到了该报答的时候了,可自己不仅没有让奶奶享清福,反而经常让她操心、担心。

  唉!杨硬雄沉重的叹了口气,揉了揉前额,朝前方看了看。

  前方越来越模糊,仿佛一卷卷雾霭似的,越来越肆无忌惮的在弥漫着,让他看不清、摸不透,就像他的过去和未来。

  但再迷茫,也要往前走,要勇敢的往前走。

  因为,只有往前走、勇敢的往前走,才有活路。

  活着,就有希望。

  就在杨硬雄迈开脚步的时候,宁静的荒原上,忽然传来了一阵动物的叫声。

  杨硬雄分不出是什么动物,因为,这只动物的叫声很奇怪,又像豺狼,又像野牛,又像鬣狗。

  要是被什么猛兽发现了,绝不是什么好事。杨硬雄如此暗忖着,然后将脚步加快。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杨硬雄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他想找个地方歇息一会,虽然自己的体魄很强健,精力也很充沛,可大荒原上的地面黏性很强,仿佛洒了什么胶水在上面似的。

  哪里有地方好坐呢?

  借着昏暗的光线,杨硬雄四处蠡测。

  终于,他看到了一个地方,那是一棵扭曲得呈‘S’型的树,他想在上面坐一下。

  就在这时,杨硬雄突然感到背后有东西在盯着自己。

  这东西很危险,因为杨硬雄明显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在酝酿。

  顿了一下后,杨硬雄猛然回头。

  只见距离自己身后二三十米远的范围,有一团黑影。

  黑影比较大,它身上有四颗绿色的光芒在闪烁。

  这是什么鬼东西?

  杨硬雄惊讶的暗道。

  接下来的情况更令杨硬雄头疼,因为,他往前走两步,黑影也跟着往前走两步。

  他停下来,黑影也跟着停下来。

  他后退两步,黑影也跟着后退两步。

  总之,这个神秘的黑影,就好像在跟他搞恶作剧一样。

  或者是就像在耍他似的。

  虽然没马上冲上来,但对杨硬雄的心理压力却不小。

  问题是,一直到深更半夜,这团神秘的黑影,还在跟杨硬雄玩这种游戏。

  到了这个时候,杨硬雄也感到累了,他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睡觉,等明天天亮了,再继续赶路。

  不得不说,在这片荒原上,要找安全的地方睡觉,还是比较容易,因为,这里的树木,都严重扭曲,全呈‘S’型。

  但身后有这么一团神秘的黑影在跟着自己,杨硬雄自然不敢掉以轻心,所以,他找到一棵最大的大树,然后,才敢放心爬上去。

  这棵大树有数十米高,树叶出奇的茂盛,杨硬雄一直爬到树顶,才找一个平稳的树桠躺下。

  荒原上的夜晚是孤独的,倾洒在荒原上的月光,将荒原衬托得更加荒凉。

  野草仿佛在悲伤,一棵棵树木,仿佛一条条从冬眠中吵醒过来的蛇似的,痛苦扭曲着自己的身躯。

  杨硬雄孤独的躺在树桠上,伤感的回忆起自己跟倩倩初识的时光,也回忆着自己跟林帅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回忆着,回忆着,他孤独的睡着了。

  ……

  【四】

  当杨硬雄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这是杨硬雄在荒原上度过的第一个早晨,荒原上的早晨,冷清清的,就像秋天的早晨一样,弥漫着一片萧瑟的气息。

  杨硬雄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然后,朝树下面一看,这时,他才发现,昨晚整整跟了自己大半夜的那团黑影仍然还在树底下守候着。

  不过,它原来是一匹狼。

  这是一匹老狼,瘦骨嶙峋,全身毛发扎起,似乎已经饿坏了,但奇怪的是,它的面孔却是那么和善,俨然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杨硬雄感到不解,按理说,饿坏了的狼,一定是穷凶恶极,特别是老狼,经历了多年的血腥屠杀之后,面孔都是很邪恶的,就像瘟神一样,哪怕是眼神,都会泛着可怕的杀气,可树底下这匹老狼,却显得如此和善。

  但既然如此和善,它又何必在树底下苦苦守住自己呢?

