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
夜断愁2019-05-12 10:3115,482

  【一】

  人是有两面性的,关键是;善大于恶,还是恶大于善。

  如果一个善良的你、遇到了另外一个邪恶的你,那么,会发生什么样的结局呢?

  ————————

  ————————

  二十三岁那年,我在珠三角地区一家集装箱厂做剪床机长。

  那年,濒临冬季的时候,由于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所以,我向工段长请了一个月的假。

  请到假后,我赶紧乘坐火车,千里迢迢赶回了家乡。

  一个月之后,我从家里上来。

  到厂区后,刚进宿舍大楼,我就碰见了同事刘辉。

  “哟,明哥,你今天也请假呀?是不是跟哪个女孩子有约会?老实交代,呵呵!”刘辉调侃我。

  “辉哥,我请了一个月的假,今天才上来。”我说;“行李袋子刚放在保安大叔那里。”

  “你请假一个月?睁眼说瞎话吧,我们天天看见你在上班。”刘辉有些吃惊。

  “辉哥,你别开玩笑了,看见我的魂在上班还差不多。”我说。

  我的性格很内向,平时很少说话,但跟刘辉聊得来,因为他这人的性格比较随和,又很温和,又不喜欢欺负别人,又不喜欢算计别人,反正很好相处。

  “你不相信?那咱们打赌,就赌一包‘芙蓉王’好不好?真是的,又不是我一个人看见。”

  “难道是真的???”我脑袋里面冒出一大堆黑线。

  说真的,对刘辉的话,我无论如何也难以相信,因为,世界上哪有这么邪门的事?

  可是,瞧他那态度,又不像是在撒谎。

  怀着好奇的心情,我没急着进宿舍,而是跑到车间。

  到车间一看,我顿时傻眼了。

  因为,在6号剪床的前面,站着一个跟我一样年青的年青男孩,正在往剪床里面推钢板。

  这个年青男孩,长得跟我一模一样。

  而且,他不但只是五官跟我长得一模一样,身高、肤色、年龄、胖瘦、等所有方面,跟我都一模一样。

  怎么说呢?

  他完全就是我的复制版。

  完全是。

  ……

  “没看错吧?”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很快,他也看到了我。

  问题是,他在看到我的时候,也是惊得瞠目结舌。

  好像他才是真正的我,而我呢,却是个冒牌货。

  我好奇的走了过去。

  “你是谁?”

  “你是谁?”

  “我是周方明。”

  “你也叫周方明?”他惊道。

  天呐,我彻底懵了。

  他也很懵。

  太奇怪了。

  谁都没见过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同事们纷纷朝我们看来。

  很快,全车间都知道了。

  ……

  懵了好一会儿后,我才慢慢回过神来。

  我想工段长最清楚,因为,我请的一个月假,最先找的领导就是他。

  到工段长面前之后,我问;“工段长,他是谁?”

  “周周方明。”

  “工段长,难道你也认为、他是我?”

  “他?你?他?”年青而又稳重的工段长,在语言表达上,罕见的出现了这种情况。

  “工段长,你也知道,我请了一个月的假,今天才上来,当时,我请假的时候,最先找的是你,你还记得吗?”

  “记得,可是,在第二天,你又来上班了。”

  “第二天我又上班了?——不可能,第二天我明明回去了,火车票还在这里。”我边说,边从钱包掏出火车票给工段长看。

  “全车间这么多人都看见你第二天来上班了,经理也看见了,我们天天都看见你上班了。”工段长无奈的摊着双手。

  “可是工段长,他不是我,我才是我,这个世界上,不可能会有第二个我。”

  “这个……,我也搞不清楚,这样吧,你去找经理,看他怎么说。”

  “好的,谢谢你了。”我说。

  然后,往办公室走去。

  经理是四川人,五十多岁,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个子不高,偏瘦,长相很精明。

  经理也得到了消息。

  确实,这事很怪,跟天方夜谭似的。

  看我进来,经理呵呵一笑,说;“你是周方明吧?”

  说完后,经理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于是赶紧咳嗽一声。

  “经理,我是周方明。”

  “咳咳,不管你是周方明还不是周方明,我都正想找你,对了,还有那个。”

  “经理,是这样的,我请了一个月的假回去,上来后,没想到,有人在帮我顶班?而且,他长得跟我一模一样,你说怪不怪?”

  “……你什么时候回去了?”经理用质疑的眼神看着我。

  “请假的第二天,火车票还在身上。”我边说,边将钱包掏出来,然后将火车票从钱包里面拿出来。

  “???”经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是你的火车票,没错,可是?”

  看着我的火车票,他愈发糊涂了。

  “经理,怎么办?”我问。

  因为,我明天还得上班。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这样吧!我先跟上面反应一下。”经理说。

  “好,谢谢经理。”

  出了办公室后,我又好奇的往车间里面看了一下,然后,才走回宿舍。

  但是,到了宿舍后,我又傻眼了。

  因为,请假回去的这一个月,我发现床位每天有人在睡。

  睡在我床位上的这个人,自然就是跟我那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他。

  晚上下班后,他回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睡我的床铺?”

