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一切都物是人非
人间小可2018-09-12 16:475,111

  上了章御的车,他载着我穿过闹市,然后上了高速,时速一下提到200多公里。

  我已经晕了,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路标,心里极度恐慌,而且胃里闹腾的难受,于是,老老实实的靠在后座上不言语,章御却依然谈笑风生,“刚买的新车,试试性能!”

  “这哪儿是试性能啊,纯粹是玩命!”我严厉地反驳道,平时没见过这么疯狂的人,居然载着一个陌生人在高速路上玩儿飞车,寻求刺激。

  “怎么?怕了?”他从后视镜里对着我笑。

  当然怕了,我还年轻,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虽然说目前为止,我的生活质量不高,但不能说明我以后不会幸福啊?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我不能就这么陪他葬送了自己的小命,不是吗?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不服输,“怕?我田可乐怕过谁?”

  章御哈哈大笑,“声音都颤了还说不怕?瞅你那张脸,白的跟纸似的,就嘴硬吧!”

  我愤愤的瞪了他一眼,这个人肯定有毛病,要不干嘛要吓唬一个根本不算熟识的善良好人?且把他当作不算熟识吧,毕竟也没见过几次,如果那次开会我没把他当成宾馆服务员,没走错房间,如果他不是班长的哥哥,我们之间还真算是陌生人。

  “如果你求我,我或许可以考虑开慢点!”死章鱼真是异想天开,求他?下辈子吧,我长这么大都没求过人。

  见我不说话,章御也不支声了,只顾专心开车,速度却慢下来了!

  “你要晕车就说话,不张嘴谁知道你难受?……对了,章骋说打你电话打不通,总是关机!”

  “手机丢了!”我闷闷的说。

  “你应该告诉他一声!”

  “我没他电话!”

  “139…………”章御说了一大串数字,我只当听天书一样,想让我在短时间内记住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的电话呢?”他问我。

  “没带!”

  “我问你的号码?”

  “我要记得住还……!”说了一半突然没法往下说了,还能怎么样呢?难道去补办一张SIM卡,等着肖远打电话来吗?还是记着他的号码,给他打过去,告诉他我很想他?

  不,我的电话丢了,我的号码也丢了,甚至我的爱情,也让我弄丢了。

  “真不知道你是吃什么长大的?”章鱼居然也会感叹!

  “当然吃饭!我妈怕我长大了笨,从来没给我吃过糨糊。”我特别声明了一下。我总觉得章鱼这个人不笨,但有时候问的问题却很幼稚。

  话题又回到刚才的相亲上,章御问我:“你的相亲怎么样了?”

  我叹了口气,“还能怎么样?吹了。”心的空间是有限的,现在已经有一个肖远,怎么还能容得下其他人?

  “人家没看上你?”他笑笑。

  “算是吧!”懒得跟他多说,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说多了无益。

  也许是车里的气氛太沉闷,章御打开音响,是一首蔡琴的《被遗忘的时光》,静静的听了一会儿,我才问章御,“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不去哪儿,只是看你刚才心情好像不好,带你出来转悠转悠,也顺便显摆一下我的新车。”章御说的随意,不像是假话。

  “我没有心情不好!”我无力的反驳他。

  “我没心情不好,就是有点儿郁闷!”章御学着我的口气说。

  我噗嗤一下,乐了,“我真没怎么心情不好,现在你也显摆完了你的车,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章御看看时间,“估计现在来不及了。”

  章御将车停在郊区的一个娱乐城,城堡似的建筑很像中世纪的欧洲建筑风格。

  我起了警觉,“干嘛来这儿?”

  他首先下了车,看着仍坐在后座的我,说:“才想起来,有人约了我打麻将!你随便去玩点什么,调整调整心情,走的时候我叫你!还有,所有消费都是我买单,不用跟我客气。”

  “打麻将?”我第一次有点崇拜的看着他,“你会打麻将?”记得大学的时候,肖远他们经常打麻将,我怎么学都学不会,最后只能放弃,每次他们玩我都只能坐在肖远身后伺候茶水点心,所以会打麻将的人,我觉得很有亲切感。

  “你要感兴趣可以一起来!”他笑着说。

  “好啊!”我跟着章御进了麻将坊。

  里面已经等了三个人,看见章御带我来都瞪大了眼睛,“不会吧?打麻将还带妞?”

  “别瞎说,她是章骋的同学!正好路上遇到。”他一本正经的说,其他人才不说话了。路上遇到,章鱼真会说话,开车到我们单位门口去正好遇到我!