  杨硬雄觉得不对劲,他很警惕的朝身上摸了摸,很快,他从靴子里面摸了一把匕首出来。这是一把他用来防身的匕首,幸好藏在靴子里面,昨天被倩倩和林帅甩掉的时候,他们才没有发现到。

  “嗷嗷~~~”

  一见杨硬雄起来了,老狼也站了起来,一边发出奇怪的叫声,一边围绕着树转着。

  这匹老狼真的饿坏了,杨硬雄发现它围着树转的时候,四条腿脚都在发颤。

  不过,与此同时,杨硬雄也是一惊,因为,他看见这匹老狼有两张面孔,刚才他看见的这张面孔,是和善的面孔,另外一张面孔,则极其狰狞。

  这才是它的本来面目。

  “双面狼?”

  杨硬雄匪夷所思。

  曾经是军人的他,自然不会在树上坐以待毙,何况,还有一把匕首。

  而且,到了这个时候,杨硬雄也是又渴又饿,他也迫切需要食物来解决。

  人在饿坏了的时候,什么东西都吃得下,哪怕是泥土,都想啃一口,所以,杨硬雄很想杀死这匹老狼,以解燃眉之急。正因为如此打算,这匹老狼在他眼里,反而不是威胁,而是一具美味的食物。

  怎么杀死它呢?杨硬雄不敢掉以轻心,他深知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这个道理。

  杨硬雄慢慢往下爬,慢慢往下爬。

  在慢慢往下爬的时候,他一边静静看着对自己虎视眈眈的老狼。

  而在这时,这匹老狼似乎也感受到了危险,它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怯意。

  可它实在是饿坏了,如果没有吃掉杨硬雄,它就会被饿死。

  自从被赶出部落以来,这是它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猎物,所以,它必须孤注一掷。

  就这样,老狼也不敢掉以轻心,摆好招式,死死盯着杨硬雄。

  当爬到离地面不是很高的时候,杨硬雄发现,这匹老狼仍然一动不动的仰着头,死死盯着自己。

  “嘿嘿,想以静制动,你还嫩了点。”杨硬雄冷冷一笑。

  对峙了一下后,杨硬雄悄悄攥着匕首,闪电般的速度朝老狼身上扑去。

  老狼一惊,它没想到、这只猎物的速度会这么快。

  比它以前猎杀过的人类,都要快多了。

  吃惊归吃惊,但它还是很敏捷的躲开了。

  是啊,虽然老了,但身手也不是吃素的,否则,被赶出来之前,怎么会是狼族部落的首领。

  但它做梦也没想到,这只猎物的身手,会大大出乎自己的估计,因为,杨硬雄根本没有给它喘气的机会,在第一袭失败之后,又连贯性的出击杀招。

  “嗷~”

  老狼的脖子被匕首划开了,鲜血像喷泉一样飙了出来。

  它的鲜血是黑色的,就像墨汁一样在空中挥洒着。

  “去死吧!想吃我!”

  杨硬雄冷冷地看着老狼痛苦不堪的样子,很快,将它脖子全部割断,然后,对准它的血管猛吸起来。

  这一口气喝了很久,一直喝到肚子发胀,杨硬雄才心满意足地松开。

  这时,他感到精力大增。

  当然,这些狼肉,他也没有放过,虽然是老狼肉,但仍然能够填饱肚子。

  于是,他用匕首,将其中最好的部位割了下来,往嘴里送去,其它没吃完的,则带在身上,留到下顿再吃。

  “要是有火就好了。”

  人的心是难以满足的,杨硬雄也一样,‘饭饱酒足’之后,能够吃到被火烤熟的熟肉,成了他最大的渴望。

  擦了擦嘴巴,杨硬雄带着七八斤狼肉上路了。

  前路漫漫,他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走出这片荒凉的大荒原。

  ……

  【五】

  经过一天的跋涉,这七八斤狼肉都被杨硬雄吃完。

  这天晚上,杨硬雄又找了一棵大树,在树顶睡了一晚。

  在第三天,杨硬雄没有遇到落单的狼,也没遇到狼群。

  当然,他也不希望遇到狼群,甚至很担心遇到狼群,因为一旦遇到狼群,他就凶多吉少了。

  这一天虽然没有遇到落单的狼,但杨硬雄也没因此而饿肚子,因为他捉到一条七八斤重的蛇。

  让杨硬雄颇感惊异的是,这条蛇的样子就像传说中的龙一样,要不是太荒谬的话,甚至还可以说它就是传说中的龙,因为它的头上长了两个角,而且在身子下面也长了四条爪子,就像电影和图腾上面龙的爪子一样。

  更诧异的是,喝了它的血之后,杨硬雄感到自己体内的力气一下大增,好像玄幻小说中那些主角们在奇遇之后喝了什么能够大大提高自身修炼的魔兽血液一样。

  ……

  第四天,一觉醒来之后,杨硬雄又从树上爬下来,简单的‘洗漱’后,开始赶路。

  他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走出这片荒凉的大荒原。

  三天?五天?十天?半个月?甚至一年半载???