  “这是我的床铺。”

  “是我的,我回去一个月,你天天睡这里。”

  为了这个床位,我们又理论了起来。

  我性格内向,不喜欢大吵大闹。

  但我发现他的性格跟我正好截然相反,喜欢吵,喜欢闹,而且很来劲。

  更要命的是,他跟宿舍的舍们关系都很好,包括以前那些不喜欢我的舍友。

  这些舍友们震惊过后,都认定他才是我,而我不是我。

  我服输了,这晚,我没在宿舍睡,而是在外面的招待所呆了一晚。

  ……

  第二天,天气不错,看样子,整天都是个大晴天。

  在食堂吃完早餐后,我径直往车间走去。

  他也往车间走去。

  麻烦的时刻又来了。

  因为,岗位只有一个,但是我却有两个。

  怎么办?

  还好,医学科技发达,难不倒厂方。

  早会之后,一个年青漂亮的办公室文员来到车间。

  “你们今天都别上班了,然后,明天早上,你们都别吃东西,然后都到医院里去抽血化验,明白了吗。”

  办公室文员通知我们。

  是这样的;进厂之前,所有新工都要做体检,体检中抽血化验,不合格的都拉黑。

  作为员工,在进厂的时候,我自然也体检过,体检的资料都保存在人事部,所以,只要到医院去抽血检查,我跟他谁真谁假,就可以见分晓了。

  “没问题。”我很自信的道。

  因为我本来就是我自己。

  等着原形毕露吧。

  没想到,他的信心比我更足。

  而且,他还很生气的样子看着我,好像我才是冒牌货一样。

  “没问题。”他坚定的说。

  “好,那就这样,记得,明天早上,都别吃东西哦。”女文员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们,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车间。

  “你就等着原形毕露吧!”在走出厂门口的时候,他这样对我说。

  “好吧,看谁原形毕露。”我说。

  真的,我很生气,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没想到,居然出了这种怪事。

  这天,我将这事又在QQ上跟网友们说了一遍,还跟一些同学和朋友说了,因为我这辈子都没遇到过这种怪事,心里难以平静。

  网友们也都感到新奇,不过,他/她们也收到了同样的信息。

  原来,那个‘我’,也跟他/她们说了。

  实在太混淆了。

  大家都糊涂了。

  不过,虽然不知道谁是真谁是假,但网友和同学以及朋友都认为,真的始终是真的,假的始终是假的。也就是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明天到了医院之后,一切都会大白于天下。

  “是啊,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说道。

  中午的时候,我跟家里打电话,将这事告诉了父母。

  在将此事告诉父母的时候,我还问他们,我是不是有个失散的双胞胎兄弟?

  “没有。”父母都说没有。

  当然,父母也知道了这事,因为在我打电话之前,那个‘我’,也将这事告诉了他们。

  或许是那个‘我’先说吧?

  或许是他的口才比我好吧?

  反正,父母认为我才是冒牌货的倾向要大一点。

  我很无语,真的很无语。

  不过这都不要紧,因为明天到医院之后,一切都无所遁形。

  ……

  【二】

  按照文员的通知,第二天早上,我没进任何食物,洗漱之后,便跑往医院。

  那个‘我’呢,也没进任何食物,洗漱之后,也跑往医院。

  看见两个长得完全是一样的、而且连说话的声音都完全是一样的‘小鲜肉’同时来抽血,医生们都十分吃惊。

  “你们是双胞胎吧?”替我们抽血的小护士好奇的问。

  “不是。”我们异口同声回答。

  “那你们是什么关系?对了,你们的名字都一样耶。”小护士更加好奇了。

  “他说他是我!”那个‘我’生气的指着我。

  “我是我。”

  “我才是我。”

  “你们?”小护士放大瞳孔。

  “我不想跟你争吵。”我说;“反正,结果在今天下午就出来了。”

  “我也不想跟你争吵!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说完后,他生气的看着我;“虽然咱们长得一模一样,但不至于冒充我吧?我又不是什么富二代。”

  “谁是冒充?下午结果就出来了。”我说。

  然后,走出了医院。

  ……

  也许是太想让自己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吧!总之,我感觉这一天的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慢,好不容易才熬到下午。

  下午三点钟终于快到了。

  我叫了一辆摩托出租车,往医院驶去。

  到医院的时候,他也到了。

  下午三点钟拿化验结果,我们都很准时,都分秒不差。

  只是,拿着化验结果单的时候,我们都傻眼了。

  因为,化验结果显示,我们的血型都是一样的;B型。

  怎么办?