  麻将房很宽敞,里面一律是正宗的红木家具,显得典雅气派,我第一次见识这么高级的娱乐城,有些瞠目结舌。

  章御说:“你随便坐,累了去那边的沙发上休息,渴了、饿了跟服务员说一声就行。”

  我在屋里转了一圈,又坐回到章御身后,看他们打麻将。

  边看还边问:“你们公然在这里赌博,警察不会来抓你们吗?”

  众人哈哈大笑,指着其中的一人说:“他管全北京的警察,谁敢来抓试试?”很嚣张的口气。

  章御手气不错,一连坐了七庄,我虽然不懂,但输赢还能看得出来。

  有时候,看着看着就想起肖远来。大四下半学期,基本没课,肖远、章骋和同宿舍的人就开始打麻将娱乐。

  他们打麻将的时候,他一赢就拉着我的手,说:“你就是我的幸运女神!”

  “是女仆吧?”我跟他抬杠。

  “你去外边问问,多少人想当我的女仆还轮不到呢!”肖远顺势吻吻我的头发。

  “吹牛!”我捶着他的背消遣。

  他就会说,“使劲点,多捶两下,坐久了腰酸背疼的难受!”然后,我就装模做样的给他捶捶,让其他几个人羡慕的眼红。

  章御他们玩了两个多小时,最后一把,他突然一推牌说不玩了,“腰酸背疼的难受!”那架势像极了肖远,活脱脱一种语气。我咬紧嘴唇咽了口吐沫。

  “让小妹帮着捶捶!”那几个人起哄。

  “我可使不动她!”他扬扬手,“怕她一不高兴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拆了!”

  “就帮他捶捶吧!”其他几个人冲我使眼色。

  对不起,我可不是你们能支使的!长这么大,除了帮我妈捶过背,也就帮肖远捶过,而且除了肖远,我不打算再伺候任何人!

  一帮人觉得无趣,“既然大哥累了就散吧!”

  章御赢了钱,要请我吃饭,让我挑地方。

  其实,我是不想跟他一起吃饭的,第一,我们不熟;第二,无功不受禄,平白无故让人家破费自是过意不去。

  但是,看章御那样子,好像这顿饭我不陪他吃,他就要生气。算了,还是让他请吧。

  “就我们单位楼下的成都小吃吧!口味正宗,还便宜!而且吃完饭,我可以顺便骑自行车回家,省得再跑一趟单位取自行车!”

  他犹豫了一下,说:“随你吧!”

  我们单位楼下的成都小吃也很有些名声,小店装修的干净,东西也做得非常正宗,吸引着附近各大单位、写字楼的员工,可谓门庭若市。

  有时候,吃饭时间去晚了,根本连位置也没有,要排很长时间的队。

  还好,我们去的时候,已经不是吃饭高峰。

  我要了一碗酸辣粉,上面飘着一层红油,看起来香辣美味,章御却说,“这能吃?”

  “不但能吃,还好吃,要不你尝尝?”

  他拿起筷子挑了两根,辣得直吸流,“怎么这么辣?”

  “不辣怎么叫酸辣粉?”我美滋滋的吃着。

  章御只好随便要了一些小菜,象征性的吃了两口。

  果真是大少爷,锦衣玉食惯了,吃这种平民化的东西入不了口吧!可是,我没必要迁就他的习惯,因为我并没强迫他非请我吃这一顿。

  吃完饭,章御叫住我,“赢了这么些钱,连个零头都没花出去,要不去给你买个纪念品吧?”

  “不了,你捐给希望工程吧!”我才不需要什么纪念品,我只是个普通平民百姓,太贵重的东西享用不起!

  “那你替我汇给他们!”他把一袋子钞票放到我手里。

  “你这不是诱发犯罪吗?我一会回家被人打劫怎么办?”

  “我送你!”他说。

  “也行!”我答应让他送完全是看在人民币的面子上,要不,我可不希望有人开辆大奔跟在我身后,尤其是我骑辆破旧的除了铃铛不响,上下哪儿都响的二手自行车,落差太大,严重的贫富差距,影响我心态平衡!

  到我家门口的时候,章御从车里走出来,“你不请我进去呆会儿?”

  “我怕你吓到别人!”

  “我那么可怕?”他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来这个人对自己还自信十足啊!当然,他的信心也有根据,这个人本就长的好看,浓眉大眼,个子也高,标准的衣服架子,就连亲弟弟章骋跟他站在一起,估计也被比下去了。又想起肖远,肖远也好看,但跟章御却是不同的类型和气质,如果说章御是明星,那么肖远就是艺术家。

  我笑自己天马行空、胡思乱想了太多,赶紧呐呐地解释:“不是可怕,而是来头太大,我们这里的小老百姓都没见过比楼长大的官!”

  章御笑得前仰后合,“可是没觉得你怕我啊!”