  但他没有灰心,因为他相信,只要自己往前走,一直往前走,就一定能够走出困境。

  是的,终点再漫长,但距离也是有限的,多走一步,就可以多接近一步。

  这天,荒原上的天气还是阴沉沉的。

  杨硬雄真的怀疑,这片大荒原永远也看不到阳光。

  走到半上午的时候,杨硬雄决定去捕捉猎物。

  此刻的他,在一连吃了两天的生肉之后,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胃竟然适应了。

  真是难以置信。

  不过,荒原上的猎物并不是那么好找的。

  找了好久,杨硬雄才看见一只傻头傻脑的野鸡。

  野鸡可不是那么好捉的,它不像走兽,因为它有翅膀,有翅膀就意味着会飞。

  所以,杨硬雄很小心很小心的蹑了过去。

  他想学在二战中的德意志,在攻击前苏联的时候,给它来个闪电战,令它猝不及防。

  只是,做足了十足的准备之后,杨硬雄大跌眼镜。

  因为,扑过去后,这只野鸡竟然不会飞。

  不但不会飞,还是只瘸子。

  “怪不得我,要怪只怪你自己的实力太差。”

  杨硬雄很轻松的将它抓到了。

  不过,在准备杀它的时候,杨硬雄又于心不忍了。

  因为,在这个时候,这只可怜兮兮看着他的野鸡,突然下崽了。

  它生育后代的方式不是下蛋,而是直接下崽。

  就像哺乳动物那样,直接将崽生下来。

  这让杨硬雄颇为不解,因为,鸡鸭鹅以及天上的飞禽这些东西,生育后代的问题都是用下蛋的方式来解决。

  看着这只野鸡下出来的崽就像可爱的小精灵一样,杨硬雄矛盾的纠结了好一阵。

  终于,杨硬雄决定放过它们。

  因为,他是个孤儿,触景生情吧,他也不想让这些可爱的小精灵变成孤儿,他更不忍心将这些可爱的小精灵们吞噬。

  叹了一口气后,杨硬雄终于依依不舍的离开这个野鸡家庭,然后,去寻找新的猎物。

  荒原上寻找猎物可没那么容易找,找了好一阵子后,杨硬雄还是两手空空。

  唉!看来,今天是要饿肚子了。

  不过,再两手空空,杨硬雄也不会后悔刚才的决定,如果再让他来选择的话,他还是无法忍心对野鸡一家下毒手。

  不知道它们怎么样了?

  逛着逛着,杨硬雄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这样的念头。

  然后,他神使鬼差的往回走。

  当杨硬雄走回到野鸡下崽的地方后,他又惊又怒。

  只见长了两颗獠牙的凶兽,(看上去很像野猫),正津津有味的在残噬野鸡一家。

  地上很凌乱,到处都是野鸡母子们的鲜血和它们身上的野鸡毛。

  “畜生!~”

  杨硬雄怒骂一声,一下朝这只凶兽袭去。

  这只凶兽正啃得津津有味,被杨硬雄这么一骂,立刻惊得怔了一下。

  但它的反应极快,马上便回过神过来,然后,撅着屁股,没命的逃跑。

  在气头上的杨硬雄哪里肯放过它,也跟着追去。

  但这只凶兽跑得极快,杨硬雄怎么也追不到它。

  追着追着,凶兽跑得越来越远了。

  倒是杨硬雄,不但追得力不从心,而且还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给拌了一下,啪的一下摔在地上。

  杨硬雄被摔得眼冒金星,等他爬起来的时候,凶兽早已不见踪影。

  “别让我下次碰见你,否则,一定活扒了你的皮!”杨硬雄无奈的怒骂几句,然后,扶着腿,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走着走着,天空突然闪了一下电,周围也刮起了狂风。