  我们将血型化验结果交给了厂里。

  厂里的相关部门领导面面相觊,都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样吧!你们去进行DNA检测吧!”一个领导提出这样的建议;“不过,费用自己负责,等你们弄清楚谁是真正的自己,再到厂里来报道。”

  “没问题。”我说。

  依然让我吃惊的是,他几乎跟我异口同声,而且表情比我更坚定。

  我感到心理疲惫,因为我的性格很内向,我很好静,我最不喜欢惹上麻烦事。

  可有什么办法呢?怪事已经发生了,我必须要证明我就是我自己,否则,这份好工作就失去了,而且在以后,我的生活会变得不伦不类,一直到老。

  DNA检测,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也是最好和最后的办法,为了证明我是我,必须要进行DNA检测。

  两天后,我和他以及我的父母都出现在南方一家著名的大医院,在那里,我们进行了DNA检测。

  我以为DNA检测会让我做会我自己,从此以后过上正常的生活,但是当结果出来后,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因为,我们的基因竟然完全是一模一样。

  我绝望了。

  而他呢,好像也很绝望,甚至比我更绝望。

  难道他真的是我?

  我第一次发出了这样的怀疑。

  问题是,如果他真的是我?那我还是不是我?

  ……

  从大医院拿着DNA检测结果出来后,厂里的领导们、再一次陷入到震惊的状态之中。

  太诡异了,实在太诡异了。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领导们纷纷焦头烂额,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由于这样的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总经理也被惊动了。

  我平时的工作做得很不错,再加上按照劳动法,在没有犯重大工作错误的情况下,厂方不能平白无故的炒人,因此,厂方不打算将我解雇。

  问题是,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两个我。

  而他们又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所以,不知道该让谁留下,该让谁走。

  当然,到了这个时候,别说是别人,就是连我自己,也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就是我?

  不过,我很快否定了这个怀疑,因为,这怀疑实在太荒谬了,又不是阿拉伯的天方夜谭,又不是马尔克斯虚构出来的魔幻主义世界。

  “这样吧!”作为这家集装箱厂的一把。手,白发苍苍的总经理发话了;“两个都留下。”

  总经理让我跟那个‘我’两个都留下。

  但是,由于是两个我,所以,工资不会再打到银行卡里,因为银行不会接受这种荒唐的事实。所以,每个月到了发工资的时候,我们跟临时工一样,都是现金结算。

  “有什么意见没有?”总经理问。

  “没有。”我说。

  “我也没意见。”那个‘我’也表示没意见。

  然后,他板着脸,很不高兴地看着我这个‘冒牌货’。

  ……

  【三】

  因为我们都是冲压车间的技术工,因此,我们继续在冲压车间工作,职务也跟原来一样——剪床机长。

  刚开始,同事们对一个车间同时出现了两个‘我’感到特别的好奇,同时,他们更觉得很有趣。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这种现象趋于平淡,因为大家都见怪不怪了。

  上班之后,我还是像以前一样,性格内向,为人正直,做事勤快而又认真。

  而那个‘我’呢?正好跟我相反,他的性格外向,为人阴险狡诈,又喜欢兴风作浪,唯恐天下不乱,做事也经常是偷奸耍滑,而且还喜欢打小报告来陷害忠良,车间领导们在注意他的时候,他就拼命的猛干,车间领导们在没有注意他的时候,他就偷懒了。

  问题是,他这样的人,大家偏偏又喜欢。

  不仅同事们喜欢他,班长和工段长以及调度也都喜欢他。

  甚至,经理每次下车间的时候,还特别叮嘱班长和工段长,周方明是个人才,以前没有发觉,现在发觉了,一定要好好培养,将来,可以为咱们厂做出更多的贡献。

  真是忠奸不分。

  我呢,虽然性格内向、为人正直善良、做事勤快而又认真,但偏偏费力不讨好、到处不受人待见。

  我感到很苦恼,我在检讨自己,为什么我这样的人却不讨人喜欢?反而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为什么我以前做事老实勤快努力认真却得不到领导的认可?