  “我属于那种贼胆特大的人!”如果人的胆量有形状,有大小就好了,我可以比划给章御看。

  章御突然不说话了,平静的看着我,说:“你还真是稀有物种!”

  “可以当是称赞吗?”我知道她不是在表扬我,但那口气也不像挖苦,而是有些感叹。

  和章御告别,他坐进车里,又伸出头,问我:“可乐,这个世界上难道没有你特别喜欢或在意的事物吗?为什么老是从你的表情里看到马马乎乎和漫不经心?”

  我伫立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有啊!这个世界上我最在乎的就是我妈和肖远!

  “算了,赶快回去吧,我看着你进去!”章御突然笑了,跟我挥挥手,目送我捧着一大袋子钞票进门。

  我妈看我拿着这么多钱进门吓了一跳,“你去抢银行啊?怎么那么多现金?”

  “一个朋友让我捐给希望工程的!”我赶紧跟她解释,她才放心。

  把钱汇给希望工程,拿着回执,我才想起我根本没有章御的联系方式,回执没法给他!算了,或许他根本不在乎这些。

  临近夏季,单位发了防暑降温费和半年奖金,算了算也是不小的一笔钱,我妈建议我买台新电脑,把旧机器换了,省得成天跟她抱怨上网速度太慢。

  我对电脑这个东西本就不熟,上中关村逛了一上午,也没找着门道。最后,只好买了台品牌机。

  机器买回家,都装好了却不能上网。于是,打电话给代理商,让他们来看,代理商看过后换了网卡,网是能上去了,可是,又频频死机。再打电话给他们,却一直拖着,老说来看看,可老也没人来。

  我也被拖烦了,就没再打过电话,爱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吧!

  依然过着悠闲散漫的日子,依然浑浑噩噩的消磨时光。

  和我一起进单位的向杰已经升了科长,我羡慕的看着她搬进独立的办公室,威风八面的喝令大家干活,总觉得物是人非。

  有天下班,看见单位楼下的成都小吃门口停了辆大奔,有点似曾相识。便鬼使神差的走进去,果真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他静默的坐在一个角落,在嘈杂的环境里显得那么与众不同,当然与众不同了,开车奔驰来吃酸辣粉的人!

  看到我,他笑,说:“路过这里,正好饿了!”

  我看到他面前一大碗酸辣粉根本没动过,骗谁啊?上次明明说过不能吃辣!

  “其实,对面还有一家老北京涮肉也不错!过天桥转过去就是!”我指给他。

  “我请你一起吃!”

  我摇摇头,“不行,你自己去吧,我妈做好饭在家等我呢!”

  “哦!”他的表情有点失望,“我送你回家!”

  我还是摇头,笑嘻嘻的说:“我,有车——自行车!”

  “那,再见!”他心不在焉的跟我说。

  “再见!”我转身离开的那一刻突然觉得今天的章御那么忧郁!呵呵,可能是我多想吧?

  电脑老修不好,严重影响我的工作和娱乐,于是,周末便自己抱着主机到中关村,这可是全新的价格不菲的品牌机,总出问题,倒要好好问问经销商怎么解决。

  抱着机器上到12层,看着每间格子大小的办公室,却找不到买电脑的那一家,我心里着急,这不是白跑一趟吗?

  正当我四处乱撞,找发票单上的房间号的时候,却遇到了救星。

  其实,我并不认识这个人,只是他认识我而已,文质彬彬的,一看就有良好的教养,身后还跟着两个跟班,“这是怎么了?干嘛抱着个主机在外面来回跑?”

  “我找不到买电脑的那个公司!”虽然不认识,但这个人却看着眼熟。

  “找他们干嘛?”

  “机器坏了,他们老不去帮我修。”

  他跟旁边的人嘀咕了些什么,然后对我说:“让我们小弟帮你看看吧!”

  等等,我凭什么要相信他们?“不用了,我还是找经销商吧!”

  “别跟我见外!章御那是我们大哥,忘了前些日子还在娱乐城见过?”

  他一说,我才想起来,上次章御他们打麻将的人里就有他。

  也算间接托了章御的福,没一会儿,人家就把机器帮我修好了,还给搬着送上车。

  看来,章御这个人真是交游广阔,对于我这样的小老百姓来说,这样的人挺了不起的。

  后来,就没见过章御了,人家是大人物,岂能轻易出现?

  有次看电视,在一个访谈栏目里突然看见,全然一副稳重、干练的模样。

  当时还特意让我妈看,“他是我同学的哥哥,年纪轻轻就当了大总裁,厉害吧?”

  我妈连眼皮都没抬:“又不是你上电视,瞎美什么?”

  得,还被打击了!

继续阅读:8、技术总监竟然是肖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