  杨硬雄暗道不妙,因为,一旦下雨,周围可连个避雨的地方也没有。

  还好,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因为,狂风过后,并没有看见有雨点落下来。

  前面好像是一个小溪沟,杨硬雄又惊又喜,赶紧跑过去。

  就在这时,他突然看见不远处躺着一个人。

  在这种地方能看见人,简直就是奇迹。

  杨硬雄心里一片狐疑,小心地走了过去。

  不过,当他走过去一看,顿时瞠目结舌。

  “倩倩!~”杨硬雄惊道。

  没错,躺在地上的就是他的女友倩倩,只见她无力的侧躺在地上,面色惨白,美丽的脸上还有淤青。

  怎么会这样?她不是跟林帅私逃了吗?

  看着昏迷不醒的倩倩,杨硬雄心里很矛盾。

  但在纠结一阵后,他还是将倩倩扶了起来,然后,用手探了探她的鼻息。

  “还活着。”杨硬雄暗道。

  他将倩倩抱到溪水沟旁,用手舀了几瓢溪水,滴在倩倩那张干裂的嘴里。

  喝了一些溪水后,倩倩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倩倩的声音很微弱。

  “荒原中。”杨硬雄语气生硬的回道。

  “……还在荒原中……”倩倩微弱的道。

  不过,她很快感到不对劲。

  而当她看清眼前这个男人是杨硬雄时,立刻呆住了。

  “怎么?怎么是你?~”

  “很奇怪是吧?”

  “不,哦,不……”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样?”倩倩嗫嚅,吃力的东张西望。

  东张西望一会儿后,她目光呆滞的道;“都是他,都是他干的。”

  “你说的是林帅?”杨硬雄心如刀割。

  “……”

  “你不用沉默,我再傻,也想象得到,不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被扔在这里?”

  “我……我……”倩倩说不下去了,捧着脸哭了起来。

  “他把你甩了?”杨硬雄冷冷看着倩倩,心里在滴血。

  “……”

  “好了,别哭了,赶紧走吧。”杨硬雄冷冷道,然后,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后,他突然听到背后的倩倩发出‘哎哟’一声。

  “怎么了?”杨硬雄条件反射的扭过脸。

  只见倩倩痛苦的捂着脚,好像是她的脚受伤了。

  “你脚怎么了?”

  杨硬雄边问,边过去,将她的牛仔裤脚抡上去。

  将倩倩的牛仔裤脚抡上去后,他看见倩倩的脚上有一个伤口,伤口不大,但也不小,能清楚看见翻开的皮肉里面的嫩肉。

  “你这是怎么弄的?”杨硬雄蹙眉问她。

  “……摔的。”

  “摔怎么会摔成这样?”

  “……”

  见倩倩不说话,杨硬雄也没有再问了,他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料,将倩倩的伤口缠好,然后蹲下身子。

  “来,我背你吧。”

  倩倩犹豫了,犹豫一会后,最终还是趴在了杨硬雄背上。

  倩倩的身体不算重,但问题是,杨硬雄的脚在刚才也受了点小伤,所以,背着她感到有些吃力。

  背了一段路后,杨硬雄将倩倩放下来,然后,找来一根树枝做拐杖,背倩倩继续赶路。

  “还是我自己走吧。”倩倩不好意思的说。

  “别啰嗦,上来吧。”杨硬雄道。

  倩倩眼圈一红,又趴在杨硬雄背上。

  杨硬雄运气又不错,在这天捕到了一只身上长满了豹纹的受伤羚羊。

  刚开始,倩倩死活不肯吃,但在杨硬雄的劝说下,还是吃了几口。

  吃了几口后,她竟然大口大口的撕咬了起来。

  这让杨硬雄目瞪口呆。

  ……

  【六】

  一转眼,杨硬雄在这片荒原上走了六天了,但终点似乎还是遥遥无期。

  但杨硬雄没有气馁,他相信,只要一直往南方走,就一定能走出这片荒凉而又残酷的鬼地方。

  令他头疼的是,倩倩脚上的伤口开始发炎了,变得又红又肿。

  要是走出这片荒原的时间晚了,倩倩下半辈子就只能跟拐杖打交道了。

  不过,倩倩倒是表现得很坚强,而且,为了能早日离开这片令人窒息甚至绝望的荒原,她没再让杨硬雄背自己,而是找来一根树枝,将它当拐杖使用。

  这天,杨硬雄带着倩倩,在沉默中往前走着。

  忽然,倩倩指着前面大说一声;“阿雄,你看,那是什么?”