  为什么那个‘我’那种人却颇受欢迎,然后还入了经理的法眼。

  当然,我也不需要得到大家的认可,因为我是凭自己的良心在做人做事,竟然拿了人家的工资、就要对得起这份工资,我就是这么想的。

  问题在于,领导不认可我也就罢了,但他们反而会厌恶,会拿我颐指气使,会嘲骂我,有时候还会拿我来讨好那个‘我’或者他这种人。

  我无法理解,真的,无法理解。

  ……

  对了,我跟那个‘我’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很少说话。

  当然,他也看不起我,对我不屑一顾。

  我感到无所谓,因为我已经习惯了。

  奇怪的是,我虽然也不喜欢那个‘我’,不仅是不喜欢他,而且,对这种人,心理上一直有一种很强烈的排斥感,但奇怪的是,有时候,我又会莫名其妙的对他产生好感。

  而这种好感,并非是因为他是另外一个‘我’。

  我感到很奇怪,无法理解。

  后来我知道了,虽然他很坏,但他有的方面,正是我所缺乏的,比如说,他很喜欢跟人有说有笑,有时候还会有点幽默感。

  但总体上来说,我很反感这样的人,很自私,没有一点道德底线。

  问题在于,他虽然很坏,但在很多人眼里,却是个好人。

  而至于那些被他欺压的老实人和弱者,在经过他的嘴巴加工之后,往往又成为了很多人眼里的‘坏人’,最后悲惨的沦为被群攻的对象。

  这真是一种很奇怪的社会现象,在我们周围时时刻刻发生着。以前,我不知道原因出在哪里,但从那个‘我’出现后,我终于茅塞顿开。

  因为,那个‘我’就像我的一面镜子,让我清楚的看见了真实的自己。

  ……

  那个‘我’真的很坏,连我也不放过,经常嘲笑我,中伤我,挑拨大家来歧视我仇恨我。

  圣诞节那天,我们厂举行摸奖活动,我运气极好,居然摸到了特等奖,奖金是88888元。

  第一次中了一个这么大的奖,我自然是特别激动,心脏都差点跳了出来。

  可是,就在我准备去领战利品的时候,他居然帮我领了。

  我解释也没用,因为我无法证明我是我自己。

  那几个月,我的心情很晦暗,仿佛有很沉重的铅积压在心脏上面似的,每天都悒悒不乐。

  春节过后,我决定换一个新环境,重新开始。

  不过,导致我做出最终决定的是因为一个女孩,一个漂亮的女孩,她是我们车间的统计员。

  我很喜欢这个女孩,真的。

  而且,她对我也很有好感。

  但是,我虽然喜欢她,而她也喜欢我,但我们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而已。

  因为我除了害羞之外,太正人君子了,又太有责任感了。

  我考虑的是,以我目前的条件,无法给她带来幸福,既然无法给她幸福,就不要去动人家,否则,就是对她一种永远也无法弥补的伤害。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这么考虑的。

  这个女孩对我很好,虽然我们很少说话,但她经常在车间领导们面前说我的好话,还偷偷叮嘱她的班长表哥关照我。很多时候,她总喜欢含情脉脉的偷看我。

  可自从那个‘我’出现后,情况就改变了,她对我的好感越来越淡,跟那个‘我’,却越走越近。

  春节到来之前,她跟那个‘我’的关系竟然发展到同居了。

  我十分伤心,一次,我鼓起勇气,直接问她;“阿配,你以前不是很喜欢我吗?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

  阿配好像很惊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请你别再冒充他了,他很痛苦,求求你了。”

  我目瞪口呆。

  原来,她把那个‘我’当成了是我,而我,则成了冒牌的我。

  我恍然大悟。

  但恍然大悟之后,我发现一个道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是的!她是喜欢我。

  可是那个‘我’出现后,一切就变了,因为他在她面前很大胆,很主动,每天说不完的甜言蜜语,有玩不完的小浪漫。

  而且我还明白了,即便是那个‘我’没有出现,我也很难跟她在一起,因为她身边还会出现别的男孩。

  除非那个男孩也跟我一样老实善良,是正人君子。

  否则,出现在她身边的男孩、一旦只要跟那个‘我’是一样的渣男,她就会被对方虏获,从而沦为人家的战利品。

  真的很伤心,那年春节,我没有回家,而是每天呆在租房里足不出户。

  我买了一台电脑,天天玩‘英雄联盟’,我用这种方式来麻痹心中的痛苦。

  但经常这样麻痹是没有意义的,我决定改变自己,我要做那个‘我’。

  是啊,我老实勤快、善良正直、在女孩面前规规矩矩,但是,却沦落到这种局面。

  而那个‘我’呢,不管是性格还是人品,正好跟我相反。

  可是,这样的人偏偏很受欢迎,包括在我眼里神圣得不可亵渎的‘女神’阿配,也被他采撷了。

  ……

  【四】

  春节过后,我重新进了一个工厂。

  这是个塑胶厂,不大也不小,上千人的规模,我的工作是在注塑部上下模。

  我决定让自己焕然一新,时间就从这个厂开始。

  虽然我只有23岁,但再也伤不起了。

  上班的第一天,我以那个‘我’为鉴,摒弃了原来的我,以很拽的新面目出现。

  我很惊讶,因为效果立竿见影。

  不管男员工还是女员工、以及老员工还是新员工,都对我表现出一种敬畏。

  而不像以前一样,我随便到哪里、都要面临人家的颐指气使。

  但仅仅‘拽’也不行,还要像那个‘我’一样,学会跟人家有说有笑。

  于是,以前那个性格内向的我也不见了,每天上下班,我都是跟人家有说有笑,谈天说地,八卦各种各样的事情。

  效果一样非常明显,很多同事跟我很亲近,很喜欢跟我玩。

  我很吃惊,同样一个人,只是将性格改变了,但在社会上的处境的差距就变得是天壤之别。

  于是,我又以那个‘我’为镜子,去嘲笑那些弱小者,去歧视他/她们、伤害他/她们。

  嘿!效果又出来了。

  因为,很多人不仅不讨厌我、反感我、或者是谴责我、反而来尊崇我、接近我。

  他/她们不但非常相信我的话,还掏心掏肺跟我交心。

  当然,在这种人眼里,老实人和其他弱小者都是傻瓜,不值得他/她们尊重。

  不但不值得尊重,还要极力避开,以免染上了他/她们身上的傻气。

  一旦有谁敢反抗,或者是一旦跟自己有情绪上的对立,哼哼,马上使出自己的‘聪明才智’,大肆对他/她们进行污蔑、诽谤、中伤,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来捏造事实,从而引起大家都他/她们的仇恨,让他/她们成为众矢之的。

  总之,这些老实人和弱小者的命运,就像‘以前的我’一样,被他/她们伤害还排挤之后,艰难的在阴暗的角落里苟且着。

  而这些伤害他/她们的为恶者,就像现在变成了那个‘我’的我一样,趾高气昂,骄横跋扈,不可一世。

  ……

  我的手段太容易得逞了。

  当然,我千万不能暴露自己,千万不能让他/她们知道原来的我是什么样子。

  否则,我的处境又会变得举步维艰,跟原来的我或者是现在正被我歧视、嘲讽、伤害的那些老实人和其他弱小者一样可悲。

  为了不让悲剧重演,我很努力很用心的学习,将那个‘我’学得深入骨髓。

  我变得越来越坏,越来越像那个‘我’一样阴险狡诈、两面三刀。

  但我不能不变,只有这样,我才能获得多数人的喜欢。

  我还发现,我这么坏,他/她们不但不谴责我、不会疏远我,反而更喜欢跟我交往,为什么呢?因为我这种行为,被他/她们认为是很‘聪明’的表现。

  我很开心,越来越放肆。

  自然,一旦爱情出现,我也会学那个‘我’一样,用卑鄙下流无耻的手段将对方俘虏获。

  ……

  【五】

  经过自己的努力和时间的洗礼,我被潜移默化了。

  在那些日子里,有时候,当我面对镜子的时候,感觉自己很陌生。

  真的。

  但是,我又吃惊的发现,镜子里面的我,又成了原来的我。

  但我必须将原来的我摒弃,这样我才能获得重生。

  ……

  在塑胶厂干了三个多月之后,爱情终于出现了。

  这个女孩是湖北的,叫陈小云,是一名新招聘进来的员工。

  跟我在集装箱厂喜欢过的那个统计员小佩一样,陈小云的性格也很温婉、肌肤也很洁白、脸蛋也很漂亮。

  我心里欣喜不已。

  但我没有急着行动,而是先暗中观察她。

  情场如战场;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通过暗中观察,我发现她在各个方面都跟小佩很相似。

  而且,我还惊讶发现,她竟然也在关注我。

  一定是我小帅的外表,也讨她的喜欢。

  我激动不已。

  不过,由于之前有过惨痛教训,现在的我,自然不会再像原来的我一样,傻乎乎地做什么正人君子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那个‘我’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

  让我发挥的机会来了。

  我要将那个‘我’的所作所为好好领会、再好好吸收。

  一次,我找机会跟她搭讪。

  在她面前,我尽量让自己油腔滑调,并且还对她动手动脚。

  总之,我要像那个‘我’一样,渣得流脓。

  我信心十足,我想这次她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可事实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陈小云虽然喜欢我的外表,但对我的性格很讨厌,不管我如何花言巧语,如何动手动脚,她都不接招,后来,她居然还对我发出警告。

  怎么回事?

  难道是我没将那个‘我’的技术学到位?

  就在我以那个‘我’为蓝本、再次对陈小云发起进攻的时候,那个‘我’却忽然出现了。

  真是阴魂不散。

  ……

  厂里的领导也感到很棘手。

  厂方要我和他解释,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我。

  我解释不清楚,他也解释不清楚。

  怎么办?

  我恨不得掐死他。

  还好,这个塑胶厂不是什么大厂,再加上那段时间又在赶货,因此,将我们都留下来了。

  出现这种怪事,厂里一下炸开了锅。

  没多久,老板也知道了。

  跟集装箱厂一样,这里的同事们也都感到很费解。

  而在颇感费解的同时,也觉得十分有趣。

  一个地方,居然出现了两个自己?

  太科幻了。

  ……

  我心里很不爽。

  当然,他来了我也不怕。

  因为,我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我了。

  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严阵以待。

  就在我做好充分的工作、准备迎接他的挑战时,他的表现竟然令我大跌眼镜。

  因为,他竟然变了。

  没错,他变了,变得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他变得就像原来的我;内向、正直、善良、老实、勤快、认真、温和……

  真是奇怪。

  难道他故意以这种方式在向我示弱?