  杨硬雄赶紧过去一看,惊道;“车轮印!”

  “会不会是林——那个混蛋的?”

  “应该是。”杨硬雄道,因为他发现,这车轮印的压印还算比较新。

  “王八蛋。”倩倩暗骂一声,脸色也一下变了。

  但是,当杨硬雄的目光向她瞥过来的时候,她急忙讪讪地低着脑袋,就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感到无地自容。

  倩倩的反应让杨硬雄心里宛如背打翻了五味瓶,更是难受,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

  “走吧!”杨硬雄冷冷道,然后,迈开脚步,继续往前面走去。

  走了几百米后,在一个灌木丛旁边,杨硬雄突然感到很不对劲,于是赶紧停下来,往周围蠡测。

  “阿雄,怎么了?”倩倩轻声问,并本能的向杨硬雄靠近。

  “嘘……”

  杨硬雄将中指朝嘴边竖起,要倩倩别做声。

  果然,很快有三匹双面狼出现了,它们摆成三角形的阵,然后都蹲了下来。

  “阿雄~”倩倩惊得急忙抓着杨硬雄的手臂,将身子靠得更近。

  虽然这个男人曾经是她的男友,虽然他们曾经对对方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但现在,在杨硬雄面前,她再也找不到以前那种感觉了。

  而且,她在抓着杨硬雄手臂的时候,更像是抓着一个陌生人的手臂,只不过,这个陌生人,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她知道,所有的一切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不是因为杨硬雄,而是因为自己。

  “别害怕,有我在。”杨硬雄道。

  只不过,道完后,杨硬雄忽然感到有些尴尬了。

  是的,这六个字,在以前、在这个女孩面前不知道说了多少次。

  可现在,他说完之后,立刻有一种不适感涌出来。

  这也许就是爱情的最可悲之处吧。

  可杨硬雄哪里知道,他在说完‘别害怕、有我在’之后,倩倩心里又涌出很温馨的感觉,就像以前一样,每当自己感到害怕的时候,这个男人的胸膛,就会成为自己最安全的保护伞。

  所以,她双颊绯红,目光异样的凝视着杨硬雄。

  只不过,当杨硬雄冷冷看了她一眼之后,立刻又恢复常态。

  三匹双面狼就好像训练有素的恐。怖分子似的,都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盯着杨硬雄和倩倩,不知道盯了多久,才懒洋洋的站起来,然后,就像计划好似的,有条不紊地围着杨硬雄和倩倩打转。

  “注意,它们要向我们进攻了。”杨硬雄轻声提醒跟自己背靠背的倩倩,暗暗将手里的匕首甩到她手中。

  “阿雄?”

  “拿着。”

  就在杨硬雄话音刚落,那匹最强壮的双面狼做着狰狞的鬼脸,嗖的一下朝他扑来。

  嘭!~

  当过特种兵的杨硬雄反应也快,一拳头砸了过去。

  但与此同时,另外两匹双面狼则朝倩倩扑去。

  “倩倩,用匕首刺它们!”杨硬雄大声喊道。

  喊完之后,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刚才不该将匕首交给倩倩,如果匕首在自己手里的话,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只是,意识到这个错误的时候,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啊——啊!~”

  倩倩闭着眼睛,一边歇斯底里的大叫,一边胡乱挥舞着手里的匕首。

  还好,她这种毫无章法的自我防卫措施,居然歪打正着的令那两匹双面狼在短时间之内无法近身。

  交战一会后,三匹双面狼暂时偃旗息鼓。

  先是跟之前一样,这三匹丑陋的家伙,摆成三角阵形,然后,漫不经心的盯着杨硬雄和倩倩。

  这种状态持续一阵后,它们再慢条斯理的站起来,围着杨硬雄和倩倩懒洋洋的打转。

  有了刚才的教训,杨硬雄自然是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倩倩,把匕首给我。”杨硬雄声音很轻的对倩倩道。

  “嗯……”惊魂未定的倩倩,犹豫须臾,赶紧将匕首塞到杨硬雄手里。

  “别害怕,有我在。”杨硬雄安慰倩倩。

  这次,这温暖的六个字,他不是脱口而出的,而是从心里发出来的。

  将匕首拿到手里之后,杨硬雄打算先出手。

  他不会像刚才那样等着双面狼主动出击,那样会防不胜防。

  兵家有云;‘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于是,看准一个机会后,杨硬雄大喝一声,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一匹双面狼的脖子上劈去。

  这三匹双面狼做梦也没想到杨硬雄会主动出手。

  要知道,这两个在它们眼里长得‘怪模怪样’的人类,完全是处在劣势啊。

  但已经来不及了,随着杨硬雄一劈,那匹倒霉的双面狼,脖子上的鲜血一下飙射出来。

  然后,它双眼迷离的倒在地上,浑身抽搐。

  “???”

  另外两匹双面狼傻眼了,它们面面相觊,想重新对杨硬雄和倩倩发动攻击。

  可是,一见杨硬雄手中滴血的匕首,这两欺软怕硬的家伙,顿时吓得匍匐在地。

  然后,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一阵之后,这俩胆小的家伙都夹着尾巴,一溜烟的跑了。

  “呵呵!”

  杨硬雄莞尔一笑,无力地塌在地上。

  吓得战战兢兢的倩倩,这才意识到危险已经离开自己了,她怔怔的看着杨硬雄,瑟瑟发抖的娇躯想扑到杨硬雄怀里。

  但她很快理智的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于是,抱着瑟瑟发抖的身子,蹲在地上。

  喘着气的歇了一会儿后,杨硬雄站了起来,走到体温慢慢冷却的双面狼身旁,拿着匕首,很熟练的将它的皮割了下来。

  这次,除了饱餐一顿之外,狼皮也没有浪费。

  是这样的;杨硬雄将狼皮制作成两双‘草鞋’,他和倩倩分别各一双。

  有了‘新鞋子’,赶起路来,就不是受罪了,不但很舒服,而且又快。

  只不过,杨硬雄跟倩倩都没想到,没走多远,他们竟然看到了一辆吉普车孤独的停在那里。

  而在离吉普车不是很远的地方,有一堆被啃得干干净净的只剩下了白骨的尸体。

  这是人的尸骨,杨硬雄跟倩倩一眼就认出了是谁。

  ……

  【七】

  “林帅!~”

  杨硬雄跟倩倩异口同声的道,俩人的眼神,很快都变得复杂起来。

  没错,这是林帅的尸骨,虽然他的皮肉已经被猛兽给啃得干干净净,但那一身沾满了鲜血的、被猛兽撕咬得破烂不堪的衣服裤子、还有这辆吉普车、以及车上的一箱宝物,都在证明,这个死得惨不忍睹的人,就是林帅。

  杨硬雄眼神很复杂的凝视着林帅的尸骨,凝视了一阵后,他的眼神又变得冷冰冰的。

  摇了摇头之后,杨硬雄叹了口气,往吉普车上走去。

  就在杨硬雄在发动吉普车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这个不仁不义的人、为什么会命丧此地。

  原来,吉普车出了故障,导致熄火。

  但这个不仁不义之徒偏偏又不会修理,所以,便将丑恶的性命栽在了这里。

  揣摩到这个原因后,杨硬雄又是摇了摇头。

  “害人害己。”杨硬雄苦笑一下。

  是啊,要是没有抛弃自己的话,这个不仁不义之徒,何至于落到横死异地的下场,而且死无全尸。

  杨硬雄懒得再去看林帅的尸骨,而是利用宝贵的时间,开始修理故障。

  早在部队当兵的时候,杨硬雄就学会了修车。

  经过杨硬雄的努力修理之后,吉普车又能发动了。

  “上车吧。”杨硬雄对倩倩道。

  “阿雄,谢谢你救了我。”倩倩激动的看着杨硬雄,美丽的眸神中充满了期望。

  “……我救的不是你,而是一条生命。”

  大荒原的天空越来越黯淡了。

  在准备将车发动的时候,杨硬雄的心情忽然又很复杂。

  沉思许久之后,他叹了口气,将油门一踩。

  顿时,这辆土黄色的吉普车、就像一匹精力充沛的汗血宝马似的,立刻‘轰’的一下、往前方飞驰而去……

  【完,东莞长安夏岗社区,2017年9月2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