  如果真是这样,自然是更助长了我复仇的气焰。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当然,要是原来的我,一定不会跟他一般见识,我会宽恕他、原谅他。

  但如今不同了,我不再是原来的我了。

  如今的我就跟原来的他一样;阴险、奸诈、恶毒、龌蹉、睚眦必报……

  我要以牙还牙。

  而且,还要十倍还之。

  就这样,为了复仇,我猛烈向他出招。

  我将他黑得一文不值,我每天用天底下最恶毒的语言中伤他,我不择手段的挑拔大家去仇恨他、去藐视他,在他面前的时候,我每次都龇牙咧嘴、穷凶恶极。

  在我的报复之下,大家都他的厌恶和憎恨到了极点。

  可他依然无动于衷,并还会对我们投来和善的目光。

  “是个傻子来的。”

  我们这个‘聪明人俱乐部’的‘成员们’,纷纷嘲讽他、歧视他。

  我自然很开心,但我没掉以轻心。

  为什么呢?因为我知道,现在的我,虽然是原来的他,但现在的他,却蜕变成了原来的我。

  表面上,他云淡风轻,但实际上,他心里很痛苦。

  而且,他并不是傻,只是不想跟我们这种人一般见识罢了。

  问题是,现在的我,就很喜欢欺负这样的人。

  人善好欺,欺负这样的人之后,不用担心被报复,这样,可以免除后顾之忧。

  于是,我更穷凶恶极的报复他。

  我在不择手段的报复那个‘我’的同时,我又发现了一个秘密。

  没想到,那个‘我’,竟然也喜欢陈小云。

  当然,陈小云也不知道那一个才是真正的我。

  真是阴魂不散。

  但我不担心,因为,我不再是原来的我了,我有的是手段,而且,我够渣。

  只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次,陈小云又被他强走了。

  更让我充满了失败感的是,还是陈小云主动对他表白。

  我很难过,我问陈小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不知道你们谁是真正的周方明,但是,我喜欢的是老实善良的周方明,而不是一个龌蹉下流阴险卑鄙无耻的周方明,你明白我的意思没有?”陈小云答复我。

  “你们女人难道不都喜欢能说会道、会玩小浪漫的男人吗?”我说。

  “有的是,但我不是,请你不要一竿子打倒一船人。”

  说完后,陈小云讨厌的看着我。

  “我有秘密要透露给你。”我使出卑鄙的手段,决定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

  “什么秘密?”

  “我告诉你,他这种人很坏的,真的,很坏很渣,在集装箱厂的时候,他骗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是统计员,叫小佩,不相信你可以去打听。”

  “你别污蔑他了,他不是这种人,他不像你这么卑鄙无耻。”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要相信事实,不信,你可以去打听。”我不依不饶的道。

  何况,我说的确实是事实。

  问题是,陈小云根本不相信。

  “你不要这么卑鄙了,我已经打听了,你知道吗?你说的那个统计员小佩,其实就是我的闺蜜,她被欺骗了感情,她很伤心,可是,骗她的人,就是你,你反而污蔑人家,你好好忏悔吧!”陈小云的情绪似乎很激动。

  然后,她再也不想多看我一眼。

  ……

  看着陈小云的背影,我十分难过。

  虽然我不再是原来的我,但是,也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再一次被‘夺’走。

  而且‘横刀夺爱’的还是同一个人。

  从云端后面射向大地的阳光越来越黯淡,一阵大风从江面上吹来,到处灰尘飞扬。

  我仿佛一匹可怜的狼、蜷缩在一个黑暗的角落中。

  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我目光凌厉,紧紧咬着牙齿,紧紧握着拳头。

  一个阴险可怕的计划在心里酝酿成型。

  ……

  【六】

  几天后的一个夜里,机会出现了。

  那个‘我’、似乎根本没有觉察到、背后有一个巨大的危险、在无时不刻跟随他。

  而这个巨大的危险,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将他置于死地而后快。

  ……

  那天深夜,陪陈小云在书店买了书之后,那个‘我’一个人回宿舍。

  在经过一个很黑暗的地方时,我一不做二不休,趁一个机会,朝他的脑袋狠狠给了几闷棍。

  然后,我逃之夭夭。

  完成这个可怕的计划后,我竟然没有一点后怕的感觉,反而觉得心里一下轻松了许多。

  就像一块积压在心里已经有很久了的巨石、突然被搬开了似的那种感觉,很翛然。

  当然,我在实施这个可怕的阴谋时,也是千算万算。

  1;作案的时候,我将自己扮成蒙面人。

  2;那根作案工具,我早已扔进了汹涌的河水之中,现在,早就不知道被冲到哪里去了。

  我可不想为了那个‘我’、而将自己的命赔进去。

  我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

  但没想到,在第二天,警察就找上门了。

  “警察大哥,请问您们有什么事吗?”我心虚的看着他们。

  “跟我们走一趟吧!”警察冷冰冰的看着我说。

  然后,把我押上了警车。

  我不再是原来的我,自然不会傻乎乎的承认自己干了杀人的勾当。

  于是,我一边装蒜,一边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露出破绽。

  是啊,一旦露出破绽,我就死翘翘了。

  到了派出所之后,两个警察把我押进了审讯室。

  “你昨晚23点30分左右在哪里?”警察严肃的盯着我。

  “在睡觉。”

  “在哪里睡觉?”

  “在租房。”

  “是吗?”

  “是的。”

  “……”两个警察都不再问,而是用凌乱的目光盯着我。

  盯了一会儿之后,他们又问;“我再问你一遍,你昨晚23点30分左右在哪里?”

  “在睡觉。”我继续将备好的托词来敷衍他。

  “在哪里睡觉。”

  “在租房。”

  “呵呵,小子,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道完后,警察出去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再进来盯着我,一言不发。

  被警察盯着,我心里虚得发慌,但表面上,我依然是若无其事的样子。

  20分钟后,又进来一个警察。

  “看看他是谁?”这个警察指着背后。

  我好奇一瞥,顿时呆如木鸡。

  因为,跟在他背后的,就是那个‘我’。

  只见他脑袋上绑着白色的医用纱布,身上穿着褶皱的病服。

  那个‘我’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盯着我。

  警察见状硬笑一声,道;“现在,你该说实话了吧?”

  “我,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我还是不肯承认,但声音却有些哆嗦。

  “还不肯承认是吗?”

  警察冷冰冰看着我,仿佛如来佛祖看着罪恶满盈的妖魔鬼怪一样,让我心里发毛。

  一下子后,他将墙壁上的荧幕打开,然后,调出一个视频。

  看到这个视频后,我立刻崩溃了。

  因为,视频里面那个作案之后拉下脸上黑布的蒙面人,就是我。

  “现在承不承认?”警察将双掌撑在桌面上,俯身看着我。

  “……”我。

  “好了,铁证如山,还是老实交代吧!”

  “没错,是我干的。”我终于承认。

  而且我想到,就算是我干的又怎么样?那个‘我’又没有生命危险,顶多也就挨了我几闷棍而已。

  不过,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命大,因为那几闷棍,我都是对着他的脑部打,没想到,他还能活着。

  ……

  【七】

  交代完犯罪过程后,警察都感到匪夷所思。

  是啊!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的怪事,会存在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而且身份也是一样。

  七荤八素一阵后,一个警察拿来一张文件,要我签字。

  然后,他再问那个‘我’,有没有什么话想问我?

  “算了,我不追究他了。”

  那个‘我’忽然这样说,然后摇了摇头,平静的看着我。

  “什么?”警察都感到很吃惊。

  我也感到很吃惊。

  吃惊过后,我才想起来,他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他,而是原来的我,所以,这么宽宏大量,也不足为奇。

  “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警察大哥。”那个‘我’对警察们愧疚的道。

  然后,他又看着我,轻叹了口气。

  “我想跟你谈一谈。”那个‘我’对我说。

  “……”我。

  “警察大哥,麻烦您们出去一下,谢谢。”那个‘我’对几个警察说。

  “……”警察们面面相觊。

  互相点了点头后,警察们答应了那个‘我’的请求。

  “注意点。”

  警察们提醒他注意我,然后才先后走出审讯室。

  警察们都离开后,那个‘我’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然后,他用那种我难以揣摩的眼神看着我。

  好一会儿后,他才开始开口;“我知道,你很恨我……”

  “没错……”我说,然后抬头看着他。

  “不好意思,对不起!”

  “???”我惊讶的看着他,因为,是我打他,不是他打我,可他却跟我说对不起。

  “我知道,去年咱们都在集装箱厂上班的时候,我那样对你,给你造成了很大的痛苦和伤害,实在对不起。”

  “……”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可是……”停顿了一下,他抬脸看着我;“可是在以前,我一直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我。

  “以前,我老实、正直、善良、有同情心、不喜欢多说话、与人为善,可是,不管在家乡还是在外面,我都被伤害,而伤害我的那些人,都是很坏的人,不仅是对我,对所有的老实人和弱者都是如此,可奇怪的是,在大多数人面前,这种人很受欢迎,而且,在欺负了老实人和其他弱者之后,他/她们凭借一张好嘴和卑鄙下流的手段,往往能将人家黑得一文不值、十恶不赦,而通过一张好嘴和卑鄙下流的手段,他/她们自己又能成为大家眼里的大好人,奇怪的是,这种人很容易得逞……”

  “???”我感触颇深,看着他的目光缓和了不少。

  “而且,我虽然老实正直、虽然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我喜欢过的女孩,选择的都不是我,包括我的初恋‘卓’,还有后来在火车上遇到的‘猫’,以及在深圳遇到的‘冷静’,她们选择的都不是我,都是别人,而且都是那种在女人面前甜言蜜语、薄情寡义、心狠手辣、玩世不恭的渣男——但她们都喜欢过我,而在她们面前,我一直很君子很讲责任……”

  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我’的情绪激动了起来,我甚至看到他眼里有泪花在闪烁。

  我却是突然震惊,是突然感到无比的震惊,因为,他所说的这些经历和这些女孩,都是过去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的。

  我震惊不已的看着他,看着那个‘我’,仿佛就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那个‘我’好像没注意到我的反应,再加上他本身也沉浸在痛苦之中,所以,顿了须臾后,又接着往下说;“所以后来,我经常反省、检讨,我问我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去年,我在网上遇到了一个人际关系大师,我将自己的苦恼像他倾述,他给了我答案。”

  “什么答案?”我脱口而出。

  “好心不如好嘴,好男不如渣男。”那个‘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吐着说,吐完这十二个字之后,他苦涩笑了一笑。

  “好心不如好嘴?好男不如渣男?”我陷入沉思。

  “于是,后来,我开始让自己变渣变坏,我努力的将自己改变成原来的反面,没想到,确实如人际关系大师所说,好心不如好嘴,好男不如渣男,因为,我坏透了,我用卑鄙阴险的手段伤害了那些老实正直的人了,可经过我嘴巴功夫的黑白颠倒,反而在大家面前,成了一个大好人,而那些被我伤害的老实人和弱小者,反而却成了人人憎恨的坏人。在小配面前(统计员),我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正人君子了,而是变得油腔滑调、动手动脚,为了得到她,我死皮赖脸,不择手段,结果,反而得逞了……”

  “那你现在为什么又变了?”我打岔问。

  那个‘我’缓缓抬起脸,伤感地看着窗外;“我以为我自己会一直这样下去,再也不会变成原来的我了,可是,后来,我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

  没错,变坏了之后,人际关系是不一样了,会左右逢源、游刃有余。

  可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坏人跟坏人在一起,永远也只是表面上的交好,绝不会真心。

  坏人粘合的群体,对群体外的人会沆瀣一气,但在群体内部,很复杂,两面三刀,勾心斗角,一旦谁有难,就幸灾乐祸,翻脸不认人,而且还会落井下石。

  至于变渣了之后,虽然女孩会防不胜防,但是,你最终得到的、始终只是她们的身体。

  因为,从本质上来说,女孩们还是喜欢好男人。

  只是,渣男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欺骗了她们而已。

  而等时间一长,她们就会清醒过来,就会认清你的真实面目……”

  “……”我哑然。

  虽然在男女感情上,我还是个盲。

  但在人际关系上,这些日子里,我确实发现是如此。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

  善良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善良虽然会受到邪恶的伤害。

  但是,当善良跟善良在一起的时候,却是最纯朴最无暇的组合。

  “小佩是不是认清你了,所以,她离开你了?”我问。

  “是,我虽然得到了她,但她真正喜欢的,其实还是你。”那个‘我’幽伤的道。

  “是我?……”我再一次陷入沉思。

  好一会,我才缓缓从那些零零碎碎的思索里回过神来。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问。

  “因为,你很像原来的我。”他说。

  “……”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那个‘我’说。

  于此同时,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好像想从我脸上找出什么答案似的。

  “好。”

  “你到底是谁?”他紧紧盯着我。

  我心脏攸地一震;“我就是我。”

  我没想到他会这样问我,真的,而且问得是如此认真,如此诚恳,好像他才是真正的我,而我,不过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复制品而已。

  难道,他真的是我?

  我不得不这样疑问。

  当然,我的回答也让他的心脏猛颤了一下。

  “你是你?”他喃喃自道,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我。

  他看出了我没有在撒谎,根本没撒谎。

  可是,既然我是我,那他又是谁?

  他蹙着眉头,神色凝重,反反复复追问自己。

  ……

  时间滴滴嗒嗒地在往前流逝着,周围显得异常安静。

  “我明白了,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其实,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其实就是一个人。”他忽然这样说,一副醍醐灌顶的样子。

  “我们是一个人。”

  我也想到了这点。

  没错,我跟他,其实是一个人,也就是说,我在现实中,遇见了自己。

  当然,我依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因为,这太荒谬了。

  可这又确确实实是真实的。

  “是,真是没想到,世界上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前,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你冒充了我的身份,现在,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我。”

  那个‘我’缓缓起身,又用不敢相信的眼神凝视了我一会儿,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我走了。”

  说完后,他很快消失在门外。

  那个‘我’走了后,警察又进来了。

  警察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我好一会儿。

  长长舒了口气之后,他才开口;“小子,你真幸运,能够逃过法律的制裁。”

  “以后再也不会了。”我说。

  “希望你能改过自新。”警察说。

  “一定会。”我说。

  “你很有自信。”警察笑了笑。

  “不是自信,而是我想做回原来的我。”我这样告诉警察。

  【完,东莞长安夏岗社区,2017年11月26号中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